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知子莫若母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知道,他一眼就看出了两个侍女头上的首饰可是紫禁阁的最新款式,只是样式比较低调,而且比较少,看起来不太显眼罢了。

    他虽然看不出来当家小姐身上的那些首饰穿戴,但是连身边的侍女都穿戴的这样好,那小姐身上的不过就是想要低调了。

    很快,这边的动静就传到了谢天瑞的耳中,谢天瑞没有多说什么,反正该给的东西已经给了,至于最后怎么处理的,唐怡宁有处理的权力。

    不过,店家那边比较识趣,没有将唐怡宁在过程中的话传达给谢天瑞,若是谢天瑞知道了,自己的一番好意,居然被唐怡宁曲解成这个样子,怕是三升血都要吐出来了。

    唐怡宁收了布料,还在等后续发生的事情,不过怕是等不到了呢。

    谢天瑞现在还在等下面的人将查到的结果,其他的什么都不想理会。只是,谢天瑞这边还没有完全的查到,却有一件事在他意料之外的发生了。

    三王府

    大概是连皇上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场赐婚下来,四个当事人之间竟然有这么复杂的关系吧。

    三王爷谢征宇,此时正闷闷不乐的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喝了一口酒,想到这门婚事,就烦闷不已。

    两场婚事,四个人,四个人都各有心思。

    赵雨凝只想和谢天瑞双宿双飞,而她的赐婚对象,居然心里藏着对唐怡宁的喜欢。谢征宇之所以没有跟皇上提出对唐怡宁的想法,就是因为唐怡宁的身份。

    他不是谢天瑞,他的母后和父皇都不会同意,他娶这么一个家世背景的人,最多就是侧妃,就连侧妃都是抬举了。

    他对自己被赐婚一点意外都没有,反正他也没有想过要娶唐怡宁为正妃,一方面是因为身份的问题,另一方面是他自己很清楚,想要皇位,他就需要一个有助力的外家,很明显唐怡宁并没有,更何况唐怡宁还是个庶女。

    本来他以为,只要他成亲了以后,侧妃就能被提上日程,到时候,他就把唐怡宁抬进府里当侧妃,再不然就是贵妾也可以。

    说来,谢征宇会对唐怡宁有想法,还是因为前不久,谢征宇在一处酒楼用膳,不经意间往外看的时候,就看见了路过的唐怡宁。

    唐怡宁那时候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当街吃着糖葫芦,身边还带着个丫鬟。就这样看没有一般贵重小姐的文雅含蓄,却自带着自己特有的飒爽活泼。她不拘于俗礼,却也不会跳出着世界的框框条条。

    那个时候的他只是纯粹被唐怡宁给吸引了,当时的他丝毫不知道唐怡宁是将军府的庶女二小姐。他以为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眷,才能当街这么的肆意,看起来那么的舒心。

    后来,他调查得知是将军府的二小姐唐怡宁后,更加的惊讶了。他一直以为现在的大家闺秀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行为动作都是一样样的,想不到竟然还

    有唐怡宁这样的,一时之间,他觉得映衬着唐怡宁本来就不错的五官,更加鲜活起来,感觉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谢征宇到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能记得很清楚,那天的唐怡宁身着鹅黄色的襦裙,头发梳成了两个小笼包,行走之间一跳一跳的,带着他从来没见过的生机。

    一眼就闯进了谢征宇的心,后来多次看见,穿着不同风格,有着不同反应的唐怡宁搭配上她那巧夺天工的容貌,彻底的激起了他对唐怡宁的势在必得。

    他后来派人去打听了这名女子的身份,唐怡宁,将军府的庶女。自那以后,谢征宇总是忘记不了这个身影,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对一个不曾交谈的女子一见钟情。

    不过是一眼,就陷了进去。

    他有些心急,打听到唐怡宁还没有婚配,就想将人娶进门。但是,皇后拒绝了。也就是因为这样,皇后很是着急的找了皇上给谢征宇赐婚,就怕谢征宇做出点什么昏了头的事情。

    谢征宇其实并不是第一次知道唐怡宁这个人,毕竟唐怡宁的名声,整个京城就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名声与实际上可以有这么大的出入。

    他一点都不在意,反正只要他喜欢,那些什么的,有什么关系。

    怪不得有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谢征宇正是喜欢的时候,看唐怡宁那是哪哪都好的,哪里容得别人说半句不好的。

