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修真还行 > 正文
087【断头酒】
作者:小伈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事隔十天,林虎和阿秀再次来到南望山。

    石坚看着窗外的风景,颇为感叹。

    “十天前,我还是高贵的王族,鲜衣怒马的监察使,大权在握,谁见我都低头,给我三分薄面。”

    “四天前,我还那么狂妄,那么玩世不恭,那么嚣张,看谁都不爽,见谁都敢怼。”

    “一天前,我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却发现我这点实力算个屁呀,要不是我的血统身份,随便来个人都可以弄死我。”

    “今天之后,我们俩再也没有尊贵身份,没有用不尽的灵石,只剩下卑微的身份,必须亡命天涯了。秀姐,你还会陪着我吗?”

    阿秀伸出手,握住石坚的左手,温柔道:“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公子。”

    石坚笑得很开心。

    两人开着车,在距离蛮王墓管理处两公里的地方,拐个弯进入岔道口。

    前方是一个荒废的私人农家乐,道路尽头停着车,杨拓三人已经等着了。

    林虎被捆着,是杨拓亲自动的手,龟甲缚绳艺,看上去特别具有艺术美感。

    他被丢在后备箱,身上多处气穴插着针,封印住了气海,没法使用灵力。

    看到他这番惨样,石坚哈哈大笑起来:“林虎,你也有今天!”

    林虎眼中是说不出的怨恨,说道:“我落在你手里,算我倒霉,你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石坚假装吓得倒退,呵呵道:“哎哟,我好怕!”

    杨拓问道:“石大哥,你想怎么处置他?你直接带走吗?”

    石坚没有特意避开林虎,看向杨拓问道:“你知道我父亲石破天吧?长老会的大长老,石部首领。”

    杨拓点头,红色修二代,投胎真是一门技术活。

    石坚指着林虎道:“我思前想后,总觉得有阴谋,很怀疑我父亲故意提拔他,就是想让他干掉我,然后以我的死为借口,来找林部的麻烦。我说的对不对,林大人?”

    林虎惨笑:“你这个废物都能猜出来,看样子智商有进步。没错,这是你唯一的用处,你是我的投名状。”

    杨拓三人惊讶,实在想不通:“有没有搞错?你父亲,想杀你?”

    杨意知也感慨:“虎毒不食子啊。”

    石坚叹气:“你们不懂的,我父亲有十四个儿子,二十个女儿,我是最不争气的那个,这辈子没干过一件好事,我的存在只会丢他的脸,有什么舍不得杀的?”

    三人无语,这么多儿女,和康熙爷有的一拼,古代那些王子,还不是说赐死就赐死,杨拓又突然觉得,头胎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投到大户人家也不一定好。

    “林部这几年上升的势头太猛,侵占其他部落的利益,引起许多人不满,包括我父亲。只要我一死,父亲正好有理由讨伐林部。如果我没死,而且我又杀了林虎,就会很麻烦,变成我们石部被动了。”

    说完这些,石坚看着林虎:“林大人,应该是这个逻辑吧?”

    林虎笑了,笑得牵动伤口,疼的咧嘴,但相当得意:“石坚,真没想到你还挺有头脑的。所以,你敢杀我吗?”

    “不敢。”

    石坚说出结论,杨拓三人震惊,奇怪盯着他。

    不是,之前他那么想杀林虎,还和林小熙吵架,怎么突然变卦了?

    林虎看着后备箱的车顶,仰天大笑,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

    这帮人真是软蛋啊!

    那么费力地抓住他,还不是不敢杀他,还不是要乖乖放过他?

    太有趣了,这就是权力的美味啊!林虎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过。

    “上山吧。”

    石坚并没有解释,带头在前面走,前往天机门遗址,准备祭奠。

    【特管处】一周前清理过这里,法阵遗骸,房屋建筑,很多都夷为平地,就算有普通人误闯上来,也不会想到这里曾经住着一派宗门。

    因为是灭门,没有苦主领尸,三十二具尸体火化后,骨灰直接洒进长江,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所以,没有墓地,没有灵堂,甚至连灵牌都没有人做。

    众人只能在大殿遗址,对着一道残壁祭拜,随便摆设出简易的灵堂。

    看到生活了十几年的熟悉地方,林小熙差点失态。

    但她不敢放任自己哭泣,她用指甲掐着掌心,坚强无比,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

    石坚一直在偷偷观察林小熙,年轻的女修士,能破掉雷泽福地第一关迷宫,还能追杀受伤的林虎,对天机门灭门案如此上心,他有八成把握,她就是天机门那个逃走的老八,天机子的孙女林小熙。

    杨拓从虚空戒里拿出一大堆纸钱,符纸,元宝,蜡烛,檀香,连纸人纸马,小汽车,还有21英寸的新款大手机都拿出来了,上面用毛笔写着【修真app】几个大字,连软件都安装好了。

    水果,蜡烛,盒饭,筷子,一次性碗筷……

    石坚打断杨拓的动作,问他:“你这是干嘛?”

