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修真还行 > 正文
021【忽悠】
作者:小伈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5点半,长老会的监察使石坚站在人民大礼堂前,踢着地上的残破垃圾,感应到空中残留的淡淡火灵气。

    他深深地闻了一口,但什么味道都没闻出来。

    似乎有一丝微弱的多巴胺,仿佛恋爱的腐臭味,但也不确定,这几年过量的酒精影响了他的嗅觉,不如当年了。

    天机门的断裂焦火针这条线索将他带到山城来,因为这里有懂得炼制焦火针的炼器师和宗门,而火晶,就是炼制暗器焦火针的原始材料。

    属下很奇怪:“【修真app】今天没有推送,怎么又出了野生火晶?”

    石坚道:“软件不一定准确,这次肯定又漏报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用脚尖踢着一块破旧的塑料壳,上面贴着半张“清凉一夏”宣传单。

    属下蹲下捡起来,看了看:“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两人回到车里,拨出几个电话,很快就确定下来。

    “大人,这个修真者叫邱素,湘西邱家的低阶弟子,炼气期五品,世俗身份是大学辅导员,每年夏天她都在山城和川府一带扫街捡漏,以大学生志愿者协会的名义在活动。”

    石坚点点头:“湘西邱家的木藤系法器很有特色,只要用得好,低阶弟子也能越级捕捉火晶,她今天运气不错。”

    两人说的扫街捡漏,其实是修真界的传统采集方法。

    几千年以来,修士们碰到天气异象后,多半用人去堆,大范围拉网寻找。

    夏天,修真者们集中在南方的四大火炉城市,寻找火晶。

    到了冬天,又一窝蜂跑到东北,寻找各种冰系资源,不仅仅是莫河这种边境小城,还去西伯利亚,组团去北极冰川,与神州以外的修真者厮杀拼抢。

    和自然界的候鸟反着来,这个现象在修真界叫“鸟候”。

    如同鸟一样的斥候。

    属下问道:“大人,需要把这个邱素叫过来,向您当面汇报吗?”

    “算了,炼气五品而已,没意义。”

    石坚摸着下巴,放弃盘问这种小喽。

    监察使还没有无聊到每个修真者都拉回来询问一遍的程度,炼气五品可能和天机门灭门有关吗?

    ………………

    ………………

    这个时候,背景清白的邱素,也就是网名秋老师的女修士,正和杨拓面对面坐着。

    下午活动解散后,秋老师带着杨拓来到一家酒店,进大堂,左拐,走进一楼的咖啡馆。

    等服务生送完咖啡离开,杨拓殷勤地给秋老师加糖加奶。

    秋老师很明显没有消气,她将那几块黑糊糊的云母晶片放在桌上,冷冷问道:“你真不知道这是什么?”

    杨拓连忙道歉:“对不起,我还是第一次,以前也没人教我怎么做,我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配合你……”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秋老师疑惑道:“那你是怎么接触修真的?”

    杨拓一脸委屈,差点哭出声来,开始他的忽悠之旅。

    “上个月我逛夜市,碰到一个老头,长着一张典型的碰瓷脸。”

    “老头他非要说我天赋异禀,骨骼清奇,是个修真的好材料,还要卖修真秘籍给我。”

    “我知道他想套路我,但实在拗不过啊,他直接躺地上耍赖,抱着我的腿,一定要我买秘籍,他还小声警告我,说我要是不买,他就把手里的番茄酱包捏破,还把酱包给我看。”

    “我当时就生气了,可夜市几百个人都盯着我看,我哪里走得脱呀?”

    “实在没办法,我买了他三本书,《手把手90天教你学会修真》,《终身学习:100个你必须掌握的修真小法术》,《地球上最伟大的修真者(插图珍藏版)》。”

    “然后我回去读了几天,就当看了,结果发现还挺有意思的。”

    “我见书里说,高温天气会产生宝贝,我就想着来山城碰碰运气。然后,你也看到,就这样了。”

    这是杨拓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他是个很会忽悠的人,常常连自己都能忽悠瘸,说起这一套,滴水不漏,一些细节也考虑进去。

    秋老师杏眼瞪圆:“你在逗我?修真界哪有这种无聊的老头?修真界从来只有利益驱动,没有鸡汤!”

    咯噔!

    杨拓暗道不好,难道用力过猛,起了反作用?

    他连忙摆手:“不不不,绝对不是在逗你!我当时也是鬼迷心窍,轻信了那老头的话。不过现在看到你之后,我又相信真爱……不是不是,我又相信有人修真了。”

    其实,在秋老师看来,杨拓是不是散修,并不重要。

    她第一眼见到杨拓,就感应到他体内的灵气,大约是炼气二品的入门水平。

    她还以为杨拓是某个小门派的弟子,来山城扫街捡漏的,所以她才对他示好,因为她也是从新手走过来的,知道很难。

    只是还没来得及深入交流,这小子就闯了大祸,毁了火晶,悔之晚矣。

    【这么好的火晶啊……蠢货!什么都不懂就乱来,你就是只平头哥啊!】

    秋老师恨恨说道:“我必须明确告诉你,你闯了多大的祸。”

    杨拓连忙记笔记,认真听讲。

    “首先,这是火晶,不是低阶火灵石,在我的宗门里,毁掉火晶至少罚没三年的灵石奖励,并且服杂役半年!”

    “啊……这么严重的吗?”

    “其次,火晶只能用木属性的法器捕捉,木生火你都不知道?你浇冰水上去,引起能量剧烈波动,火晶爆炸,害我不得不用晴雨伞法器挡住,结果伞也被炎火烧毁了!”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它还会爆炸……”

    “第三点,虽然晴雨伞只是低阶下品法器,但这是我用的最顺手的防具,整个夏天我就靠着它遮阳防晒,阻挡炎火,现在毁了,你打算怎么赔?”

    “我……对不起,秋老师我没钱。”

    “所以,虽然火晶是你先发现的,理论上归你所有,但我救了你一命,这些焦火晶有一半属于我,然后你必须用属于你的那一份,赔偿我的晴雨伞法器。”

    杨拓数学老师退休的早,他感觉算不出来总账。

    秋老师将大部分黑色晶石摆在自己面前,还剩下很小一根,推到杨拓面前:“这一次,属于你的只有这么一小块。”

    杨拓正担心自己没钱赔偿呢,一听这焦煳煳的晶体还挺值钱,他又重新燃起了全村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