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乱世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保护汪家
作者:半隐锋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番话说完,乱民群里出现了一阵骚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汪陈氏放粮三个月还是有效果的,至少在难民心里汪家和其他不仅一毛不拔还趁机提高粮价的士绅是不同的,想到汪家平时的好处,乱民渐渐有了后退的迹象。

    “大家不要听他瞎说,汪家有的是钱,只要我们。。。。。。呃!”一个高大的青壮话还没说完,一支羽箭就射穿了他的脖子。

    “找的就是你。”秦忘放下弓箭,看着人群中那个健壮如牛的家伙,捂着脖子,“呃呃”惨哼着倒下,冷冷一笑。

    秦忘早就怀疑有人在暗中蛊惑,故意要丁晨说那些话把这个人找出来。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看这家伙的体型,绝对不会是难民,应该是赤城当地的混混趁火打劫。他们一个个膘肥体壮、衣衫整齐,和难民很好区分。

    “大家看到了吧?他们都不让人把话说完,汪家肯定有很多银子和粮食,大家一起上啊,打破汪家,大家发财!”又有一个声音躲在人群后面大声喊道。

    秦忘在人群里搜寻着,可惜那家伙实在奸猾,把自己藏得很是严实。

    乱民听到这些话都慢慢停下了后退的脚步,迟疑地在那东张西望,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他们就几十个人,大家冲啊!打破汪家,永远吃喝不愁啦!”可恶的声音再次在人群里适时地响起。

    吃喝不愁,多么强大的诱惑。

    乱民们不再犹豫,再一次发狂。不知道是谁领的头,很快就发动了第二次进攻。而且这一次,冲在前面的是数十个身强力壮之辈,乱民中还有数十个壮丁,大声呼喊着带着一大群乱民向着后门跑去。

    “该死!”秦忘低骂一声,他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群乱民,看来幕后推手应该不是一般混混,这显然是有组织的。

    今天处处透着古怪,让秦忘有点摸不清头脑。

    “丁晨!你带人去后门,记住了只射身强力壮的,箭射完就赶紧后撤到夫人的绣楼,切记不可恋战。”秦忘向丁晨大声吼道。

    “是!东家自己小心!你们跟我来!”丁晨同样大吼一声,带着十几人匆匆往后院跑去。

    “嗖!”,一个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难民青壮扑倒在地。

    于此同时,又是“嗖!”的一声又一个难民青壮扑倒。

    “好样的!”秦忘对旁边年轻的家丁赞叹一声,家丁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其他人不要乱射了,吕大,把所有箭支收集过来!”秦忘对着身边一个秦家村村民喊道。

    很快,最后剩下的十几支羽箭都被收集起来,全部集中在秦忘手里。可是外面的难民还是没有丝毫后退的迹象,形势越来越险恶了。

    “小子,射准点。”秦忘抓过一把箭支扔给旁边的年轻家丁。

    “比你准。”家丁冷冷开口,二话不说,又是“嗖!”的一声。

    “好小子!”秦忘不以为意,又赞了一声。

    数息之后,所有的箭全部射完。

    没有丁晨把守的院门很快就被撞开,汪家大院已经失守了。

    “大家快往绣楼撤!”秦忘一个纵身跳下木架,撒腿就往汪陈氏的绣楼跑去。

    可是。

    “嗖!”一支羽箭破空而出,雪亮的箭头在明亮的月光下,像飞逝的流星。

    “啊!”秦忘闷哼一声,扑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握刀的手猛地一用力,下一秒钢刀就会脱鞘而出,王平的眼睛已经变得无比疯狂。

    “杀了他!杀了他!”看着黄令那张大脸,王平的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呐喊着让他出手杀了黄令。

    王平再也控制不住了,手中猛然用力就要拔出刀来。。。。。。。

    电光石火之间,“啪!”的一声脆响,一只大手牢牢压住了王平的刀把,那只手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用力,但是王平的刀却不能再拔出分毫。

    王平愤怒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鬓发半白的脸。来人向他微微摇头,眼里的目光严厉而充满担忧。

    “属下平乱来迟,望大人恕罪!”董庄不再看王平,绕过他双手抱拳,向着黄胖子微微躬下身,脸色苍白如纸,就像僵尸一般。

    刚刚晕倒不到一刻,董庄就被手下的人救醒。这个时候董庄可是大家的主心骨,可不能让他安稳地晕下去。

    董庄浑身的鲜血吓得屋里的女眷一声尖叫,黄楚楚震惊地盯着眼前的董叔叔,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董叔叔吗?以前董叔叔虽然严厉,不苟言笑,但是对她从来都是和蔼可亲的,从来没有见过他跟谁发火。

    她也知道一些自己的父亲和董庄不合的事。黄令一直想把董庄拉下马,但是因为董庄也是当地望族,更是董家家主,加上在县兵中威望太重,黄令一直没有成功,所以大家还是可以维持表面的和气。

    黄楚楚第一次见到董庄如此铁血的一面。

    看到董庄浑身浴血的一幕,黄令眼睛微微一缩,心念急转。

    自己好像忘记了这家伙是个武人了呢,现在他刀兵在手,如果现在得罪他,难保他趁乱除掉自己。到时候他就说自己全家被难民所杀,这里都是他的亲信,自己找谁说理去?

