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乱世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兑现承诺
作者:半隐锋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家知道是知道,但是你这样给哥哥点破了,哥哥还怎么做人?哎,我听说你也让那天那个野小子给你打火狐了,那小子能行吗?不会放你鸽子了吧?”黄天也不在意妹妹打开自己的手,小声问道。

    虽然黄楚楚把秦忘救她的事告诉了家里人,但是好像秦忘猜得没错,他身份低微,就算这么大的恩情于黄家,人家也没把他放在眼里。要不然黄天在称呼上至少也会客气点。

    “不会!只要他不出事,他就一定回来的,我对他有信心。”黄楚楚脱口就为秦忘辩解 ,完全没有注意到黄天诧异地神色。

    “妹妹,你怎么这么向着那小子啊?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山村野小子了吧?”黄天一脸探寻地看着黄楚楚。

    “没,没有,我就是觉得那么小的人就当了村长,一定会守信用的。人无信不立嘛,对,人无信不立。”黄楚楚有点慌乱地解释道。

    黄天狐疑地看了看自己的妹妹,他也没深究,他也不太相信自己这么高傲的妹妹会喜欢上那个粗野的猎户,“都这时候了,我跟你打赌,他要是会来,哥把名字黄天倒过来写。”黄天不屑地说道。

    “那你的名字注定要倒过来写了,天黄,这个名字很霸气啊。”黄天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一个疲倦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谁啊?找死啊?”黄天听到这句话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冲着门口大声吼道。

    而黄楚楚听到这个声音,脸上一下子布满了惊喜的神色,她快步跑到门口,定定地看着几步外那个她日思夜想的身影。

    一个满身风雪的高大身影站在那里,身上搭拉着一红一白两只狐狸。这两只狐狸都正是壮年,连着尾巴,身长足有三尺,毛发旺盛而且油光水滑,一看就知道是极品。更妙的是一根杂毛也没有,白的像雪,红的像火,微风吹来,皮毛飞扬,那雪就在飞,那火就在烧,一个清冷、一个热烈,两厢即成对比,又相得益彰。这样成色的狐狸皮制作成围脖、披肩或者帽子,保暖效果特别好,不惧严寒。要是能凑够成一件大衣,那真的就是冰雪不侵了,确实是千金难买的好东西。

    可是这样的好东西好像没有吸引到黄楚楚的目光,黄楚楚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秦忘吸引了。

    只见秦忘浑身都是干枯的草叶和黑色的泥土,头发里也有好几根草屑,厚重的外衣被树枝划破了一道道口子,里面褐色的粗麻都漏了出来。他的双颊被冻得通红,眉毛上凝结了一层细细的冰霜。双手也被冻开了两道婴儿嘴大小的伤口,鲜红的血肉外翻着,看起来恐怖异常。那双狭长而棱角分明、清冷无比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就像好多天没睡觉一般。

    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疲倦的让人心疼。

    秦忘看着门口一脸惊喜的黄楚楚,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就是这个笑容让黄楚楚一下子哭了出来,看到秦忘的样子,黄楚楚突然好后悔,为什么一定要那张火狐皮?为什么一定要秦忘去冒险?她从来没有想到,两只狐狸会这么难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不了解而已。

    她也不知道看见秦忘疲倦的样子,她会这样心疼。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她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秦忘慢慢走到满脸泪水的黄楚楚面前,“楚楚,我回来了。这是你要的狐狸皮。”他把肩上的两张皮子取下来递给黄楚楚。

    黄楚楚根本不理会那两张皮子,只是泪眼婆娑地盯着秦忘的脸看,就像他会突然消失不见一样。“你还好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两个畜生会这么难抓,要是知道的话我什么都不要了,对不起啊,对不起。”黄楚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扑到了秦忘怀里,一边道歉一边痛哭了出来。

    “没关系,这两只小东西是狡猾了点,但是也没有那么废劲。”温香满怀,秦忘略微尴尬地轻轻拍拍黄楚楚的肩膀,安慰道。

    旁边的黄天看着两人的表现,脸上闪过惊讶和凝重的神色。

    “咳咳。。。。。。”黄天看不下去了,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妹妹跟秦忘这个山野粗坯有任何瓜葛。何况在县府后衙,县令的千金跟一个陌生的男子搂搂抱抱,传扬出去像什么样子?他假装干咳几声,打断了黄楚楚两人。

    “楚楚啊,时间不早了,宴会要开始了。”他对着黄楚楚说道,“你看你,像什么样子?还不去补补妆,怎么见人?”

    被哥哥打断,黄楚楚又气又羞地瞪了黄天一眼,“秦忘,你在这等我,我让我父亲见见你,他说他要亲自谢谢你呢。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不理自己的哥哥,黄楚楚满脸期待地看着秦忘。

    黄楚楚眼睛里的期盼让秦忘不忍心拒绝,他微微点了点头。

    黄楚楚这才破涕为笑,小跑着去补妆了。

    “秦忘是吧。”看见自家妹妹走远了,黄天一脸不善地走了上来,“就算你上次救了黄楚楚,但是我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身份。贱民就是贱民,癞蛤蟆也别想吃天鹅肉!”

