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该怎么办?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气微冷,唐怡宁伸手双手哈了口气搓了几下子,嗅了嗅冻红了的鼻头,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那家不寻常的铺子。

    谢天瑞倒是蛮细心地拉起唐怡宁的冻的通红手二话没说就往前走,她的手细白柔软但跟冰块一样生凉,两个人十指紧握的时候,谢天瑞感觉自己握着唐怡宁的那只手从手指尖遍布全身,凉到心窝。

    如果不是他体质好,手掌热度够热,他可不敢保证此刻不会甩开唐怡宁冰冷的小手。

    唐怡宁感觉自己冻的失去直觉的手被谢天瑞紧握着,倒是暖和了很多,转过头又焦急地拉着谢天瑞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难道不去那家不寻常的铺子瞧瞧?”

    以她对谢天瑞的了解,谢天瑞可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莫非是有什么打算?

    果然,谢天瑞边走边解释着:“瞧,怎么不去瞧?眼下有比去那家铺子更重要的事情,到了你就知道了。”

    唐怡宁噘了噘冻的发白的小嘴,略有些不满。他明知道自己是个急性子,还故意吊她胃口,真是有点欠收拾了,对欠收拾。

    她唐怡宁可不是吃素的,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她是无知的青春少女,想到这里她停下脚步,捂着肚子装作十分痛苦的样子道:“哎呦,哎呦,我……我肚子疼。”

    她话音刚落,谢天瑞紧张地俯下身子关心的问道:“肚子疼我们先回客栈吧。”

    听到要回客栈的时候,唐怡宁两只眉毛都快拧成了麻花,她只是想整整他吊自己胃口,只是想知道要去哪里而已,这跟她原本的初衷都背道而驰了,这怎么可以!

    唐怡宁下意识地又从地上站了起来,这转变的速度连谢天瑞都有些吃惊地问道:“你没事吧?”

    “有事,有事,我姨妈来了行动不便。”唐怡宁也觉得自己演技有些穿帮,连忙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了几下子。

    姨妈?谢天瑞四处看了下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各自忙各自的,并没有人靠近他们啊,唐怡宁的姨妈在哪?

    看着谢天瑞像是在找什么,唐怡宁倒是更疑惑了,她都说自己姨妈来了,这个时候谢天瑞的台词应该是要背着她的啊,电视上不都这么演?

    怎么到谢天瑞这里就断片了?这么不懂女人心思?她可不想要一个智商跟自己不在同一频道的男盆友!

    “你姨妈在哪,她行动不方便吗?”谢天瑞扶着唐怡宁满脸懵逼的问。

    如果此刻她面前有棵大树,她想都不会想,立马撞上去来表达自己此刻无语的心态,原来他们沟通是有代沟的,怪不得刚才谢天瑞看起来像是再找什么,原来是再找她姨妈!真是笑死个人了!

    唐怡宁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道:“那个,是我行动不变,我来月事了。”非要她把话说明白了,才能听懂,她也是醉了!

    谢天瑞听到唐怡宁的话,顿时脸红了一片,唐怡宁话一出口,脸上也泛起了红晕,毕竟她是个姑娘家。

    “我背你回客栈,上来。

    ”谢天瑞尴尬地催促着唐怡宁转移了话题,顺势弯下腰。从小到大他可没背过谁,今天他可是做出很大牺牲了。

    唐怡宁的尴尬早就抛到脑后了,她想都没想蹭的一下跳上了谢天瑞的背,能被谢天瑞这么个古代的郡王背着,她面子还蛮大的。

    沉浸在自己的小算盘中她这才想起来正事,变趴在谢天瑞耳边撒着娇道:“不,人家不回客栈,你原本想带我去哪里就背着我去哪就好了。”

    自己被这小丫头片子坑了,唐怡宁在谢天瑞耳边撒娇卖乖的时候,谢天瑞才知道自己是中计了,她这是在埋怨自己没有告诉她要带她去哪里,跟自己耍小性子呢。

    可每次自己都抵不过这温柔的撒娇……也不是,只不过唐怡宁怎么说也是女人。

    但也不能让她在自己面前太猖狂了,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背别人,他可是堂堂恭亲王,幸亏这是在外地,要是回去后在大街上这样背着唐怡宁,真是满城风雨遮不住。

    谢天瑞没有回复唐怡宁,趁着唐怡宁不注意,飞快的提了速度,“哎呦,我说小郡王您这是想要我命嘛?”

    唐怡宁被谢天瑞的措手不及搞得差点后仰过去,双手紧紧攀住了谢天瑞的脖子,谢天瑞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悠闲道:“你的命本来就是本王的,本王需要跟你要吗?”

