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四野 > 正文
第八章 烤了一条龙
作者:幽冥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正中午,滑到夕阳西下,风傲荣华一边忍受着云霞如六十岁的老婆婆般唠叨,一边用比蜗牛快不了多少的速度摇着船,那船似乎只是借助风力的速度向那小岛滑去。足足到太阳消失在茫茫大海,长庚星大放光芒,小船也越来越接近小岛。

  在小岛边的沙滩上,停泊着一艘小船。“看,看,那真有一条小船,说不定那人已经找到吃的东西了,我们快上岛吧!”去霞一边指着小船,一边高兴的道。

  风傲荣华马上来劲了,那船立刻以刚才十倍的速度冲向海岛,看得云霞啧啧称奇。上了小岛后三个便放任小船停留在沙滩上不管了,走在最后的风傲一把把插在船头的剑***,跟上了两人的脚步。也是三人没出过海的缘故,若是有经验的人,断然不会将船随便停在沙滩上。

  三人走上小岛,看到沙滩高处干燥的地方有一排脚印,便遁足迹走了过去,穿过一片密林,看到一片开阔地上,一丛篝火燃得正旺。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正专心致致的看着篝火上,那随着男子的双手的转动而转动着的烤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味。

  此时三人离海边已经很远了,海潮声已经听不到了,听到的,只有木棒燃烧时的“噼啪”声,和那男子口中吐出的不知名的地方民歌。

  那男子听到身后“沙沙”的脚步声,吃了一惊,迅速回身看到风傲三人立在身前,待一一打量过后,眼光落在云霞身上,抚须而笑,道:“三位请稍坐片刻,这鱼马上就好了。你我四人聚于此地,便是缘分,无须客气。”

  借着篝火,三人也仔细打量了一下那男子,只见那男子一身宽大的文士服,灰褐色的衣服上有很多亮晶晶的颗粒,想是海水被烤干后剩下的盐粒。白净的脸上,两只眼睛如黑宝石般闪动着光芒,下颔处蓄了一把手指长的胡须。

  风傲荣华二人倒是没有客气,随便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了,倒是云霞略一犹豫,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后,疑惑的问道:“大哥认识我们?”

  “呵呵,当然认识你,昨日试图逃走,又给坏人在甲板上抓住的可不就是你么?”那男子一边翻着手中的鱼,一边说道。可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若不是你在甲板上吵闹吸引住了他们的注意力,我有可能偷到那船主的小船么?可他也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云霞一听,惊叫道:“当时你也在船上?”又指着风傲荣华道:“他们当时也在那条船上的。”

  风傲荣华一听,点点头。

  那男子将火上的烤鱼收了,不顾烫手拍了拍上面沾着的灰屑,道:“茫茫大海,狂风暴雨之中我等竟能逃得性命,聚于此地实属缘分哪!”

  将烤鱼递给了云霞后,那男子道:“我们现在有四个人,这一条鱼实在不够分的,倒不如两位陪我再去转转,看还有什么别的野味没有?”

  荣华幽怨的看着云霞手里的烤鱼,却被风傲拍了下肩膀,风傲一脸严肃的道:“小华,你去陪这位大哥去打猎,记得多打点东西回来吃。”

  “那你呢?”

  “我?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家是很柔弱的么?如果我们三个人都去了,万一有什么恶兽来袭,那你让云霞一个人呆在这儿不是很危险么?所以说,还是我呆在这里保护她的好。”

  “恶兽?恐怕最危险的恶兽就是你了吧?”云霞心里冷笑,看着荣华流着口水的嘴脸,云霞便将那鱼递给了荣华,反正风傲会挡下的,恶人由风傲来做就是。

  果不其然,云霞刚递出去,便给风傲拦了下来。

  “这个,小华,云霞是女孩子家,你就不要跟她争这一条鱼了,好么?”风傲很客气的和荣华商量着,只是他的手上,云霞看不见的地方,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风傲用左手拿着剑,剑尖指着荣华,意思很明显,你要敢接,我就捅死你。可不巧被云霞瞧见了,风傲飞快的换成用两指夹着剑刃,快得让云霞以为刚才只不过是一场幻觉,对荣华道:“你去打猎可能会有危险,这个,拿去吧。”

  荣华接过剑,还未开口,便被那男子拉走了。待走得远了,荣华拿剑狠狠的砍在一颗棕树上,松了一口气问那男子道:“你干嘛拉住我?”

  那男子并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你跟那两人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男的是我家少爷,女的不过是落海的时候刚好在一起,我在救我们家少爷的时候一块把她给救了。”荣华没好气的道。

  “哦,那你更不该拂逆你家少爷的意思了。”

  “哼,他不光是我家少爷,也是我大哥。”荣华不服气的道,其实他很想说,逆他的意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想想那男子也是一外人,便不说了。

  “哎,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家少爷是怎么了吧?他怎么对云霞那么好?比对我还好,况且她不过是个外人。”荣华郁闷的问道。

  “原来那女子叫云霞,云霞,啊!”那男子明显吃了一惊,随即自言自语的自我安慰道:“不可能那么巧的,一定是巧合,一定是有人跟她同名而已,她怎么可能被人捉到这里来?而且自已说出自己的真名,这一定只是巧合。”

  荣华见那男子不答话,只是在一旁自言自语,不由得推了推他问道:“怎么了?”

