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美人在侧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羲抬头看了看天色,夕阳已经斜坠。从天枢城里出来之后就一直在拼命,拼命的赶路拼命的厮杀,现在天色渐暗两个人并肩而行,倒是有一种格外舒服的安宁。小河边上翠草只过脚踝,踩在上面软软的如走厚毯。
  这里似乎很少有人来,河岸堤坡很缓并不突兀。河岸两边都有树林沿河而生,从规模来看应该是人为种植的。林子很浅,只是随河岸向远处延伸。此时离开天枢城其实也算不得太远,估摸着应该是没人想到陈羲和柳洗尘竟然会在这里漫步而行,没人打扰,安静里透着一份淡淡的幸福。
  这画面似曾相识,所以两个人忍不住同时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改运塔那幻境之中,草原深处也有一条这样的小河。
  “要不……在这坐坐?”
  陈羲看向柳洗尘问了一句。
  柳洗尘微微点头,选了一棵大树下面的草地上坐下来。她不是那种矫情的小女人,坐下来还要心疼自己的裙子。远处的夕阳只剩下半个红彤彤的圆盘,身后的黑色已经悄悄的从地平线远处蔓延过来。
  陈羲挨着她坐下,两个人的肩膀之间差不多有一拳距离。柳洗尘侧头看了看,没有说什么,可是眼神里有些东西一闪即逝。坐下来之后反而没了话题,气氛稍稍显得有些尴尬。所以两个人这样坐在大树下看夕阳的画面虽然熟悉,可是感觉却不同。
  就这样沉默了很久之后,柳洗尘忽然身子微微侧了侧,把头放在陈羲的肩膀上。那一头顺滑的秀发披散下来,发丝间的清香钻进了陈羲的鼻子里。他的肩膀微微颤了一下,心里有些乱。即便是面对比自己强大很多的敌人的时候,他也不曾这样紧张过。
  不管是在满天宗的时候杀付经纶,还是到了天枢城之后杀陈地极,陈羲始终都那么冷静。可是现在,仅仅是一缕清香进了鼻子,他就无法冷静下来。
  “记得草原时候,我喜欢在夜里坐在高坡上抬头看满天星辰。你开始劝我说夜风冷,我不听,你只好陪着我一起看。你总是装作不情愿,可其实我知道你愿意陪着我。总是感觉,你和我坐在一起就是满满的一个世界。你的世界里是我,我的世界里是你。”
  柳洗尘声音很轻的说道:“我总是觉得天空中的星辰不够璀璨,你用了很久的时间做了几百个许愿灯,悄悄的藏起来。在我生日的那天夜里,你把所有的许愿灯都放飞上了天空……”
  陈羲忍不住微笑起来:“为了瞒住你,每天带着东西在放牧的时候做许愿灯,然后我还挖了一个大洞来藏。结果有一天没注意,几只羊羔钻进那洞里撞坏了不少。离你的生日已经没有多久,所以每天我比以往早出门一个时辰,晚回来一个时辰。你问我为什么离家那么早回来那么晚,我说看腻了你这黄脸婆。”
  柳洗尘垂下头,脸微微发烫:“在那个世界里,你我都没有修为之力。可是却不必担心被人算计,不必担心有什么麻烦。平平淡淡的过每一天,我会哀怨镜子里的自己眼角的皱纹越来越多,你也会抱怨自己不再强壮。”
  陈羲哈哈大笑:“那种苍老下来的感觉很真实,已经没有力气跳上马背的感觉确实很让人憋屈。已经不能把你抱起来,你说抱不动了那就背背好了……”
  “但你握住我手的时候,不会放松一分。”
  柳洗尘抬起头看向陈羲。
  她眼神是那么的明亮,那张精致完美的脸上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憔悴。月色还没有亮起来,残辉最后的那一丝光明依然在精心打扮着她的面容。仅有的微光让她的皮肤看起来依然那么明媚,而她的唇依然那么娇艳。
  陈羲自然而然的贴过去,在她的唇瓣上吻了一下。
  没有冲动,没有激动,甚至没有一点点心情上的波动。他凑过去吻了她,如此的自然而然。因为这样的动作,在幻境之中他曾经做过无数次。或许是傍晚的夜风太轻了吧,或许是迷乱的夜色太美了吧,或许是这画面太熟悉了吧……陈羲忘记了自己并不在幻境之中,所以这一吻那般的轻柔温暖。
  不唐突,也没有亵渎。
  柳洗尘的身子却微微颤了一下,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她没有想到陈羲会吻自己,哪怕她可以随时做出反应却根本没有去做。因为她有些发傻,忽闪了两下眼睛嘴巴还微微的张着。
  看到她这样的表情,陈羲这才恍然。
  他变得局促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唇微凉。
  柔软。
  沁人心脾的香。
  柳洗尘忽然笑起来,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的星辰:“如果某人觉得歉疚,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坐的舒服些?比如往旁边移一下,让我靠着树……”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顿住,因为有一条有力的胳膊环在了她纤细的腰肢上,然后有些不讲道理的把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她则有些呆傻的顺着那股好像无法抗拒的力量靠在他胸膛上。
  “比大树好,大树冷硬,这里有温度。”