    谢天瑞这是**裸的占有欲极强的表现,她唐怡宁什么时候说自己是他的了,但自己又被谢天瑞这种天生的王者风范中的霸道劲又深深吸引着,她陷入了无限的瞎想,完全忘了接话。

    谢天瑞感觉到背上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有些担心唐怡宁是不是真的肚子疼昏了过去,又追问:“喂,你是睡着了嘛?”

    “睡着了……。”唐怡宁知道自己的小伎俩被谢天瑞看穿,又不想在谢天瑞面前服软,低喃着。

    睡着了还能回自己的话?谢天瑞真像把唐怡宁从背上揪下来,好好教育一番,但看在她被冻坏了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捉弄自己背她一路这事了,毕竟自己还是满愿意背着她的。

    “睡着了的话,可就吃不到这醉仙楼的叫花鸡了。”两人说话功夫,已经到了目的地,谢天瑞叹了口气,很替唐怡宁惋惜。

    “我醒了,快放我下来。”唐怡宁听到吃的,两只眼睛都发绿光,连忙让谢天瑞放自己下来。

    这酒楼里面人多嘴杂,自己这么被谢天瑞这么背着,难免不会成为大家酒后闲聊的话题,她可不想成为别人的话茬。

    谢天瑞倒是不把这些放欣赏,背着她径直地上了酒店二楼,店主从二人穿着来判断他俩人必定是个金主,热情地给他们边倒茶边推荐特色菜。

    唐怡宁听着菜单越来越饿,谢天瑞倒是不紧不慢听店主唠叨完菜单,特色菜全部都要了,店主乐呵的快要蹦起来。

    “我听说这巷子最东面有家铺子很不一样,别的铺子都是开门做生意,可这家铺子却很怕人去。”谢天瑞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喝着茶闲散的问道。

    主看着闪闪发光的银子,瞬间秒懂了谢天瑞的意思,四处看了看小声附在谢天瑞耳边道:“客官是从外地来的吧?那家铺子我劝您还是少去。”

    虽然店主说话声音很小,但唐怡宁靠着谢天瑞坐着,也是听到了,她很自然反问店主:“莫非铺子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店主很识趣地看了眼谢天瑞,毕竟给银子的是谢天瑞,他要不要说还下去,全凭着谢天瑞一句话,谢天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店主咽了口唾沫 道:“那家铺子做的可是帮盗墓贼销赃的生意,我这么说您二位明白了吧?”

    “怪不得怕人,铺子开了需要经营啊,不让人去,他们怎么谋生?”唐怡宁继续追问。

    “盗墓贼把东西卖给他们,他们在将东西卖给同行赚取差价。”店家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谢天瑞看的出来,他们也只能知道这些了。

    “一般谁会去他们那里交易?”唐怡宁倒是穷追不舍,一连串跑出了三四个问题。

    店主礼貌的笑了笑不愿意在多透露什么消息,唐怡宁从自己口袋里也掏出一锭银子,店主轻轻摆了摆手。

    谢天瑞早就知道是这结果,示意店主拿银子赶快上菜,店主屁颠屁颠的吆喝着小二好水好酒伺候着。

    “客观,您的热姜汤来了,请慢用。”店小二端上姜汤,谢天瑞示意他放在唐怡宁身边。

    “喝了它暖暖身子。”谢天瑞温柔地叮嘱着唐怡宁。

    唐怡宁的脸瞬间变得跟熟了的樱桃似得一片绯红,谢天瑞倒是蛮细心的,知道自己又冷又饿,带自己来吃大餐,自己骗他说姨妈来,还特意叮嘱小二熬姜汤给自己,只是自己刚才是找了个借口骗他背自己,她有点承受不起这份关心。

    她笑嘻嘻的喝完,两个人酒足饭饱之后,唐怡宁回客栈换了身男人的衣服,贴了个满脸腮胡,谢天瑞打扮的年纪稍微年长一些,两个人又进了那家客栈。

    “店家,这些饰品可是经由你手?”谢天瑞凶神恶煞地将那些饰品仍在了桌子上,唐怡宁摸了摸满脸腮胡添油加醋道:“是不是?”

    以她对这种店铺的了解,背后要是没有势力支撑肯定是不行,要是不给他来点硬的,怕是探不出什么口风。

    店家完全忽视他们的存在,低头扒拉着手里的算盘,谢天瑞一把长剑抵在了店家脖子上,试探性地轻轻划了一道很轻的口子,鲜血慢慢溢出来。

    唐怡宁也被谢天瑞果断地手段惊呆了,她连忙从背后拉扯了几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玩的太过了。

    “大,大侠饶命,这些首饰确实不是我收的货啊。”店家吓地直打哆嗦,他从来没见过气场这么强势的人,他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脑袋搬家。

    人都给逼这份上,谢天瑞看着店家也不想说谎的样子,将剑收了起来,店家惊魂未定地瘫软在地上。

    “既然不是从他这里出去的,那线索就断了,这该怎么办?”唐怡宁也相信店家的话,悄悄问谢天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