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君如日月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陈羲听到陈尽然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如划过了一道闪电。≧小說,这个名字,如此温暖的名字,此时却和一场巨大的阴谋联系在一起。而这个名字,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都成为这个阴谋的牺牲品。
  少年会
  陈尽然
  陈羲的心开始发沉,因为他忽然察觉到,也许自己的父亲曾经在天枢城里经历过一种无法想象的磨难。曾经觉得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少年会,最终的责任全都推到了陈尽然一个人身上。
  而这其中,显然是执暗法司在兴风作浪。
  白发老妇说的没错,执暗法司的职责是铲除一切对大楚有威胁的人,所以当发现少年会存在之后,执暗法司立刻采取行动其实并不算什么不正常的事。不正常的是……这种事,执暗法司必然会先了解才会行动。执暗法司铲除试图谋反之人,向来是斩草除根。如果最初误以为少年会是这样一个组织,那么执暗法司最初的行动绝对不是立刻将少年会暴露出来,而是想尽办法的把少年会所有组成人员全都摸清楚。
  一网打尽。
  这才是执暗法司的风格。
  但是显然,当时下令做这件事的人并不是想把少年会一网打尽,只是想毁掉少年会,只是想阻止当时圣皇的计划。白发老妇说这些的时候,让陈羲再一次听到了那个名字……执暗法司次座……集!
  这个人,到底和多少事有关?
  之前陈羲已经知道,当初满天宗的惨案极有可能就是集下达的命令。而满天宗惨案之前,少年会也是他最先察觉出来的。这个人是可怕的,因为他脑子里装着天下间最多最重要的情报。
  所以有人说过,执暗法司可以没有首座,但不能没有次座。一旦没了次座,执暗法司可能陷入瘫痪。
  难道这个集,才是自己一直都在追寻的真凶?
  陈羲觉得自己手心里有些发热,一种想要立刻起身回天枢城杀死那个人的冲动开始出现。但是很快,这个冲动就被陈羲压制了下去。要想杀死集,又岂是冲动能做到的?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幕后黑手,那么现在最起码知道他两次想杀父亲陈尽然。
  白发老妇见陈羲脸色有变,还以为他是惊讶于自己刚刚告诉他的话。老妇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她一直称为自己小朋友的陈尽然,会是面前这个少年的父亲。
  “少年会,何止是那七个年轻人凝聚起来的希望,也是圣皇陛下的希望。圣皇为了谋划这件事,准备了很长时间。但是执暗法司里的次座集,掌握着太多太多的消息,所以第一个发现少年会存在的人是他一点也不奇怪。我只是奇怪,执暗法司为什么要破坏少年会?要破坏圣皇的计划?”
  白发老妇看着陈羲问:“如果执暗法司里真的都是如你说的,那样为了这个国家而愿意牺牲自己的人,那么为什么执暗法司却直接插手了圣皇的安排?现在你还觉得,执暗法司里的人都是效忠圣皇的人吗?”
  老妇问完,等待着陈羲的回答。
  陈羲摇了摇头,不想说话。
  老妇继续说道:“当年少年会被执暗法司暴露出来之后,引起了圣庭的震动。但是因为涉及到了一位圣皇子,还有几位大家族的后起之秀,所以这件事必须要有个替罪羊。而且,圣皇是不可能承认少年会是他一手组建的。圣皇为了稳固圣庭,就必须牺牲一些人……这些人,包括陈尽然,也包括我们。”
  白发老妇叹了口气:“现在想起来,我们几个都依然汗颜。我们几个,没有陈尽然那铮铮铁骨。当初圣皇在大殿之中几次暗中示意,只要他肯承认少年会是他主谋的,那么就会放他一条生路。这条生路不管怎么走,圣皇一定会想办法。但是陈尽然,拒不认罪,而且他不认为少年会的存在,是犯罪。”
  “还记得,他当时就那么笔直的站在圣庭大殿之中,眼神里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他看向有关少年会的所有人,所有人都低头不敢看他。他甚至和圣皇对视,不肯低头。”
  “后来……圣皇实在怜惜其才,下令将他关入囚牢之后,又安排少年会的另外几个人将其救出来,然后陈尽然杀出了天枢城,自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许他已经死了吧,也许隐姓埋名。其实一直到他离开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的真名是陈尽然。再之后,我们这些人因为牵扯到结党营私而被罢黜,然后倒了蓝星城。”
  老妇看着陈羲认真的说道:“我跟你说这些,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只是因为执暗法司是个太阴暗的地方,你在执暗法司做事切记不可太相信他们的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次座集,那个人……城府深不可测。”
  ……
  ……
  “你们走吧。”
  白发老妇对陈羲温和的笑了笑:“我们几个老家伙一会儿会为你们守住传送法阵,以我们几个的能力,保护你们离开还是不成问题的。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如果你有机会,还是离开执暗法司吧,那不是个你这样的人可以生存的地方。”
  之前聊天的时候陈羲和她们提到了雁雨楼的事,所以老妇又叮嘱了一句:“你想想雁雨楼,想除掉他的何止是平江王?只怕最想除掉他的,应该是执暗法司内部的人。而这个人,多半就是次座集。”
  她缓缓道:“执暗法司的水太深了,当初少年会的事执暗法司不惜触怒圣皇,说明执暗法司有恃无恐。而天下间,能让圣皇也无能为力的是谁?”
