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逐鹿乱世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一线希望
作者:半隐锋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量天尊,船渡百人,不知何因。活人数千,不明所求。至善如斯,贫道受益良多,见过两位施主。”

    一个苍老、清朗的声音,突然在陈婉儿两人耳边响起。

    杨轩身躯一震,迅速跳到陈婉儿身前,用自己的身躯牢牢护住了陈婉儿。

    “锵!”长刀已经握在手中。

    杨轩戒备地盯着来人,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瘦弱老道。一身破旧的杏黄色道袍穿在身上就像旗杆上裹了层黄布,不断随风招摇。小嘴薄唇、一双大眼细眯着、双耳过肩,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一把尺长的雪白胡须打理得很是细致。一脸乐呵呵的表情很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让人感觉亲近又无害。

    可是杨轩并没有一点点的放松,他自问身手并不弱,这个人却能悄无声息地靠近他五步之内,他还毫无察觉。那只有一个解释,高手!比他厉害太多的高手。

    杨轩感到来自对方的压力像海潮一般一波一波冲击着他,每一波他都得拼尽全力抵抗,他感觉自己就像抵挡汹涌洪水的破烂土堤,不知道会在哪波冲击中彻底坍塌。

    “道长何人?”他咬着牙,沉声问道。

    “贫道微念。”老僧依然慈眉善目,云淡风轻。

    看起来他好像什么都没做,但是作为绝顶高手,给杨轩的压力就像山一样,让杨轩冷汗直流。

    “从何处来?”

    “从来处来。”

    “向何处去?”

    “向去处去。”

    “所为何事?”

    “普救万民。”

    每一次对答,都让杨轩心里的压力更重几分。

    “怎么,道士也打佛家的禅语吗?普救万民?我看你是妖言惑众!”杨轩再也承受不住压力了,他大吼一声,长刀一抖,挽出三个刀花,分别从上、中、下三路飞速斩向微念。

    这是杨轩第一次显露身手,即使不懂武道的人都能看出来,杨轩比丁晨等人高明得太多。他的刀术就是一个快,一刀出去,化为三刀,直接切向微念老道的咽喉、胸膛、小腹,每一刀都是杀向敌所必救。他以前对敌的时候,只要这一刀砍出来,无往而不利,从来没有敌人能从这一刀手下逃脱。

    “无量天尊,施主又何必妄动杀念。”微念还是那么老神在在地站着,甚至闭上了眼睛。

    “牛鼻子狂妄!”杨轩大喝一声,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长刀化为三道闪电,好像要把微念直接砍作四段。

    极快,快如闪电,迅若奔雷,只能看见三道长长的雪亮残影,在空气中拉出三匹白练,这是杨轩平生最得意的一刀。

    杨轩的这一刀不可谓不犀利,转眼就杀到微念眼前,微念马上就要身首异处、血溅当场。但是微念依然不闪不避,刀锋转眼即到,微念的胸口已经能感受到刀尖的冰凉。

    他突然缓缓抬手,悠闲地像是要拂去胸口的尘埃。

    “叮!”的一声金属相击的脆响,微念准确地用两根手指夹住了杨轩的刀尖。 将杨轩的长刀定格在了自己的胸前。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杨轩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长刀还只差一点点就砍进微念的胸膛,只是再也不能寸进。

    微念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微闭双眼地站着。这时的两人,就像大理石雕刻的一对石像。

    冷汗顺着杨轩的额头慢慢滴下,微念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就那么看似缓慢地伸出手,实则快速绝伦,后发先至,夹住了他平生最得意的一刀。

    没错,是夹住的,是用手指夹住的。那明明是最普通不过的两支手指,可是那一声金属相撞的“叮!”声怎么解释?铁布衫?金钟罩?

    杨轩果断撒手猛退,“夫人快走!”随着一声大喊,他整个人腾空而起,高高跃过微念的头顶,膝盖弯曲,凶狠地向微念的头顶砸落。

    微念还是那么轻描淡写地再次伸出手,轻柔地扶住杨轩的膝盖。奇怪的一幕再次发生了,杨轩就像被冻住了一般,整个人保持着下坠的姿势静止在微念的头顶。

    杨轩的脸色更是震惊了,要是说刚才的空手夹长刀,还能够解释的话,那现在算什么?定身法?这完全违背了自然原理。

    他不信邪地大吼一声,双膝再次用力往下压去,可是微念那支干瘦的手就像石造铁铸的,纹丝不动。

    这是妖法?杨轩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心里闪出浓重的挫败感。

    “好妖道!”就在这时,两人背后突然响起两声大喝。

    两道刀光,一左一右,平行着分刺微念两肋,同样的势若奔雷,凶狠异常。

    却是丁晨和苏定南听到院子里的打斗声,赶紧拿着兵器赶了过来。

    微念微微一笑,左手屈指,闪电般出手,明明两把刀刀尖相距甚远,但看在眼里几乎好像同时弹在两把刀尖上一样。

    “叮,叮!”

    两声脆响,两把长刀触电般弹开,刀身弓弦般颤抖不停。

    丁晨、苏定南两人虎口

    巨震,再也抓不住刀柄,长刀脱手而出。他们两人面色大变,迅速后退一步,立刻摆出防御的姿势,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骇然的神色。

    一时之间,四个人安静地对峙起来。

    “我这三个朋友向来鲁莽,不知道道长能不能把我上面的这位朋友先放下?”看见杨轩三位不能奈何这个来历不明的老道,陈婉儿面上毫无惧色,心里却七上八下地走到微念面前,款款一福。

    “贫道并无恶意,此来当真是普渡众生。”微念收回了手掌。

    “汪居士这几个月来活人甚多,贫道这厢有礼了。”微念冲陈婉儿赞赏地一笑,右手大拇指掐在右手的子位,左手大拇指穿过右手虎口掐在内劳,一个标准的阴阳子午诀,然后就是一个大揖。

    看到微念的这番做派,想想微念从来没有口出恶言,也没有作出任何要伤害大家的意思,陈婉儿心里安定了很多。

    “道长不必客气,这是小女该做的。”陈婉儿一下捞起了微念的双手。

    “该做的,却有很多人没做。”微念的脸上闪出一丝恼怒。

    这边两个人还在寒暄,杨轩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在地上,大步走到陈婉儿身边,紧握双刀,依然警惕地盯着微念。丁晨二人看了,分别走向庭院一边,和杨轩一起,成三角形把微念包围起来。

    微念早就注意到了三人的动作,但是只是微微一笑,没有点破。

    “不知道长来此所为何事?”陈婉儿把话题拉到正题上。

    微念又是一笑,“贫道说了,普渡众生!”

    “普渡众生?道长说笑了,这里只有一个深受重伤的人。”陈婉儿苦笑着摇头。

    “他就是众生,众生就是他。渡了他就是渡了众生,渡了众生就是渡了他。”微念郑重说道。

    陈婉儿和杨轩的呼吸突然粗重起来,虽然没有听明白微念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明白了这个本领高强近乎妖的微念可以救秦忘。不管他什么目的,杨轩立马就想答应下来,人先活了再说,管他以后怎么样。

    “道长的意思小女不懂。”陈婉儿毕竟心细,强忍着兴奋,先问清楚。

    “无量天尊,秋至则叶落,水到则渠成,居士何必强求?”微念并不说破,又打起了禅机。

    “夫人,不要听这妖道瞎说,说了这么久,啥都没说清楚。”丁晨终于不奈地用刀指着微念大喊道。

    “丁晨住口,大师说他可以救东家。”杨轩狠狠瞪了丁晨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