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逆鳞
作者:朗月棉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唐怡宁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这是她刻意做出来的样子。她要给任黎一种十分威严的感觉,看看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怯弱退步。

    “我想要请求见小郡王妃,是因为我与小菊姑娘一见钟情,我想要向您赎回她的卖身契,然后将她迎娶进门做我的娘子。”

    这话说的十分的有意思,唐怡宁点了点桌面。“是你们两个一见钟情呀,还是你对我们小菊一见钟情?”

    “是我说错话了,我对小菊姑娘一见钟情。”

    任黎改口改的很快,他说的十分的诚恳,跪在了地上。“我确实是十分喜欢小菊姑娘,并且真心实意的想将她娶回家,好好的对待她,不能付出任何的代价,换回她的卖身契都可以,只要您提,我一定会做到。”

    唐怡宁想了想,十分自然,但又无可反驳的开口了。“你家里的一些情况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只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妹妹人口十分简单,我相信小菊嫁过去之后,不会受什么委屈,但是小菊跟在我身边,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吓人,而是当成我的一个妹妹。”

    “我对她很好,也没有让她干过粗活,累活最多也就是担些点心,最累的事情,也就是掌管这家店铺。”

    “我自认为给她的生活已经是很好了,那么你能给她什么?”

    任黎听了这话没有一丝的退缩,他十分理智的分析了自己的情况。“我家境不是很好,但是这一次考试中我的名字还不错,已经下发了手令,让我到澧县去上任当县令。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上任之前和小菊姑娘成亲,然后将她带到地方上任。”

    “也许我现在不能给她提供特别优越的生活,但是我相信一切会往上走,绝不会倒退。”

    “我想让您给我一个机会。”

    唐怡宁犹豫了很久,准备说话的时候,小菊却出现了。“你回去吧,我不会跟你走的,小姐在哪我就在那,小姐在京城,我这辈子都只会在京城,就算是死也只会死在这里,我不会跟你去外地。”

    小菊这话说得十分铿锵有力,让任黎愣住了,唐怡宁也愣住了。

    唐怡宁看了看任黎。“小菊,你怎么出来了。”

    “小姐,您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我刚刚说的很清楚了。”小菊也许确实对任黎有一点点的行动,但是一旦触及到了唐怡宁,那么她的态度就会变得十分的坚定。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唐怡宁都还没来得及开口,任黎要接着说话了。“既然如此,我会赶紧找人活动一下,有关于地方调令的事情,我可以以我的母亲身体不适为由,拒绝赴任。男人出头的方式很多,并不只有这一种,我会找到其他证明我自己能力的地方,今天的话还是没有变,但是我会等我将这一切事情处理好,并且找到一条新的出头之路的时候,再来找小菊姑娘。”

    任黎说完这番话就自顾自的离开了,唐怡宁眨眨眼睛一脸茫然

    ,根本就没弄清楚这事情怎么变化的这么快,半晌回过神来之后,她抓着小菊的袖子摇了摇。

    “你这傻姑娘说刚刚说的话那么快干嘛,我都还没做决定呢,你就做出决定了。”

    “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离开小姐的。”所以说啊,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仆人,这从小翠到小菊再到唐怡宁,整个这个倔脾气是一脉相承。

    唐怡宁颇有些头疼,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了。反正这个事情任黎都说了,交给他自己解决,现在两个人就是有缘无分的样子,有没有缘分就看以后,有没有出现有新人了。

    “反正你也这么大个人了,我呀就不再讨论插手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反正你随着自己的本心走,他若是欺负了你了,你要告诉我;或者是哪天你自己心意有变化了也都告诉我,不要瞒在心里藏起来,知道吗?”

    小菊最后还是答应了,她也许有一点动心,但必须是在不触及唐怡宁的利益下。她很快就将这件事情忘掉,即使心中有一些失落。

    不过紫禁阁里事情繁多,但是能很快的转移注意力。

    正如那一天恭亲王妃所说,她每一日用膳,只要唐怡宁在府上,就一定要来找唐怡宁一起督促她。不管唐怡宁怎么拒绝,她都是如此。

    在这样甜蜜而又痛苦的生活下,唐怡宁不负众望的长胖了。

    摸着肚子上的肉,唐怡宁有一些悲伤。小翠正在服侍她更衣,将腰放宽了两指。“小姐腰好像长了点肉。”

