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七章 海市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荣华匆忙回身,看到的是,风傲一只手捂着左脸,夸张的将头扭到一边,刚好让荣华看到了风傲左半边脸上,那鲜红的被风傲的手遮住了一部分的鲜红的五指山。那里,已经稍微肿了起来。那昏过去的女人,赫然有一只胳膊举在空中。

  荣华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巴掌就把少爷的脸打肿了,这女人太可怕了!”荣华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不知是吓的还是累的,但他更担心的是风傲,风傲的脸,自十岁起就没被什么人打过了。他心惊胆战的问道:“少爷  ??”

  他还未及说完,便听到一声如黄莺出谷般绕梁三日而不绝的声音响起:“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这个。”风傲右半边没被打过的脸也红了起来,但瞬间便恢复了正常,道:“这位姑娘你误会了,我叫风傲,这位是我兄弟荣华  ??”

  风傲话未说完便被打断:“他刚才叫你‘少爷’。”

  “呃,这个嘛,荣华,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打架  ??从今天起,你要叫我大哥,明白么?来,叫声大哥听听。”

  荣华心里嘀咕道:明明我比你大,却要叫你大哥。但他也明白风傲其实一直是把他当兄弟看的,没把他当成下人,只是自己一直不认同这个身份罢了。现在风傲当着一个外人的面提出来,与其说是现在才把荣华当兄弟看,不如说是提醒荣华放下心里的负担。

  “大,大哥。”

  风傲听了后笑了笑,对那女子道:“呵呵,他承认他是我兄弟了,怎么样?现在可以继续说下去了吧?当时我们一起落水,你趴在我的背上,我们是肌肤相亲,呃,不,是隔着衣服。”风傲躲开迎面而来的一只拳头,同时扑到荣华身上想演示当时的情况。却引起小船一阵摇晃,差点翻船,只得老老实的呆在船上,不敢乱动了,续道:“你的两只手勒住我的脖子,两条腿缠住我的腰  ??”

  看着那女子快要喷出火来的表情,风傲理智的跳过了一些内容,道:“危急时刻,我兄弟荣华从天而降,救了我们两个,但当时你已经窒息了。所以我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精神,本着舍已救人人精神,本着  ??”风傲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的“本着”和“精神”,从佛家到道家,从皇帝到市井都被他给“本着”了,真是有如滚滚江水,边绵不绝,浩瀚星空,无边无际。

  说的那女人瞠口结舌,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她何曾想过,这世上竟有如此极品的人物?拿雄辩滔滔,舌灿莲花来形容他都差远了。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师。”

  倒是荣华的反应还算正常,他干脆用两根手指堵住了耳朵,纯粹当没听到他的话。在学校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风傲那能将死人说活,活人说死的过人本事了。现在?用一句荣华的话来说就是:我已经彻底的免疫了。

  “请说重点好吗?”那女子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沉着脸打断了风傲的话:“我对于你如此崇高、如此伟大  ??的精神没有兴趣。请说重点,重点是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近?”那女子说到“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近?”的时候,明显的脸红了一下,她本想说“为什么你要吻我?”但终究说不出口,只得说“为什么离我那么近?”

  听到那女子的前半句话,风傲如在天堂,可当他听到“没有兴趣”的时候,他仿佛瞬间掉到了十八层地狱,他讪讪的笑着,笑的很勉强:“救你上来的时候,你已经窒息了,所有高尚的、真诚的、正直的、伟大的  ??”在滔滔不绝中讲了一大堆自吹自擂的话,风傲在那女子快要杀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续道:“准备给您进行一次纯洁的、单纯的、无私的  ??,呃,嗯,人工呼吸。”风傲很小的心说完了话,小心翼翼的看着那女子的反应,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右脸和左脸一样。

  却不料那女子嫣然一笑,令风傲荣华两人感觉如沐春风。道:“那你已经,呃,亲过了,对吧?”说到“亲”这个词的时候,她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显得不自然起来。

  看着女子的笑脸,风傲顿觉心旷神怡,喜不自禁,当即摆手说道:“没有,绝对没有,我正准备给您进行人工呼吸,您就醒了。”说完,不好意思的拿开遮在左脸的手,那里,一个清晰的巴掌印鲜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荣华看着那女子的笑脸,暗道:好漂亮,当真是一笑倾城。

  那女子依旧巧笑嫣嫣道:“那我为什么感觉后脑勺那么疼?还有,我醒过来的时候会是在你怀里?”

  看着那女子的笑脸,感觉心都要醉了的风傲丝毫没有感觉到这话里的不对劝,荣华连使眼色才使他醒悟过来:那一拳是荣华打的,可能告诉她么?摸着脸上正肿着的巴掌印,风傲明智而且很有义气的替荣华选择了欺骗那女子。

  风傲干笑几声,和荣华互打了一个眼色,道:“这个,这个,啊哈,当时那个惊涛骇浪,想是有巨浪夹杂着什么东西砸在了你的后脑勺  ??,至于你为什么会躺在我怀里,这是因为  ??”风傲顿了一下,接着道:“那是进行纯洁的、单纯的  ??的人工呼吸前的准备动作。”风傲一脸的无辜。

  “是吗?”那女子明显不是那么好骗的,她沉默了一下,脸色黯然。

  “当然是这样!”风傲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转而头号荣华:“你说是不?荣华”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嘻皮笑脸的对那女子说道:“不知姑娘家乡何处?芳名为何?年方几许?家中有谁?有否婚配呀?”此刻的风傲,俨然一副登徒浪子的模样。

  “登徒子”那女子在心里怒骂一声,脸上却是笑道:“小女子姓云名霞,京城人氏。父母是耕甲的,那日  ??”

