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从不谈判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羲往左右看了看,发现四周又没有了那个叫纳兰放弓的人的影子。【【,这个人真真正正做到来无影去无踪,即便陈羲将将神识散出去探知四周,也没有察觉到一丁点的变化。也就是说,纳兰放弓的无影无踪居然没有影响四周的天地元气。
  这是毫无道理的事,哪怕就是动用一丝修为之力,对天地元气也会有相应的一丝影响,陈羲的感知力极为敏锐,就算是禁区石洞里那个靠保持平衡才能进去的石壁,陈羲依然能察觉到。
  但是他察觉不到一点纳兰放弓的气息。
  “对方还在试探。”
  雁雨楼负手而立,看着外面依然平静无波的说道:“了解神司的人不敢贸然出手,不了解神司的人都是一群白痴被人唆使着往前送死。诏国降族里确实出了几个了不得的修行者,但那几个人一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因为太有名,一出手而没能赶尽杀绝的话,他们就暴露了。”
  陈羲听雁雨楼说完之后问:“咱们的支援,是不是最早也要等天亮传送法阵开启之后才能到?”
  “理论上是。”
  雁雨楼道:“法阵开启之后,派一个人回去禀告神司,神司会调集人手赶来支援。不过来来回回,就算法阵传送的速度再快,也有些来不及。距离太远,无法靠定向宝鉴传递消息,只能定位。”
  来不及。
  陈羲回味了一下这三个字,却发现雁雨楼说这三个字的时候没有一丁点的担忧。非但没有担忧,甚至还有一点点陈羲无法理解的玩笑味道。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雁雨楼还有心情开玩笑?
  然后陈羲忽然明白为什么这句话会有玩笑的味道了……因为雁雨楼说的来不及,不是说他们坚持不到神司的支援赶到。而是说那些赶来支援的人到了之后,只怕什么都赶不上了,事情已经解决完,支援人的人自然来不及赶上分一份功劳。
  自信。
  雁雨楼身上有一种普通人无法理解的自信。不只是他,他手下的那些人,好像都受到了他的传染。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那样一副冷冷淡淡却格外自信骄傲的模样,不管是彦虎这样的千爵还是那些普通的神司黑决。
  一个人,影响了如此多的人。
  “平江王的人还不敢直接出手,他们不知道我的底细,所以想让诏国降族的修行者来试探一下。看看我手里有多大的力量,等到他们差不多可以试探出来之后,真正的强者才会出手。”
  雁雨楼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二楼的栏杆,很有节奏。
  “这件事咱们想的小了。”
  他忽然说了一句和面前的事好像没有关系的话。
  “小了?”
  陈羲重复了一遍,然后反应过来:“是小了。”
  他看着外面黑暗之中那看不到的危险,心里的疑团逐渐解开:“之前我以为,平江王这样做是想陷害安阳王,然后以此为理由对安阳王开战。但是现在看来,那只是表面上的事。平江王……在为自己铺造后路。”
  “雍州,青州。”
  雁雨楼冷哼一声:“好大的胃口。”
  “怎么办?”
  陈羲问。
  “按大楚的律法办,按神司的规矩办。”
  雁雨楼回答了一句,然后身形一展忽然飞上了半空。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他就如一只巨大的雄鹰一般扶摇直上。然后陈羲就听到天空中的雁雨楼语气有些发寒的说了一句话:“你们这些魑魅魍魉说神司的人躲在暗处,在我看来你们才是躲起来不敢见人的小丑。以为黑暗可以挡住你们的嘴脸?那就都出来见见光吧。”
  然后雁雨楼手里出现了一个太阳。
  一个只有拳头大神司的人掌控的是黑暗的秩序,握着的是黑暗的力量。但是雁雨楼此时用一个太阳,让所有人无所遁形。
  光明,降临人间。
  一个肉眼可见的光圈以雁雨楼为中心向四周蔓延了出去,光明开始驱散黑暗。夜如潮水一样退去,而这光明普照的范围之大令人咋舌。
  半个火阳城的黑夜,都被驱离。
  没有什么,再能隐藏。
  光明之下,陈羲看到驿站四周竟是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看起来不下七八百人。这些修行者的实力虽然不够强大,但是人数实在太多了。虽然陈羲之前就感知到了四周有不少敌人,但是当这些人暴露出来的时候,陈羲心里还是微微一震。
  而与此同时,天空之上,至少七八条战船浮现出来。这些战船上应该用了什么隐身的符文,所以即便是在白天也不能被察觉。可是在雁雨楼的太阳之下,隐身用的符文失去了所有作用。
  天空上有战船,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此时的火阳城,似乎已经不再是大楚的火阳城了。
  ……
  ……
  “名不虚传。”
  啪啪啪的一阵掌声之后,有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出现在一艘战船的船头上。他看起来已经很老很老了,但是身形依然挺的很直。如果看外貌,这是一个道骨仙风的老人。身上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道袍,虽然脸上满是皱纹,不过看起来精神矍铄。
  这个老者似乎是没有料到自己会暴露,所以悄悄藏起来脸上的那些许尴尬。
  “不愧是执暗法司中名气最响亮的万候。”
  这个老道人微笑着对天空中漂浮着的雁雨楼说道:“早就听闻,执暗法司之中有个童颜白发的万候雁雨楼,天赋惊人,修为强大。现在才得见一面,倒是可惜了。”
  “你是谁?”