    杨拓反问:“不是祭奠吗?我每年回老家上坟,都这么干的。”

    石坚哭笑不得:“世俗凡人才会这么做,修士谁在乎?一部分修士死了,灵魂会去地府,你烧这些一点用都没有。”

    杨拓高兴起来:“真有地府?人死了就去那边?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石坚摆手:“地府之门打开可不是什么好事,修真界的鬼修门派少之又少,而且正派宗门人人喊打,你还是不要想这些。”

    他拿出长生酒,分了六个杯子,一人倒一杯。

    “天机掌门,还有那些枉死的天机门徒子徒孙,鄙人石坚,我先敬你们一杯。”

    石坚将酒倒在地上,另外几人照着做,林虎被禁制住,动弹不得,他的酒被石坚代劳洒地。

    石坚又倒上一轮酒,举杯道:“我之前负责调查你们的死因,但能力有限,实在帮不上忙,今天特意过来向你们道歉。我承诺,只要我还活着,一定要调查清楚这件事,还你们一个公道。”

    他喝掉自己的酒,余光悄悄看着林小熙,发现这姑娘冷静的要命,只能在心中暗自佩服,她绝对是个能成大事的人。

    杨拓也颇有感慨,可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干了这一杯吧,祝你们一路走好。”

    林小熙一句话都没说,其实心里已经哭成泪人,麻木地喝下酒。

    杨意知和阿秀各自喝下,沉默无言。

    轮到林虎,还是石坚端起,介绍道:“这位是林虎,长老会监察使林大人,同样也负责调查你们的死因。但林大人与上司沆瀣一气,昧心枉法,刻意隐瞒真相,导致你们天机门活下来的两个徒弟不敢现身,被迫亡命天涯,而你们连骨灰都没留下。这个人,你们看清楚他的相貌,记住他。”

    林虎冷笑:“看清楚我的相貌了,又能怎么样?”

    石坚抓住林虎的下巴,捏开嘴巴,将酒强行灌入:“看清楚你是谁,他们可以在地府等着你,继续折磨你。喝完这杯断头酒,我送你上路!”

    众人一惊,断头酒?

    石坚这是要干嘛?

    林虎扭头拼命挣扎,可惜抵不过,他被这口酒呛住,惊恐莫名:“你敢!”

    “我为何不敢?”

    “你杀了我,林部一定会向石部报仇!”

    “那是石部的事,与我何干?”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林部杀手也一定会追杀你!”

    “谁知道是我干的?”

    “不!我是监察使!你不能杀我!”

    任凭林虎如何警告,叫嚣,求饶,石坚都置若罔闻,他伸出双手,两道紫色的小火苗烧在林虎的双肩关节处。

    石坚戏谑道:“抱歉林大人,我只是炼气期,修罗紫火只能放出这么点,你忍一忍,很快就结束了,乖哦。”

    林虎无法挣扎,发出凄厉的惨叫,可惜附近被下了隔音阵,根本不可能被人听见。

    他的双臂被细细的紫火切割燃烧着,一点点,慢慢熔断,即使是血液,也被紫火汽化,伤口被烧焦止血,简直就是残忍的折磨。

    终于,双臂落地后,石坚故技重施,速度极慢地切掉两条腿,人棍就这样形成了。

    等林虎倒地,亲眼看见胳膊和腿在眼前,石坚再扔出一大团紫火,点燃林虎的小腹气海,迅速覆盖全身。

    林虎全身动弹不得,只能承受剧烈的疼痛,拼命惨叫。

    “石坚!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石坚说道:“可以,等我死后堕入鬼道,我们再决一胜负!”

    林虎喊出最后一句话,整个人彻底被紫火包围,声音戛然而止。

    轰!

    紫火被灵气控制,完全燃烧起来。

    空中散发着焦糊的味道,渐渐地,一切都安静下来。

    石坚倒上一杯酒,洒在林虎的最后一丝残骸上,冷冷道:“林虎包庇罪犯,与凶手同罪,必须处死,以祭奠大家的亡魂。天机掌门,愿你们逝者安息,林虎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另外四人全程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拓回过神来,结结巴巴问道:“石大哥,这……这个,你不是说不杀他,要放他走吗?”

    “我骗他的,说放了他,是先给他一点希望,让他憧憬未来。”

    石坚哈哈一声笑:“然后我再亲手夺去他的希望,等于夺去他剩余的一切,彻底摧毁他的信念,他就会带着深深的绝望和懊悔死去。”

    这……

    杨拓无语,看得出来,石坚是真恨林虎。

    石坚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胳膊:“老弟,抱歉刚刚骗了你。我说过修真界尔虞我诈,你以后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