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六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下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风傲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那女子的两只胳膊死死的搂着风傲的脖子,将风傲的脸憋得通红,风傲既要躲过扑面而来的海浪,双要抓紧每一秒种的时间大口喘气,他紧张的都快哭出来了,什么时候他也没有面临过像现在这样险恶的情况呀!他想用手去打那女子的后脑勺,或是太阳穴,人的头上只有这两个地方被击打后会晕倒,可遗憾的是,他虽然够得着,但因为是那女子在他身后,他使出的力气有限,根本不足以打晕她.

  风傲拿像上吊绳般搂住自己的胳膊没有办法,无奈之下他只得分出一只手来想掰开勒住自己肚子的手,但是没有用,使出全部的力气不过是将那胳膊移开一小段距离.而且一旦风傲的手一移开,立刻又搂上了风傲的脖子.

  "荣华,你再不来救我,下次见面你可以给本少爷收尸了.记得告诉"头脑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风傲无奈的想着,然后在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副画面就是:在惊涛骇浪中,荣华架着一艘小船天降神兵般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一拳打在那女子后脑勺上,两只胳膊松开了,风傲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感谢的话,便晕了过去,他的体力严重透支了.

  "少爷,少爷"

    ??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风傲悠悠醒来,看到一脸关切表情的荣华紧张的看着自己,风傲长出了一口气,晃了晃还未从半昏迷在清醒过来的头,捏了捏因被那女子搂着而变得有些僵硬的脖子,问道.\

  "一艘小船,应该是船长留下的,万一船只遇险紧急时逃生用."想想那天的风浪,荣华不由得一阵心悸,那船主活下来的可能性连万分之一都没有,自己乘坐的船就极有可能是船长当时乘坐的,不然何以连船浆都固定好了呢?人死为大,荣华也不好再用"该死的"来称呼他的,毕竟,船长不可能死两次的.

  "那我昏迷了多久了?"风傲吃力的撑起了身子,睁开眼睛望着大海,平静的大海已经没有了当时的狂暴,仿佛那时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一般,只是现实的一切都告诉自己,那不是梦.乌云依旧低低的压在海面上,远远的看见几只海鸟在天际边敫翔,依旧看不到一点陆地的影子.小船的船头上,自己的剑正插在那里.船两边还有两只固定好的船浆荡在海面上,船长预备自己逃生用的东西,结果船长没逃走反倒便宜了自己,不知道船长在九泉之下知道后是会哭还是会笑?

  "我也不知道,大概有五六个时辰吧."荣华说着,停顿了一下,指着风傲身边道:"这个女的怎么办?她当时和你在一起的,所以就顺便把她也给救了."

  "她,她是谁?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想起来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差点害死我,可不能轻饶了她."风傲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凶恶的表情活象见了猎物的狼.

  可是他马上就凶恶不起来了.因为他随手扒开那女子脸上被海水浸湿的头发后,展现在风傲眼中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白玉般的肤色,新月般的眉毛,细长睫毛覆盖住了一双理应让珍珠都黯然失色的眼睛,挺拔的琼鼻下,薄薄的嘴唇显出淡淡的肉色.上等的丝绸衣服被海水浸湿后紧紧的贴在曼妙的身上,凸凹有致的身子勾勒出令人血脉贲张的曲线.

  风傲的鼻血都快要流出来了,荣华也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女人.想来荣华还没有仔细看过那女子,救不风傲两人的时候风暴还未平息,从未掌过舵开过船的荣华要一边开船一边看住自己两人,怎么可能有时间去看自己救下的人儿.

  "什么叫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就是呀!"风傲在心里无声的呐喊道,但转而就开始对未看到的眼睛充满了期待,恨不得扑上去扒开她的眼皮看看.

  顿了好久,始终没能下得去手,他喉咙里动了一下,问荣华道:"荣华,这个女人差点害死了我,你说我怎么对付她?"看着风傲那凶狠的眼神,荣华不由的打了个冷战,说不清是因为冷还是因为被风傲吓得.

  "少爷,这女人差点勒死您,怎么对付她都不过分,少爷您."荣华顿了顿,面对大海道:"少爷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荣华郁闷的眯着眼睛,这都叫什么事儿呀!看到风傲那黄鼠狼看到鸡的眼神,分明写着"**"两字,一个主子跑来问下人怎么办?难不成还想把过错推到我身上来么?荣华干脆背过身去,示意自己不会插手,也不知道有这会事.

  风傲看到荣华背对背过身去,诡异的笑了一下,将那女人搂在怀里,闻着那动人的娇躯上散发出来的令人心动的幽香,风傲的心都快醉了,他对准那女子的樱唇吻了上去,但就是还差一寸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你还算是人么?你这样的行为是什么?趁人之危,这是一人能做出来的么?这是风家子孙做得出来的么?这是风扬的儿子做得出来的么  ???这简直是禽兽呀!你怎么可以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做出这等卑鄙龌龊无耻下流的事来."心里一个声音高喊着,风傲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光,但他随即后悔了,因为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嘿嘿,这是虽说有外人,可荣华已经背对背过身去,绝对不会回过身来管你的事的  ??,何况这女人还差点杀了你,你这样对她也不过是一抱还一抱,有什么可内疚羞愧的?禽兽?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不发生点事情来,那便是连禽兽都不如了."另一个声音高喊着,风傲转而这样一想,感觉也对,于是心安理得的又将怀中的美人搂得紧了些.

  "哎,还是不行呀!良心上过不去呀!"风傲颓然的将怀中美人放到船上,无奈何的望着苍天,不知何时,乌云已经散去上,那蓝天之上,正在高升的太阳散发出万丈光芒,风傲转而望向那女子良久,小声的嘀咕道:"嗯,这个,一个是禽兽,另一个是禽兽都不如,唔,头疼呀!  ??,啊,有了,亲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何况她在海里的时候她差点杀了我,我不计前嫌救了她的命,亲一下总不过分吧?"

  风傲这样一想,便觉得心安理得多了,大嘴往那女子的脸上印去.

  "啪"

  荣华听到声音,匆忙回身,愕然的看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