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不忍离却不能不离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羲还没有见到过如此霸气的杀戮。
陈尽然手持血烈长枪一步一杀,那些即将冲出无尽深渊的东西在血烈长枪下没有一个可以挡住一击。陈羲知道父亲被困十一年且被锁魂链穿透了身体,修为肯定降低了不少。但即便如此,此时的陈尽然依然强大到令人心悸。
“我来拖延一段时间,你们先走!”
陈尽然一声暴喝,身形腾空而起。他双手持血烈长枪高高举起,枪尖朝下猛的一戳!血烈长枪幻化成一条足有数百米长的大枪,狠狠的戳进无尽深渊之中。一个才刚刚从血雨中钻出来的巨大飞虎正被长枪-刺中,连一秒钟都没坚持就被长枪戳成了碎肉。
长枪戳进无尽深渊之中一路镇压,那些强大的东西哀嚎着的死去。
陈尽然弹破手指,在枪杆上写下一道符文,然后一脱手将血烈长枪掷了出去,长枪化作一道血虹,砰地一声戳在无尽深渊之中。长枪上的杀气如风刃盘旋,又掀起来一片血雨腥风。
“走!”
陈尽然对陈羲他们招了招手:“我的血烈长枪可以暂时镇压住它们,不过坚持不了多久。真正强大的东西还没有出来,依然在观望。越是强大的东西越是谨慎小心,不敢轻易出来。几百年前厉兰封打的它们怕到了骨子里,所以它们每次都会先派一些小喽啰上来试探。”
陈羲听的心惊,之前被他父亲镇压的那些东西,看起来每一个实力都远比他要强大,强大的气息就令人胆寒。那七八十米高的黑色巨熊,那肋生双翅的猛虎,那手持木棒的巨人,那百米之大的铁背三头狼,每一个只要出来都能在天府大陆上搅动一番风云,可居然只是一群小喽啰!
陈尽然将长枪戳在无尽深渊之中,长枪上血光大盛。血烈长枪,能吸血腥之气,杀的越多便越强大。但是陈羲却也知道,那些东西只是肉身崩碎,灵魂不灭。他想起界墙里那一张张想要冲出来的脸,心里就一阵发冷。
陈尽然带着他们迅速离开,让范有救守着无尽深渊,然后朝着界墙那边掠去。到了界墙那边之后,陈羲立刻就感觉到了一阵阵强烈的元气波动。
他迈出界墙之门,一眼就看到了红袍老者谢心安独战四五个强大的修行者。让陈羲有些吃惊的是,围攻谢心安的人中居然有药婆,高开阔和黄希闻。之前几个人还在外面打的不可开交,现在居然联手杀了进来。
陈羲立刻想到,必然是有什么强有力的大人物出场了。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震慑住药婆等人,只是一时之间还猜不到是哪个家族的大人物看不下去了。这次来小满天宗的家族势力之大,远非青州赵家石家那样的家族可比。
青州赵家的赵无敬,灵山境初期的大修行者在青州已经名气不小,可是药婆那样的修行者,一根手指就能把赵无敬碾压。
“谢先生,你去帮范有救镇守无尽深渊,这里交给我。”
陈尽然对谢心安喊了一声,然后从陈羲手里将青木剑接了过来对陈羲说道:“你要记住我如何用剑,为父这十一年来没能尽责教导你修行,今日之后只怕也没有这个时间了,你们都要离开清量山而我不能。接下来我每一招你都要看仔细,离开清量山之后务必记得不要逞强,世间之大远非你所见这一隅可比。勤修行,少数敌,我会尽力坚持到我儿修为强大到足以来帮我的那一天。”
他一剑前行:“要看仔细!”
这句话说完,陈尽然向前一掠而出。
【青木剑诀】第一式,刺!
陈尽然人剑合一,一柄巨剑如长虹落下,这一剑比起在九幽地牢里击杀石蟒那一剑要更加强大,剑身足有百米,顷刻而至。一剑将四五个灵山境的大修行者逼退,红袍老者谢心安趁机撤了出来。他之前以一人之力与四五个大修行者对战,竟然不落下风。
陈尽然一剑刺出,巨剑将那四五人逼退,剑势不减,朝着黄希闻刺了过去。黄希闻大惊失色,双手持本命长刀凝聚毕生修为之力挡在身前。
“破!”
随着陈尽然一字出口,长刀碎,真元散,黄希闻被一剑刺穿,形神俱灭。剑直接将其斩成了两片,然后又被青木剑上的【镇邪】功法将残魂化去。要知道到了灵山境五品之上的大修行者,灵魂之力已经十分强大。即便肉身破碎,只要尽快找到合适的肉身抢夺,还能重获生机。虽然修为大减需要漫长的时间恢复,可是却能保不死。
【镇邪】功法,不但将黄希闻的内劲尽数化解,甚至把他在肉身破碎之前立刻提出来的灵魂也一起绞碎。这样一个大修行者,放在别的地方或许就能称雄称霸,可是在陈尽然面前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我儿看好,【青木剑诀】不只是徒有其形,最重要的是人与剑如何心意相通。心念所致,剑意所至。”
他身形一转,朝着高开阔掠了过去:“【青木剑诀】第二式,拨!”
