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乱世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姐妹情深
作者:半隐锋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黄楚楚带着丫鬟半月骑着一黄一红两匹骏马在森林里辛苦地打着猎。

    “小姐,我们回去吧,林子都走得这么深了,不会有收获的,我也有点害怕。”半月骑在马上,皱着眉头跟前面的黄楚楚说道。

    “不行,爹的生日马上就到了,今天一定要打到火狐狸。上次从那个小子那买的虎皮、熊皮被哥哥抢走了。好半月,再陪陪我嘛。”黄楚楚撒娇哀求半月道,两个人情同姐妹,两个人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好啦,好啦。可是我就是有点怕啦,你看这林子多深了。”半月嘴上答应着,脸上却全是害怕的表情。

    黄楚楚闻言,仔细打量一下周围,心里也是一惊。只见两人周围全是高大至极的树木,把两人包围的严严实实的。树木非常浓密,遮住了天上的太阳,让周围显得昏暗无比。树林里乱石参差,残雪和枯木遍地,周遭静谧的没有一丝风,一句鸟叫都没有。

    “半月,要不,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看了周围的环境之后,黄楚楚也知道怕了,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拨转马头就要往回走。

    “哈哈,小妞,既然来了就不要着急回去啊!大爷可是跟了你们好久了。”

    可是已经迟了,就在这时,从周围的大树后、乱石后跳出了七八个大汉。他们身上都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手里拿着钢叉、大刀等乱七八糟的武器,一看就是附近的土匪,脸上都带着猥琐至极的笑容。他们一上来就围住了黄楚楚两人的马,兵器都架在了马头上。

    黄楚楚见此情景大惊失色,没想到真的会遇到劫匪。

    她“噌!”地一下拔出腰间防身用的短剑,指着来人,“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她厉声斥责道,只是微微发抖的右手暴露了她此时有多害怕。

    “干什么?我们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为首的土匪一脸色眯眯地盯着黄楚楚美丽的脸庞,下流地调笑道。

    “大哥,别跟她废话了,赶紧的吧。几个月没见荤腥了,兄弟受不了了!”旁边一个土匪大声喊道,引得众土匪一阵放肆地大笑。

    “王三,就你他妈的着急。你们给我听好了,那个丫鬟你们随便享用,至于这个小妞么,留着给大当家的,谁也不许动。别忘了大当家的什么脾气!”匪首对着王三大声骂道,“兄弟们给我上!”

    “得嘞!”土匪们答应一声,野狗般扑向黄楚楚主仆二人。

    “胭脂,快跑!”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黄楚楚一拍胯下红马的脖子,大声催促道。

    那红马确实神骏,不管脖子上的刀枪,撒开蹄子就向前面奔去。没想到黄楚楚会不顾刀枪就拍马往前逃,怕伤到黄楚楚,他们赶紧把手里的兵器撤了下来,红马倒也没被伤到,它撒开蹄子带着黄楚楚瞬间跑出数丈的距离。

    土匪实在没想到这头畜生会如此通人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楚楚跑出了自己的掌控。

    土匪头子气急败坏地吆喝手下往前追去。

    黄楚楚长长舒了口气,刚才真把她吓坏了,从小到大谁见了她不是毕恭毕敬的?她也一直活在父兄的保护下,何曾经历过这些?

    “半月,你。。。。。。”她转头想看看半月怎么样了,哪知旁边根本没人。

    “前面的小妞你给我听着,再不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的丫鬟。”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那个王三可恶的声音。

    黄楚楚忘了半月的那匹马根本没有她的胭脂神骏,心里暗叫糟糕,看来半月被抓了。

    这一瞬间,黄楚楚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向来把半月当作自己的亲妹妹,怎么会丢下半月不管呢?

    “小姐,快跑!不要管我!”半月冲黄楚楚尖声喊道。

    半月白嫩的小脸上全是恐惧,眼泪早就淌满了两腮,但是她还是对着自家小姐大声喊道。

    “臭娘们,你给老子闭嘴!再敢坏大爷好事,大爷们现在就轮了你。”黄楚楚身后很快传来一个响亮的耳光还有恶毒的咒骂,显然是那个王三干的。

    黄楚楚的心猛地抽了一下,那记耳光就像打在了她心里一样那么疼。

    自己的妹妹在受苦,自己怎么可能弃她而去?

