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九色石的记忆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羲不断的运动着,让血液和内劲流转的更加迅速。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练了多久,额头上微微见汗的时候他发现头顶上的那颗紫色珠子开始有所变化。一缕一缕的紫色气流从珠子上流动下来,盘旋着缓缓飘落的场面美的好像梦幻。
气流没有直接融入陈羲的身体,而是进入了扁担之中。在这一刻扁担的形状发生了变化,恢复了青木剑的本来面目。紫色气流围绕在青木剑四周,就好像遇到了老朋友一样欢快的跳起了舞蹈。
陈羲感觉手里的青木剑变得微微发热,然后那些气流开始缓缓进入青木剑之内。他看到青木剑上那些细小的裂纹在紫色气流下竟然逐渐的消失,他立刻明白过来,这是紫色的珠子在修补青木剑!
陈羲脑子里立刻冒出来一个想法……他的青木剑如果真的是当年厉兰封从昆仑带回来的至宝,那么和九色石肯定有所关联。九色石发现青木剑受损,自动修补,这应该是同宗同源的缘故。
紫色气流大部分融入进青木剑中,很快青木剑表面上的所有细小裂纹全都被修补好。青木剑开始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青色光华,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一部分没有进入青木剑的紫色气流从陈羲的毛孔进入他的体内,陈羲立刻感觉到一种撕裂般的疼痛。他的经脉被最大限度的撑开,如果那气流再强大哪怕一分,陈羲现在可能就已经爆体而亡了。
开始的时候陈羲还盼着紫色气流多进入自己身体一些,现在他才明白那紫色珠子应该是很精细的控制着力量,它在陈羲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不断的淬炼着陈羲的肉身。
陈羲进入了一种很玄妙的状态,他好像陷入了昏迷但是神智偏偏很清晰。他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那是一片连绵不尽的大山。山中有各种他见都没有见过的植物,每一种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视线往远处过去,他看到了一棵巨大的无法形容的巨木。那看起来不是一棵树,只是一根极为粗大的木桩。应该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棵无法形容出其巨大的树被什么东西斩断了,现在只留下了很短的一截树桩。
可仅仅是这一截树桩,也比整片森林还要高出来很多很多。那些看起来已经特别壮阔的大树,和那一截木桩相比就好像一棵一棵的小草。
木桩好像是枯死了,上面布满了干裂的缝隙。远远的看过去缝隙不大,到近处才知道那缝隙都能轻易的掉下去一个人。陈羲感觉到木桩上似乎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气息,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那气息为什么会熟悉。他感觉自己飘了过去,飞到了木桩上面。就好像他变成了一团青烟一样,甚至感觉不到肉身的沉重。
他站在木桩上,从一头开始往往前走,走了九百九十九步,这才走到了木桩的另一侧。然后他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眼睛,就在不远处。顺着那绿色的耀眼光华看过去,发现在这一侧的木桩上,长出了一条很柔嫩的枝芽。
和巨大的木桩相比,那枝芽太渺小了。如果不是绿光很夺目,陈羲可能都不会发现嫩芽的存在。那种特别的亲切感就源自这一小枝嫩芽,而嫩芽好像在召唤着陈羲想要告诉他什么。陈羲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什么,可绞尽脑汁也回忆不起来一丝一毫。这一切熟悉又陌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了他还是他曾经来过。
就在这时候,陈羲发现在木桩对面的一面光滑的石壁上似乎有什么异样。他站在木桩上往那边仔细看,发现石壁上好像是有一个什么图案。因为石壁太大,所以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应该是一柄类似于玉如意的图形。但是图形太抽象,根本不是线条连起来的,而是九个坑……
石壁上有九个坑,和木桩遥遥相对。
陈羲微微皱眉,总觉得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联系。一瞬间,他脑海里出现了九色石和昆仑神木这两个东西。石壁上有九个坑,那岂不是代表着九色石曾经就在此处?而自己脚下踩着的巨大木桩,陈羲又觉得有些亲切,那么会不会就是神木?所以这种熟悉和亲切不是他曾经来过,而是源自于青木剑?
这些画面,陈羲无法辨别真伪。他觉得是虚幻的,但是脑子里却很清晰的想到这应该是自己吸收了那紫色气流的缘故,感受到了紫色珠子之中的记忆。神物非同凡响,能记得以前也算不得什么稀奇。
但是神木几乎枯死,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径千步的神木,什么才能将其斩断?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些异动。陈羲立刻回头,发现远方天空上有几个黑点迅速的到了近前。他想找地方藏身,然后才醒悟自己根本不在此处。他看到的应该是九色石的记忆,所以避不避没什么区别。
他抬头看,黑点已经从极远处到了近前,不过是刹那间的事而已。那根本不是什么黑点,而是几辆无法形容出来的战车。战车很大,陈羲推测那战车上至少有不下五百人。拉车的是两头陈羲没有见过的巨大神兽,虎身龙头,肋生双翅,那翅膀展开足有百米之长。
这两头神兽粗重的呼吸,就是一阵阵的飓风。一声嘶吼,就如天雷。
黑色战车看起来格外的厚重坚固,不知道是用什么打造而成。战车分为上下两层,下面一层站着数不清的身穿铁甲的武士,手里都擎着长弓。上面一层站着的是身穿黑色锦衣的人,每个人都背着一柄剑。
看到这一幕,陈羲的心里立刻一动!