一剑出手,那长剑上一条巨大的龙形剑气昂然而出,龙头一甩,将后退的高开阔叼在嘴里。不管高开阔如何挣扎如何拼尽全力的攻击,龙形剑气不散不破,而高开阔的攻击竟然都被龙形剑气拨开一边,药婆和其他两个人立刻手忙脚乱起来。高开阔那拼尽全力的攻击,竟然全被龙形剑气拨向他们这边。
随着一声嘹亮的龙吟,高开阔的肉身砰然而碎。龙形剑气将高开阔吞了进去,龙肚子里竟然剑气纵横,一瞬间就把高开阔绞碎成了肉泥。所有的修为之力都被剑气拨了出去,不远处一个来不及躲闪的大修行者竟是被高开阔的一道修为之力打穿了肩膀。
……
……
陈羲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如今满天宗遇难,父亲是不会和自己一同离开清量山的。神木大阵一旦开启,能把无尽深渊镇压五年。这五年中,父亲必然要留在这里守住大阵。所以陈尽然才会让他看清楚,因为以后陈尽然真的没有机会再教导陈羲什么了。
“孩子”
沐婉碧握着陈羲的手,眼神里都是疼爱:“记住你父亲今天说的每一句话,我们两个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这十一年来让你颠沛流离,几经生死。我们没有想到你会成长的这样快,能将我们从九幽地牢救出来。若是这场劫难来的再晚一些,我们也能多照顾你几年,可是现在,你又要离开而我们不能随行。”
她的眼睛里泛着泪花,可是神情却那么的坚定:“我们不是合格的父母,但是我们真的很爱你。你已经长大了,可是长大的这些年却没有我们在你身边陪伴。如果可以,我多想把一切能给你的都给你。就好像那些平凡夫妻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天守着你,望着你,替你遮挡所有风雨。”
陈羲的手颤抖着,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沐婉碧伸手轻柔的把陈羲脸上的眼泪擦去,温柔的笑着:“可你父亲不是普通人,他是满天宗唯一的真正传人。厉兰封传下来的使命,始终都在他肩膀上扛着。我是你的母亲,也是他的妻子。原谅娘的自私,我不能陪你离开。”
她看向远处大战的陈尽然,眼神里都是依恋:“如果可以,我多想带着你去过安逸的生活。可是当你父亲从前人手里接掌满天宗的那一刻起,这样的安逸就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你是娘的心头肉,可是一旦我们离去,就会有更多的娘失去孩子,也会有更多的孩子失去娘亲。”
“孩儿知道!”
陈羲咬着嘴唇说:“孩儿会尽快强大起来,和你们在一起。”
他心里却做了决定,他要留下来,留下来陪着爹娘。哪怕这团聚的时间再短,他也不想再离开父母了。
就在此时,陈尽然手持青木剑又连斩两个灵山境的大修行者,用的都是【青木剑诀】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招式。药婆吓得转身想跑,跑之前打开了自己的本命【玄罗宝袋】,她修行毒功,【玄罗宝袋】中有她养了多年的七八个毒物,这些东西剧毒无比,而且居然每一个毒物修为之力都到了灵山境。
这也就难怪黄希闻和高开阔两个人惧怕药婆,药婆带着【玄罗宝袋】就相当于带着七八个毒物帮手,每一个修为都不弱。打起来,相当于七八人围攻一人。
“【青木剑诀】,扫字诀!”
陈尽然一剑扫出,剑气激荡。一道看起来能有数百米的巨大剑气横扫而过,那些毒物还来不及发威就被剑气尽数斩碎。药婆大惊失色,拼尽全力逃走。陈尽然化作流光自背后追上,一把抓住药婆的头发,然后将她的【玄罗宝袋】扣在她脑袋上。
“修行毒功害人害己,你的凶名背后就是累累白骨。昨日你杀人,今日人杀你,这便是循环往复,颠之不破的真理。”
陈尽然单手发力,药婆的脑壳在【玄罗宝袋】里爆开。陈尽然一甩手,无头的尸体飞了出去。药婆的灵魂出不了【玄罗宝袋】,被她自己的毒功侵蚀,一阵哀嚎之后消散无形。
陈尽然将青木剑抛过来让陈羲接住,然后看了一眼妻子沐婉碧。
沐婉碧心有所感的点了点头,看着陈羲柔声道:“记住,爹娘真的很爱你。”
她忽然出手在陈羲后颈上打了一下,陈羲立刻昏厥了过去。沐婉碧将陈羲扶住,然后抱起来交给高青树:“请你带他离开,我们夫妻二人感激不尽。”
高青树也是眼含热泪,用力点了点头。
沐婉碧伸手温柔的在陈羲脸上摩挲着:“孩子,娘真的舍不得你。可是娘还要陪着你爹继续守着这清量山,我们不是圣人,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劫难到来不闻不问。你要好好的,好好的……”
……
……
无尽深渊
范有救和谢心安对视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谢心安道:“幸好无尽深渊里那些东西的肉身都不是真正的肉身,它们都是人心邪念产生的东西,若是被它们找到真正的肉身那才是大事不好。”
就在此时,忽然从无尽深渊里伸出来一只巨大的手掌,手臂上还长满了黑色的长毛。那手掌忍受着血烈长枪的镇压,显然也有些吃力。但手掌却不是攻击血烈长枪也不是攻击范有救和谢心安,从无尽深渊里伸出来之后猛的抓住一个人,然后迅速的缩了回去。
“那只手刚才抓了什么东西?是个人?”
谢心安大惊问道。
范有救脸色发白:“是……戒律堂的那个小子,唐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