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修真还行 > 正文
009【皮一下翻车了】
作者:小伈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面,修真界大佬们纷纷留言。

    “1800多年历史的宗门,竟然被满门屠尽,谁能想到?唉!”

    “上次我闭关是在150年前,现在睁眼一看,大清还不是说完就完了?”

    “众所周知天机子是老好人,他到底得罪了谁,非得灭门?”

    “谁知道呢,或许是东瀛忍者,或者印渡教异僧,西方异派,鬼修和异族也有可能,上一次鬼道浩劫才刚过十几年。”

    “也不排除我们神州修真界自己的宗门,我怀疑有人图谋不轨,趁火打劫!”

    别的聊天什么都没看进去,杨拓就注意到“满门屠尽”四个字。

    三十二口人,包括刚入门的低阶弟子学徒,连招财猫和砍价狗都没放过,说没就没了。

    难道这就是残酷的修真界吗?

    那他一个普通人算什么?

    草芥都不如?

    还想着那天,自己一个人,独自上南山。

    杨拓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发冷,短裤下面发凉。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息情绪,继续看下去。

    “灭门之前,我们几个老朋友去参加天机子孙女的成人礼,天机子说他被【修真app】禁言了。我在想,是不是这个原因?”

    “还有这种事,没听说过【修真app】还能禁言用户的呀?”

    “是系统自动禁言,还是被长老会禁言?”

    “长老会没有权力操作软件,应该是系统禁言。系统就代表着天道,系统禁言就等于是天道否定。”

    系统代表天道,系统禁言等于天道否定,这是长老会灌输了十几年的说法。

    但没人能证明这一点,也没人能反驳这一点。

    所以,在神州修真界,主流舆论都是这么说的,可很多人内心里还有一丝丝疑惑。

    就好像gdp一样,上面说多少就是多少,但质疑的声音从来不绝于耳。

    众说纷纭,但始终没人能解释得清。

    通天道长:“大家还是少说几句,一切以长老会的调查结果为准。”

    “小心无大错。”

    “慎言,慎言。”

    几位宗门高手都不敢再挖深这个话题,其他人更不敢说半句app系统,长老会,或是天道的不妥。

    考虑到几年前,那个叫什么什么剑的剑修被长老会封杀,大家都怕惹祸上身,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也被禁言,步入天机门的后尘?

    看到这里,杨拓心中百味杂陈,脸色有点发白。

    哪有什么天道=系统,明明是他小手搓一搓,皮了一下的结果。

    但是他禁言,对方就必须灭门?

    没这个道理呀,就像gdp绝对不是他瞎编乱造的一样,这个锅他绝对不想背。

    既然高手们都有分歧,还是调查清楚最好,灭门案的罪名太重了,杨拓实在是扛不起。

    旁边玩游戏的小海好奇问一句:“看到什么东西了,有这么可怕吗?”

    “没什么,《德猎》的作者说他万订就女装,我被吓到了。”

    杨拓随口敷衍着,拿起筷子埋头扒饭。

    完蛋了。

    皮一下下,谁知翻车了呀……

    他还没进入修真界呢,就成为头号嫌疑犯。

    他去哪儿哭诉,找谁说理去?

    什么长老会,这又是个什么组织机构?

    听起来好可怕!

    杨拓叹气:“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拿着毛巾来到水房,拧开水龙头冲脑袋,冲了很久,终于冷静下来。

    “不要怕,阿姐撸。”

    他大概有了计划:“怕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心谨慎,争取早点进入修真界,加强实力,尽快搞清楚这个app究竟是什么原理。”

    另外,天机门的灭门惨案,杨拓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就像火麒麟说的那样,如果真的是天道不容,谁也没办法。

    可如果真是因为他禁言而导致的灭门,他就要负起责来,谁叫他皮呢?

    ………………

    ………………

    游戏玩到晚上八点多,气温稍稍凉快一点儿。

    今天晚上宿舍几人帮杨拓搬家,苏飞借来一辆三轮车,把所有铺盖都装上去。

    红枫信息工程大学位于东湖边,杨拓租住的小区就在学校隔壁,也是临湖美景。

    一室一厅,厨房卫生间阳台,房东还留下沙发,家电,灶具,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

    “有钱人就是会享受啊。”

    小胖子朱林一进来就打开客厅空调,站在出风口,跟着风叶的方向摆动身子,像向日葵一样,可爱,爽得舍不得走。

    “我能脱裤子吗?”

    “不能!”

    “望远镜放哪里了?”

    “红色塑料袋里。”

    “哥几个在这儿睡一夜吧?空调是绳命啊。”

    “要不大家今晚,一起挤挤吧?就一晚上,明天我们都回家了。”

    宿舍里确实热的很,宿舍楼顶的蚊子太多,都是兄弟,杨拓当然不会拒绝。

    看看时间不早了,他说:“那咱们先去吃点东西,你们回宿舍拿换洗衣服。”

    “yeah~~谢谢开恩。”

    “好嘞!”

    “走走,先吃宵夜,不醉不归!”

    四人来到学校旁边的堕落街,在常吃的那家烧烤摊坐下,羊肉串,臭豆腐,花生米,冰啤酒尽管上。

    附近基本都是庆祝放假的学生,还有毕业就分手的情侣,基友,好多人哭的惨兮兮,抱着电线杆舍不得放手。

    旁边三间门面外就是酒吧,好几个哥们儿站在门口抽烟,打手游,估摸着是等着醉醺醺的妹子出来,好捡尸。

    四人吃到晚上10点多,aa买单,杨拓先走,另外三人回宿舍。

    杨拓独自一人沿着湖边小路行走,略带腥味的冷风一吹,酒醒了三分。

    啤酒喝多了,有点尿意。

    杨拓准备到湖边找棵树解决,顺便施点肥。

    只是刚刚走下台阶,他发现,在明亮的月光照射下,湖里好像飘着一个大东西。

    他仔细看过去,突然打了个激灵,那是个人!

    “有人投湖自尽?”

    杨拓赶紧往最靠近的湖边跑,大声喊着:“喂!兄弟!坚持住!你还活着吗?”

    四周没有路人帮忙,杨拓顾不上那么多,匆匆忙忙脱掉衣服裤子,翻上围栏,鱼跃跳入湖里,一个猛子扎到十米开外。

    他的水性很好,从小就在家里的水库游泳。

    村里人还送他外号“赤条精光小白羊”,大概意思就是说,只要他脱光了,就像一只小白羊一样好看。

    等他钻出水面,踩水靠近,发现是个女人,不太确定她是死是活,赶紧拖着往岸边游。

    不远处有个略平的台阶,杨拓用力把人拉上来,累的气喘吁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