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僵持不下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旁地恭亲王妃很是欣慰,她一直都以为从前的谢天瑞是那么的纨绔的不可一世,现在居然可以沉稳到和他们一同坐下来商讨大事,不禁有些感慨。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娶了唐怡宁这样一位贤惠的妻子。

    从唐怡宁刚进府,她原本还担心这样性子刚烈好强的女子能不能服侍好天瑞,毕竟在她心里原本是打算娶一位性格温婉的女子为儿媳的,就比如赵雨凝。

    而她一开始原本是相中的,也是赵雨凝,又正好跟天瑞是青梅竹马,这样一来感情更好加深一些。

    再加上赵雨凝此人乖顺,又十分懂得她喜好。所以,她先前其实是十分希望天瑞和赵雨凝在一起的,只可惜她没有想到赵雨凝此人的真面目竟然是如此丑恶不堪。

    只是后来谁都未曾料想到结局,罢了罢了,既然那些事情都已然过去,不如珍惜当下。

    此时已是酉时三刻。

    侍女用细签挑亮灯丝,整个殿室就明亮了起来,映照着四人的面庞,皆是不同于几个时辰以前凝重,很是柔和宁静。

    几个时辰以前,他们还在想如何将对付皇后一事而面色凝重,如今统一了口径,便是他们恭亲王府的反击了。

    恭亲王明面上来对付皇后一族,谢天瑞则暗中与大皇子接洽,而唐怡宁和恭亲王妃在京城贵妇小姐和宫中妃嫔之间用钱买好处。

    唐怡宁借着太后的名义去收买这些一心想着出头的后宫妃嫔们,一时之间竟然是收买了不少。

    一开始唐怡宁对这件事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这些后妃们每一个都不是缺钱缺宝物的主儿,那都是日日山珍海味堆着吃的贵人,怎么会瞧得起她用来收买人心的东西?

    可她后来知道自己错了,那些人,根本就是一开始便对皇后颇有微词的,再加上看在太后的面子上,并不是因为她的收买才愿意倒戈他们的旗下。

    恭亲王妃人缘一直都很不错,再加上为人义气爽朗,在这京城中也可谓是广有人脉,那些名伶贵妇们也认识不少。在恭亲王妃的一番游说之下,而后这几年皇后的所作所为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一时之间,他们也都纷纷忠于恭亲王妃。

    就这样,在唐怡宁和谢天瑞的有一操控之下,再加上众人默许的态度,独木难支,一时间市井中关于皇后的那些事也算是传的越来越广。

    市井中传出了传言,与市井不过就是一墙之隔的皇宫,自然也是跟着鹤啾雀起。

    唐怡宁再怎么说也是有过与旁人不同经历的人,阅历也是不同的,看过不少那些后宫争宠的桥段和戏码,更加因为她的职业,了解了不少的历史,对这方面不说得心应手,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

    她知道现在他们所作的一切,就如同那些后宫妃嫔们图着靠太后博取圣上宠爱一般,的确是宫斗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虽然这种行为并不光彩,可是他们也是逼不得已,若他们再不聚拢人心,想必就被皇后捷足先登了。毕竟皇后有着他们所没有的优势,他们若是不这样做,想要扳倒皇后,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到时候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还不一定能做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不说,一不小心也是有可能鸡飞蛋打的。左右,都有可能是同一个结局,何不干脆一点呢。

    一但优柔寡断,到时候,他们恭亲王府的灭顶之灾,也来的更快了。

    当今圣上对皇后还是颇有几分真情,若想要从皇上这里对皇后下手的话,没有铁一般的证据,岂止只是难上加难,简直就是不可能。所以唐怡宁并不急于从皇上这一块先下手,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

    从后宫之中的四妃先入手!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后宫之中,会有纯粹的友谊?呵呵,别笑掉众人的大牙好么。

    遑论这四妃之中个个家族势力皆是这京城中有名的,只要收买了他们,就必然收买了一大批势力,而这都能成为他们恭亲王府背后的靠山。

    唐怡宁知晓她们四人与皇后都是表面上和气,实际上内心里纷纷觉得皇后恶毒,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又或者,其实只是因为皇后挡住了她们前面的路罢了,毕竟,那个位置就那么一个,想要坐到那个位置上的人,却实在是太多了一些。

