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三十章 定计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龙城,风傲正在发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不断的吹捧着他的哥哥——风冽。从古代如风炎帝国的开国大将尹平到几十年前清风帝国的天才名将许朋莱,从经济的繁荣到科技发展给大家带来的便利。将风冽比得堪称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人。

  过足了一把手瘾的风冽坐在椅子上洋洋自得的享受着,虽然他随便叫个人便可以给他斟茶倒水,揉肩捶背,但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享受的到风傲的服侍的。虽然看得出来自己的二弟是有求于自己,但看着风傲斟茶倒水近乎下人一般还真的满有成就感,也满爽的。

  唯一不爽的就是,昨天战斗的太过激烈了些,肩膀和腰到现在都还在疼。风扬要他好好休息,接下来还有战斗,还有立功的机会。

  荣华不敢领教风傲无耻的近乎不要脸境界的表演,推说要去照顾伤员走了,只是不知道荣华会不会把毒花当伤药给伤兵抹上去。

  黑古拉拿着那杆方天画戟在演武场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跟着士兵学习,劈、砍、挑、刺每一个动作都学得似模似样。

  风扬和计无量还有几名军团长在商量着接下来的作战计划,风傲代表着止战城一方的人,不让他参加有些瞧不起止战城的意思,但几次派人请风傲都被拒绝了。

  “没见我正和我大哥亲近着的么?别烦我,告诉元帅,商量出什么结果告诉我们一声就可以了,我们止战城没有弱兵,无论什么任务都可以完成。”

  面对风傲近乎不负责任的态度,几个军团长面有愠色,计无量敏锐的察觉了他们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和风扬一起讨论着接下来的作战。

  “二弟呀,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好歹你还是我二弟不是,我不帮你帮谁去?告诉我,看上了谁家的小姑娘,大哥我派人把他抢回来。”风冽漫不经心的接过风傲剥好皮的桔子,懒洋洋的问道。

  风傲小心的伺候着,诌媚的道:“大哥,不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

  “哦,那是看上了谁家的老婆?我二弟可真有出息,连别人的老婆也要。没问题。”

  “不是,也不是看上了谁家的老婆,是,那个,你的重骑兵,能不能借我使使,下次战斗也好让我也威风一把。”风傲知道这样和风冽抽科打诨下去永远入不了正题,自己就得永远伺候着他,于是直截了当的道。

  昨天的战斗情形还历历在目,重骑兵那可怕的冲击力与杀伤力给风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是做梦也想有这样的一支部队呀!于是他在这里卑躬屈膝的侍候着风冽,想从风冽那里借重骑兵的使用权好威风一把。

  “什,什,什么?这个不行,重骑兵可是我的命根子。”风冽一听,急道。

  “不行?嘿嘿,今天我来了,就没有打算听到不行这两个字。告诉你,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风傲听到风冽不肯将重骑兵借给自己,立刻翻脸了。

  风冽听到风傲这么说,心忖这小子跟谁学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如果我就是不同意呢?”

  风傲取过一旁的黑铁枪,枪尖直指风冽:“你要不同意,我就把你用我的‘无双’穿成羊肉串放到火上去烤。”在拿到武器后三人便给各自的兵器取了名字:风傲的黑铁枪取名“无双”;荣华的凤翅镏金镗取名“破军”;黑古拉的方天画戟取的名字最俗“千人斩”。

  看着风傲将枪尖递到自己眼前,风冽急了,自己的伤还没好呢,如何是他的对手。于是道:“风傲,我的伤还没好呢,你这样和我打,胜之不武你  ??”

  风傲截断了他的话,露出极为鄙视极为不屑的神情:“胜之不武?上次我连夜赶到黄龙城来帮你守城,结果人困马乏,两天没睡觉的时候是谁趁火打劫,在城门下和我比武?不是你风冽么?你做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很公平嘛。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赶快拿起你的长枪,我风傲手下不打没拿武器的人。”

  风冽悔得肠子都青了,上次在城门下比斗,结果陪上三柄上好兵器才摆平。结果现在又被他拿来堵自己的嘴,尽管风冽很怀疑风傲是否是趁着自己受伤来报仇的,借重骑兵只是借口。可自己受伤之后根本不是风傲的对手。风冽只得哀叹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风冽,你不拿武器,是赌我不敢打你么?告诉你,你不拿武器,我也不拿武器和你打。看我不揍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我怎么忘恩负义了?你对我有什么恩?”风冽奇怪的问道。

  “哼,我千辛万苦、拔山涉水、千里迢迢从止战城赶来增援你黄龙城  ??”一顿神侃将本来是一场义务和责任的增援行动说得和具有大慈悲大善心的行动一般,好像风冽欠了他风傲天大的人情没还似的。真不知道一个清风帝国哪来那么多的“穷山恶水”、“豺狼虎豹”、“险峰危崖”好让风傲“不畏”的。

  最后,风傲更是急言厉色的道:“说,这重骑兵,你借是不借?”

