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为了杀你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招而已
  围在驿站外面的七八百个修行者尽皆被杀,天空中漂浮的战船除了飞弥道长所在的那一艘全都坠落。这就是神司万候雁雨楼的一击,这就是神司雁雨楼的态度。
  神司,从不和敌人谈判。
  雁雨楼的手里举着一个太阳,眼神睥睨。
  “你们和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没有走脑子。诏国的降族不了解,难道你也不了解?神司是做什么的?神司的存在就是为了铲除所有试图颠覆大楚的人。不管是大楚人还是别国之人,只要触及这个底线,就只能死。”
  雁雨楼将手里的太阳朝着飞弥道长所在的那艘战船一按。
  太阳脱离了他的手掌,然后瞬息之间变得巨大起来。最初的时候太阳只有拳头大小,片刻之后到了大船外面,居然已经能有一米直径。这个耀眼夺目的光团撞在飞弥道长布下的结界上,然后结界开始消融。
  那种感觉,就好像把一个小小的太阳放在了一层铁板上,铁板在一开始还勉强挡得住,但是没过多久铁板就会被融化出来一个洞。那个一米大小的太阳烧穿了飞弥道长部下的结界,然后光芒一闪!
  战船上的人发出一阵阵的哀嚎,陈羲看的极仔细,战船上那些修行者就好像被火烤化了的雪人一样,迅速的融化。很快,这些修行者就全都消失不见。甚至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存在过的证据,连灰都没有。
  战船被崩碎,飞弥道长和那个中年男人只能退避。
  两个人一前一后闪开,才避开不久,大船便被炙热的光芒烧的什么都没了。那么巨大的一艘战船,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雁雨楼漂浮在半空,背后的红色披风呼啦啦的抖动着,看起来如天神下凡。
  “伏魔之剑。”
  飞弥道长低呼了一声,然后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朝着雁雨楼一指。一道剑意,如长虹一样直刺过去。无形的剑意,比有形的剑更加令人心悸。陈羲也用剑,所以他能感觉到那剑上强大的气息。
  这就是灵山境巅峰的修行者,这一剑可以将一座山峰劈碎。
  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招式,不需要什么精妙的功法。到了这个级别的修行者,或一言,或一行,都有着无可阻挡的力量。陈羲丝毫也不怀疑,这一剑可以把整个火阳城从中间劈开,一分为二。
  “剑?”
  雁雨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然后也伸手往前一指。一道光剑出现,迎着飞弥道长的伏魔之剑笔直的刺了出去。
  “不要在神司的人面前动剑。”
  雁雨楼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光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飞弥道长的伏魔之剑击碎。剑剿杀了剑,然后以势如破竹之势直奔飞弥道长。
  “屠神手。”
  在飞弥道长一侧的那个诏国中年男人伸出右手,单手抓向雁雨楼的剑。他没有本命,不修本命,他的手就是他最强的武器。他自年少起便不断的挑战高手,在不断的厮杀之中增加自己的修为。
  他叫一手遮天刘遮天。
  传闻,天下本命,都逃不过他的屠神手。天下本命,都不及他的屠神手。只要他出手,就没有擒不住的本命,就没有杀不了的人。诏国有一个传说,十三年前诏国降族统治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独行大盗,这个人修为强大行事诡异无踪,各大家族的府库多有被盗,后来被几个家族的高手围困在一座山上。
  但是这个独行大盗修为极高,以山势布下大阵,那么多高手围攻竟是不能破。独行大盗在山巅狂笑说,他可借天下势,谁也奈何不了他。然后他所在的山就崩碎了……一只手从远处伸过来,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捏碎了整座山。山碎了,他部下的大阵也就完了。
  后来这个独行大盗被人找到的时候,看起来身体表面没有什么伤势,但全身上下软的好像一团面,然后人们才发现,他所有的骨头都碎成了粉末。
  一手可破山破阵。
  刘遮天的名字,在诏国降族统治的地方就象征着一种很少有人能触及的高度地位。
  但是手断了。
  雁雨楼的眼神微微一凛,那光剑从巨大变得细小。只有三尺左右的细长光剑被刘遮天的手握住的那一刻,刘遮天的手腕齐刷刷的断开,白骨森森。然后光剑继续向前,刘遮天大惊失色,向后急退。
  在退后的同时,刘遮天连续布下十七道防御。光剑趋势不减,一层一层的破开所有的防御,就好像利箭射穿了十七层白纸一样。刘遮天面如死灰,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避不开这一剑了。
  飞弥道长的脸色同样难看,他的伏魔之剑已经修行了近百年,他以为天下剑客,无人能出其右。可是在雁雨楼出手的那一瞬,他的所有自信就都被摧毁了。那光,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的那光,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难堪。
  他是平江王的开悟恩师,若是修为一般平江王又怎么会选择他?
