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情敌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在桃红色的房间里,几个人拼命的给自己灌着酒,而荣华黑古拉也是和别人推杯换盏,满脸笑意。几个姑娘还不时的拿粉臂、**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不时的给自己的酒杯里添着酒,直到自己喝得昏天黑地,吐了个一塌糊涂。后来,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风傲就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风傲揉揉睡眼惺松的眼睛,拍拍因喝酒太多直到现在仍显得昏昏沉沉的脑袋,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做个深呼吸,入鼻的是一股幽香,风傲又闻了闻,感觉有些不对劲,看看自己身边香味传来的方向,一个瓜子脸看上去还算清秀的女人正躺在那里。

  风傲揉揉眼睛再看看,确实是一个女人,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他出于本能的发出了类似于某种动物被宰杀前绝望的嚎叫:

  “啊——”

  但他马上后悔了,因为伴随着他的叫声,房门立刻被人猛的推开,让风傲怀疑是不是那人一直躲在门外,专门等着自己醒来。

  出于羞涩的本能,风傲拿被子紧紧的捂住了自己未着寸缕的身体,仿佛面临被**命运的小姑娘一般恐惧的看着眼前一字排开的:风冽、展熹、许征。

  “你们,要干什么?”

  “嘿嘿,看什么?当然是捉奸在床喽。看看,装什么害羞呀?昨天你在奋斗时的声音,我们可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展熹不怀好意的瞄着风傲,那眼神仿佛能看穿被子看到里面风傲的身体。

  “风傲睁大了眼睛看着展熹,一脸的不敢相信。

  “说实话,二弟,我真是佩服你的持久能力  ??这小姑娘直叫了几个时辰才停下来,你可真厉害。”风冽也火上添油的道。

  风傲就这么傻在了那里,显然他已经有点相信了。

  “啧啧,你们还记得那老妈妈怎么说的么,开院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生猛的人哩!我们的小兄弟不仅仅是领兵无双,那种事  ??嘿嘿,也是无双呀!”许征更是唯恐天下来乱的道。

  “啊!”风傲再一次发出惊恐之极的叫声。

  三人相互看了看,一约而同的大笑道:“其他人都已经回去了,我们三个是专程留下来等你的。”

  这时睡在风傲身旁的女人已经醒了过来,但当她看到床前一字排来的三个人,又看看缩成一团的风傲,没来由的心时一惊,也没想这里是自己的家,老妈妈就在外面,只要自己一声呼唤就会进来,也学风傲一般拿被子挡住自己。

  风冽三人一见,顿时笑得更开心了,展熹一边笑还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还真是夫唱妇随,虽说风兄不能娶她为妻,但也该时常来这里温存一番才是呀!”

  以前的种种嫌隙,似乎都因为这几声长笑而冰消雪融了。展熹现在看风傲就像是看自己不懂事的弟弟一般,没什么嘛,他还小,以前不懂事才和自己过不去的,等他知道一些人情事故后会好起来的。

  “还不快点穿衣服起来,还真准备在这儿住上几天  ??你受得了么?”许征也怪笑道。

  风傲这才明白过来,这几人怕是原本准备叫自己起来的,顺便现在拿自己寻开心哩。想到这里脑子顿时活络不少,立刻掀开被子,却不防露出了被子下的赤身裸体,顿时又惹来一阵哄笑。

  给了那姑娘一千两银子,又在老鸨那里付过几个人的过夜费,风傲一行四人往军营行去。

  一路上见到原本热闹非凡的集市上却不见了往日引起街道堵塞的路边小贩,只看到一列列的官差在大街上来回巡视,看到有摆摊的立刻将他们驱赶走了。

  “难道说,今天是什么大日子?”风傲疑惑的问道。

  “我在这里几年了,从来没听过今日有什么大日子呀?”风冽也疑惑的道。

  “这还不简单,问问就知道了。”展熹笑道。

  “这位差大哥,请问一下今天肃清街道是为了什么呀?”许征已经是一脸笑容的拦住一名官差问道。

  那官差看了看一身便装的许征,又斜眼瞧了瞧从春雨楼出来的其他三个人,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格开拦着自己的许征的右手,往一个小摊贩那里去了。

  许征是军团长身份,何曾受过这等待遇,眼里凶光一闪,捋起袖子就准备冲上去将那人猛揍一顿,却被展熹和风冽拦了下来:“算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些人又不认识你,冲撞你也不是故意的  ??还是早些回军营去吧。”

  许征挣脱两人,狠狠的看了那官差的背影一阵子。

  一路无话,到了军营,四人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风傲还没来得及喝口水,风扬的传令兵已经骑马来到了风傲面前:元帅有令,要风将军即刻去元帅大帐前听命。

  风傲暗想什么大事连口气都不让喘,不由得狠狠的盯着那传令兵,然后目光移向他身下的马。

  那传令兵倒也识趣,自动下了马将缰绳交给风傲道:“请将军速去元帅大帐,有紧急事务。”

  到了大帐,风扬显是等得不耐烦了,正焦集的来回走着。计无量倒是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

  “元帅,末将风傲奉命前来。”

  风扬急忙转身,看到风傲后明显松了口气:“是傲儿呀,赶快过来,有一个紧急事情要你去处理一下。”

  风傲一听,感觉事情一定很紧急,不然风扬也不会失态到直接叫自己“傲儿”了。忙道:“是什么事情这么急?非得我去做么?”

