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做低伏小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错,唐怡宁倒是认得很是直接,大大方方的。

    谢天瑞本来就没有纠结于此的意思,见到唐怡宁都已经服软了,自然是没有再多说什么了。而后,两人便随便又多说点其他,之后就起身了。

    这一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又重新融洽起来了,就好像之前发生的矛盾只不过是幻觉罢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唐怡宁还真是怕谢天瑞问起昨儿的事情,对这样的状态,自然是喜闻乐见的。不得不说,唐怡宁现在还真是有点鸵鸟心态了,能够不处理就不想处理。

    但是,这一天,谢天瑞对唐怡宁都十分的狗腿,一会儿问“娘子渴不渴”,一会儿问“娘子累不累”,一会儿问“娘子饿不饿”。忙前忙后的,每个停。

    只是,这样做还真是有点成效的,至少唐怡宁还是挺享受的。感觉今儿自己做了一整天的大爷,使唤起谢天瑞还真是一点都不手软。

    看到谢天瑞那谄媚的样子,唐怡宁数次都忍不住想笑,但最后为了谢天瑞的面子,还是绷住了。

    说白了,就是唐怡宁她还没忘记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这么生气,也没忘记赵雨凝这根刺。只是要是突然就笑场了,这件事不就这样简单的盖过去了么?这可不是唐怡宁想要见到的,她还想要谢天瑞给个说法呢!

    不过谢天瑞的所作所为也不算是毫无回应,唐怡宁的态度到底还是较之前和缓了一些。

    唐怡宁的这些变化,谢天瑞可是有直观的感受的。所以,他还真是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已经翻篇了。

    一旁静静的当木头人的小翠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赶紧趁着谢天瑞去厨房帮自家小姐拿东西的空挡,赶紧把谢天瑞拉到了一旁。

    谢天瑞一时之间没有防备,被小翠拉着踉跄了一下。暗处的暗一,看着眼睛都瞪大了,这个小翠,胆子也太大了吧?这都是谁教出来的啊?就在暗一还以为自家主子马上就要发脾气了。

    没有想到的是,自家主子只是深吸了好几下之后,咬牙切齿的问道:“小翠,你最好真的是有什么事!”

    小翠现在看到谢天瑞的反应,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顿时就慌了:“王、王爷,奴、奴婢不是故意的。”

    谢天瑞真的是要被小翠气了个仰倒,正事就不说,真是恰耽误功夫。于是,谢天瑞甩开小翠的手,打算去厨房。

    “唉......”

    小翠回过神来,就看见人已经走远了,也顾不上其他了,立即提起裙子,而后快步地跟了上去,赶紧快速的说道。

    “王爷,小姐虽然没有说,但其实还是很在意您跟三王妃之间的问题的。奴、奴婢建议王爷您,还是跟小姐解释一番吧?不然的话,徒惹小姐心上,就不大好了。您以为呢?”

    这倒是谢天瑞没有想到的,他稍微顿了顿,想清楚怎么处理之后,便直接说道:“好!本王知道了,你去做你的吧。”说完,

    人便走了。

    讲真,他还真是有不是事情要做呢,自然是要快点才行。

    而后,谢天瑞去完厨房之后,路过厨房后门的位置听到了有几个人的声音很是清晰的从门缝传了出来,听到里面似乎有几个他熟悉的名字,便停下了脚步。

    “你说,外面满城风雨的,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想必小郡王妃应该也知道了吧?”

    “肯定是知道的,我前段时间跟别人说这件事的之后,走出去可是看到小翠姑娘的身影了。想必应该是听到耳里了,那么小郡王妃就应该知道了吧?”

    “啧啧啧,郡王居然看上了三王妃?小郡王妃估计会哭死呢。”

    ......