  “救命呀!”形势比人强,拳头大才是硬道理。风冽很理智的选择了搬救兵这一丢脸的方法来保全自己,希望外面的守卫听到后能解救落在风傲魔爪下的自己。

  结果两个守卫从外面进来后看了看正掐在一起的风傲和风冽,摇摇头问同伴道:“你看见了什么?”

  “我们的军团长在和别人打架,而且他处在下风。”

  “我们是在做梦,对,一定是在做梦。”

  “对,我们的军团长一定还会输的,如果他输了,那一定是我们在做梦。”命运再一次无情的捉弄了风冽,风冽出于个人英雄主义的原因曾向全军极其嚣张的夸口说道:“黄龙城还没有能打败我的人,我一定不会输。如果我输了,那一定是你们在做梦。”

  而现在,因为这句话断送了风冽最后一丝希望。风冽绝望的看着门缝一点点的变小,合上。两人都是从小习武,像武林高手所说的“数十米内,落叶飞花也逃不出他的耳朵”他们还差得远,但几米外两个门卫的小声嘀咕,他们却听了个隐隐约约。

  “真过瘾,军团长竟然被人摁在椅子上猛揍呀!”

  “嘿嘿,活该,谁让他老是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就是,他还说过‘黄龙城还没有能打败我的人,我一定不会输。如果我输了,那一定是你们在做梦’。现在他正在挨打,也就是输了,我们只当我们在做梦好了。”

  “嘿嘿,真希望里面那位,能打得再重一点  ??”

  两个不知死活的门卫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一丝不漏的被里面的两位“大人物”给听到了,风傲吃吃的奸笑道:“嘿嘿,大哥,我亲爱的的大哥,你已经重叛亲离了。您现在有两个选择,被我揍一顿,或者重骑兵借我玩两天。”

  风冽极力压制着心头的怒火,低声吼道:“该死的,我不会放过他们两个的,等着,下次就派他们两个去敢死队去。”

  风傲笑得更灿烂了:“啊!大哥,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主意,我把您揍一顿,打得您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您说,在这段时间里接手重步兵的,会是谁呢  ??”

  过了一会,风傲衣冠整洁的走出了房门,对两个门卫道:“军团长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可要好好的看着军团长呀!”说完,又低声嘀咕道:“MD,我真是个天才,既报了仇,又可以领着重骑兵去城外冲锋陷阵  ??杀杀杀,真是想起来就激动呀!”

  不出所料,止战城的两万增援人马由荣华接手指挥。风傲暂代重骑兵军团长之职。在这一天唯一倒霉的,恐怕就是在重骑兵军营里正养伤的风冽了吧,白挨了风傲一顿狠揍,还丢了重骑兵军团,嘿嘿  ??

  “此次交战,非尔等之过,都起来吧。”武不群冷冷的扫视着跪了一地的军团长、师团长,用他那一贯低沉而有力的声音说道。

  “父帅,末将认为此次攻城之败,实因林之平阻敌不到,致使止战城援军到达黄龙城,令敌人士气大增,故有今日之败。”武风急于推卸责任,忙道。

  武不群闻言,仿佛出鞘利剑一般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人,只见所有人都低着头,仿佛自己是吃人的猛兽一般。心知他们是怕承担战事不利之责,于是心情更加不好。

  “风儿,为将者就是要勇于承担责任,如果只是一味的推脱责任,那怎么行。”说着,命众将都站起来,冷静的给他们分析着今天战局的种种变化以及已方的几个失误,然后又告诉他们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应对。

  一番分析下来,所有人都觉得大有长进。先前因攻城失利而造成的颓废一扫而空,所有人都恨不得马上再次领兵攻城。好让敌人瞧瞧厉害。

  “元帅,趁他们现在没有准备,我们再组织一次进攻吧。”

  “不,现在不是时候。昨天进攻受挫,士兵伤亡很大,士气低落,待休整几天再说。说不定,转机就在近几天。”武不群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信心百倍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