  陈羲回答:“是国师。”
  老妇嗯了一声:“没错,所以我们几个一直怀疑,次座集是国师的人,执暗法司早就被国师控制了。而首座,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自从宁大家死了之后,执暗法司已经变的面目全非。平江王要杀雁雨楼和你,可是以集的身份,平江王都不能逼迫他……能给他下令的,多半是国师。而国师是支持平江王的,就算到了现在国师依然没有直接出手,但肯定会在暗中有所动作。”
  陈羲知道,老妇的话很有道理。不久之前,在天枢城的时候。执暗法司首座开始谋划将神司提到明面上来,这个计划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捧起陈羲。而且,首座明显有向安阳王那边靠拢的意思,从云非瑶对他说的那些话就能看出来,首座应该是支持安阳王的。
  如果国师察觉了这些,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除掉首座。
  想到此处,陈羲心里一阵发凉。
  国师不会允许执暗法司这样的庞然大物成为安阳王的助力,那样一来本来占优势的平江王就会瞬间失去主动。除掉雁雨楼,除掉陈羲自己,除掉首座,这些都是在铲除执暗法司里有意和安阳王亲近的人。
  “多谢!”
  陈羲抱拳施礼,老妇的话,给了他很多启示。
  看起来还没有太大风云波动的天枢城,其实早就已经风起云涌。表面上看不到的暗涌,更加的冷酷无情。
  想必,首座也是知道这些的。他在努力让执暗法司摆脱国师的控制,但是这种努力似乎毫无意义。执暗法司才刚刚表现出倾向于安阳王那边的意思,立刻就出现了这样的事……只怕现在回到天枢城,就有可能得到首座的死讯了吧?
  陈羲忽然有些茫然。
  自己还需要回天枢城吗?
  回去执暗法司,执暗法司里只怕已经都是想杀掉自己的人吧。
  回去吗?
  陈羲问自己。
  回去!
  不回去,就无法查清楚当年的事。不回去,他父亲陈尽然所遭遇的那些不公就不能水落石出。陈羲知道自己必须去做些什么,帮父亲逃回一些公道。
  陈羲决定回去,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离开蓝星城之后不久……这个地方,却依然和他没有失去联系。
  ……
  ……
  “君心静朗,皓如日月。”
  驿站守将赖豪对陈羲抱拳:“你是我见过最有侠义之心的人,我本来对执暗法司没有一点好感,但是今天我知道了,不管是什么地方,都会有令人尊敬的人存在。你比我年少,但是在我看来,你可为我师。”
  陈羲摇头:“你看到的我,其实是你看到的自己。”
  赖豪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笑起来:“多谢!”
  “走吧!”
  赖豪亲自为陈羲和柳洗尘开启了传送法阵,回头看了一眼守护在外面的那几位年老的隐修。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分别竟然有一种老友相别的伤感。
  “别死。”
  守在门口的白发老妇微笑着说道:“如果天枢城里没有你的容身之处,又或许你见不得那些龌龊肮脏,便回蓝星城来。这里已经在改变,因为你而起的改变。所以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位置。”
  “这世间大浪潮。”
  陈羲忽然笑起来,大声说道:“淘汰替换,血流成河。可是谁又能确定,被淘汰的一定是正义?看看蓝星城吧,被淘汰的是谁,剩下的是谁。一人尽一人力,千人承千人难。刀来剑去,只剩人心。未来天下,大抵如此。”
  陈羲拉了柳洗尘的手,步入法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