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乱世 > 正文
第十九章 步入正轨
作者:半隐锋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村长夫妇的离去并没有让大家遗忘他们的新村长布置下的任务。简单而庄重的葬礼之后,人们进行了热火朝天的配对组户活动。令秦忘高兴的是,最终没有一个老人和孩子被落下。尤其是孩子,简直成了所有母爱泛滥的妇女们优先抢夺的目标。

    绣婶和段婶组成了一家,他们除了秦青和秦虎之外,还领养了村头那个饿死大娘的俩孙子秦玿和秦云,以及瘸了双腿的秦老山。在领养秦玿和秦云的时候还发生了一点小插曲,胖婶和石头婶组成了一家,她们也想要这俩兄弟,但是没有绣婶他们下手快。后来胖婶提出兄弟俩分开,一人一个,结果被绣婶一顿大骂,说哪有把亲兄弟分开的。胖婶在村子里地位没有绣婶高,骂架又骂不赢,打架旁边有段婶虎视眈眈,只能不甘地作罢。

    经过三天的纷乱之后,八十口人组成了十六户人家,基本上一个妇女可以照顾到两三个小孩子或者老人,负担虽然重了一点,但只要勤快一点也能混个肚儿圆。就连杨家兄弟也养了瘸腿郎中祖孙俩。说来也是缘分,瘸腿郎中给杨大娘看了几场病之后,见这秦家村有吃有喝,简直像世外桃源一般,比外边饥寒交迫的强多了,也就干脆不走了。一来二去,两个老人居然聊得很是投机,杨大兄弟爹死得早,倒也看的开,干脆把瘸腿郎中接到家里,一来方便给老娘看病,二来嘛。。。。。。就看二老的缘分了,权当老来做个伴。

    村子里有了个郎中,虽然本领不怎样,但是也比没有好,秦忘着实高兴了一阵子。

    组分好了之后,秦忘最担心的就是生产力下降,毕竟成年劳动力被分散了很多。结果却让他很意外,分组后的前几天因为有很多人不熟悉捕鱼技巧等原因,产量有所下降,很多人家东西都不够吃。杨轩曾经提议打开以前的库存,先让大家吃饱饭,被秦忘拒绝了。

    秦忘解释说,规矩已定,岂能朝令夕改?况且,这么多不熟练的人为什么以前活得这么好?肯定有不少人在中间浑水摸鱼。现在自己干自己吃,你不行,那活该饿肚子。饥饿会让人们明白食物的可贵,也会激发他们更大的工作热情。

    果然,饿了几天之后,产量蹭蹭地往上长,比之前的产量足足翻了一番。每天的收获,虽然要上缴六成给村里,但是还是有四成落在自己手里,多劳多得,干越多自然越富足。在这样的热情下,不仅每个人家收获的鱼肉多了很多,连村上收获也比以前多了两成,可见一个好的制度对生产力的巨大的促进作用。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秦家村的生活终于慢慢安稳下来。

    在这期间,秦忘还对秦家村整体布局做了规划。因为人口的大量减少,秦家村空出了很多房子,这些房子中大部分都破败不堪了,秦忘命令大家将这些房子全部拆除。只留下村子靠北边、山脚下的20多座较好的房屋供村民们居住,这样大家居住在一起也安全些。

    房屋拆完后,村子前面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空地,暂时当作广场使用。当然,拆下来的砖头、木料秦忘也没有浪费,配合几百根碗口粗细的坚硬红松木,秦忘带着人在村口建起了一道十几丈长,两丈高的围墙。虽然看起来简陋,但是却异常的坚固,而且木头围成的栅栏里填满了砖石、外面包裹着黄泥根本不惧火攻。

    这是秦忘带着全村人劳动了一个月的结果,刚开始大家还不理解秦忘为什么要建围墙,但是秦忘也不愿意做太多的解释,坚持要求大家必须修好,而且一定要修的越坚固越好。

    秦忘知道,现在世道太乱,到处都是流民和土匪,光是这太行山中的大小土匪就不下五十支。秦家村方圆五十里内就有三支不小的土匪势力,秦忘不知道这些土匪什么时候就会注意到秦家村,虽然秦家村没有什么金银粮草,但是却有土匪们垂涎的女人,所以秦忘不得不未雨绸缪。况且外面都是流民,而秦家村还有点吃食,秦忘真心怕外面的流民有一天会冲进这秦家村把一切都抢个精光。

    有了围墙之后,再配上一百村兵的话,整个秦家村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了。村头是高大的围墙封住了村口,周围又全是山峰,外人想要攻进来难如登天。进了围墙是一大片空地,然后才是村民聚居的地方,给了秦家村人足够反应的时间,就算外人打了进来,秦家村的人也会从容逃到山里去。

