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十二章 扶桑浪人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傲几个无奈之下,只有乖乖的待在龙域。而最为开心的,恐怕要数黑古拉了,每天吓吓小鸟,骚扰骚扰其他的龙族,反正在这个龙域里,他就像皇帝一般,谁都不敢向他动手。

  一头翼龙大头朝下猛的向计无量身旁不远处落下。计无量觉得头顶怎么有一丝异样,往上一瞧,吓得魂飞天外,赶忙闪到一边,那翼龙却在离地八九米处猛的张开羽翼,绕了个弧停在计无量身前的不远处,翼龙的脖子上,毫不奇怪的骑着人面龙心正哈哈大笑嚣张之极的黑古拉。

  计无量咬着牙齿走上前去想扭着黑古拉的耳朵将他扯下翼龙的脖子,不料黑古拉却先行一步,翼龙腾空而起,飞向远处的密林上空,只留下对着黑古拉大声诅咒的计无量和一串爽朗的笑声。

  风傲、荣华、云霞三人站在他们当初登上岛的海岸边,郁闷不已的看着海面上形单影只的一艘小船—计无量的。只有脸上那偶尔会跳动一下的肌肉,告诉别人这三人还是活人。

  “我们的,船呢?”风傲仿佛看杀父仇人般的看着眼前的大海,虽然他老爹风扬还没有死。

  云霞摆摆手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荣华小心的说道:“可能被鲸鱼给吃掉了。”他们最近几天在计无量那里听到了好多关于海的事情,也学到不少的经验,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多的潜规则。估计如果再出去,便不会随随便便被人误会了。这鲸鱼,便是从计无量那里听来的,据说有几十几米的身高,翻翻身子就可以卷翻一条船,海上的人最怕的就是遇上它了。

  风傲一把扯过荣华胸前的衣服就要往海里扯:“你去给我找头鲸鱼吃吃那条船试试。”风傲怒发冲冠的对着那仅剩的一条船吼道:“这沙滩最深不过二米,那鲸鱼上得来么?它既然上来了,为什么只吃了一条?”

  荣华紧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云霞轻轻出声,道:“我们不如去找计,不,言大哥吧,他见多识广,想来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回到计无量那里的时候,计无量正一边翻动着黑古拉捉来的小动物,其实也不是黑古拉捉来的,是他从别的食肉龙嘴里抢来的,一边对着黑古拉破口大骂。看到风傲几人来了,也许有什么顾忌吧,悻悻的住了口,只是铁青着脸,死死的盯着篝火上的烤肉,仿佛在烤着黑古拉一般。

  风傲荣华见计无量破口大骂,本来莫名的有气,可不是么,黑古拉可是跟风傲荣华结拜过了,从此便是兄弟,你骂他不是骂我们么?但想计无量并不是什么无事生非的人,便知道定是黑古拉有什么地方惹到了计无量。

  黑古拉一见风傲来了,便急急的跑上去恶人先告状:“大哥,你看,言大哥他欺负我,你看,他都骂了我这么久了,我可一直都听你的话,不和他顶嘴的,要不然,”黑古拉一拳打碎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哼,他就像这块石头一样了,不行,你要揍他一顿给我出气。”

  这是什么人呀!恶人先告状也就罢了,不敢打自己居然还厚着脸皮说不想打自己,最可气的是还怂恿别人下手,简直是  ??

  计无量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不来,憋得满脸通红,可转念一想,他使的这些,不都是自己教他的么?当时告诉他在起了争执的时候,特别是自己理亏的时候,最好就是恶人先告状,抓住别人的一点问题小题大做,把水彻底搅混,让别人扯不清楚其中的关系等等,这不,黑古拉这就现学现用了。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现世报呀!”计无量心里流着泪哀嚎道。

  “大哥,你看,言大哥他脸都红了哎!是不是刚刚骂得太厉害,上火了,可上火也不是这样上的呀?要不要把他扔到河里去消消火呀?我可是很有爱心的,以德报怨哦。”

