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心中的伤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傲一脸郁闷的策马在前,荣华黑古拉也是一脸不乐意的跟在后面。话说五天前风扬要风傲协助李捕头捉拿匪徒,却不想两天前当风傲率兵赶到贼人巢穴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

  这都是什么匪徒呀!一点血性都没有,当黑古拉一戟砍断一颗大树的时候,匪徒吓得连武器都不顾的一哄而散,那样子仿佛是一群拿着凶器的农民而不是凶悍的绑匪。

  看到这些,风傲什么兴趣都没有了,只是吩咐师海涛按照风扬的指示将那些人活捉了交给李捕头。然后草草的歇息了一天就领人回黄龙城去了。

  与此同时,黄龙城军营门前,彩霞公主正站在军营门口大声的叫着风傲的名字:

  “风傲,你给我出来!”

  “风傲,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给我出来!”

  ······

  彩霞喊得嗓子都哑了,满脸的香汗顺着脸颊往下淌,两旁的守卫看着彩霞一脸的不忍:“这位姑娘,我们军团长他出去了,要不要给您通报元帅一声?”

  彩霞这才想到自己是一国公主的身份,正了正仪容,擦了擦头上的汗道:“我是帝国公主彩霞,有要紧事务要见风扬,立刻给我通报。”

  两个守卫听到这话,吓得手中兵器“哐啷哐啷”掉到了地上,两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彩霞,猜测着到底风傲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彩霞到跑到军营来找风傲?从来都是男追女,什么时候女追过男?

  直到彩霞美目圆瞪,喝道:“还不快去通报!”其中一个这才回过神来,小跑进去通报了。

  其实不用通报风扬就已经知道了,早有一边看热闹的八卦男计无量跑到帅帐去要喜糖了:“恭喜恭喜,你这儿媳妇找老公都找到军营里来了,一国公主到军营里找你儿子,你也够有面子的了。”

  风扬面对计无量的取笑却皱起了眉头:“开什么玩笑,风傲喜欢的是云霞,这彩霞公主来凑什么热闹?”

  “你真的不知道?若是云霞想风傲,那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非要在东方明出使我国,两个大婚之时过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就不信了,东方明昨天已经带着云霞公主回落日帝国去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是怕风傲知道了,会不会带着他的兄弟去大闹皇宫······以我对他的了解,很有可能。”

  “报告元帅,外面有一女子自称彩霞公主,要见元帅,请元帅定夺。”传令兵毕恭毕敬的行了个军礼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一会就到。”

  那传令兵依言退下,却不防一旁计无量已笑出了眼泪:“哈哈哈,现在人家是指明要见你这位老公公,看你怎么处理这件事?”

  风扬狠狠的看了看计无量,跺跺脚大步走了出去。

  “你就是风元帅吧?我是当今皇上的八公主彩霞,我姐姐叫云霞,元帅一定听过吧。我有急事要见风傲,可他们都不让我进去。还是元帅带我进去吧。”彩霞一见是风扬,大叫道。

  风扬一见,确是彩霞公主心道:姑奶奶,你在这时候添什么乱?这边风傲已经是纸刚包住火,把他派出去避开和东方明见面,您这又来找我儿子,不想都知道是为了风傲和云霞的事儿。可我能怎么办?

  “臣黄龙城兵马大元帅风扬,参见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风扬单膝跪下,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其他的士兵这才确认彩霞的身份,顿时军营门口跪下下大片。

  “免礼,风元帅为国征战,辛苦了。诸位保我清风帝国大好河山,都是英雄,都请起来。”

  风扬站起来引路道:“公主殿下,请随我来。”

  风扬将彩霞安置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又找来几个女仆伺候她,一日三餐都有专人送到彩霞那里。

  风扬阴沉着脸,古铜色的脸上看到的,是对风傲的担忧,气氛有些沉闷。计无量也垂着头,不时的端起茶杯喝上两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传令兵急急奔进:“元帅,蓝川城告急:林之平率兵十五万攻蓝川甚急,李将军求救。”

  “什么?”两人霍然起身。

  “带信使下去好好歇息。”风扬淡淡的吩咐道。

  “风傲也快回来了,让他去增援蓝川,一来立点战功,二来避开彩霞。”计无量道。

  风扬无声的点点头。

  “传令下去,风傲一回来,马上让他来见我。”

  于是风傲拖着累得半死的身体从刚暖热乎的被窝里爬起来,跟着传令兵到了风扬的大帐:

  “元帅,又有什么事?”风傲不耐烦的道,上次说要去剿匪,结果都没怎么打就结束了,根本没能过瘾。这次风扬再来安排事,可得问清楚了再去。

  “朝阳帝国进攻蓝川城,那儿的守军不过十万之众,而敌人有十五万。你领你无双军团的人马去增援。”

  “一般来说,攻城一方的士兵数量要在守城方的两倍以上才能攻得下来,蓝川城的守将不会这么无能吧?”风傲道。

  “是呀,守将叫李国,并非无能之人,但他的敌人也不是无能之人——你的老朋友,林之平。还记得么?”

  “哦?林之平么······我可不会放过他,今天先通知他们,让他们好好准备一下,明天一大早我就过去。”风傲一听对手是林之平,忙道。

  第二天,风傲正整好队列准备往蓝川方向增援,忽得听到有女人在叫他,转过身一看,见到一个女人策马而来,直奔到风傲面前才停下。

  “你是风傲?”

  “我是,小姐你是?”

  ”我叫彩霞,云霞你可认得?”彩霞直接问道。

  云霞?风傲的心被刺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三年前的那一幕幕又重新在眼前浮现:

  云霞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万种风情。

  荣华救了自己后她给自己的那一巴掌。

  他怂恿黑古拉推云霞下河时她那生气的面容和愤怒的声间,恍若眼前。

  他更忘不了风扬给自己下跪时的场景,他感到纵使自己有万夫不挡之勇,纵使自己是风家子孙,纵使自己横行京城,也一定有些事是无可奈何的。

  那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现在,心口犹痛的感觉告诉风傲,自己根本没有忘记过云霞,曾经认为自己可以抛却儿女情长,曾经认为自己可以放下感情,却原来都是自欺欺人。自己根本没有放弃这份感情,而是将它深藏在心灵的最深处,只是自己遗忘了而已民,当旧的疮疤被揭开的时候,流血痛疼的感觉一如当初。

  所以现在云霞的妹妹提到云霞的时候,自己才会感到那么的心疼,不是么?

  他很想对彩霞说:“云霞?我不认识,你认错人了。”然后笑笑让彩霞让到一边去。但当话说出口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掩饰不了自己真实的情感,他听到自己紧张的对彩霞说:“云霞?她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