    当然,其他也是不能漏掉的。毕竟,四妃是重要,但是其他人也是不容小觑的。团结起来了,那个力量不是一般可以言语的。

    “哎呦,不要说本宫这些小的,就连太后也不放在眼里呢!她还真以为她是什么人不成?再怎么,也越不过太后娘娘和皇上去。整个后宫里,早有好多人不服她了。”

    “就是就是,之前妹妹的例银也是被皇后随便找了由头就给克扣了,还有上个月皇上说好赏赐给妹妹我的一对西域上贡的玉璧,也给克扣了。妹妹我还在奇怪,皇上那可是一言九鼎的九五至尊,既然已经说了,自然不会反悔才是,怎么就迟迟没有赏赐下了呢?结果,昨日妹妹我去请皇后安的时候,竟是在皇后的桌案上见着了!也不知,那皇后是在皇上的耳边说了什么花言巧语,就这般让圣上改变了主意……”

    “谁说不是呢!”

    ......

    在场的几名婕妤和一些地位不算太高的嫔们窃窃私语着,还有一些直接说出了皇后这些年对她们的所作所为。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唐怡宁都仔细听着,而后记着,却不发表任何的言论。只不过,这一桩桩一件件,皆是表露出后宫之中的人对皇后的愤懑与不满。

    “皇后登位不过数载,你们跟她之间就积怨如此深厚了吗?”唐怡宁不解的问道,很显然,她是想要趁着这样的机会,正好可以搞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到时候在皇上面

    前对簿,也算是有个对方的把柄。

    “是啊是啊,郡王妃你嫁给小郡王的时间不长,可能有所不知。当初,本宫是新入宫的答应,自然是人微言轻,皇后仗着自己是新晋皇后,那些日子竟然给臣妾安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来克扣臣妾例银。后来,要不是有个姐姐好心相助,本宫只怕是那年冬日里的煤炭也会被皇后克扣好多,到时候能不能活下来,都不好说。当年又碍于皇后此人实在是睚眦必报,不好告知皇上……唉......”

    这一番话,似乎意犹未尽,但是听这一番话,唐怡宁忽然就明白了,看来这个皇后当的可不是一般的不称职呢。

    说好的雨露均沾呢?说好的不独宠呢?啧啧啧!双标就是这样的吧?

    就这样,唐怡宁通过各种方式,让除了这些位分低微的官女子答应常在,位分稍高一些的贵人嫔和婕妤大都投诚到她的阵营里面了。

    若是还有的话,那剩下的,就是四妃了。

    “贤良淑德四妃,虽然表面上与皇后相处和睦的,可她们四人早就与皇后貌神离合了。皇后在这后宫之中的所做所为,她们早就看不下去了,再加上,皇后在不断的蚕食着她们的势力范围,危急了她们的利益。若是郡王妃此番能够确保推翻皇后,想必她们也能够联合世家力量和皇后分庭抗礼,到时候再加上京城百姓与我们后宫嫔妃助你们恭亲王府一臂之力,想必一定能推翻皇后!”一不起眼的宫妃建议道。

    一报还一报,也该,是这位皇后娘娘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唐怡宁暗暗将众人的建议都收集了起来,觉得有用的就留下,而后没有用的就直接不要了。之后,更是将这件事跟稍稍跟自家母妃商量了一番。

    只是恭亲王府的动作,皇后那边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而且还没有任何的应对动作,坐以待毙呢?自然是做出了相应的反击的。

    但是,就算恭亲王府做了那么多,与皇后的根基相比,大概可能就是堪堪持平而已。毕竟,皇后的根基,不是这样稍微的动作一番,就能够撼动的。

    所以,一时之间皇后和恭亲王府双方的势力陷入了僵持,事情久久没有进展,恭亲王府最近才开始收集证据搬倒皇后,后发力力气不足。而皇后这么多年,能将事情瞒得滴水不漏,一直到现在才走漏风声,也说明她的手段十分的高明,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两方僵持,互不相让。

    不过皇后在皇宫中掌权已久,母族和赵家在前朝也能提供帮助,一时之间倒是不必太过着急。

    为了不浪费时间和精力做一些无用功,在事情进展缓慢的现状下,唐怡宁果断和自家母妃仔细商议了一番,之后将这件事情先放了放,转移人力物力到别的地方了。毕竟,最近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唐怡宁上心好好做好。这件事若是做的好,势必能够推动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