  某人低下头,闻着怀里女子的发香。很用力的闻了一下,让这味道刻进自己脑子里。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她只是想在分开前给自己留多一些回忆?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心里对那草原那夕阳念念不忘?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她不想分离。
  ……
  ……
  夜晚的黑被清晨的明亮代替的时候,她好像还在睡着。
  柳洗尘躺在她怀里睡着,已经不记得是在说到什么的时候她就这样睡熟了。青木剑化作一个半圆的穹顶,挡住了夜风也挡住了晨露。他就这么坐在那呆呆的看着她,这半夜什么都没有去考虑没有去算计。
  她微微侧了侧头的时候,表情里藏起来一分她不想让他看到的不舍。
  “你回去吧。”
  她闭着眼睛说:“天枢城里肯定还有你要做而没有做完的事,昨天到现在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曾经有过的熟悉我差不多都已经找到……和你一起走在小河边东一句西一句漫无边际的说话,和你坐在大树下抬头看夜空然后躺在你怀里睡着,这些感觉我都已经找到了……这就已经足够。”
  陈羲没说话,因为心里在疼。
  他知道,她比自己还要疼。
  “我把你送到地方吧。”
  陈羲沉默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
  柳洗尘慢慢的张开手,她的手心里的那把钥匙出现在陈羲眼前。陈羲看到钥匙在微微发光,而且有些温度。她就这么紧紧的握了一夜,所以手心里钥匙的印记很深,几乎刺破了她的掌心。原来……她要去的地方就在这里,只是她没有说。
  如果昨天陈羲没有说就在这坐一会儿吧,她还会一直走下去。
  陈羲看着那微微发光的钥匙,心口里的疼骤然加重。她只是想多让自己陪一会儿,只是想让这感觉再回来多一会儿。当她感觉到钥匙微微发热的时候,她心里的不舍会很浓很浓吧。她故意走的很慢,可还是很快就到了地方。
  为什么,时间就不能停住?
  就好像那幻境里一样,虽然在真实世界里才过去了没多久,但两个人已经手牵手走完了一生。
  她还是没有睁开眼,可泪水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她不睁眼,是因为她害怕自己睁开眼之后泪水会流的更多。陈羲伸出手,把她眼角的泪擦去。可是擦去一滴,温热的眼泪就从她故意紧闭着的眼睛里流出来更多。
  陈羲忽然把她手心里的钥匙拿起来,低头在她的唇上用力一吻:“你在这里等我,我会来找你,相信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不应该是你自己来面对,而是我。我不能就这样跟你离开,我必须找到一个办法几年后救我父母。”
  她睁开眼,泪水已经满了眼眶。
  “会吗?”
  她问。
  陈羲用力的点了点头:“你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等我回来,不过这里灵气枯竭不能修行,会苦了你。等我天枢城里的事做完我会立刻来找你,然后咱们一起去满天宗。”
  “我陪你一起去找丁眉。”
  她说。
  陈羲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他左手手背有些感应,然后光芒微微一闪,一个看起来娇俏可人的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出现在陈羲面前。这小女孩简直美的不像话,可爱的不像话。面容上依稀有些熟悉的感觉,陈羲一时之间有些发愣,没反应过来。
  那精致的找不到一点瑕疵的小女孩撇了撇嘴,张开双臂给了陈羲一个你还不快来抱抱我的表情。
  “藤儿?你怎么变大了?”
  陈羲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藤儿干脆自己走过来,然后小屁股坐在陈羲另一条腿上看着一脸惊讶的柳洗尘:“喂喂喂……你比我先还是比我晚啊,要是比我晚那也得问问我答应不答应的吧?要是比我早……麻烦你不要占那么多地方好不好,给我稍微也留一点啊。”
  她使劲往陈羲怀里钻了钻,然后伸手捏住了陈羲的鼻子:“趁我闭关居然骗了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美人儿大姐姐回来,你本事倒是不小啊。看起来木讷呆傻的,原来桃花运这么旺……”
  她说完之后转头看向柳洗尘,声音清脆的说道:“不过你看上他倒也算眼光不错呢,这家伙笨是笨了点但天赋还行而且性子不错。最主要的是长的很帅哈……要不是我年纪太大了对儿女情长什么这样过家家的事没兴趣了,我就抢过来自己带着玩。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啊大姐姐,我可不是你情敌。要不然我把九色石挂在这个废弃的禁区里,陪你在这一块等这家伙办完事回来?矮油……我可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距离太近……太近……”
  “她是?”
  柳洗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陈羲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藤儿然后介绍道:“咳咳……这个……这个就是神腾。”
  咯噔。
  柳洗尘觉得自己的心停跳了那么一会儿。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