  风傲荣华两人听云霞细细道来,原来云霞家里是种田的,其父母白天下田,云霞便去给他们送饭。那日中午,云霞照旧去给他们送饭,却遇到强人,准备将她掳到出云国去卖掉,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敌得过那些个恶汉,便被抓上船来。前几日终于磨断缚着的绳索准备逃走,不想才出房门便被发现。被她们在甲板上抓住了。

  荣华看了云霞一眼,想到当日翻船之前甲板上的吵闹声,不由得点了点头。想了想自己的身世,望着天际边不做声了。

  风傲听得是一清二楚,但心里想的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云霞!哦,你就是我心目中最最完美的女神呀!我发誓,今生今世,我非你不娶了。云霞,山无棱,江水为竭,天地合,冬雷阵阵夏雨雪,不敢与卿绝  ??

  于是,两人都没有发觉,云霞身上穿的,是上等的蚕丝绸衣,脚下穿的,也是绝对不是一般人穿的起的云锦彩靴。

  风傲还在自我陶醉,云霞露出奇怪的表情望着正在发花痴的风傲,却听到荣华一阵大呼小叫:“少爷,少爷,快来看,前方有一座小岛!”说着,手舞足蹈的跳着,引起船一阵的摇晃。

  云霞嘀咕了几声,若有所思的望了风傲一眼,转而望向荣华手指的方向。

  风傲翻了翻白眼:“小华,下次拜托有什么发现不要乱跳,万一船翻了怎么办?真是  ??还有最重要的一条。”风傲拍了拍荣华的头,说道:“以后叫我大哥,我不要听到什么‘少爷’,明白?”

  看到荣华重重的点了点头,风傲冲着云霞露出灿烂的笑容,转而望向天边。天边的乌云不知何时竟已散去,阳光温暖的照射着大海,三人的衣服也迅速的干起来,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都看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那里,水汽弥漫,云雾缭绕。

  入目望去,那极远的天边,云雾飘渺的深处,显出一座海岛来。由远而近,渐渐清晰起来,海岛上的棕树,高耸入云的山峰,都看得一清二楚,山峰顶部那蔼蔼的白雪,灰褐色的山体上大大小小的岩石。最重要的是,海风的方向刚好将船吹到岛上去。

  风傲退后几步,抓起一只船浆猛的滑起来。荣华也醒悟过来,抓起另外一只浆滑起来,顿时,小船如离弦之箭般向那小岛冲去,只有云霞不知道该干什么?看着那小岛出神,可她很快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风傲荣华两人很快累出了汗,云霞便将自己已经快要干了的衣服的一只袖子沾上海水,替他们擦起汗来,同时在他们滑船的时候大喊“加油”。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说现在,风傲荣华两人足足滑了一个时辰,两人的胳膊都仿佛灌了铅般沉重,根本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任凭云霞在一旁怎么喊“加油”都无济于是,都坐在船舱里像某种哺乳动物般吐着舌头,喘着粗气。

  “要不你来试试?”当云霞再一次要求他们滑船的时候,荣华说道。

  “小华,你怎么可以这样?云霞是个女孩子,你怎么可以要求他去滑船呢?来来来,等下休息好来我们再滑它一阵子,争取滑到那座小岛上。”花痴一般的风傲丝毫不考虑荣华话中对云霞的敌意,只是一味的讨好云霞。

  “少爷疯了!”荣华在心里哀叹一声,转而对风傲道:“大,大哥,你有没有发现,那座小岛在我们刚发现的时候是离我们那样近,仿佛触手可及般,可我们都已经滑了一个时辰的船了,怎么那个小岛还是离我们那么远?”荣华还是不习惯说“大哥”这个词儿。

  “你的意思是  ??”

  “呃,我的意思是,这是不是传说中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蓬莱仙岛?”

  “不是。”一旁的云霞冷静出声,“看,有船靠在了海岸边,还从船上下来一个人。”转而又道:“你们快点滑。”

  “我没力气了。”

  “我饿了。”

  “我也一样。”

  听到这话,云霞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小声的说道:“其实我,我也饿了。”但转而对二人道:“那岛上一定有吃的,我们只要上了岛,就一定能找到吃的,快点滑吧,只要到了那里,我们就有吃的了。”

  荣华还待分辩几句,却被风傲一脚踢在小腿上,只得老老实实的抓起船浆摇了起来。只是摇的那个慢呀!连老牛拉破车都不如。

  那船便顺风顺水,向那“小岛”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