    “董兄啊,辛苦了,辛苦了,不晚,一点都不晚。兄弟我多谢兄长救命之恩啊。”黄令满脸感激涕零地大步奔到董庄身前,一把扶起董庄,感激地说道。

    董庄一愣,什么时候我们的县令大人这么和煦了?来不及多想,“大人客气了,这本来就是属下分内之事。”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巧妙避开黄胖子那双还有眼泪和鼻涕的脏手。

    黄令扶了个空,脸上闪过一片恼怒的神色,不过毕竟是老狐狸,马上又变得笑眯眯的了。

    “兄长客气啦,如此大功兄弟一定向刺史大人、向朝廷禀报,兄弟高升了,可不能忘了兄弟啊。哈哈。。。。。。”黄令哈哈大笑着承诺道。

    “高升?你不死,老子怎么高升?”董庄暗自腹诽,“多谢大人!”董庄抬起头,冷冷地看着黄令,“现在乱民未平,道路不净,属下还得出去平乱。”

    “罗刚!”董庄转头看向王平身边的一个都头,“你留下保护大人,其他人跟我来!”

    说完,董庄掉头转脸就走,似乎都懒得看黄令一眼。

    “等等兄长!”黄令叫住了董庄。

    董庄不得不站住脚步回过头来重新对着黄令一礼,“不知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不知道兄长此去先去救援哪家?”黄令笑呵呵地问道,“李望李老先生在城里有好几个粮店、布店,平时李老对全县多有贡献,我看兄长不如先去他的店铺上看看?”

    董庄心里大怒,好一个黄胖子,才从阎王殿回来,就想着给自己捞好处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卖李家一个人情,“大人恕罪,李家的店铺没有人命重要。再说了,真的像大人说的那样,李家对赤城贡献很多的话,那这时候他们的粮店、布店就应该是空的,哪里还需要救援,大人你说呢?”

    “呵呵。。。。。。”黄令干笑一声,打了个哈哈算是把这个话题过了,“那不知道兄长打算去救援哪家?”

    董庄的耐性都要被耗尽了,“当然是去救援值得救援的了,汪家汪陈氏自从大灾来临一直开粥棚赈灾,这时候居然也受到了乱民的攻击,简直天理难容!大人,救人如救火,属下告退!”

    说完,也不管黄令作何反应,再次转头就走。

    黄令看着董庄远去的背影,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

    这一切都被他侧面的黄楚楚看得一清二楚,她心里暗叹一声,知道这董叔叔把自己的父亲得罪死了。大人的是她本来不愿意多管,但是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父亲跟董叔叔闹得不愉快。

    “小姐,那根木头好像也在汪府。”就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半月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秦忘也在汪府?他怎么在那?”黄楚楚诧异地喊道。

    听到她的喊声,家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吓得半月都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你倒是说话啊!”黄楚楚倒是没有注意到家人的眼光,一把拉住半月的手,急声问道。

    “我也是听出去采买的下人说的,说是秦忘下午擦黑的时候带着人又给汪府送了好几大车的鱼,我估摸着肯定被那些难民堵在了汪家了。”看到自家小姐追问的急,半月只能在众人的目光下硬着头皮说道。

    黄楚楚的脸唰的一声白了,松开半月就要往外面冲去。

    “拦住她!”黄令大声命令家丁道,“楚楚,外面太乱了,我不许你出去!”

    “爹,你放我出去,秦忘在外面,说不定他就死了!”被家丁拦住了的黄楚楚拼命推拉着家丁,口中大哭着求道。

    “住嘴!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你是个黄花大闺女,跟那秦忘有什么关系?”秦忘的样子气得黄令胡子都要翘了起来,“我不妨告诉你,就算他小子命大这次不死,我也会让人弄死他!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也配?”

    “爹,我不管!我就要出去寻他!”黄楚楚奋力想要挣脱几个家丁的控制,可惜怎么也挣脱不了。

    “来啊!给我把小姐关到房间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房门半步!”黄令硬下心肠,大声命令家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