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十四章 儿媳?公主?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傲刚退回甲板上,便见到王晋与计无量两人攀谈着走上甲板,王晋自那日见到浪人的尸体后,对几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令风傲荣华都一时反应不过来,虽说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但也不用早晚请安,鞍前马后的伺候吧?

  王晋见风傲在甲板上,笑道:“老弟,你的兄弟还在船上,不用急着赶回家见老婆吧?小心你兄弟说你有异性,没人性呦!”

  风傲也哑然失笑道:“王大哥说笑了,在下年纪尚幼,家中并无妻室。”

  “哦,那正好,我家里的两个小妮子也正是年方二八,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呀?”

  “呃,这个,我还小,这种事情暂时不考虑,嘿嘿,不考虑。”头一次见到有人主动作媒,风傲也难得的脸红了一次,不好意思的道。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王晋见荣华几人也自船舱里出来了,回头对风傲道:“小老弟,京城里,好歹我也是说得上话的人。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老弟是自己人,我不会看着不管的。”

  风傲也拱手为礼道:“一定,一定。”

  王晋又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来,对风傲道:“老弟如果不嫌弃,这些就请收下。权当做大哥的给的见面礼。”

  风傲却见这一幕似在哪见过,微笑着摇了摇头。

  王晋似也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的又将银票收了回去,道:“大哥也就不出这个丑了。还是那句话,有事,尽管找我。”

  话别之后,风傲几人往海楼城最大的饭馆“食为天”而去。

  站在食为天楼前,几人一字排开,引来无数人侧目。风傲摸了摸包袱,皱着一张脸摇了摇头。本来带了好多钱的,可在海水里一泡,全粘在一块了,现在谁还看得清楚是什么东西?

  黑古拉摸摸肚皮,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正准备进去,见其余几人没有动作,也站在原地不动了。

  云霞问道:“现在怎么办?”

  荣华摸着肚皮,没有出声。

  “早知道刚才王晋给我钱的时候我就不推辞了,我看到了,全是一千两的银票哩!”风傲懊恼的说道:“充什么英雄,现在  ??哎。”

  一旁的计无量冷静的看着风傲的剑,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风傲,把你的剑给我,你们先进去点菜,我随后就来。”

  “哦,你不会准备去当强盗抢抢劫吧?不过,如果是当强盗的话,似乎我们比你要适合吧?”风傲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不明所以的道。

  “哼哼,在海楼城当强盗?你当城主包龙星包大人是吃素的不成?只要不想坐牢就不要想着在这里作坏事。”计无量一脸鄙视的看着风傲,那神情仿佛在看着一陀狗屎,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竟然无知到这种程度。

  “呵呵。”风傲干笑几声,递过手中长剑:“那言大哥你收好,我们就先进去了,等您的好消息喽。”

  计无量一把接过长剑往一条街上走去。

  风傲几人可没那个好心给计无量来个望穿秋水,早在计无量转身走的那一刻。几人便一窝蜂似的冲进了食为天,忙着点起菜来。黑古拉头一次看到这么多吃的,看着别的桌上菜都上齐了,正大吃大喝的人,黑古拉差点没戾气发作将他们赶走好自己享用那些吃的,只是一旁见机不对的荣华使劲扯着黑古拉,告诉他吃的马上就来,这才使他安静下来。

  不多久,菜上来了。几人都下筷子猛吃起来。正当黑古拉同荣华抢一只鸡腿的时候,计无量施施然自门外进来了。

  “言大哥,这边,这边。”风傲一见是他,摆着手打招呼。

  “呵呵,看这是什么?”计无量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风傲仔细一看足足有一千两。

  “这么多,哪来的?”风傲一脸诧异的道:“我的剑呢?”

  “哦,钱是当来的。就是你的那把剑,我把它当了换的钱。剑上的材料可都是好东西呀!首山赤铜、若耶底锡配合千年铁母当材料,最值钱的是剑柄处的一小块金刚石。只是铸那把剑的人水平太次了,不然价值很可能提高个两三倍的。咦?风傲,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计无量一边洋洋自得的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风傲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很难看。

  “你说,你把剑当了。就是我的那把剑,当了,是么?”风傲咬牙切齿的说道,那神情仿佛要将计无量生吃进肚里去。

  “呃,有什么问题么?”计无量也发现了不对,小心的问道。

  “这个,那柄剑不会有什么特殊意义吧?”云霞也发现了风傲的异样,轻声问道。

  黑古拉没空说话,他正埋头忙于对付那只烤乳鸽,左手和荣华抢一只鸡翅膀。

  风傲颓然坐回凳子,双目无神的看着正前方,眼眶里有某种液体在聚集,他强忍住不让它落下来。这下,就连荣华和黑古拉都察觉了,忙问怎么了。

  “那把剑,是我六岁的时候,爷爷临终前给我的唯一的一件遗物。可是,现在它被你当了,嘿嘿,当了一千两,很多是不是?可是,在这眼里,它的价值和我的生命是等价的  ??船只触礁,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我都不放弃他。可是,在我安全的回到海楼城之后,竟然在平安无事的情况下,我把它给丢了。呵呵  ??我是个废物,不是么?”