  “哦,没什么,没什么,你不是想知道你们家少爷怎么了吗?这很简单,他喜欢上那个叫云霞的女孩子了。”

  “没了?”

  “没了。”

  “哼,还以为你多有能耐呢?原来不过如此。”荣华无情的嗤笑他,眼睛眨巴眨巴几下正色道:“你走这边,我走这边,咱看谁打回来的猎物多,谁就服了谁?赌不赌?”

  那男子并未答话,看了荣华一眼,那神情仿佛在看一个傻子,随后顺着荣华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荣华在那男子走后,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哼,我只说谁就服了谁,又不输什么?没有赌注。你那么着急走干什么?哼!”说着,自鸣得意的顺着另一条路走去。

  那男子走着走着,突然一拍脑袋,惊叫道:“忘记告诉他什么东西是不能动的了,  ??这个,他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刚好找到吧?听说它们都把窝建在山洞里,现在是晚上,那小子应该不会有那个胆子进山洞去找吃的吧?”不过这番话,与其说是在推测,倒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有人说“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就像五百只鸭子在叫”。而现在,篝火边的云霞感觉风傲一个人便抵得上五百个女人,她感觉头都快炸了,可风傲依然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讲得口沫横飞,讲得眉飞色舞,正当她发愁如何应付风傲的时候,救星从天而降。

  “少,不,大哥,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荣华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白色的东西,腰里别着风傲的剑,兴冲冲的跑回来。

  被荣华打断救爱大业的风傲没好气的转过头,阴阳怪气的道:“小华,来,给我看看你带来的什么好东西,如果不能吃的话,我想你不会介意再出去找一回吃的的,对吧?”

  云霞饶有兴趣的看着荣华怀里的东西,胡乱的猜测道:“小白兔?还是白狐?你怎么净抓这样的动物呀!看得人都不忍心  ??”她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荣华将怀中的东西放下后,在篝火边显示出来的,竟是一个蛋,一个有西瓜大小的蛋。

  “这是什么东西?”

  “这能吃么?”

  “呃,这是我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的,只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如果烤熟了,应该够我们吃了。”荣华没有理会风傲和云霞的疑问,只是自我陶醉的看着那蛋,月光下,那蛋显现出迷人的光泽,只是,没有任何人注意。

  风傲没有想到蛋能不能吃的问题,刚才那条鱼被云霞当着风傲的面吃进了肚子里,风傲若不是因为已经有荣华吃铁狮子头的前车之鉴,打死风傲也不会相信云霞那依旧平坦的小腹竟然已吃掉了整条鱼。

  看见吃不着的风傲其实受了比荣华还大的苦楚,所以一听到“够我们吃了”便毫不犹豫的马上行动起来,七手八脚的将沙地挖了个半圆形,将蛋放进去,同时将木炭篝火移到蛋上,因为没有经验,所以三人都没有将蛋埋在沙土里的打算。

  吃饱了的云霞已经有了一丝倦意,但因对风傲荣华两人还不放心,便强撑着支起身体做出一副“我精神很好”的样子。风傲荣华两人一边抚摸着干瘪的肚皮,目光呆呆的看着篝火下那白生生的蛋,静静的,三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听着篝火燃烧时的“噼啪”声,听着远处若有若无的海潮声,听着海风轻轻的吹过树叶的“哗哗”声。

  深蓝色的天空上,调皮的星星顽皮的眨着眼睛,洒下一星半点的光芒。空地的不远处,一边是黄色的沙滩,延伸到很远的地方直到被海水不断的冲刷。一边是密密的树林挡住了三人的视线,尽管三人都没有在看,都在看那篝火下白白的蛋,看着一星半点的灰烬落在蛋的四周。

  良久,风傲轻声的问道:“该熟了吧?已经烤了那么久了。”

  云霞嘴上不说什么,心里诅咒道:千万别熟,饿死这两个登徒子。在她心里已经把荣华和风傲划到同一种人了。

  荣华想用剑将篝火扒开,却被风傲挡住了,只得用一只木棒小心的扒开了篝火,本已做好被烫一下准备的荣华一摸蛋,神色一变,道:“大哥,这蛋怎么是温的?是不是烤的不够久,没烤熟?”

  风傲也觉得奇怪,烤了那么久了怎么会没烤熟,一摸蛋,也觉得有点不对,含糊其词道:“可能真的是烤得时间有点短了吧,再烤一阵子可能就熟了。家里面煮鸡蛋虽说快,但鸡蛋的个头可不能和这个比,可能真要烤的久一点才会熟吧?”