    皇后自然也是知道唐怡宁的,毕竟自家孩子还没成亲,对未婚的女眷自然是多加留意的了。虽然说因为唐怡宁一直养在外头,近两年才被接回来,但是她还是见过一两次的。

    她对唐怡宁的印象里面,撇开那些个不好的听的名声之外,就是唐怡宁出席宴会时候的那些个印象了。

    琴棋书画样样不会就算了,还不识礼数,每次出现总是闹出不小的笑话。不说话静静坐着的时候,也就那张脸还能看看,一旦说话动作,就连脸都被衬托的暗淡的了不少。

    自己的儿子,哪有什么不知道的,定然是被那张脸给吸引住了。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觉得看起来不错的,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了。

    “你是三皇子,更是皇上钦赐的三王爷,无论是三王妃还是侧妃的位置,都应该是能对你产生助力的人。唐怡宁不过是将军府一介不受宠的庶女,单单就是身份上就配不上你,再说了,若她在将军府得宠,能为你带来将军府的助力倒也罢,勉强能抬进来。但实际上呢?”

    皇后知道现在谢征宇心里正喜欢着,也只能苦口婆心的说罢了。

    “这个有什么打紧的,都一样抬进府不就好了。”

    谢振宇知道自己要娶对自己有助力的外家,但是他现在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正妃、侧妃好几个位置呢,放一个自己喜欢的,怎么就不行了。

    在他看来,这就不是什么事。就是不知道自个母后,怎么就反应这么大。

    谢征宇都不知道,现在他正妃还没娶进门,侧妃就已经先进门了,那让后面谁敢进门当正妃?不怕先进门的侧妃跟三王爷的情谊?

    “你现在不单是三王爷,你更加是你父皇的儿子,是满朝的皇子,你的一言一行都是备受朝臣关注的。你未娶王妃,先往府里抬个小妾或者是侧妃算是怎么一回事?”

    谢征宇还没做人父母,自然是不知道的。皇后就算是再偏心自个儿子,认为自个儿子是千好万好的。也知道为人父母,对于自己孩子的那片心。

    若是那等子把自己女儿看不重的,大多都是墙头草,到时候,可不一定是助力了。

    “母后,这再怎么说,也是儿臣第一个心仪的女子,儿臣自然是想娶进门当侧妃的。儿臣也知道,唐怡宁庶女的身份是不可能当儿臣的正妃的,但是侧妃还是可以的吧?”

    要不是谢振宇试过追求唐怡宁,但是求而不得,又看在唐怡宁是将军唐峰的女儿的份上,不敢轻举妄动,他压根就不会找皇后说事。

    要知道,别的人他可能摸不准,自家母后就没有不清楚的,一开始说的那么紧,就是为了留点空隙好好谈谈。

    “你还没娶正妃之前,这件事情你不用想了,母后是不会让你乱来的。你的正妃和侧妃的位置,母后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到时候母后自会让你父皇下旨给你赐婚的,在这之前,你好好收收心吧。等到你都娶进门后,你再想娶谁,再说吧。”

    皇后怎么可能让谢征宇胡来?他意识不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但是皇后知道。暂且不说朝臣会说什么,就是皇上知道了之后,会怎么想?

    这件事谁都说不好,但是伴君如伴虎,与其放任可能发生不好的事情,不如一开始就不让其发生。

    “母后!这......儿臣这么大了,难得这么喜欢一个人,你还要阻止儿臣么?”谢征宇有些生气的说道。

    皇后也发怒了,用力的拍了一下椅背说道:“母后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是母后生的,母后无论是做什么决定,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啊!”

    “哼!反正唐怡宁儿臣是非娶不可的。”说完,谢征宇一甩袖子离开了。

    这场母子之间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了。谢振宇现在想起这段对话,就会想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家母后。

    他知道自家母后是为了他好,但是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在心中有些怨念。

    知子莫若母,皇后就是知道谢征宇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故意装作不经意的模样特地在皇上的身边提起,让皇上对自个儿子的婚事上了心,才会有了接下来挑选人选、下旨赐婚这一事的出现。

    圣旨下来的时候,谢征宇没有意外,只是他没有想到的就是,自家母后给他挑选了正妃就算了,后面居然还将唐怡宁推给了谢天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