  “快,我们快去那家当铺,或许还可以赎回来。快走!”计无量一听,知道了那把剑的重要性,连忙一把拉住风傲就要往外走。

  “呵呵,吃了饭没结帐就想走?当我们这儿是什么地方?”店家带着七八个大汉堵在门口,刚才那几人站在门口的怪异表现已经让他疑心他们没钱了,于是留了个心眼,让人盯住他们,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这几个果真想吃白食。

  “三弟,给我打!”风傲冷冷出声。

  顿时一阵人仰马翻,待那几个大汉被黑古拉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黑古拉摸摸拳头道:“刚才吃了你们的饭,又没给钱,实在不好意思下重手,不然”黑古拉猛的一拳打在地上,青石做的地板上出现几圈清晰的裂纹,那店家立刻哑了。

  “大哥,等等我。”黑古拉急忙冲出去追已经在数十米外的风傲。

  当铺里,那朝奉眯着眼睛看着一脸急切的风傲,喝了口茶,慢吞吞的道:“你们要赎回那柄剑?”

  “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剑赎回来。”风傲一脸坚定的道。

  “当铺的规矩,你现在要赎,就拿出一千两百两来。”那朝奉一脸的得意,可不是么?刚刚典当就要赎回,不是东西太珍贵就是赚了不少钱,看他们的模样也是没去过当铺的,不狠宰一下对得起自己么?

  “不能通融一下?”风傲试探性的问道。

  “老弟,我也是混口饭吃,给别人作事的。何苦与你为难?这规矩却是破不得的。”那朝奉眯着眼,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三弟,上,把剑抢回来。”风傲冷冷的。

  黑古拉闻言,上前一步,双手抓住那朝奉与他之间的铁栅栏用力一扯,那精钢做的栅栏立刻弯了,露出一个可以让人通过的窗口来,黑古拉一把将那朝奉抓了出来,仿佛拎着小鸡一般。

  那朝奉看到黑古拉一把就将栅栏弄弯的时候,整个给吓傻了。连黑古拉将他拎了出来都不知道,待到黑古拉将他放到凳子上后,他才如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一蹦三尺高,求饶道:“几位英雄,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几位,还请不要见怪。那把剑,小人完璧归赵,如何?”

  “嗯?你说的是真的?不管什么规矩了?”风傲面无表情的道。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那朝奉讨好似的笑道:“还请几位英雄将我放回去,容我去将剑取出来给你。”

  黑古拉将那朝奉放回了栅栏的另一边,那朝奉急急往里去了,不一会,满头大汗的他颤抖着拿着一把剑和一颗金刚石回来了。

  “少侠,你多担待些,下人不懂事,把这颗宝石给下了下来。”

  风傲一言不发,接过剑和宝石就走。荣华几人也跟着他走了,黑古拉对着朝奉挥了挥拳头,做出一个威胁的手势,也走了,留下栅栏上的一个大洞和正在发傻的朝奉。

  一路无言,风傲走在最前面,荣华黑古拉一左一右走在后面,再往后一点,一脸愧疚的计无量连同云霞走在最后面。这五个奇怪的组合顿时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都在说是谁家的女儿呀?这么漂亮为什么还要追着最前面的那个男的?莫不是那男的始乱终弃?

  风傲不理会人群中议论纷纷,紧紧的走着,走着,竟打算一直走回京城去。而结果,就在天快黑了的时候,风人便站在了风府门前。

  “风府?难道风傲是风扬之子?那这下乐子可大喽,要是让风扬知道了  ??唔,不知道我还走不走得掉?”计无量看着风府的大门,忖道。

  云霞心里却是另一番心思:风府,莫非这是风将军家里?那风傲不就变成了风扬的儿子  ??天哪!为什么英雄一样的父亲竟会有狗熊一般的儿子?  ??唔,如果是风家的话,或许父皇会答应这门亲事,天哪!你为什么安排了一个无赖去救我,当时就应该让我死呀!

  黑古拉并没有想那么多,这时风府,大哥又姓风。想来这就是大哥的家了,好气派的房子。看样子我想吃什么就有什么了,嘿嘿  ??

  还未敲门,便见到忠伯从大门里走了出来。看到风傲后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了看,叫了声“少爷”,就赶忙往院子里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嚷嚷:“夫人,少爷回来了!夫人,少爷回来了!”

  风傲几人走到院中,便见到一清渊已经泪流满面的快步迎了上来,一把抱住风傲,摸了摸风傲的脸道:“我儿瘦了。”忠伯也在旁边泪流满面的道:“少爷,你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呀!”

  清渊随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不顾泪水已经把上好的妆给弄花了。随即放开风傲指着后面的几位问道:“这几位是?