  雁雨楼冷冰冰的问了一句。
  老道人轻抚长长的胡须,依然微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万候你来错了地方啊。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来火阳城,但显然你不是为了我们才来的。本来大家可以装作谁也不知道谁的存在,相安无事。但你不该收留那个黄家的小子,他知道了一些他不该知道的秘密。”
  雁雨楼摇头:“他不是我收留的,这是大楚的驿站,黄家的人自然能来。不过既然人在我手里,我也无需跟你解释什么……我想起来了,传闻平江王殿下年少时候,曾经入道观开悟修行,他的开悟恩师道号叫飞弥。你为了和诏国降族的那些不入流的小人物接触,居然该换了面容……这么大的年纪,脸倒是还挺年轻。”
  老道人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雁雨楼,你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天下很大,修行者很多,不要以为自己见过一些世面就觉得了不起,谁也不能说自己天下无敌,便是圣皇和国师,只怕也不敢这样说。”
  雁雨楼的下颌微微向上一扬:“天下再大,神司想要做什么也没人拦得住。我也没有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倒是恰好可以收拾了你们。”
  “自大!”
  飞弥道长收起笑容,冷声说道:“我不出手,你以为是怕你?我修为大成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腔作势!”
  雁雨楼眯着眼睛说道:“那你真是太笨了,比我早修行那么多年,怎么进展这么慢?”
  “这位万候大人……”
  一个看起来微胖的中年锦衣男人走到飞弥道长身边,抱拳对雁雨楼施礼:“现在的情况其实超出你我的预计,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局面。本来是我们做我们的事,万候大人做万候大人的事。可是就因为一个黄家的小子,却成了不死不休……其实,这件事也不一定非要动手才行。”
  中年男人道:“万候大人如此的修为,在执暗法司里确实有些屈才了。既然事都已经摆明,那么我索性就说的更明白些。平江王殿下和我们有了些合作,这个合作是绝不能提前被人知道的。但是,打起来的话,就算我们有把握杀了你,我们这边损失可能也会很大。不如……你加入我们,日后平江王登基成为大楚圣皇,你就是新的执暗法司首座。”
  “交出那个黄家的小子,你成为我们的合作者。”
  中年男人一脸和气的说道:“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办法?”
  雁雨楼微微点头:“真是好办法……不过,我没兴趣。”
  “你太狂妄了!”
  飞弥道长伸手一指雁雨楼:“你的修为绝没有到洞藏,最强不过灵山九品。我们两个任何一个人的修为都与你相当,两个人联手你只有死路一条。”
  雁雨楼竟是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眯着眼睛看着飞弥道长,身上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你说我就答应?还是按照我说的来做吧……你们两个自己废了修为跟我回天枢城,其他人自行了断。”
  “找死!”
  飞弥道长怒骂了一声,灵山境巅峰的修为澎湃而出。一时之间,下面的修行者全都承受不住,不少人跪了下来。
  “我改主意了……我来废掉你们的修为,下面的人我也自己动手来杀。”
  雁雨楼冷傲的扫视了一眼,然后手里的太阳忽然光华一盛!千条万缕的光剑从太阳中分离出去,比闪电的速度还要快的多!围着驿站的上千个修行者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应过来,全都被光剑刺中。
  光剑上似乎带着一种根本无法抵挡的威力,刺中那些人之后,那些人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然后发光,太阳上分离了光剑,光剑把那些修行者变成了太阳……然后,这些修行者全都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朝着天空中那几艘大船炮弹一样冲了过去。
  “不好!”
  飞弥道长脸色一变,双手往下一压布下一道结界。但是他护得住一艘战船,却护不住其他的。那些发光的修行者就好像烟花一样在天空中爆开,一个接着一个。庞大的战船被修行者的自爆炸的破碎不堪,除了飞弥道长所在的那艘大船,其他的转船全都在同一时间被摧毁,战船上的修行者,连反应都没有就被同伴的自爆所杀。
  一艘一艘的战船坠落下来,发出一声一声的轰鸣。
  雁雨楼冷傲依然:“神司,从来都不会和敌人谈判。”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