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如何进宫见太后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知道,太后虽然深居宫中,但是高高在上,下面的人更是不遗余力的奉承,什么稀罕珠玉没见过?所以,当时唐怡宁在选材的时候还废了好一番力气,从西域那边寻了一块罕见的血玉,特地切割打磨了成一块块小的红宝石嵌在上面。

    “小姐,您这个的想法真是巧妙,送给太后娘娘,到时候太后娘娘见到这个簪子,定然是欢喜的。再加上,这个簪子做的那么精致,想必更是京城独有的一份呢。”

    这个时候一名黄裙小侍女走了进来,里面还端着今早的膳食,老嬷嬷连忙抬起宽袖子挡住那了金钗子。

    “你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没规矩!”老嬷嬷很是不满的斥责道。

    要知道,这个可是大忌,好在刚刚两人没有在说什么机密的事情。若是说一些不能被旁人知道的事儿,给旁人知道了。

    暂且不说这个侍女的忠心程度,就是有些事儿只有越少人知道,才能越安全。

    黄裙小侍女吓了一跳,想要跪下,手里又还端着唐怡宁的膳食,一时之间泪眼汪汪的说道:“小姐,奴婢、奴婢见您好久不宣早膳,奴婢这才自作主张的进来了。请小姐恕罪!”

    “放在这里吧......”

    唐怡宁话还没说完,老嬷嬷就先行开口了打断了唐怡宁的话。

    “行了,赶紧放下出去吧。这次见你是初犯,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不经过允许就进来,就决不轻饶。”

    唐怡宁微愕,问嬷嬷:“嬷嬷您刚刚这是……”她自然是知道老嬷嬷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刚刚她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了,实在是让她感到很是不满。

    下人就要有下人的样子,即便跟主子再亲近都要明白,不能随意替主子做决定,更加不能越俎代庖。唐怡宁觉得这事要找个机会跟老嬷嬷说一说了,不然迟早出问题。

    “这府里呀,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丫头多的很,小姐您还是长点心,多防备防备她们,这可是您要进献给太后的稀罕物件,价值肯定是连城的,小姐还是细心收好,别被有心人偷了去。”说着老嬷嬷还很是警惕的看了看外头,担心有些不长眼的丫头偷听墙角。

    唐怡宁虽然哭笑不得,却也明白了老嬷嬷的意思,笑着将匣子收好锁上,随后去用了早膳。

    今日的早膳有四喜珍珠丸子,唐怡宁知道身旁的老嬷嬷还挺喜欢这一道的,借说自己最近消化不好,将那一盘赏赐给老嬷嬷吃。待老嬷嬷谢恩后,唐怡宁就顺势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嬷嬷,近日宫中有没有什么盛大的活动,能让皇室女眷进宫的?嗯,或者说有什么方法能够面见太后娘娘?”

    老嬷嬷思索了一会,说:“前几日不是刚过中秋节吗,中秋之后得再过好久才过节呢。而且中秋宴那日太后娘娘也只是来了一会,按照过往来看,别的节日若不是太过重要,太后娘娘一般都是不出席的。现在的话,大概只有明年

    的祭祀时太后才会亲自出面了。”

    唐怡宁皱着眉尖,“明年祭司?”

    她忽然想起来了,古代宫廷有一年一度的祭祀,希望来年风调雨顺,谷物丰收,宫中还会有大祭司用龟壳占卜,这种时候都会请宫中最德高望重的人来主持,而那个德高望重的主持者势必就是皇太后了。

    可是距离祭祀大典,还要过好些时日,但她想要做的事情可耽搁不得。

    “是的。”

    唐怡宁微微皱眉,她突然想起来,她做这个簪子就是想要在太后千秋的时候,送给太后当寿礼的。连忙问道:“那太后千秋呢?”

    老嬷嬷有些犹豫的看向了唐怡宁,而后轻声说道:“小姐,您的身份去不了太后娘娘千秋宴会的。”

    唐怡宁到底还是记住了谢天瑞的提醒,所以才将本来想着不久之后太后千秋上送太后的金簪寿礼都提前做了出来。还决定另外再找太后寿诞的礼物,要提前将金簪送给太后的。

    但是她没有估计到的是,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却找不到机会见太后。若是见不到太后,这金簪可就送不出去了。金簪一定要自个亲手交给太后,才能让太后记得她这个人。

    若是拖了别人的手,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不说,太后对此肯定没有什么印象,毕竟每年给太后送礼的人不知繁几,又怎么会记住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小将军府庶女呢?