  两人又将篝火移了过来,重新覆盖在蛋上,又坐在地上对着篝火念叨起来。

  云霞心里偷笑道:好歹叫这蛋再也烤不熟,饿死你们。

  海风静静的吹过,时间悄悄流走,不知何时,风傲荣华两人已经并排坐在篝火旁睡着了。只有云霞还坐在石头上,时不时的往篝火堆里加树枝。不要以为是云霞好心帮他们烤蛋,她只是不想篝火熄灭而已,海岛之上,风寒露重。如果篝火熄灭的话,第二天伤风感冒可是自己找罪受。

  树林里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云霞循声望去,见那男子扛着几只兔子手里提着一条不知名的鱼类走了过来,腰里还别着一把匕首。那男子看到荣华已经睡着后冲云霞微微一笑,走到篝火旁取出一把匕首便对着兔子剥皮剖腹了起来。

  闻着空气中传来的血腥味,云霞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将头扭到别处去,不再看那男子身边的地上,那一滩殷红的血迹了。

  那男子想是非常有经验,匕首挥动间,只一会便将几只兔子料理好了,用匕首刮鳞,手法干净利落,只见一片片鱼鳞映着篝火的红光掉落到地上,待云霞打了个盹醒转过来的时候,那男子已经将兔子和鱼架到了篝火上。

  “他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那男子指着荣华轻声的问云霞。

  “自己不会问哪?”云霞没好气的道,她现在心里只想让风傲荣华没有吃的饿个半死才好,见那男子带回来的野味就知道希望落空了,不由得生起了闷气,但不一会,竟坐在那里睡着了。

  那男子淡然一笑,没有说话,心想与其现在叫醒他们,倒不如等烤好后再叫醒他们,让他输个心服口服。于是便坐在地上,安心的翻动起那几只兔子和鱼来。

  直到快烤熟的肉香味随着海风送到风傲二人的鼻子里,他俩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依旧迷糊着的双眼茫然的望着篝火,待看清楚那男子从火下取下烤兔肉的时候,两人的口水瞬间便充满了口腔。两人不顾刚取下的兔肉还很烫手,用衣袖包着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呼呼的哈着热气,至于和那男子打的赌嘛?本来就没有赌注,输赢更是无所谓,所以在吃着烤肉的荣华,赌约自然而然被抛到了九宵去外。

  两人哈气的声音惊醒了本就警觉心高的云霞,她看到两人毫无形象的吃法后无声的笑了起来,随即打了个哈欠,感觉实在支持不下去了,只得找了个离篝火较近的地方和衣躺下,手里紧紧的抓着一块石头,尖锐的棱角闪烁着寒光。

  那男子看到后无声的叹了口气,待看到风傲二人饿狗扑食般的吃相后也不禁莞尔,笑道:“没人和你们抢,慢点吃,慢点吃  ??唔,不过,你们可要少吃点,饿久了以后暴食可是会要人命的。”

  “唔,唔”二人嘴里塞满了肉,只得发出“唔,唔”的声音点头称是。荣华伸长了了脖子将嘴里的烤肉咽了下去,道:“我也找到吃的了,只是要烤很久才能熟。我可是先找到吃的的。”荣华刚说完,又啃了一大口兔肉。

  那男子只当荣华是不肯认输,在吹牛,于是便道:“哦,那现在可烤熟了?可否让我看上一眼?”

  二人又啃了一会,感觉没那么饿了,便将手里吃了一半的兔肉放到石头上,荣华道:“我就让你看看,也省得你说我吹牛皮,赌输了不认帐。”边说边拿一根木棒拔着那篝火。

  待那篝火拔开,露出灰烬覆盖下那颗白生生的蛋时,那男子睁大了眼睛,满脸恐惧的望着那蛋,仿佛看到了拿着镰刀收割生命的死神。

  “你,你,你在哪找到的?”那男子看着那蛋,结结巴巴的说道。

  “呃,在一个很黑,很深的山洞里,在洞的最深处一个干草堆上找到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不能吃吗?”荣华疑惑的望着那男子,摸了摸蛋,发现尽管已经烤到现在了,那蛋竟然还只是有点烫手而已,远远谈不上烤熟。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们可知道你们烤的是什么蛋?”那男子看着一副满在乎模样的荣华,恨恨的说道。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个蛋吗?你难道还怕它娘找过  ??”风傲突然用手捂住了嘴,他蓦然想到,如果蛋本身便已经这么大了,那么将蛋产下来的动物有该有多大?风傲不敢想下去了,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如果它的父母在这里,知道他们正准备将它们的子女当点心吃掉,恐怕最后被当成点心吃掉的会是他们四个。

  风傲也结结巴巴的问道:“这到底是什么蛋?它父母不会找过来吧?”

  那男子一字一顿的大声说道:“这是颗龙蛋,是传说中的龙产下的蛋,你们这群蠢货。”

  被男子的说话声吵醒的云霞还有风傲二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