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我的时空癌症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东厂来人(推荐,收藏啊1)
作者:东门无赖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同福客栈里的人还真貌似没有一个是简单身份的,莫小贝十岁小孩就是五岳剑派总盟主。

    白展堂与祝无双不用说,徐宁已经有九分肯定他们是当今正道八大门派葵花派的弟子,虽然是葵花派功夫中倒数的,但白展堂家底殷实,母亲也是六扇门的密探,黑白两道通吃的角色。

    吕轻侯虽然不会武当,但也是未来当今圣上钦点的关中大侠!也是史上首一位关中大侠,祖上三代知府,裙带关系还是有一些的。

    李大嘴吗,虽然身世不咋地,但好歹师傅是京城的食神,曾数次被官家召见入宫当面做菜,多少高官大户求一菜而不得。

    而最关键的则是郭芙蓉,记得不错的话她可是京城郭巨侠的女儿,再想下想,徐宁不禁打了一个冷战,郭巨侠原名徐宁不知,只记得说他是六扇门的精神领袖,京城名捕无情,冷血,追风,夺命其中三位的师尊!

    但四大名捕的师尊是诸葛吗?那郭芙蓉不就是诸葛神侯的徒孙?徐宁不敢向下想了,一会就绕到四大名捕里面的剧情里面了。

    拿着点心的莫小贝看起来非常高兴,小小的身躯抱着篮子,徐宁碰一下都不让。

    走回客栈,被徐宁认为是郭芙蓉的女子正在柜台上,低着头,见徐宁进来,抬头看了一眼,两只眼睛红红的,看着徐宁的样子咬牙切齿好像要扑上来拼命,要不是有着身边的吕轻侯拦着,徐宁估计她真会一个排山倒海打过来。

    摇摇头,徐宁认为是针对的别人,毕竟自己也没有得罪过她啊!

    那女伴男装的女子也随着同伴来到了同福客栈,毕竟点心店离这里最近,两人有点心不在焉,连郭芙蓉的情绪都没有怎么注意。

    不过,那名男子见到徐宁紧随其后跟了进来,脸色一变,当见到小德子带着两名护卫迎上去的时候,眼中更是有着一丝阴晦一闪而过,悄悄握紧了手中的剑鞘。

    “少爷,你去哪里了啊!老爷找你呢。”

    “找我?”

    “对啊!去你房间也没找到,我还以为出事了呢。这个请了两位护卫大哥过来,准备去找你。”小德子抱怨道。

    徐宁一击梨疙瘩敲在他的脑门上,痛的他呲牙咧嘴。

    “我是少爷,你还造反了是吧!就找我一趟,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小少爷,老爷在房间等着您。”两名侍卫恭恭敬敬的抱拳道,自从徐宁在与山贼一战中独自杀了两名山贼后,这些护卫们就已经真真正正把徐宁当成了小少爷,与以前只是看着宁文屈的面子不同。

    徐宁今年才十五岁哪怕以后的成就有限,但也比他们的成就要高的多。

    这些护卫可是自己祖父的侍卫,不像小德子一样是自己的书童身份,徐宁虽不用同辈相称,但也不能像是真正的仆人对他们。

    “劳烦了。”笑了笑,徐宁走到前头,径直走向二楼。

    “师妹,这里不能待了,咱们去找另一家。”

    女扮男装的女子一愣神,看了看自己的师兄说道:“李师兄,怎么了?”

    李凡明正准备说话,突然脸色一凝,客栈门口已经跨进来几双黑色踏马黑底官靴。几名带着黑底高帽,穿着黑色花纹劲装,腰挂制式官道的捕快走了进来。

    李师兄把刚到嘴边的的话又咽下去,拿过吕轻侯手中的两把钥匙,沉声道:“上楼。”

    那女子看见捕快进来,也察觉到了不对,一般地方上的捕快都只是绿意蓝衫,而京都的捕快等级高上一点,穿的一身蓝衫,黑色底纹的捕快服只有两个地方的捕快穿,一个是六扇门中的密风捕快,一个就是东厂曹仁超的手下。

    但六扇门中的捕快黑色底纹用的蓝纹白花,而不是这一种黑色底纹的葵花印。

    “完了!完了!连东厂的人都出动了,这一下是真的要之我于死地啊!”

    白展堂透过门缝看向楼下,他此生只怕两个东西,一个是佟湘玉,另一个就是官家人。怕佟湘玉是因为此生的缘分,而贼怕官,天经地义。

    而坐在椅子上的佟湘玉双目无神,眼神涣散,喃喃自语:“额错咧,额真滴错咧,额从一开始就不该嫁到这儿来,额不嫁到这儿来,额滴夫君就不会死,额滴夫君不死,额就不会沦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额不沦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额就……”

    “行了,行了!不要说了,我们现在要赶紧想想怎么走,什么时候走,呆在这里,免不了两个结果!”白展堂走过来坐在一个椅子上,拿开小茶壶上面的壶盖喝了口水道。

    “两条路?哪两条路?”

    “一个被杀,另一个是先被抓,然后被杀。”

    “这不是一条路哩,咱就左右不过一个死?”佟湘玉问道。

    “还有别的办法啊,我去自首……”

    “别说咧!”佟湘玉堵住白展堂的嘴巴:“额去收拾东西,一会去叫小贝,咱晚上就走,一刻不能在这待哩!”

    。。。。。。。。。

    看见捕快进来的吕轻侯轻轻用胳膊捣了捣身边还在轻轻**的郭芙蓉。

    “芙妹,芙妹……”

    “干嘛!不要打扰我哭,小心我我排你啊。”

    郭芙蓉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但看到吕轻侯的目光并不是自己这一边,顺着目光看过去,她的心神一颤,心中暗叹道:完了,完了,真的完了,连东厂的人出来了,要是我父亲在这里就好了!

    白大哥,老板娘,我对不起你啊,你一路走好!

    “喂!见没见到一男一女来过!长得都比较白净,个子大约这么高。”一名捕快上前问道,用手掌比划了下身高。

    吕轻侯与郭芙蓉对视了一眼,好似能听见彼此的对话。

    “是找谁的?”

    “还能有谁,白大哥与老板娘啊!”

    “可是……展堂有这么高吗?”

    “废话,穿着增高鞋垫呢!”

    “哦,原来如此。”

    结束眼神对话,两人同时转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