    唐怡宁顿时黑了脸,长胖就已经让人很难受了,干什么还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没有长肉,这身衣服穿的太厚了。”

    小翠不知道这是唐怡宁最后的挣扎,反而还10分认真的检查了一下。“没有啊,因为现在天气炎热,给小姐做衣服的料子都是用的最薄的了。”

    “小翠!我看你这丫头越发的多嘴了,你小心我罚你一天不许说话。”唐怡宁恼羞成怒,只恨不得扑上去住小翠的嘴,再不许她说话。

    小翠这才反应过来唐怡宁是说笑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长胖了,于是她又出声安慰。“没事儿的,小姐,你孩子能吃是福,您这是富态,不是胖。”

    唐怡宁几乎都抓狂了。“你不许再说话了,再说话我要让你给气死了。”

    小翠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但是不一会儿她又忍不住开口。“小姐,前几天小菊姐送来了一只步摇,是你让打造的。我给您放在梳妆台上,您看见了吗?”

    “我看见了早就看见了,你把那只蝴蝶步摇放在最显眼的地方,我怎么可能看不见?”唐怡宁前几天不是帮着处理小菊的终身大事,事后又交给小菊办一件事儿。

    给了她一张图纸,让她按照图纸把上面的蝴蝶步摇做出来送回府上。

    小翠这丫头呢,就是无时无刻好奇心都重着。她问唐怡宁。“小姐,那只蝴蝶步摇您打来,

    是要送人吗?”

    那支步摇小翠打开看过。

    通身银制,中间用了绿色的翡翠。而那只翩翩欲飞的蝴蝶整个都是用红色的玛瑙雕刻出来,然后镶嵌上去的。

    相当的美,美极了,美得让小翠都有一些爱不释手。

    唐怡宁点了点头,那确实是她打来送人的,送给林嫣然嫣然婚事将近,她总得送一些礼物。“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我们就出门,去林府。”

    因为刚刚不停的说话,所以小翠手上的动作放缓了几分。听见唐怡宁催促,她动作麻溜的将唐怡宁的头发输梳好发髻,然后插上一只钗子。

    唐怡宁看了一下,把那只钗子给取了下来,换上了另外一只珍珠的步摇。“小姐你换掉做什么呀?那只钗子不是挺好看的吗?”

    “好看是好看,可问题就是太好看了。”

    送给林彦嫣然的那支步摇也是自己精心设计的,但是终究还是比不上自己给自己的这一只。若是你头上带着一支比送出去的礼物更加好看的步摇,人家心里会怎么想?

    到时候送礼不成反倒让人心生隔阂,以为你是送一些低等的残次品给人家。

    不过这一些话没有必要掰开了,嚼碎了说给小翠听。在铜镜里面看了看确定仪容十分得体之后,唐怡宁站起来。“走吧。”

    到了林嫣然房间的时候,唐怡宁没有想到连莺也在。连莺正吃着糕点,那一些糕点粉都粘在了嘴巴边,林嫣然无奈的用手帕给她擦去。

    “没想到一过来就看见你们姐妹情深的模样,到真是让我好生嫉妒了。”这话也就是玩笑话,三人谁也不会当真,唐怡宁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

    “哟,你这是已经在缝制婚服啦。”唐怡宁坐稳了之后才看见桌子上十分的凌乱,上面摆了一些针线,还有一件正在缝制的嫁服。

    林嫣然听了这话,有些羞红了面孔,也有一些无奈。“还不是这时间太紧张了,事先也没有准备,匆匆忙忙的就要成亲,我只得连夜赶制这套婚服。之前倒是已经出来了一套,可惜在落线的时候错了一针,我实在是无法忍受瑕疵就给扔了。”

    而且,林嫣然这种性格若是放在现代,应该就是极度追求完美的处女座,她平日里一副字,在旁人眼里写得再好,只要发现了一点点瑕疵,一点不如意,就一定会扔掉。

    前些日子她犯了错,林夫人罚她抄写佛经。本来这也就是走个过场,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谁知道林嫣然不止,认认真真的抄了,而且还因为抄完了之后自己觉得不满意,撕毁了又重新抄了一份,到最后一共是抄写了四份才算完。

    只把林夫人也弄得十分的无奈,她怎么就教出了这样一个死脑筋的女儿。

    唐怡宁的手轻轻的在这套婚服上摸索着,针线十分的密集,凑近了看也找不到一点毛病。每一针每一线的距离都是相等的,也不曾出现过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