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乱世 > 正文
第四十章 生死之间
作者:半隐锋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住手!”这个时候,一个清亮如凤鸣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清脆悦耳,又不乏威严。

    听到这个声音,扑向秦忘的壮丁们不由地站住了脚步,薛副教主眼里闪过一抹喜色。

    “秦村长,你们走吧。说到底我们没有太多的交情,为了不相干的人把命丢了,不值。”汪陈氏看着浑身是伤的秦忘三人,心里一疼,眼圈马上就红了,神色复杂地说道。

    “你觉得我们现在还走得掉吗?以为面对的不过是一群饿疯了的野狗,没想到引出一头狡猾的老狼。”秦忘无奈地笑了笑,眼里的战意并没有减弱半分。

    “汪夫人,你终于出现了,只要你跟我们走,我保证放了他们。”薛副教主插口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我好像没有得罪过诸位好汉。”汪陈氏很快拿出女强人的一面,冷冷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要相信我们不会伤害你就够了。”薛副教主许诺道。

    “我跟你们走,当真放了他们?”汪陈氏狐疑地问道。

    “当真!”薛副教主信誓旦旦地保证。

    “你这个娘们是不是傻?我们杀了他这么多人,他们怎么可能放过我们?”看到汪陈氏张嘴就欲答应下来,秦忘大急,大声骂道。

    汪陈氏面色一楞,两人自从认识以来,交往都是止于礼,秦忘像这样对她说话还是第一次。

    娘们?这是骂谁呢?她长这么大都没被这么骂过,这也太难听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汪陈氏居然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心里莫名的一甜。

    “今天为我死的人够多了,我不想你也为我死了。不管他们会不会放你们,我都想试试,我不想你们为我流血、为我拼命,而我却什么都不做。”汪陈氏眼里充满了泪水,这样的话不可谓不直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柔弱的身躯颤抖着走过秦忘,经过秦忘时,她停下来,定定地盯着秦忘满是血水的脸颊,似乎要把秦忘的样子永远记在脑海里。

    “秦忘,如果有来。。。。。。真的谢谢你。”她黯然地低下头。

    秦忘为了保护她不要命的守在这里,看着秦忘勇猛杀敌的样子,汪陈氏莫名的感到心安。这个小男人,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她想说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会以身相许的报答他,但是想想自己已经人老珠黄,还带着孩子,这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她心里叹口气,迈开小脚往前踏去,突然眼前一黑。。。。。。

    “还不扶她上去?”秦忘拦腰抱着被击晕的汪陈氏,向青莲大喊道。

    “小子,你死定了!给我上!”眼看着汪陈氏马上就抓到手了,到时候她手里无数的商铺、钱粮都是血莲教的了,教主那少不得一件大功,没想到又被这个小子破坏了,薛副教主气得咬牙切齿。

    “大人,怎么办?”县兵大步奔向汪家,没想到早先驱散的乱民又重新聚拢起来,现在正在街上烧杀掠夺,整个街道混乱不堪。

    董庄皱眉看着这一切,心下犹豫,救人如救火,汪家恐怕已经撑不住了,急需救援。可是这街上的也是一条条生命啊。

    “让兄弟们向他们喊话,让他们投降,违者斩了!”董庄无力地摆摆手,声音里充满了虚弱。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县兵们大吼着向前推进,然而苍蝇般乱窜的乱民严重阻碍了他们前进的速度。

    “今天死得人够多了,兄弟们用刀背砍翻他们!”今晚已经杀了太多的人,董庄真的不想再见到有人流血,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是!”众县兵得令,要么翻过刀背,要么拿枪当棍,劈头盖脸地朝那些乱民打去。乱民太多了,现场也太乱,打了好久才堪堪走了几十步,速度慢得不能再慢了。

    “噗呲!”大腿上被狠狠砍了一刀,秦忘闷哼一声,单膝跪倒在地。

    “去死吧!”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高高扬起手中的巨斧兜头向秦忘脑袋劈落,如果劈实了,秦忘的脑袋立马会被劈成两半。