    自此之后,秦家村进入了稳定发展时期,终于步入了正轨。

    皓月当空,一灯如豆。

    粗糙的茶碗冒着渺渺的热气,秦忘、杨二面对面坐着,四目相对。秦忘目光犀利,似乎要看穿一切。杨二目光坦荡、无所畏惧。尴尬的沉默像寒冷的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寂静的房间除了“噼啪噼啪”柴火偶尔的爆裂声,没有任何声音。

    “你还是猜到了。”杨二自嘲地笑笑,率先打破了沉默,端起手中的茶碗一饮而尽。

    “我什么都不知道。”秦忘收回目光中的犀利,“我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东家果然英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明智。”难以想象,此时的杨二会和那个被一群难民打得头破血流的人是同一个人,此时的他淡然、认真、沉稳,哪有平时表现出的憨傻。

    “在下契丹国征渤先锋官陈烨帐下副将杨轩。”杨轩站起来,随随便便的一个军礼,一股军人的肃杀之气蓬勃而出。

    秦忘清亮的瞳仁猛然收缩,杨轩身上的气势让他很是忌惮,他身上一股杀气排山倒海般涌向对面的杨二,不,现在应该叫杨轩。

    在那一瞬间,杨轩感觉对面盯着他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沉重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心里不由诧异万分,这是一个山村少年该有的气息吗?他出身寒门,一路从尸山血海里杀到现在的副将位置,手下的人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为何对上这个手上没有真正见过血的少年,他曾经骄傲的一切变得那么无知可笑?

    杨轩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

    这一刻秦忘对杨轩动了杀心,契丹人,这家伙居然是契丹人。这些混蛋年年来中原寇边,不知道杀了多少中原百姓,尤其是燕国,不管是前朝的大建还是现在的大燕,哪年不被契丹人烧杀几次,作为一个燕国人,秦忘当然对契丹人充满敌意。

    他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猎刀上,似乎马上就要拔出来将杨轩斩于刀下。

    “东家完全没必要这样。”杨轩赶紧解释道,“我不是契丹人,我也是汉人,是契丹人手下的汉人仆从军。”

    秦忘一句话都不说,依然冰冷地盯着杨轩,犹如实质的杀气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反而像乌云一样越积越深。在冷酷的严寒里,杨轩的额头居然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感觉到秦忘的气场不仅仅是单纯的杀气,还有强大的威压。他想不通,毛都没长齐的山村野小子哪来的这股气势。难道真的是上天予之的吗?可笑自己刚才还要和人家一较长短。

    “我真的是辽东人,辽东辽阳人,不过我真的不是契丹人,是汉人。”杨轩艰难地咽口唾沫,“我自小就被契丹人抓了壮丁,一直在仆从军任职,后来因功升为副将。但是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对中原的战争,这么多年来,契丹人也没有派我们仆从军攻打过中原,这个我可以对天发誓。去年契丹征讨渤海国,到了我的家乡。那时候我刚调任先锋官陈烨麾下,此人向来嗜杀成性,素来喜欢就食乡里。这次没想到他会这么过分,完全不顾及我们兄弟很多都是辽阳人,依然肆无忌惮去乡里烧杀抢掠,尤其是汉人,更是被他当作猪羊一般。我和几个兄弟实在看不过,趁其不备偷偷杀了他,我和大哥带着老娘逃难到贵地。”杨轩不敢隐瞒,连这种杀头的大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当初在赤城县,以你兄弟二人之力,完全可以杀了我、抢走粮食,为何要跪地求我?”秦忘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目光一直都很坦荡,气势稍微收了一点。

    感觉到秦忘的气势有所缓和,杨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冷汗,“说实话,不是没想过。那么多粮食,偏偏只有一个半大孩子押着,搁谁谁都动心,”杨轩偷偷看了秦忘一眼,发现他并没有生气,心下大定。

    “可是一来,东家敢一个人独闯龙潭虎穴而且不畏权贵,很合我们兄弟胃口,我们心下敬佩不已。”高高的帽子戴上,杨轩发现面前的这位依然不动声色,心里不由很是气馁,面前这位敢情成精了吗?他真的是才14的孩子?这份心智,当真可怕。

    “哼!”秦忘冷哼一声,打断了杨轩的暗自腹诽。

    “二来,东家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我们兄弟并没有十足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如果我们兄弟出了意外,我们那满身是病的老娘也活不下去了,我们不敢轻易冒险。三来,我们一旦动手,其他灾民也肯定望风而动,到时候搞不好就是为别人做嫁衣。四来,老娘从小教我们本本分分做人,肯定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干。左思右想,我们才会。。。。。。”

    “漂亮,凭你这份才思,做个劳什子副将,亏了!”秦忘边说边“啪啪”鼓了两下掌。

    “最后一个问题,你大哥是什么人?”秦忘已经信了十分,况且这秦家村还有他们那跑不了得老娘,有这个人质在手,秦忘相信杨轩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秦忘身上的气势也收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