    就在她的心里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一旁的老嬷嬷忽然开口了。

    “小姐,恕老奴多嘴,这簪子小姐打算何时去进献给太后?”

    唐怡宁颦着眉,她原是打算最近一次进宫的时候就献给太后的,可是下一次进宫的宴席时间还那么久远,这件事宜早不宜迟。不能早一些见到太后,就意味着她会多一分的危险,想到这里,她的心突突直跳,有些心慌。

    要知道,自从谢天瑞说了那些话后,唐怡宁思来想去,皇后执掌后宫母仪天下,若是真的找了个由头让她进宫,她还真是不能不进。

    到时候,皇后真的对她做什么的话,她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所以,想要保住自己的命,抱住一条又粗又壮的大腿,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能够制衡皇后的,当然就是皇后的婆婆,太后娘娘了。现在,她根本就见不到太后娘娘,不能讨得太后娘娘的欢心,怎么能好好抱住太后娘娘的大腿呢?

    老嬷嬷陪侍了唐怡宁那么久,怎么不知道她心里此时在疑虑些什么,她家小姐一直心地善良,又经常赏赐她一些吃的用的,现在知道小姐想要进宫见太后娘娘。

    她想做些什么事情能帮帮自家小姐,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况且她也只是一个老奴,位卑足羞,想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嬷嬷,我听说小郡王谢天瑞在皇上的跟前很是得眼,就是不知道小郡王和太后关系如何?”唐怡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谢天瑞

    老嬷嬷因为唐怡宁的话,突然眼睛一亮,是了,现在小姐被赐婚给了小郡王,跟小郡王未过门的郡王妃,若是找小郡王帮忙的话,小郡王应该会帮的吧?

    不管怎么说,就是还又一点希望的!

    老嬷嬷低眉顺眼的快速回答道:“太后从前特别喜欢小郡王,在小郡王还在襁褓的时候,就一直抱着,几乎不让别的妃子碰,这事可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小郡王年纪小的时候被人笑过,还觉得丢人,这些年一直让我们嘴紧着呢。”

    如此说来,那么太后和天瑞关系也算是很好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天瑞他们又是住在宫外,想必人走茶凉,感情也淡薄了不少。

    想当年,不知道为什么,太后很是喜欢还在襁褓之中的谢天瑞,就连皇上的小皇孙,当时的大皇子都比不上谢天瑞在太后心中的位置。

    深宫女子最是没有感情的,除了对孩子。她听天瑞说过,他六七岁的时候就被送出宫了,那个时候正逢新皇登基,封太后之礼,恭亲王为了避嫌,表明自己没有夺嫡之心,在登基前就匆匆带着他们出宫了。

    再加上,恭亲王虽然不是太后的亲子,但是对太后还是颇为孝顺的。

    那时候太后虽然心里惦记着天瑞,但是大局为重,她在听闻被带出宫进王府生活后,也没有执意阻拦,更没有常常召他入宫,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她可以估计和假设的是,这些年他们的感情就慢慢的淡了。

    按照现在估摸着,太后现下与天瑞并没有很深的情谊了。这条路是不是就行不通了呢?

    “那嬷嬷,你说若是我让小郡王带我进宫见太后娘娘,能不能呢?”

    唐怡宁压根就不知道要怎么进宫,早知道最终她要进宫的见太后的话,那天早上就应该先问问谢天瑞怎么办的,现在这不上不下的......

    “这......”老嬷嬷还真的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一早就告诉自家小姐了,就是不知道,才跟着自家小姐在这儿干着急。

    “算了,我就是随便问问。你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想想还能有什么法子可以进宫见太后娘娘。”唐怡宁朝着老嬷嬷挥了挥手。

    她想着想着,愈发觉得不对劲,于是就先屏退了老嬷嬷,想要自己一人思索该如何去宫中面见太后。

    太后久居深宫,她自然是知道太后不是谁想见都能见到的,而且她现下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去见,若是一不小心还会拖累不少的人,如此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抬起玉筷,夹了几根菜送入嘴中,细细的嚼着,心中还在回想着刚刚老嬷嬷说的那些话。回想着,想要从中寻找到一些比较有价值的线索。

    她思来想去,都一无所获后。唐怡宁还是觉得自己应该一起去和谢天瑞讨论一下,现在看来,仅仅凭她一人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