    没有做太多犹豫,她调转马头,停在了离土匪七八丈远的距离上。

    “小姐,走啊!停下来做什么?你快走啊!我求求你了!你快走!”看到黄楚楚停下来,半月彻底慌了,眼泪一下子哗哗如流水般流了下来,大声哭求着黄楚楚快点走。她虽然害怕自己的命运,但是她更不想让从小待她如亲姐姐的黄楚楚受到任何伤害。

    看到黄楚楚停下来,几个土匪也大感意外,没想到这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会这么仗义,纷纷看怪物一样地看着骑在马上,亭亭玉立的黄楚楚。

    “这小妞倒是仗义哈!”匪首看着左右,大声笑道。

    “小姐,你干嘛这么傻啊?你跑啊!”半月已经泣不成声了。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黄楚楚不看泪人般的半月,看着凶恶的几个土匪,平静地问道。

    她很清楚,既然决定留下来了,就得想点办法保护自己和半月。慌张、害怕是没有用的,最好就是要尽快冷静下来,这样才能死中求活。

    “呵呵,请问你是?”匪首看着大势已定,居然有闲心逗起黄楚楚来。

    “我是赤城县令之女黄楚楚。抓了我,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事关生死清白,黄楚楚不得不做以前最不喜欢的事了,她向来不喜欢打着家里的旗号到处招摇,这次却不得不为之。

    在他们说这些的时候,黄楚楚被几个土匪彻底堵死了去路,就连缰绳都被两个土匪抓住了。

    这次黄楚楚真的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你说你是谁?黄令的女儿?”匪首看着黄楚楚,怀疑地确认道。

    “大哥,没错是她!我以前在县里远远地见过。这么高的娘们,整个赤城也就一个,还有这匹红马,也是独一份的。”匪首旁边的王三好像刚刚认出了黄楚楚,惊喜地说道。

    “好,很好!黄令的女儿,兄弟们,不把她送给大当家的了。让我们先爽一会,爽完了,一刀宰了,给那个该死的黄胖子送去。他娘的,我们被黄胖子害得家破人亡,终于可以出出气了!”匪首一摆胳膊满脸的狰狞和即将复仇的兴奋。

    “就是,他娘的黄胖子,害得老子家破人亡,老子终于可以报仇了!”王三哈哈狂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却下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爹怎么你们了?”听到众土匪的话涉及到自己的父亲,黄楚楚出言问道。

    “怎么了?你不知道怎么了?都是你爹干的好事!”匪首制止了众手下,“自从你爹那个该死的胖子当上了赤城县令,贪得无厌、横征暴敛,害的我们卖儿卖女都交不起赋税,要不然大爷们能上山当土匪?”可能是想起了以前的惨事,匪首的眼眶也红了。

    “不可能,我爹是个好官,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黄令不管在外面怎么样,在子女面前,尤其在黄楚楚面前一直维持着好父亲的形象,黄楚楚对他做的事居然一概不知,还以为他是个清正廉洁的好官呢。

    “嘿嘿,不信?你怎么不去外面打听打听?”匪首冷笑一声,“在这给我装什么?”

    “大哥,跟她废什么话?兄弟们都忍不住了!”看到匪首墨迹,那个最下流的王三忍不住了,大声对着匪首说道。

    “好,兄弟们上,好好报仇!”匪首也觉得没意思,向手下下令道。

    “哈哈!报仇去,气死黄胖子!”土匪们狂笑着饿虎扑食般冲向二女。

    原来这些土匪都是赤城附近的村民,黄令横征暴敛,把这些人害的家破人亡才上山落草,今天碰到黄令的女儿,自然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呲啦!”黄楚楚胸前的衣服被匪首一把撕开。

    “放开我!你们这群流氓!放开我!”黄楚楚一边大声哭喊着,一边奋力地挣扎。只是双手双脚都被两个土匪用力按着,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挣得脱。“王八蛋,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他会派兵杀光你们!啊!放开我!”

    黄楚楚被按住双手双脚,成个大字型躺在地上,满脸的汗水和泪水,脸色涨得通红,圆睁的杏眼让她看起来有点狰狞。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力气怎么能挡得住这几个身强力壮的土匪?

    没过多久,奋力的挣扎消耗了她全部的体力,她慢慢开始挣扎不动了。直听又是“刺啦!”一声,黄楚楚的香肩已经露了出来,众匪爆发出一阵狂笑,动作更是粗野。

    旁边的半月更惨,几个土匪一起上下其手,小丫头已经半裸了,雪白的皮肤都露在了外面,刚刚发育的小胸脯也若隐若现。几个猴急的土匪粗暴异常,只要她敢反抗一下,一巴掌就会打上来。现在半边小脸肿的老高,已经哭得没力气了。

    “哈哈!黄胖子的女儿,哈哈,太他妈的爽了!兄弟们,加把劲,气死那老王八蛋!”匪首压在黄楚楚身上,又撕下了她身上的一片衣服。

    “哈哈,好的大哥!”

    “放心吧大哥,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玩玩这两个雏儿!”

    一时间,林子里污言秽语,黄楚楚主仆很快就要玉体横陈,任人玩弄了。

    黄楚楚看着匪首张开满嘴黄牙的大口淫笑着向自己脸上亲来,心里闪过一阵绝望。此时此地,除非天兵天将下凡,她才能够幸免吧。看来为了保住清白也只有咬舌自尽了。

    “爹娘!楚儿先去了!”黄楚楚一狠心,用力就要咬下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