    谢天瑞也就听了几句话,见那些人还打算继续说的模样,也没有继续听了,直接便拿着过来要拿的东西,然后走了。他已经知道唐怡宁为什么还纠结了,自然就知道了下一步要怎么做了。

    于是谢天瑞回去之后,在唐怡宁的身边晃悠了一下,就准备好好跟她解释清楚了。

    “娘子,emmmm,有些事情你是不是误会了?比如说,市井里头的传闻?”谢天瑞临出口还是怂了,小心翼翼地说道。

    一边说,他真是一边感觉自己混蛋。早知道,就不应该这么多此一举的。弄这么多事情处理啊,还不是一样样的结果,一切回归原点。

    结果,现在误会了,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呢。

    唐怡宁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谢天瑞这说的没头没尾的,眨了眨眼睛。

    “市井的传闻?你说的是什么事?”要知道,这一年到头,市井里头的传闻可是不少的。

    “就是因为有关解药的事,我私下见了赵雨凝几次的事情。”

    “噢,你说的就是这事啊?”

    唐怡宁一边说的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是顿时没了隐隐的笑意,立即就黑了。

    谢天瑞也不在意,左右都是要解释了,若是解释清楚了,自然是没事的,但是要是解释不清楚了,那么就不好说了。他走到榻上的另一边坐下,而后转过身看着唐怡宁,一只手撑在桌子上面,垫着脸。

    “其实,我去见赵雨凝是因为解药,但也不完全是因为解药。”

    “什么意思?”唐怡宁感觉自己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理解能力不太好,她怎么有些搞不明白谢天瑞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解药并不是赵雨凝给的,而是我废了好大工夫,将所有的暗卫都派了出去,才找到的解药。暗卫为了快马加鞭,第一时间将解药送回来,路上都累死了一匹马呢。”

    唐怡宁愣住了:“什么?可是你之前不是说……”

    “那是我骗你的。”这下谢天瑞倒是承认的很是爽快了,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什么?你骗我?你骗我这个有什么意义?”

    唐怡宁听了谢天瑞的话,还真是有股怒火在心中的。要不

    是这件事,她也不会突然感觉自己很是变扭的样子。

    谢天瑞闻言,想到自己想要这样做的初衷,顿时眼睛里面有着不自觉的失落。

    “毒是赵雨凝下的,她用解药要挟我。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找到解药。”

    “我果然猜想的没有错!”果然就是赵雨凝做的。

    唐怡宁对于这个下毒人选是赵雨凝,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的,要知道,她早就已经综合各种情况,可以确定下毒的人就是赵雨凝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赵雨凝做这么多,只是为了要挟谢天瑞而已,她要狭他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找到毒药之后,还要跟她见面?为什么不直接抓起来?她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唐怡宁真是感觉自己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只是谢天瑞并没有正面回答。

    “其实,在你解毒之后,我还是去见赵雨凝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想要试探一下你,看你听见了这样的话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是不是特别坏?居然用公家的东西,做这样的事情。”

    “你......”唐怡宁话才刚刚出口,就被打断了。

    “怡宁,你先别说,让我先把话说完吧。若是这次不说的话,我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勇气说。怡宁,其实我能感觉到你心里面也是有我的,你也是爱我的,但是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表露出来过,哪怕是那么一点呢?”

    “自我们成亲这么久以来了,你处处为我考虑着、精心照顾着我的生活起居,你所作的一切都被我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这一切都让我的心里面,感到很是熨帖。但是,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一切并不是你的全部。

    “我知道的,你还有所保留,你还没有真的将你的心交给我。我是不是很贪心?明明拥有的东西已经很多了,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更多......直到你的一切都变成我的。”

    唐怡宁听了这么些话,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亦或者是说些什么的,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谢天瑞还在说,她便静静的听着了。

    “你知道么?上一次我们冷战,你生气是因为我将赵雨凝在围猎场上,故意买通马厩的小厮给你设下阴谋陷阱,最后导致你受伤的消息给压了下去,一点都不告诉你。但是我必须告诉你,就算是有机会重新来一次,我也还是会这样做的。”

    “你不会知道,在我看来。不管是什么都好,没有什么比你的身体于我而言更重要的了,即使是你的喜怒。毕竟,人活着,才有以后。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是,我知道,你听不进去我说的,所以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意外,我就只能选择瞒着不说。”

    “你是不是忘记了,所有大夫都说了要让你静养。若是,我真的让你知道了,那件事是赵雨凝做的,你还能安心养伤?你就不会感受到心里面不痛快,想着要报复回去?心情对身体的影响,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