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修真还行 > 正文
097【用100秒让羊驼感受到爱】四更
作者:小伈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主任并非只负责红枫一座城市,此时正在外地出差,很快派了个小助理过来,拍照,录音,采集证据,几分钟就搞定。

    小助理是个女孩子,还很羡慕:“呀,你们还真是厉害,连暴风鸟和雷震子都有。”

    杨意知现在是长生剑派掌门身份,淡然说道:“只能说,拓儿刚交的几个朋友都很不错,暴风鸟,毒甲虫,幻蛊,都是湘西邱家送给他的。”

    小助理好奇问道:“湘西邱家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杨拓腼腆一笑:“因为他们都喊我羊驼,这,就是爱。”

    “哈哈哈哈~~~张杰要报警了!”

    小助理笑得肚子都疼了,连连摆手:“说点别的,我好奇问一下呀,大暴雨那天,你们是不是又有收获?”

    一老一小立刻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含笑不语。

    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让小助理去脑补吧。

    处理完现场,小助理跟着两人来到君临天下小区,见到还在僵持的老黄和朱泽西双方,她还想确认一下双方起冲突的起因,来最后定责。

    大门打开,所有人都看着进来的三人。

    或许是因为林小熙太不起眼,即使这时候换了一个新面孔的小姑娘,一屋子人都没注意到。

    也可能是紧张的缘故吧。

    老黄赶紧站起来,小心翼翼问道:“你们……谈好了?”

    杨意知说道:“谈的差不多了,朱先生,你的三个朋友已经回家了,托我带一句话,让你放手。”

    朱泽西嗤笑一声,说道:“你说回家就回家,你说放手就放手?”

    他招招手,一旁的律师连忙拿出手机打电话。

    啪嗒!

    手机滚落在地上,撞在朱泽西的脚下,这玩意儿是杨拓收起来的,他把几部手机都扔了过去。

    嗡嗡嗡,地上的手机响起来,闪着亮光,铃声在房间里非常刺耳。

    朱泽西的脸色非常难看,律师等人更是愕然,几人面面相觑。

    难道那三人真走了,连手机都不要了?

    朱泽西结结巴巴问道:“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事?”

    “我刚刚说过,他们已经回家了。”

    杨意知很淡然说着,第二次解释。

    杨拓走到阳台边,推开落地窗,对外招招手。

    扑棱扑棱。

    暴风鸟叼着一条巨盲蚓飞进来,飞行产生的飓风让屋内众人忍不住闭上眼。

    一条蠕动的巨盲蚓被扔到朱泽西几人身前,吓得他大叫着,慌忙后退,撞在椅子上,连滚带爬。

    如同蛇一般粗细的巨盲蚓昂起头来,张开嘴,如同利刺的细牙密密麻麻,吓得律师,帮闲等人全都惊慌失措地躲避。

    “这是一种形似蚯蚓的蚓螈虫,它锋利的牙齿咬碎地基,再引来大水,山崖就毁了,很容易就给你们造成山洪塌方的假象。”

    杨拓走过去,用脚踢了踢:“这就是所谓的孽龙,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看到没有?”

    “拿走!快点拿走!”

    “走开啊!”

    蚯蚓没有牙齿,但蚓螈是有牙齿的,普通人从未见过这种被修士饲养的灵虫,这一下给他们带来极大的视觉冲击,吓得全部靠墙,不敢靠近。

    杨拓招招手,暴风鸟得到命令,从衣帽架上扑腾飞下,叼起蚓螈,连续几口吞下。

    然后扑腾扑腾,原地展翅,又落在衣帽架上,虎视眈眈盯着他们。

    一个心情不爽,暴风鸟张开翅膀,尖叫着哇一声,作势要发起攻击。

    这鸟比大虫子还可怕!

    朱泽西等人全都吓傻了,一个个支支吾吾,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靠近衣帽架的那个帮闲连滚带爬,赶紧躲得远远的。

    杨拓再来点狠的,放大招。

    铛!

    一个罗盘法器丢下来,砸到朱泽西的面前。

    噗!

    一撮蟹堡王造型的小辫子头发丢下来,掉在律师面前的沙发上。

    [无声]!

    一张小小的披风飞过来,正好悄无声息地盖在椅子上。

    亲眼看见三个风水大师标志性的东西,如果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朱泽西他们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杨意知负手而立,冷冷地说道:“我再说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你们的那几个朋友已经回家了,让你们收手,还有谁不懂的?要不要我再解释一遍?”

    “懂!懂!我们懂!”

    朱泽西几人吓得魂飞魄散,背心全是冷汗,胆小的律师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腿软爬不起来。

    老黄这边同样也感觉头皮发麻,但好歹杨大师几人站在他们这边,是帮他们出头的,还好还好。

    杨拓挥挥手,暴风鸟飞出阳台,他再收好手机,罗盘等物,交给小助理当成证物,三人转身离开别墅。

    听见大门关闭的声音,老黄这群人全都长出一口气,各自擦着冷汗。

    朱泽西脸色很难看:“那个黄总,这事就先这样吧,我们先走。”

    黄天翔连忙拉住他,顺便将律师等人按在椅子上:“别走啊,咱们现在可以谈谈赔偿的事了吧?”

    朱泽西挣扎着,站起来,又被按下去,几次之后,他想走都走不了。

    他哭丧着脸说道:“还赔偿什么呀?回头我就跟媒体那边打招呼,让他们撤掉新闻,我今天晚上就安排人过来搬家。”

    “别这样呀,我们有错,有错就要认错,该赔偿的还是要赔。”

    黄天翔和老黄对视一眼,说道:“朱先生,一口价,3000万买断,我已经非常有诚意了,还请朱先生帮我们多说几句好话,何必闹得这么僵呢?”

    朱泽西也是感慨,3000万当然能做,黄天翔确实很有诚意,他们就算想秋后算账,也没理由。

    关键是,不敢算账啊,这几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那是内心深处产生的恐惧。

    “只要1000万,多了我不要,主要是一点人工费,还有辛苦打点费,再少我就不能交差了。黄总你看行不行?”

    “这怎么好意思?3000万就是3000万。”

    “就1000万!我现在就可以拍板,签合约,保证拿钱走人,永无后患。”

    “朱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

    一边想多给钱,怕得罪人,另一边是不敢要,怕死。

    双方终于谈妥,重新坐下,不到五分钟就敲定了合约,爽快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