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噩梦连连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算赵雨凝回娘家找自家娘亲帮忙,依旧得到的,都不是什么有用具体的消息。经过多番努力之后,赵雨凝也只能放弃这个办法了。

    这件事一直都重重的压在赵雨凝的心头,久久的放不下。也不知道为什么,赵雨凝直觉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就算谢天瑞和皇上那边一直都没有动作都好。

    而且,赵雨凝感觉这件事可能已经暴露她了......

    赵雨凝不是傻子,能够成就才女之称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才女呢?在秋猎的时候,实在是被谢天瑞和唐怡宁两人刺激的狠了,再加上之前唐静文跟她说的话,让她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这件事几乎是漏洞百出的。就算是她运气好,没有被察觉到什么的话,那么也不该这么安静,一点点动静都没有,安静到让她以为,这一切不过就是她的错觉,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所以,赵雨凝只能不断的安慰自己,现在看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夜入三分,皎洁的月光下,黑色的影子影影绰绰。

    “啊!”

    赵雨凝猛的从床上惊醒,大口大口的喘气,满脸的惊魂未定。

    “主子?您怎么了?”芍药在外间听到里头的动静,便走了进来看看。

    点亮烛火,看到自家主子满脸是汗坐在床上喘气,连忙从桌面上倒了一杯茶,递过去给赵雨凝。

    “主子,先喝点茶水压压惊吧。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赵雨凝没有说话,只是阴郁的看了芍药一眼,看的芍药心里直发毛的时候,一把接过了芍药手里的杯子,而后一反之前的形象,大口大口的喝水。

    “本王妃没事,你出去吧。”赵雨凝将杯子给了芍药后,就重新侧着身子面朝里头躺下了。

    芍药拿着杯子,看了一会床上好像重新睡着的主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而后吹息烛火之后,便走了出去。

    赵雨凝在芍药脚步声停下的一瞬间,睁开了双眼,一夜无眠。就这样,赵雨凝后半夜一直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不是她不想睡,而是她不敢睡了。

    没错,因为她昨儿晚上,居然又做起了前两个月一直做的噩梦。在梦里,这件事情终究还是没有瞒住,最后东方事发,人尽皆知。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对她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梦里的她再也不是人们艳羡的对象,那些贵女们不再羡慕她能成为三王妃,反而是用十分厌恶的眼神看着她,之后还当着她的面上,她们之间就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明明相距不是很近,但是赵雨凝就是清楚的听到了她们窃窃私语的内容......

    “你们都听说了吗?这还是才女呢!明明就是蛇蝎心肠!小郡王妃也是倒霉的,被这样一个人给盯上了。”

    “谁说不是呢!真是败坏了贵女的名声,都说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这句

    话她可是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可是听说,人家这样可是为了小郡王呢!”

    “真的啊?她不是三王妃吗?”

    ......

    就是这样的梦,让赵雨凝惊醒了,一夜无眠,久久不能安睡。直到天色大亮之后,她终究是安耐不住了,还没到她平日里起身的时间,便连声叫唤。

    “芍药、芍药,你人呢?哪里去了?”

    芍药没有想到自家主子今儿起的那么早,她刚刚还给自家主子去打洗漱用水,才回来就就听见自家主子的叫唤之后,她赶紧推门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而后走了进去。

    “主子,在呢!奴婢就在这里呢!”

    赵雨凝直接坐了起来,脸色很是不好的看着芍药:“你去哪里了?怎么叫了那么久都还没回来?”

    “回主子,奴婢这是去打水了。不知道主子您今儿醒的这般早,不然早就回来了。”

    芍药说完之后,有些忐忑的看着自家主子,什么都不太敢动。不知道为什么,今儿自家主子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可怕。

    赵雨凝听到芍药的解释之后,抿了抿嘴,也没有太过纠结这件事情,而后便直接说道:“芍药,我还是不放心那件事,总觉得不是很妥当。你去给我打听一下,看护的人有没有人出事的。还有,小郡王那边有什么动静。”