  修行,原来真的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他已经修行一百多年,可是在雁雨楼面前,这一百多年就好像虚度了一样。
  但是飞弥道长知道,如果刘遮天死了,他也会很危险。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必须全力以赴。
  他取出了一柄断剑。
  以断剑朝着雁雨楼直刺过去。
  ……
  ……
  断剑上有一种古老的气息,虽然剑断了,可是那种气息还在宣告着它曾经有过的辉煌。雁雨楼不认识这把断剑,但是他能感觉到断剑上的可怕。面对这一把断剑,雁雨楼也不得不将自己刺向刘遮天的光剑收回来。
  光剑和断剑相碰。
  光剑碎了。
  断剑也碎了。
  一股浩瀚强大的力量随即迸发出来,站在驿站二层楼上的陈羲毫不犹豫的展开凤凰神翅,迅速的向后撤离。与此同时,他将战甲的威力全部逼发出来,即便如此,当那股强大的力量蔓延过来的时候,陈羲依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撕裂了一样。
  他可以选择进入藤儿的空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保留一些秘密。
  所以,他选择了硬抗。
  但是他本身就有伤,之前和黄希声交手的时候修为之力也几乎耗尽。所以当那股力量过来的时候,他被震得五脏六腑似乎都移动了位置,忍不住吐了一口血。也就是这个时候,陈羲意识到了自己和那些强大的修行者究竟有着多大的差距。
  他吐了一口血。
  雁雨楼也吐了一口血。
  “好一柄断剑!”
  吐了一口血之后的雁雨楼眼神更加明亮起来,似乎是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好胜。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瞬息之间将整个驿站护住。若非如此,下面那些神司的人可能全部都会被之前光剑和断剑相撞的那一击震死。
  “可惜了。”
  雁雨楼看了一眼那碎裂的断剑,然后看向脸色惨白嘴角上带着血迹的飞弥道长。
  “这断剑上有一股你不配拥有的剑意,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你那道观里的某位前辈留下的东西。这断剑的主人曾经到了洞藏境界,所以即便剑断了但依然是洞藏境的修行者使用过的本命。”
  雁雨楼看着飞弥道长说道:“不过可惜,这断剑在之前已经用过一次了,剑身上又添了新伤,若非如此,我真的未必能挡下这一剑。”
  哇的一声,飞弥道长再次喷了一大口血,身子摇摇欲坠,看起来竟是无法保持稳住在半空。
  “是了。”
  雁雨楼像是想到了什么,缓缓说道:“黄家那个小子天赋异禀,黄晚鼎为了保护他才把他送出来避祸历练。所以黄晚鼎一定给了那个小子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保命,你这断剑上的新伤,就是被黄晚鼎的刀意所创。”
  飞弥道长的脸色白的要命,他似乎强忍着什么痛苦似的,连开口说话都不能。
  “三百年前,天枢城里有一位邋遢道人,光脚趿鞋,人也奇丑无比。没有人不厌恶他,但是没有人敢看不起他。因为他曾经一剑西去两千里,劈山杀神兽。而且那神兽,已经到了灵山境巅峰。”
  雁雨楼道:“你是那邋遢道人的弟子,这剑是邋遢道人的剑。”
  飞弥道长强装镇定的哼了一声,却不得不向后退靠向刘遮天。刘遮天的手断了一只,手腕上虽然止住了血,但是那种光剑的力量似乎还在不断的侵蚀着他的肉身。看得出来,刘遮天也在忍受着痛苦。
  “神司……果然名不虚传。”
  刘遮天看了看自己的断臂,又看了看雁雨楼:“今日之事,才让我知道什么是坐井观天。自此之后,我再也不会踏入大楚半步。这一只手就算是我买来的教训,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再参与了……雁雨楼,你确实够强,我竟是没有看出来,你……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洞藏,距离真正晋入洞藏境也只差一个契机了。”
  “你不能走!”
  飞弥道长急切道:“你若走了……我怎么办?”
  雁雨楼笑了笑:“他说的没错,你不能走。因为我说过,你们两个的修为由我来废掉,然后带回天枢城。”
  “何必咄咄逼人?”
  刘遮天道:“我已经发了誓言,我回去之后,也会告诫其他人,永远不要招惹执暗法司,永远不要招惹你雁雨楼。”
  雁雨楼微微昂起下颌,眯着眼睛说道:“这句话……我会自己告诉你们那些诏国降族的人。”
  “等一下。他们身上还藏着秘密。”
  就在这时候,之前重伤昏迷的火阳城城主左会醒了过来,他挣扎着起来一掠上了高空,漂浮在雁雨楼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他们来火阳城不只是为了那件事,还有一件更隐秘的事,他们来,其实是为了……”
  雁雨楼微微皱眉,侧耳听了听。
  “为了杀你。”
  左会的话在雁雨楼耳边响起,然后左会的一只手化作刀锋,狠狠的刺进了雁雨楼的后腰里,然后那只手狠狠的一拧……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