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阴阳清洁工》 > 正文
第五章 清洁工
作者:叶子小烟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远在几百公里以外,李怀手里拿着一个竹簸箕和一包木灰回来了,腋下还夹着一支手电筒。

现在已经是晚间八点过,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远远地看一眼自己的房子,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再看看自己手中拿着的簸箕和木灰,竟然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会和这些东西沾上边。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不信也得信。

最后,他还是鼓足了勇气,假装轻松地走进了家门,然后快步走进卧室,重重关上了门。

为了再次确定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他又重新买了一个闹铃,就这样拿着它独自缩在被窝里,根本不敢入睡。

时间过得很快,李怀强忍着睡意一直熬到半夜两点,就着手电筒的灯光,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手中闹铃上的指针。

啼嗒、啼嗒。。。秒针一秒一秒地跳动,果然又在两点零一分的时候突然停止!

咚咚咚!

就在秒针停止的一瞬间,卧室门被叩响了,而且很大声,吓得李怀一把将手中的闹铃扔掉。

咚咚咚!

门再次被叩响,而且比上一次还有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门而入。

李怀一把提起之前准备好的竹簸箕和那包木灰,缓缓走向卧室门,紧张无比地站在门边,随时准备面对要进来的东西。

然而,等了半天,卧室门始终没有被再次叩响,也没有什么东西闯进来。

李怀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转动门把手,缓缓打开了房门。

客厅内很安静,安静到李怀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而在李怀那惊恐的眼神中,三道身影站在客厅中央,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孩子!男人看着李怀,脸上却有着一抹愧疚。

“你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就为了吓我?!”李怀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大声问道。

“对不起。”男人只是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带着女人和孩子退进了阴影中,消失不见。

客厅再次变得空荡,李怀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三只鬼,看上去像是一家三口,可是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向自己说对不起呢?昨晚是那个女人,现在又是这个男的。

可是,还没等李怀想明白任何事,他身上的汗毛再一次立了起来,因为他听到一道声响从身后传来,而那声响,只有在梦里听过!

齁——呼——

就像垂死的人在艰难地呼吸,气流经过胸腔时没那么顺畅,发出带着死亡气息的齁声。

李怀根本没有多想,条件反射一般地回头!

那是一个人!一个浑身被烧焦的人!身上流淌着淡黄色的油汁,李怀甚至能闻到那股刺鼻的焦臭味!

突然,那人身上开始燃起淡淡的火焰,抬起漆黑的双手,猛地朝李怀冲来!

“啊!”李怀大惊失色,快速将竹簸箕罩在头上,然后高举木灰:“离我远点!!!”说完,整包木灰迎面洒下!

那怪物冲到一半,在李怀向自己洒下木灰的同时突然消失。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怪物是消失了,可是家里的物品都动了起来,桌椅四处乱飞,整栋房子都在颤抖!

咻!乓!

一个玻璃杯从茶几上飞起,精准无误地砸在李怀额头,李怀应声倒地,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呆在这里,所以还是挣扎着爬起来,一鼓作气冲出了这栋房子,却一跟头跌倒在前院中,昏迷了过去。

——

月落日升,风拂鸟鸣,李怀的眼帘动了动,终于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猛地弹起身来往远处跑去,隔着老远看着自己的房子,满眼惊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个大包。

现在的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簸箕,脸上身上满是木灰,神情疲惫而惶恐,狼狈至极。

他随便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心里祈祷着,祈祷今天要来帮自己的是真的贵人,而不是江湖骗子。

在漫长的等待中,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李怀欣喜的目光中,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跟前,车上下来两个青年。

林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路边的李怀,便主动上前去打招呼。

“您就是李先生了吧?”林佑摘下墨镜,露出了他的与众不同之处——眼睛。

他的左眼与常人无异,但是右眼中却有着一层淡淡的翳,就像覆盖了一层薄膜。

“你怎么知道我是?”李怀问道。

“呵呵。”林佑微微一笑,“你这竹簸箕和满身木灰可显眼得很。漫长的夜晚不是吗?”

李怀苦苦一笑:“岂止漫长。”然后客气问道:“不知两位要怎么称呼?”

“额。。。这个就不透露了,反正我们能帮你就是了。”林佑看向旁边手提旅行包的齐鸿,笑道。

“你可以叫我们‘清洁工’,专清理那些东西,你懂的。”齐鸿补充道。

“哦。。”李怀点着头,却总是情不自禁地看向林佑的眼睛。

林佑也发现了这点,笑道:“没瞎,只不过能看到一些你平常看不到的东西而已。”

“那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了,有点吓人是不?”齐鸿在旁边打趣道。

李怀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失态了,连忙道歉:“不好意思。”

林佑淡淡一笑,道:“没所谓。还是先带我们进屋吧,我们连夜赶过来,现在挺想喝杯咖啡什么的。”

李怀闻言,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惧怕,看了看不远处的房子,有些畏缩。

“不用担心。”林佑拍了拍他的肩膀,“鬼魂白天是不会出来的,只有晚上才会出来捉弄人。”

这么一说,李怀脸上的神情才稍微缓和下来,有了林佑两人壮胆,他倒也没那么惧怕了,所以,他还是走在了最前面。

身后,林佑对齐鸿低声说道:“清洁工?你在逗我?”

“嘿嘿。”齐鸿只是嘿嘿一笑。

屋内,林佑喝着咖啡,嘴里嚼着面包,同时观察着这间凌乱的屋子,笑道:“李先生,您这房子其实挺不错的,环境好,又安静,只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地方阴气太重。”

“可不是吗!便宜的东西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搞得我现在恶鬼缠身,估计上一个住在这里的家庭也是因为这个才跑掉的吧。”李怀无奈道。

“那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干脆也搬走呢?”林佑问道。

“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李怀沮丧道,“为了买这栋房子,我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

“那把它卖掉不就行了?”

李怀摇头:“卖一栋房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想害了别人啊。”

林佑闻言点了点头,笑道:“你是对的。其实事实上,当脏东西缠上你之后,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它都会跟着你,就像黏在脚底的口香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那你还问我?”李怀疑惑。

“问你这些问题,其实就是想确定一下缠上你的鬼魂究竟属于哪种类型。”林佑解释道,“你运气比较好,如果我推测没错,缠上你的鬼魂应该就是普通的游魂野鬼,就喜欢捉弄你这种心地善良而又好欺负的人。而且我在电话里不是说了吗?你已经被锁定了,你贸然离开,很可能会激怒他,最后附你的身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李怀若有所悟。

“冒昧问一句,你额头上的伤怎么搞的?”林佑点点头,突然又问道。

“鬼打的。”李怀回答道。

“额。。。这倒是有些过分了。”

“清洁工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多少钱都行,砸锅卖铁我都想办法筹给你,我只想回到正常生活啊!”李怀突然激动起来,差点就跪下来了。

林佑急忙拉住了他,笑道:“钱的事先不急,既然我们来了,就一定还你一个清净的家。”

说完,林佑放下手中的杯子,冲着齐鸿喊道:“赶紧吃完,开始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