  “扑”的一声,计无量一口气没喘上来,吐出一口鲜血,猴屁股一般的脸迅速的回复了原状。努力的装出一副我不在意的笑容,又翻了翻快要烤焦的烤肉道:“没事,刚才只是一时气血循环不畅,没关系的,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听到他的话,黑古拉小声的嘀咕着:“嗯?不是说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你刚刚骂我骂的那么厉害,现在吐血恐怕就是你的报应吧?只是  ??太便宜你了,我本来想打断你几根肋骨的。”

  风傲三人全当作没听到,计无量差点又背过气去,他只得一言不发,死命的翻着烤肉。刚才那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是他教黑古拉的。

  几人正吃着,突然从海平面上开来一艘船。是正宗的清风帝国商船,那商船帆上,一个“¥”图案令远隔几里的几人看得清清楚楚。

  计无量看到那船后道:“看来,我们得救了。”

  几人一同跑到沙滩上,对着大船兴奋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呼叫,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之情。风傲一把抱住了云霞,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气得云霞又是一巴掌打在风傲左脸上。风傲却不理会,又抱着荣华、黑古拉又叫又跳的。

  “黑古拉,过去看看,看看船上都是些什么人?”过了一会儿,计无量突然静了下来,冷静的道。

  “人,救我们的人,还能是什么人?”黑古拉一脸不服气的道。

  “商船一般都是直往扶桑、出云、百济等岛国去的,看那艘船的航向似乎正是这座岛,所谓反常既为妖,当然有必要去看看都是些什么人?若是正经商船还好,若是海盗将船劫了,我们这样贸然现身,除了将他们引过来杀我们灭口外,没有任何好处。”计无量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尽管不耐烦,可还是给他们讲了一下。

  “海盗?”四人都明显的愣了一下,显然他们都没有听过海盗这个词儿。

  “海盗,也称倭寇。就是海上的强盗,他们一般在海上出没,抢掠海路往来的商船,一般抢了之后,都是鸡犬不留,全部杀死,三十年前,倭患最为倡厥,朝廷大为震怒,派大将戚守正在温州城大兴海军,历五年征战,才将倭患清除。但倭患却是清之不净的,而其中最为凶狠的,便是扶桑浪人,希望我们碰上的不是他们吧!”计无量一脸凝重的对他们道。

  “三弟,你去看看。”风傲听后,半信半疑,本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原则,便让他去看看。

  “看清楚他们的样子还有衣着。”计无量嘱咐道。

  “嗯。”正准备跨上翼龙脖子的黑古拉听到后,重重的点点头。

  “我们不会那么点背,刚好碰上他们吧?”风傲看着视里那头翼龙越来越小,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的考虑有多坏,他就会变多坏。”计无量面无表情。

  听到这话,风傲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荣华苦笑一声,没有说什么。离家出走当晚荣华说可能没地方住,结果真的没地方住了,在柴房睡了一宿。上了船后咒船主遇上风暴,结果船也沉了,人也死了。现在被困在这么个鬼地方,本来要再等好几个月的,现在可算是来了个救命船,自己可不愿意说些不吉利的话触风傲的霉头了。

  过了一会儿,黑古拉骑着翼龙回来了。在离地还有十几米高的地方便踩着翼龙的脖子跳了下来,轻盈的仿佛没有重量一般。

  “那些人穿着和我们一样的衣服,大部分人带着连鞘大刀,刀不离左手的。”

  风傲赏了计无量一个白眼:“什么海盗?危言耸听。分明是我清风帝国最正统的护卫呀!”说罢,又拥抱着黑古拉又跳又叫的道:“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云霞也露出高兴的神色,仿佛回家已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只是,事情往往不会像想象的那样简单,当大船靠岩,船上下来几个人拿着大刀下来风傲几人正准备迎上去攀谈的时候,那几个人发出“八嘎亚路!”的吼叫声,拔出刀子就向风傲几人砍去。