    虽然她不是很相信她的天瑞哥哥会这样对她,但是自从唐怡宁出现之后,自家天瑞哥哥就整个人都变了,现在的天瑞哥哥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天瑞哥哥了,所以她再也不能笃定了。

    只要那个人还没有暴露,那么她暂时就是安全的。但是,这个人却是不能再留了,若是这个人还留着,她便日日不得安宁。

    其实皇上那边没有动静,赵雨凝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唐怡宁不过就是个小郡王妃罢了。但是她的天瑞哥哥和恭亲王府都没有丝毫的动静,就让赵雨凝感到不对劲了。

    而且这样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越来越深了,让赵雨凝坐立难安。赵雨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所以便准备有所动作了。

    这件事虽然是自家主子吩咐的,但是却是芍药去做的,若是那个人被查到了的话,肯定是会牵连到她的。所以,就算是自家主子不说,她自个儿也在担心呢。

    现在听了自家主子这话,二话不说就对着自家主子福身行礼,手掌擦了擦,就转身离开了。

    赵雨凝还以为芍药很快就会回来,想不到芍药这一去,去了好几天才回来。

    “主子,奴婢回来了。”

    芍药有些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在外面好几天虽然没有去太远的地方,但是毕竟也是外头没有回来,身上不是很整洁。但是她这次去还算是有效果的,她带着两则疑似的消息回来了。

    不过芍药可不敢跟自家主子说,这个只是疑似的消息。最近自家主子因为这件事有些阴晴不定,她有点拿捏不好,若是说出来,她会

    怎么样。

    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芍药从一个从不对自家主子隐瞒的人,变成了现在选择性表述了,只是不知道若是有那么一天赵雨凝能够知道这件事的话,会是个什么想法就是了。

    “主子,奴婢这几天在外头打听到。那个在马厩负责照顾马匹的人,也就是那天给马匹给唐怡宁的那个小厮,似乎是早在好几天之前,整个人就失了踪迹。”

    “你的意思是,那人失踪了?”赵雨凝微微紧皱起眉头,这个人若是失踪了,对她而言,就已经不是一个小威胁那么简单了。

    早知道,就应该在事成之后就立马处理掉那个小厮才对。若说旁人怎么样能查到赵雨凝的身上,最大的突破口肯定就是这个小厮了。

    “回主子的话,是的。奴婢为了确认这个消息的准确性,还特地回到猎场附近观察了几日,确实是没有再见到过那个小厮了。到目前而言还不知道,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是一个男人将人带走了。”

    其实这件事是芍药打探出来花了最多的功夫和时间的,毕竟她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

    赵雨凝轻轻的蹙眉,眼神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这个人就像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到时候第一个受伤的就是她自己。

    只是,有什么人会去动一个马厩的小厮呢?难道是......

    “难不成是......他?”

    想到这个可能性,而且还是最大的可能性,让赵雨凝的心脏微微一动,有些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她不是个蠢的,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

    但是让赵雨凝感到激动的,甚至她的这种感觉不是爱情,但是比之更加的纯粹,其实是因为赵雨凝想到了这个可能。

    要知道,若是这件事真的是她的天瑞哥哥做的话,那也就是说,恭亲王府已经调查出来了。这个小厮都已经被揪出来了,不是赵雨凝对芍药没有信心,而是她实在是太过了解芍药了。

    就芍药那点子手段,谢天瑞若是真的查到了,那就肯定能顺藤摸瓜从小厮到芍药,进而找到她。但是,她现在依旧安然无恙,所以是不是说明了什么?

    若不是她猜测的这般的话,既然如此,为什么她的天瑞哥哥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但是却什么都没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如果不是她想的那样,绑走小厮的人不是天瑞哥哥的话,那会是谁?难道这中间还有其他人的参与吗?

    这个时候的赵雨凝若是知道,她所猜想的都太过复杂了。实际上,并不是因为谢天瑞对她还有点什么,主要是谢天瑞想把赵雨凝留给唐怡宁收拾,让唐怡宁出气罢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

    芍药可不知道,她说的这么点东西,自家主子就已经把所有可能性都稍微分析了一下。她只知道,她现在累的,都想直接躺下了,为什么自家主子听完之后就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了什么,而后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