他往那几辆战车后面看过去,随即发现了一辆远比战车要小的多的马车。拉车的是一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的战马,马鬃很长马尾也很长,虽然颇为雄壮但和那些拉车的神兽相比简直太过渺小。神兽的一条尾巴也能轻而易举的把战马镇压,看起来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可是,那战马似乎是不耐烦的打了个响鼻,所有拉车的神兽立刻都匍匐下来,不敢再有任何动作。战马高傲的昂起头,对那些神兽颇为不屑。陈羲看到那辆马车应该已经有些年份,车厢是一种木质的灰黄颜色,马车上的窗子关着,所以看不到马车里的人。
……
……
随着一声战鼓响起,最前面一辆战车上的数百名甲士开始放箭。陈羲下意识的想要躲闪,但是却完全没有闪避的时间。他的反应已经足够快速度也足够快,可是那些甲士射出来的箭几乎是瞬息即至,以陈羲的速度竟然没有避开!
也就是说,那数百名甲士每个人的修为都在陈羲之上!幸好陈羲现在只不过是个虚影,那些人也看不到陈羲,所以箭穿过了陈羲的身子,却根本不会伤到他。那些羽箭上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陈羲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确定那气息是什么。
然后陈羲觉得自己被什么笼罩起来,他这才发现巨大的木桩上浮现一层淡绿色的光幕。数百支羽箭在射中木桩之前全都被光幕拦住顶了回去,紧跟着就是数百声巨响。那是灵雷的威力,不过远比高青树送给陈羲的灵雷威力要大。
几百颗灵雷同时炸响,不要说冲击力,就是声音都几乎让人不能承受。陈羲看到光幕依然稳固,没有被灵雷的爆炸损毁。
那些弓箭手不能破开木桩的防御,开始后退,然后几十个精壮的甲士推着一个东西上来,陈羲认得那是弩车。随着有人一声令下,一根足有双臂合抱粗细的巨大弩箭激射而来。弩箭撞在光幕上发出一声轰鸣,陈羲看到弩箭箭杆上密密麻麻的符文开始闪烁起来,箭簇竟然开始急速旋转,钻头一样往光幕里面钻。
“无论如何,今日要将神木的幼苗取走!”
陈羲听到战车上有人喊了一声,然后第一辆战车上,至少一百名身穿黑衣的剑客一跃而下,他们如振翅的飞鹰,黑衣飘飘,动作整齐划一。这些人身在半空,背后的长剑同时飞了出来。
上百道剑气不断的劈砍在光幕上,再加上那持续不断往下钻的巨型弩箭,光幕像是有些支撑不住,微微闪烁起来。
陈羲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那一枝嫩芽,只有两片叶子的嫩芽轻轻摇晃着,像是被风吹动似的,可是光幕之内一丝风都没有。
陈羲发现四周的树木动了起来,那些足有百米高的参天大树晃动着从大地之中拔出来根须,化作一个一个身形庞大的树人。这些树人随随便便一挥手便把那些黑衣剑客扫飞。根须一卷,卷向天空中的战车。这般壮阔的场面,看的陈羲心潮澎湃。
然后,陈羲听到那辆普普通通的马车里有人说话:“虢奴,你去。”
陈羲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高青树曾经跟他提起过,唯一可以确定当年内宗的叛徒就是这个虢奴。陈羲看到第一辆战车上有一个人飞落下来,穿着一件黑衣,但黑衣和那些剑客不同。黑衣上有金色的流云图案,远远看着就好像绣着一条飞龙。
这个人黑发披肩,脸上带着一个铁的面罩。遮挡住了鼻子和嘴巴,只露出一双眼睛。仅仅是那眼神,就令人心悸。
虢奴从天而落,肩膀上扛着一柄比他还要大上一倍的弯刀。弯刀碧蓝,刀身上有一层薄雾一样的东西围绕。虢奴半空之中弯刀一挥,匹练一般的刀光闪过,四五棵庞大的树人被拦腰斩断。而且那蓝色的刀气上显然还有强大的侵蚀之力,被斩断的树人迅速的枯萎一瞬间就变成了粉末。
这样的激战,看得陈羲难以平静。明明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可他却置身其中!
他眼看着那个虢奴飞身到了光幕外面,身子翻了一下后双脚重重的踩在那旋转着的巨弩上。这一踏力度奇大,咔嚓一声,光幕竟是有些支持不住!陈羲下意识的想要拔出青木剑迎战,却发现青木剑根本不在自己手里。
光幕摇摆,看起来已经无法支撑。
就在这时候,石壁那边忽然光芒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