  “哦,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风扬说着,指着一位身穿衙门捕头服装的人道:“这是江州李捕头,最近黄龙城有一些富贵人家妻妾子女被绑,敲诈勒索钱财。那些绑匪的藏身地点已经找到了,就在江州的一个山上,但贼人实在太多。只靠州府衙门人物怕是不够,你和荣华黑古拉带上一百个好手,协助李捕头清剿那些匪徒,也是大功一件。”

  “哦?这种事似乎找谁都可以吧,为什么非要找我?”风傲显是不乐意,被人嘲笑了一个早上,现在刚回来连口水都没喝就又要给别人当苦力,心情能好才怪了。

  “这事别人不行的,只有你风傲风将军英雄盖世、智勇双全  ??”一旁的计无量接过话头,一通让人从头到脚都如沐春风的吹捧令风傲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乐得不知人间何世了。

  风扬忧心仲仲的看着风傲远去的身影,对计无量道:“计兄,你说,这个办法能行么?万一傲儿知道了,他会不会  ??”

  “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顿了顿,计无量又说道:“怕什么,反正他东方明只在这里待上一天,只要风傲在这一天里不跟他碰上,等他回去的时候再将风傲支开,能出什么事?”

  “就怕傲儿万一知道了,以他那个冲动的性格,天知道他出捅出什么篓子来  ??希望他已经把她给忘了吧。”风扬脸色难看的道。

  清风帝国皇城,彩霞宫。看上去憔悴好多的云霞正端正的坐在铜镜前打扮,晶莹的珠钗掩饰不住眉宇间不解的哀愁,鲜红的胭脂挡不住思念的侵蚀,但这一身红装,却不是为心上人而穿的。

  彩霞公主的声音不断的传来:

  “姐姐,你爱的是风傲,不要嫁给东方明。”

  “姐姐,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人,你不会有幸福的。”

  “姐姐,风傲还在等着你,你怎么可以离开他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

    ??

  对此,云霞无言以对,泪早已流干,纵使肝肠寸断也不可能和心上人在一起。当八岁时母妃在其他嫔妃的威逼下服毒自尽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皇室血脉的命运,根本由不得他们自己决定。

  若我当初告诉父皇我喜欢的是风傲,怕是风傲早已死在父皇手中了吧。

  他既想做慈父,又想做个贤明的君主,在不能两全的情况下,也只有牺牲女儿的幸福了吧。

  当年就是这样,母妃深得皇帝宠幸,但朝中大权都掌握在以皇后和珍妃的娘家人手里,所以自己的父亲在窗户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痛苦的在地上挣扎而无动于衷。

  这些,她都没有告诉她的妹妹——彩霞,彩霞是个极其刚烈的女子,当她知道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父皇,自己叫了二十几年“父皇”的人造成的,她不知道彩霞会不会在皇帝来这儿的时候掐死他。她怕自己的妹妹闯祸。所以,她将这一切深深的藏在心里。

  “气死我了,姐姐,我要去找风傲,我要告诉他一切。”说完,彩霞气鼓鼓的走了。

  云霞急忙拉住她,她深知风傲的脾气,如果风傲知道了这一切,他一定会带着自己的兄弟来救他的,即便是皇宫又如何?有黑古拉在,闯皇宫也没什么可怕的,可这大祸一闯下来,即使自己可以和风傲长相厮守,那风家又怎么办?难道不会受到牵连么?她可不信自己的父皇有这么大的肚量,为了维护帝国的尊严,风家怕是没有一个人能活着。

  于是,她好说歹说,总算是让彩霞答应了不去找风傲,云霞这才放了心,安心的在铜镜前梳装打扮起来。

  “唔,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么?这可是关系到姐姐你的终生大事,我一定要通知风傲。”彩霞这样对自己说道。

  于是中午前,一骑快马从皇城内飞奔而出,自幼因怕被人欺负而习武,弓马精熟的二公主策马往风家赶去。

  到了风家才知道,风傲已经往止战城从军了。清渊留彩霞吃过午饭,彩霞又骑马往止战城而去。

  历史总是有许多偶然组成的,如果彩霞不去找风傲,如果清渊知道的消息能准确一点  ?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也许无论条件怎么改变,一切依然会发生,只是方式不同而已,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