    黄天的话很难听,但是秦忘却一点都不生气,“原来你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至少还是很关心自己妹妹的嘛。”他冷笑着说道。

    “贱坯好狗胆!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出不了这个院子?”看到秦忘的冷嘲热讽,黄天大怒,扭曲着纵欲过度的脸威胁道。

    “那你可以试试!”对于威胁自己的话,秦忘从来不会当作只是说说而已,他的眼里冷光四射,右手已经扶上了猎刀。

    “你们在聊什么?”就在这时,黄楚楚补好妆走了出来,冲两人说道。

    黄天本来想要大骂秦忘,看见黄楚楚出来了又生生咽了下去,只是狠狠地瞪了秦忘一眼。

    秦忘也松开握住猎刀的右手,脸上也缓和了下来,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黄楚楚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过来,“秦忘,你先垫垫肚子,呆会我父亲召你到大宴上,我再带你吃好吃的。”

    “好。”秦忘微笑着点点头,柔声说道。

    “那你先在这休息一下,一定不能走了哦,一会有人安排你的。”黄楚楚还是第一次看到秦忘这么温柔的跟她说话,高兴的眼睛都亮了。

    黄楚楚他们去祝寿了,她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秦忘一定不要先走。

    县令家的门房居然也这么宽敞,足足有秦忘家两间屋子大。熊熊的炭火将房间里的寒冷驱赶的一丝不剩,说起来秦忘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房子。这样的季节,这样温暖的房间正是入睡的好地方。

    秦忘也正在入睡,他实在是太累了,为了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猎到那两张狐狸皮,秦忘足足三天不眠不休,即便强壮如他也扛不住了,坐在椅子里睡得很沉。

    狐狸是丛林间的精灵,尤其是白狐更是聪明异常。在山林全部被大雪覆盖的季节,白狐会很好的跟大雪融为一体,就算它们出现在人的面前,不仔细看的话也发现不了。秦忘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只白狐,整整跟它追追逃逃、斗智斗勇了两天两夜才把把它猎杀,那只狡猾的白狐差点把秦忘耗死在森林里。

    他睡觉的姿势很奇怪,明明已经熟睡了,身体却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舒服地放松下来。他的整个脊背像弓一样向前紧绷着,双脚紧紧地蹬在地上,右手一直垂在右腿边,那里藏着一把宽阔的短刀。左手按着椅子背,方便自己随时按椅子来发力。就算熟睡,他也始终保持着随时战斗的姿态。这么长时间的事,也让秦忘心里非常没有安全感,初来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异常的警惕。

    睡在门房里倒不是黄楚楚亏待他了,只是大家族自有大家族规矩,不是至亲男客是绝对不能呆在后院的。所以秦忘就被领了出来,而以秦忘现在的身份又不能去书房或者偏厅等着,只能去门房呆着,这一点,黄楚楚也改变不了。

    “醒醒,醒醒。”一阵轻微的摇晃把秦忘惊醒。

    秦忘猛地抬七头,本来充满血丝的眼睛因为睡眠不够彻底变得通红。

    他条件反射一般揽住来人,“噌!”一声清鸣,一把宽厚的猎刀已经架在了来人雪白的脖子上。

    “你是谁?”低沉阴冷的声音在黄楚楚耳边响起,脖子上冰凉的刀锋让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疯了?我是黄楚楚!”黄楚楚吓得睁大了眼睛,恐惧地盯着秦忘。

    黄楚楚的一声大喝彻底惊醒了秦忘。他眼睛里的血丝迅速消失不见,瞳孔也恢复清明。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秦忘不知道怎么跟黄楚楚解释自己现在的状态,只能无力地道歉道。

    “没事,你可能太累了。”秦忘刚才的样子着实吓坏了黄楚楚,不过她还是柔声说道,“那你能不能松开手?”黄楚楚低下头,小脸变得通红。

    “啊?哦。。。。。。”胳膊上传来一阵柔软又坚挺的感觉,秦忘才发现自己碰到了人家女孩私密的部位。他赶紧松开了手,快速后退一步,脸也羞红了,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黄楚楚也马上恢复过来,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莫名的有点心疼,

    他比自己还小一岁,这样的状态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衣食无忧的好好生活过、长时间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养成的。更何况这次还是为了自己去打那劳什子的火狐狸才累成这个样子的,自己怎么能责怪他呢?

    “这次,真的谢谢你。你是不是很辛苦啊?”想到这里黄楚楚体贴地问道。

    “没什么好辛苦的,我们从小都习惯了。再说,这次不是答应你了嘛。说真的,谢谢你给我们的那批东西,尤其是那四头骡子,多谢了。”黄楚楚大方的打破了沉默,秦忘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原来是因为答应我的啊?”黄楚楚失落地低下头,不过很快振作起来,“好了,我爹爹想要见你,跟我来吧。”黄楚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