    “小心!”两声惊呼同时响起。

    “铛!”一声巨响,丁晨两人放弃了自己正面的敌人,两把长刀交叉,挡住了巨斧向下的走势。沉重的巨斧加上巨大的力道,把两把长刀劈得“嗡嗡”作响、急速下坠。丁晨两人如遭雷噬,巨大的力道震得他们虎口崩裂,胳膊酸麻的就不像是自己的,长刀险些把握不住。他们拼尽全力把手中的长刀往上挑,好不容易让三把兵器停在秦忘的额头上。

    头皮上冰凉的刀锋给了秦忘一瞬间的清醒,他一咬牙,拼劲全身的力气,手中的长刀反手上撩。

    刀光化作一道残影,在敌人的裆下一闪即逝。

    “啊!”持斧壮汉要害被伤,捂着裆部在地上疯狂地打着滚,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嚎,震得人耳膜生疼。壮汉的惨状终于吓得其他人慢慢后退。

    壮汉们一退,秦忘三人就如烂泥般坐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但是血莲教的人却没有任何上前结果他们的意思,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秦忘三人。

    秦忘几人的韧性让血莲教的人胆寒。在没有确定秦忘他们确实没有力气还击之前,他们谁都不敢轻易上前。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多次,对面三个人明明已经是烂泥一团了,满身的伤口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死掉一样。但是只要自己这方的人心存侥幸地上前,死的绝对是自己这边的人,教训已经足够惨烈了,那满地的尸首都是。

    这还是人吗?伤成这样依然战斗了一个多时辰,虽然满身的伤口,但依然拼尽全身力气挥出致命的一刀,根本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追求的就是以命搏命,就算你砍下了我的头,我也要死死瞪着你。血莲教的人都感到浑身发凉。

    周围突然寂静下来,只剩下秦忘三人大口大口的喘息声。

    看着敌人踟蹰不前的样子,秦忘想要自豪地仰天大笑,三对数十,打到这个程度,足够他引以为傲了,只是他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还你了。”年轻家丁突然轻轻地说道。

    秦忘一愣,“都要死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你叫什么?”

    “苏,定,南。”年轻家丁一字一顿。

    “别聊家常了,又来了!”丁晨苦笑一声,提醒道。

    果然,最后剩下的不到十个壮丁,一步步向他们逼来。秦忘分明看到,他们的眼里都流露出犹豫和恐惧。

    秦忘三人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就这样简单至极的一个动作,都疼得他们呲牙咧嘴。他们背靠着背支撑着彼此,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疲惫,手里的刀依然看似无害地拄在地上。

    薛副教主眼里闪过一丝轻松,终于要结束了吗?这三个可恶的小子,跟三只蟑螂一样,简直有九条命。现在终于要打死了,薛副教主很想不顾形象地长舒一口气。

    他娘的!老子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对了,那支箭,是我射的。”苏定南突然开口说道。

    “我知道。”秦忘洒脱一笑。

    “你知道?为何不杀我?”苏定南诧异地问。

    “现在你不是要死了吗?省了我一番力气。”秦忘又是嘿嘿一笑。

    “不过为什么?”秦忘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其实秦忘早就知道在背后射伤他的是苏定南。很简单,院墙很高,乱民的箭就算射进来也不会有那样的准头,而那时候只有苏定南手里有弓。唯一的解释就是苏定南偷偷藏下了一支羽箭,射伤了他。好在这小子失了水准,要不然凭借苏定南的箭法,秦忘早就死了。秦忘只是不明白,素不相识,苏定南为什么要射他。

    “你下令杀的人是我的弟弟,亲弟弟。”苏定南脸上浮现出痛苦和仇恨的神色。

    “。。。。。。”秦忘无语,原来原因在这,“对不起。”他只能抱歉地说道。

    苏定南不置可否。

    “这次不死,我会杀了你!”旁边的丁晨突然冷声说道。

    “彼此彼此,我没忘了你是刽子手。”苏定南怨毒地看着丁晨。

    秦忘苦笑着摇摇头,“那先让我们活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