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黑暗裁决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羲看着桌子上的三件甲胄,脑海里那个黑甲人的话语还在回荡着,久久不曾散去。
  “修行者的使命是什么?”
  “是守护!”
  陈羲看着那甲胄,似乎看到了黑甲人樊迟带着他的三百六十青衣军慷慨赴死的画面。他们是去做诱饵的,所以他们注定了最先死去。樊迟说会带着他的青衣军活着回去,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应该心如刀割吧。
  他很清楚,自己带来的三百六十条汉子,都会死在那里。而那三百六十个勇士只怕也全都很清楚,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但他们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他们队列整齐的昂首向前,高歌而进。
  守护!
  陈羲心里刻进了这两个字。
  他确实不曾听说过樊迟这个人的名字,也不曾听说过青衣军的名号。世间所有的关于神战的传说都已经被扭曲,将千年前那些慷慨赴死的古修前辈传说成了自私自利之人。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当下的修行者才会变本加厉。
  他们会觉得,自私也是一种传承。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自己,自私是古人遗留下来的东西,和我无关。
  陈羲轻轻抚摸着面甲,感受着那最后一丝苍凉。
  樊迟的身影不会再出现了,那一抹残魂随着陈羲滴血也终会消散。陈羲甚至有一种负罪的感觉,他觉得是自己把樊迟最后的留恋赶走了。樊迟是多么的爱着这个世界,爱着他想守护的亲人。
  陈羲默默的将臂甲扣好,将面甲带上。
  黑夜中,他离开了客栈。
  西南
  一刀堂所在。
  当所有人都在着急着不知道大堂主去哪儿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穿黑衣带着黑色面甲的男人。只有一只左眼露在外面,看不到他的面貌。他走进来的时候,就好像死神降临。对于一刀堂的所有人来说,今天就是末日。
  当陈羲离开的时候,一刀堂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这些黑道势力中人,没有一个人手是干净的。西南的百姓被他们欺辱了那么多年,有多少人血被他们当成了美酒?陈羲离开之后,异客堂的人随即到了,他们运走了一刀堂这么多年来积存下的所有财物,足足装满了七八辆大车。对于修行者来说那满满的金银财宝可能没有用处,可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更好的生活。
  离开一刀堂之后,陈羲走进黑虎帮的总坛。这里还残存着一些黑虎帮的人,他们依然在为非作歹。
  陈羲出来的时候,血顺着台阶从屋子里流到了院子里。
  不久之后,异客堂的人又到了。赶着大车,带走了黑虎帮内所有值钱的东西。
  这一夜,陈羲没有停下来步伐,也没有停下来杀人的手。他一个帮派一个帮派的走,一个帮派一个帮派的杀。不是杀一人两人,而是杀尽。也许在一年前甚至半年前,陈羲都不会相信自己能下得了手。但是今夜,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从这条大街杀到另一条大街,从这个帮派杀到另一个帮派。陈羲没有心情去记住自己杀了多少人,也没有心情去想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报应。他脑子里回荡着的两句话就是……若是杀恶人能救人,为何不杀?修行者的职责就是守护。
  前一句,是在七阳谷的时候阳照大和尚对他说的。
  修行者的职责是守护。
  这是黑甲人樊迟对他说的。
  整整一夜,陈羲的脚步没有停歇。当月亮从天空消失,当朝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陈羲消失在血河之中。他就那么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但是从这一天开始,血目裁决的名字开始在天枢城流传出来。
  也有人叫他黑暗裁决。
  虽然大家都不曾见过是陈羲出手,但是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都断定是陈羲一个人除掉了西南所有黑道帮派。为祸了西南几百年之后,终于有这么一天,这里再也见不到一个为非作歹的恶人。
  有好事之人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陈羲一夜之间至少杀了三千人。
  一夜杀三千,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狠戾决绝?
  血目裁决也好,黑暗裁决也好。也许几百年之后没有人再提到这个名字,但未来几十年之内,任何一个想要作恶的人心里出现这个名字的时候,只怕都会打颤。
  而异客堂的人,在白小声的带领下,将陈羲灭掉的所有黑道帮派的钱财全都拉走,这一夜数百名异客堂的汉子们累的大汗淋漓。当天亮的时候,异客堂大院里的金银财宝堆积如山。
  白小声敲响了铜锣,然后派人在所有大街上张贴告示。凡是西南的百姓,都可以到异客堂来领银子。然后异客堂会安排他们去找新的住址,这消息就如同风暴一样,很快就传遍了天枢城。不管是修行者的世界还是凡人的世界,到处都在说着这件事。
  就连人们最津津乐道的九子夺嫡的事,似乎都被冲淡了。
  ……
  ……
  “黑暗裁决?”