  “他们是扶桑浪人,快跑!”情急之下,计无量连忙叫道,招呼几个快点逃跑。

  风傲等人正在想不过几个人而已,用得头跑么?却被计无量拉住了,只得跟他一路往密林深处跑去。

  “黑古拉,你快去找那些翼龙去,让它们干掉船上的敌人。我们继续跑,风傲荣华,你们对付那七个浪人有没有问题?”计无量一边喘着气跑,一边对他们说道。

  “够呛,不过可以试试。三弟,快去让你那些翼龙小弟进攻船上的浪人,记住,无论如何船不能开走。”风傲也对黑古拉说道。

  “我,我,我跑不动了。”云霞毕竟是个女孩子家,跑得不快,渐渐的落在了后面。

  “我来背你。”风傲看到后拉过她的手,将她放到身后背着她跑了起来,只是这样一来,风傲的速度明显的慢了,几个浪人跟他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黑古拉道:“大哥,先解决这几个吧。”

  “不行,要再往里面一点,在这里解决他们,他们的叫声只要一传到船上人的耳朵里,他们就会立刻起航,不会管这里的事了。”计无量立即应道。

  又跑了一阵子,就在浪人的刀尖快要够着云霞尊贵的臀部的时候,随着计无量一声大吼“动手!”荣华和黑古拉一个转身扑向了距风傲最近的两个浪人。而风傲也跟着计无量往前跑了几步,将云霞放到地上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看着几人的打斗。

  荣华毕竟是跟着风傲练了近十年的武艺,片刻之间,敌人竟近不得身,浪人使不惯清风帝国的长刀,他们惯用的是细长尖刀。但荣华也因为从未想过杀他们,也处处留情,仅仅是用剑刺伤他们而已,敌人往往是跌倒在地上,但一转眼爬起来又是恶汉一条。

  而黑古拉则简单多了,浪人的长刀根本破不开黑古拉的防御,仅仅是划破了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白印子而已,而黑古拉,则是用这几个人当练功的靶子,不断的提高着自己的实战经验。不时的发出嘲讽的笑声。

  那几名浪人则是越打越心惊,一个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兵刃就堪堪贴在那人的衣服边上划了过去,但就是砍不到他,若非他留情,恐怕这三人早已横尸地上了。另一个就更可怕了,虽然一身武艺不怎么样,好像刚学会不久,不能熟练运用。但他的防御太变态了些。用尽了全力的一击虽然未被躲开,但也只是给他的身体上留下一道白印子而已。

  就在黑古拉身上的衣服快要变得和乞丐装有的一比的时候,黑古拉似是玩够了,这才正经对敌起来,轻轻的一错身,反手猛的一拳打在扑面而来的一个浪人脸上,随着“砰”的一声,那浪人的脑袋直接被一拳打掉了,飞到半空中翻了几圈才像一个皮球一样掉到了地上。无头的尸体喷出一股二三米的血泉,纷纷扬扬的鲜血化成漫天的血花落在几人身上。

  风傲愣了,荣华也愣了,做为风扬的的儿子,他们很早时便已在京城闹市上看到有犯人被砍掉脑袋了,当时只是远远的在一边看着,听着旁人诉说犯人犯了什么错,如何的十恶不赧,于是刽子手一刀下去,人头落地,他们只觉得大快人心,甚至为之叫好不已。

  可这次却是近距离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黑古拉的手里,那翻滚的人头,喷洒的血泉,让他们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只觉得人竟是如此的脆弱,当初横行京城的那种自傲,打人时候的那种自得,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悸动,只是无力。

  那几名浪人更是不堪,在看到那人的头被黑古拉一拳打飞的时候,吓得浑身发抖,甚至连手里的长刀都掉到了地上。牙齿胡乱的打着颤,发出“咯咯”的响声。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他们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竟不畏刀剑,浑身上下刀枪不入。