  “这位叫黑古拉,是我在外游历的时候遇到的,我和荣华还有他已经结为异姓兄弟了。”清渊才不管他和谁结成异姓兄弟哩,反正来的都是客。风傲回来了,比什么都好,管他结交了一些什么样的兄弟干什么?

  “这位,”风傲指着计无量:“叫言十里。”计无量把风傲的剑弄坏了,风傲再没有那么好的心情称他为“言大哥”了,更没有多做介绍。清渊看着计无量一副儒雅的派头,也点了点头。

  待风傲指着云霞的时候,清渊打断了他的话:“这就是你找来的儿媳吧?长得真俊。来,让我好好看看。”说罢,也不理风傲径直拉着云霞往客厅走去。

  倒是忠伯诡异的笑了笑,小声对风傲说道:“少爷,这么漂亮的一位小姐你都搞到手了,高,实在是高。”说罢,还挑了挑大拇指。又对下人道:“少爷回来了,吩咐下,让厨子多做点菜。”

  风傲也道:“多做点,做上他两大桌。不然的话,”他看了看黑古拉:“不够吃的。”

  下人只当他是饿得太久了,也不以为意。到厨房通知厨子去了。

  风傲几人上了大厅,左右看不见计无量,荣华道:“言大哥呢?他去哪了?”这时忠伯接口道:“他刚才找我借了只笔和纸,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想必一会就来了吧?”

  风傲听了,也不说话,冷冷的吃着饭。云霞被清渊拉着,不停的往她碗里夹菜,弄得她连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只得恶狠狠的盯着风傲,清渊也只当是在闹别扭,没有想太多。不停的问长问短,仿佛慈爱的母亲般呵护倍至,令云霞有一种被关爱的感觉。

  正吃着,计无量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递给风傲道:“风少爷,请收下吧。”

  “什么东西?”风傲冷冷的问道,左手接过计无量递过来的纸,仔细一看,竟是卖身契。冷笑一声道:“哼哼,我可不敢收。您这么大年纪了,有什么头疼脑热的一命呜呼,到时候买棺材出殡办丧事的烂帐不是都要算在我家头上去。”

  荣华看后却是一惊:“计无量,言大哥竟是计无量!”说罢,用不敢的相信的目光看着计无量。

  桌上几人齐齐吃了一惊,只有云霞和风傲不动如山,云霞只顾着吃掉碗里越堆越多的吃的,另外她也知道计无量的身份。风傲则是恼透了计无量,换个名字有什么大不了的。

  计无量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不才正是计无量,先前龙域里欺瞒各位,还请见晾。”

  几人都没有出声,这是计无量和风傲的事,风傲不答应,计无量写了也是白写。倒是忠伯连忙站起,请计无量入座,道:“二十年前你助我家元帅守黄龙城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万骑长,根本没有见过你,不想今日竟在此相遇,来,老夫敬你一杯。”

  计无量慌忙举起酒杯,道:“不敢当,不敢当,当时只是为报风将军的救命之恩而已。若说功劳,还是你们黄龙城大小守城将士的功劳最大呀!”

  忠伯也不客气,看了看,拿起卖身契做势欲撕:“计先生,唔,让我看看,咦?不过是一把剑而已,少爷也不是小气的人。这卖身契嘛,就撕了吧。”

  计无量一把拦住他,一边叫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呀!”费用力气,终于将卖身契抢了回来。荣华却在一边劝风傲赶紧收了这卖身契。“少爷,你就收下了吧。那把剑坏了也就坏了,可计无量可是个万金难求的人呀!”黑古拉一言不发,闷头大吃,旁边已经放了一大堆鸡骨头了。

  正争执间,大厅门口处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谁?竟然不等我就开饭,渊儿,谁来了?”说着,走进大厅,在看到计无量的时候,愣住了,眼神直直的,仿佛其他人都不存在般:“计兄,竟然是你!”

  计无量迎上去笑道:“风兄,别来无恙。”

  忠伯将卖身契的事给风扬说了一遍,风扬二话不说,抢过卖身契就走,说道:“他是我儿子,这卖身契么,我就替他收了。计兄,从今儿起,你就跟着我吧。哈哈哈哈,忠伯,收拾点酒菜,我们回房慢慢聊,老友重逢,自当浮一大白呀!”

  清渊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吓得风扬赶紧止住了笑容,待看清楚坐在清渊旁边的云霞后,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呆立半晌。

  风傲敏锐的察觉了这一丝异样,嘀咕道:“老爹想跟我抢云霞不成?唔,也不看看,娘就在这里,借你几个胆子,你调戏下未来儿媳试试?”

  接下来的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风扬缓缓跪下,单膝着地:“臣黄龙城元帅风扬,参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刻,黑古拉停下了嘴里啃了一半的鸡翅膀,一只手里还有一只鸡腿。荣华的筷子掉到了地上,但他毫无所觉。清渊也停下了正在往云霞手里放家传手镯的手。忠伯更是将酒杯掉在了地上,酒水洒得到处都是。

  云霞轻启朱唇:“风将军,平身吧。”

  “谢殿下。”

  “捅大篓子了。”风傲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