  桑千欢啪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眼神里的怒意几乎如火一样燃烧起来。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陈羲这样做无疑是在明目张胆的抗拒着他的命令。从身穿执暗法司的袍服和高堂决战,再到一夜之间杀尽黑道势力,陈羲的每一个举动都不是他授意的,而每一个举动似乎都在扇他的脸。
  毫无疑问的是,他的算盘陈羲都已经洞察了。
  所以桑千欢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被一个地位远比自己要低的人羞辱了。他一心想离开满天宗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爬升到更高的位置?为什么要爬升到更高?还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让更多的人仰视自己!
  可是陈羲,用这样一种方式蔑视了他。
  桑千欢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
  他已经几次用定向宝鉴联络陈羲,让陈羲立刻回到执暗法司。可是不管他的语气如何强烈,陈羲连一个字都没回。他试图通过定向宝鉴来确定陈羲的位置,却发现陈羲早已经切断了定向宝鉴的联络。
  一个属下,如此公然违背上司的命令。
  桑千欢觉得如果自己再忍,下面人只怕就会嘲笑自己一辈子。
  “来人,去找到陈羲把他抓回来!切断了和神司的联络,不顾大局肆意妄为,这种人神司没有必要留着。不管他办事的能力有多强,不管他什么来路,我今天都要按照神司的规矩处置了他!”
  桑千欢咆哮着,下面几个组率连忙答应了一声。可是他们也都清楚,以陈羲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啊。别说找不到陈羲,就算找到的话他们也不敢出手。连灵山境一品巅峰的高堂都被陈羲干掉了,那么干掉他们岂不是更容易……
  就在桑千欢暴怒的时候,外面有人缓步走进来。当桑千欢看到这个人之后,脸色立刻变了。他将所有的愤怒都收起来,笑着迎过去:“千爵大人,您怎么来了。”
  进来的人,正是云非瑶。
  这个看起来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似乎身上没有一丁点迫人的气势。可是谁都知道,能坐到千爵这个位子的人怎么可能不够强大?就算是桑千欢多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云非瑶面前说一个不字。
  “没什么,只是随便来看看,然后告诉你两个消息。”
  云非瑶将扫帚随意的放在一边,然后走到桑千欢的位子上坐下来。桑千欢站在一侧,哈着腰垂着头陪着。
  “两个消息,都和你有关。”
  云非瑶看了桑千欢一眼,眼睛微微眯着:“先告诉你能让你高兴的一件……你小档口的组率陈羲一夜之间铲平了西南所有黑道帮派,这件事首座大人已经知道了。只是一夜之间,咱们神司的名望就在百姓之间建立起来。百姓们都说,神司是天枢城里最公正最强大也最让人信服的衙门,这个功劳是陈羲立下的,而他是你的人……所以,恭喜你。”
  桑千欢的脸色一变,心里不由得叫了一声好险。若是陈羲回来的话,这会只怕已经被自己杀了。从云非瑶的语气来看,首座大人似乎很欣赏陈羲这样的做法,幸好陈羲那个混蛋没有立刻回来……
  “第二件呢?”
  桑千欢连忙问了一句。
  陈羲立下大功,为神司闯出来一番公正的名气,虽然那是陈羲做的事,可神司里都知道他桑千欢才是百爵,这件事是他安排陈羲去做的。至于他怎么安排的陈羲,谁还去管那么多。所以桑千欢确定,自己又要升迁了。
  “第二件?”
  云非瑶似笑非笑的看着桑千欢:“第二件就是,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百爵了。”
  桑千欢心里一喜,眼角的皱纹都笑开了。他等待着云非瑶接下来的话,心里却迫不及待的算计着自己会升到什么位置。
  “陈羲将接替你成为这个小档口的百爵,而你……从此以后不再是神司的人了。我念在你曾经为神司立过些功劳的份上,不计较你以前做过什么龌龊事。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了,走的慢一些我都可能反悔,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啊?!”
  桑千欢的身子猛的摇晃了一下,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自己,被驱离出神司了?
  为什么?
  他问:“为什么?”
  云非瑶云淡风轻的说道:“因为我是千爵,因为我愿意。”
  桑千欢最后挣扎道:“就算您是千爵,可按照神司的规矩,您也不能随意罢免一个百爵。要按照神司的流程,查清楚我到底做过什么错事才能定罪。”
  “你真的想让我给你定罪?”
  云非瑶往前探了探身子:“你和虢奴之间那点事,难道真以为可以瞒得住?”
  桑千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瞬间白的像纸一样。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了,这一刻他心如死灰。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