  只有一名浪人死死的握住手中的长刀,不知道吼了一声什么东西,然后举刀猛然刺向自己的小腹,这一变故事发突然,几人都措手不及的愣在那里,只看到一把长刀将那人刺了个对穿,那人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狰狞可怖,随后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不动了,只有一滩鲜血,静静的流淌着。

  云霞本是捂着眼睛的,听到没有打斗声后便睁开了眼睛,待看到那浪人将刀刺进腹部的时候,又是“啊!”的一声,彻底的晕了过去,被等候已久的风傲笑眯眯的接住抱到一旁歇着去了。

  那剩下的几名浪人见已有一人剖腹自杀,顿时凶光大盛,劈过来的长刀凌厉许多,荣华粹不及防之下竟被他们在身上划了几道口子,鲜血顿时留了下来,那几名浪人见到荣华流的血,仿佛吃了兴奋剂一般,更加凶悍了几分,只有黑古拉一如从前般从容,举手投足间都有人重伤。形势已不利于浪人一方,于是他们更加毫无顾忌,拼死一战。

  不消片刻时间,几名浪人业已全部伏诛,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冲击着几人的神经,计无量冷静的发话了:“黑古拉,你去带些翼龙去围住那艘大船,干掉上面的人,记住,千万不要让船走了。等你将船上的坏人全部干掉之后,再回到这里来,我们就可以回清风了。”

  风傲和荣华相互古怪的望了一眼,建议道:“言大哥,这样是不是有点太狠毒了,他们跟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坐他们的船回清风就是了,犯不着对他们喊打喊杀的吧!”

  荣华也附和着点点头,云霞已经晕了过去,还未醒过来,自然没人征求她的意见。黑古拉跃跃欲试,举双手赞成将那些坏人干掉。

  “老实告诉我,你杀人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风傲严肃的问黑古拉道。

  “噢?没想什么呀!就是他们想要杀我们,所以我才要杀他们嘛,我不杀他们,让他们杀我不成?”黑古拉露出奇怪的神色,眨着眼睛问风傲。

  风傲沉默了一会,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乱杀人,知道么?”这才一会,就已经杀了七个人,看他那毫不在意的样子就知道他不知道什么叫“杀人偿命”。天知道以后回到清风帝国后会闹成什么样子,可是,他是龙呀,你能用管人的法律去管龙么?起码,连皇帝可都自称真龙的。没计奈何之下,风傲也只好先好生嘱咐一番。

  “怕什么,有人打我,我揍他。有人杀我,我杀他。他一人杀我,我就杀他一人。他一家杀我,我就杀他一家。杀到没有人敢杀我为止。”黑古拉眉毛一挑,大咧咧的道。

  风傲荣华的冷汗马上就落了下来,隐隐觉得带黑古拉回清风帝国是个错误的决定,干脆,抢下船后就先回去算了。至于黑古拉,他是龙,还是待在龙域当皇帝比较适合他。

  计无量也是满脑袋想杀人的念头,教了他这么多天,好的没有学到,坏的倒学一大堆,看着黑古拉那得意的笑容,差点没扑上去掐死他,想想还要靠他去夺船,只得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黑古拉。

  风傲却是苦笑了一下,道:“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等我们回到临渊城,我请你吃遍京城,到时候,谁敢惹我们,就揍到他不敢惹为止。谁不服我们,就揍到他服为止。”说罢,重重的拍了拍黑古拉的肩膀。

  计无量无力的拍拍额头,这都叫什么事呀!本来黑古拉纯洁的仿佛孩子一般,什么都不懂。就像一张白纸一般,想在上面画什么就画什么。可被风傲这么一教,计无量仿佛看到了黑古拉在清风帝国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的情景了。

  “神呀!请倾听我的祈祷,降下雷霆劈死风傲这个该死的家伙吧!”计无量心中默默的祈祷:“不然,这世上最后一条神龙就会沦为一个无赖,一个流氓了!”

  仿佛听到了计无量的祈祷,天际边隐隐有惊雷闪过,片刻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