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永镇仙魔 > 正文
第十三章 新的挑战
作者:知白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洗尘的流云红袖可以吓住黄飞波,但陈羲的扁担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效果。说起来这也难怪,黄飞波他们几个合力登塔的时候,陈羲刚刚进入三层塔的门户之内恢复肉身。也就是说黄飞波他们不知道陈羲已经破镜,若是知道的话他们不会如此跋扈。
他们自然看到了陈羲那条扁担的神异之处,所以看重的是扁担不是陈羲。这和对柳洗尘的态度不同,之前黄飞波就算没有看到流云红袖,也不会对柳洗尘太无礼。因为柳洗尘毕竟还有两样东西让他畏惧,一是柳洗尘的修为,二是柳洗尘的家世。
陈羲不一样。
其实现在外面已经有不少人在说,陈羲之所以能登上三层塔,靠的不是自身修为而是那条来路不明的扁担。甚至有人说,若是把扁担给了他,他能比陈羲登的更高。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总是会被别人的言论和思维影响。之前还在为陈羲那般壮阔登塔的行为而欢呼的人,听到别人说那都是扁担的功劳也就跟着信了。然后开始跟着说,老子要是也有那条扁担……
所以黄飞波看向陈羲那条扁担的时候,眼神有些贪婪。
比他更贪的是赵库,直接跨前一步伸手抓向陈羲的扁担:“问你妈了个逼,这扁担从今天归老子了!”
嘭!
赵库的身子直接向后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改运塔坚固无比,这一下自然不会损坏了塔身,但正因为如此赵库这一下挨的更重,以至于一时之间都没能喘息过来。他甚至……没有看到陈羲是怎么出手的。
在黄飞波等人的惊骇之中,陈羲将扁担重新插回背后之前绑好的索套里:“我改主意了,你们还不值得我用扁担。”
“找死!”
见陈羲收起扁担,赵递猛的上前一拳砸向陈羲。他修为在开基五品,比陈羲差的太远太远。虽然他拳头上的风雷之声很盛,这一拳开碑裂石必然不在话下,但他面对的却不是一块只是死硬的石头。
陈羲伸出一根手指,看似缓慢但恰到好处的挡在赵递的拳头前面。
看起来比钢铁还要硬的拳头,在遇到陈羲手指的那一刻变成了豆腐。陈羲的手指轻而易举的穿进去,直接切断了赵递两根手指之后又切开了掌骨。那一根手指势如破竹,将赵递的拳头从中间劈开,然后一路向上又劈开了赵递的胳膊。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柄锋利无比的刀子切开竹片的感觉一摸一样。
啊!
赵递发出一声惨呼,想撤手却已经晚了。陈羲的手指上仿似带着一种无法挣脱的力量,赵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胳膊被切开,一直切到肩膀处。半片胳膊从身体上分离出来,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赵递捂着断臂向后急退,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
陈羲耸了耸眉角:“我比柳洗尘要的少,她要你们整条胳膊,我要半条。”
赵胜的修为在开基六品,比赵递赵库都要强,他眼见赵递重伤心中大骇,没有选择进攻而是掉头就走。
他才转过去,一个恍惚之间陈羲已经拦在了他身前。他甚至没有看到陈羲动,陈羲已经从他身后到了眼前。
“半条”
陈羲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然后手指轻轻一划。
噗的一声,赵胜右臂的半边胳膊就如同被利刃切开一样,顷刻间血如泉涌,半条胳膊飞出去,和赵递掉下来的半条胳膊并排着掉在一起,十分整齐。
黄飞波修为在开基七品,作为丙班中数一数二的弟子,他本来极为自傲。可是在看到赵家三兄弟先后受挫之后,他已经很清楚自己远不是陈羲的对手。
他讪讪的笑了笑,脸色变得很尴尬:“陈师弟,你也知道我们其实没有什么恶意。我们只是想请你回赵家族中谈一谈赵武的事,绝非想对你有什么不敬。你这样出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凡是能谈的,何必动手?”
陈羲笑了笑,却发现之前第一个被击飞出去的赵库竟然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
“咦?”
陈羲稍稍有些诧异,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破虚一品,就算是只用一根手指也能把这四个人全都干掉。按照道理赵库遭受重创就算不死也断然不能再站起来,可现在赵库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
“白痴!”
黄飞波低呼了一声,转身就跑。
他才跑出去一步,后背上一紧,衣服被陈羲抓住,然后他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陈羲单臂举了起来。不管他怎么挣扎,他都无法挣脱陈羲手掌心的束缚之力。然后他感觉自己被陈羲调转过来,头朝下脚朝上……
然后就是剧烈的抖动。
陈羲倒拎着黄飞波,一阵乱抖。黄飞波的身子好像触电一样,抖动的那叫一个销魂。他怀里的东西稀里哗啦的往下掉,几个玉瓶,一柄匕首,还有一些油纸包显然是包着什么药粉。陈羲看了看掉在地上的东西,似乎没有要找的。
然后他看到了黄飞波挣扎的时候,手腕上有一条黑色的珠串。
“想必就是这个吧。”
陈羲伸手将那珠串扯了下来,然后发现珠串上用朱笔写着极小的几行字。陈羲辨认了一下,发现应该是这几个人的名字。
“你们几个修为一般,就算合力也断然不能轻易登上三层塔……想必都是这珠子的作用吧?它能吸收掉你们几个遭受的伤害,虽然我不知道这珠子能吸收多少,但已经算得上一件宝贝了。”
“这是我黄家的东西!”
黄飞波颤抖着吼道。
“所以赵家的这几个人找了你?”
陈羲将珠子仔细看了看,伸手将珠子上面朱笔所写的名字擦掉。
顷刻间,才站起来的赵库哀嚎了一声又倒了下去,身子佝偻着抱成一团,显然疼痛难忍。而都断了胳膊的赵递和赵胜,痛苦的嚎叫声也立刻从嗓子里喷出来。显然陈羲猜对了,这珠子竟然可以吸收人受到的伤害。从赵库的表现来看,最少可以吸收半数的伤害,这已经算是很强大的能力了。
……
……
陈羲将珠串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发现这珠串就和一般的店铺里卖的那种小叶紫檀的手串相差无几。一共十八颗木珠,或许是年份已经不短了的缘故,所以珠子都已经是那种近乎于黑透了的颜色。
每一颗珠子上都有五颗金星,不多不少。
而且金星不是没有规则的排列,形状完全相同的六角形金星整齐一排,刚好围着木珠一圈。
“这叫什么?”
陈羲拎着头朝下的黄飞波问。
“这是我黄家的东西,你拿不走的。若是惹恼了皇都城圣堂黄家,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黄飞波没有回答陈羲,而是语气极为怪异的说了一句。
“从属性上来看倒真算是个好东西。”
陈羲缓缓道:“按照我的推测,以你的地位来说根本得不到这样的好东西。各家各族都派了不少年轻弟子跑来小满天宗,不外乎探查神腾之谜。因为改运塔里的神腾已经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东西,反而哪个家族都不敢派大高手来,唯恐引起什么难以收拾的局面,毕竟圣皇还活着呢。所以你们这些族中修为不高的年轻人倒是有了用武之处,但是……”
陈羲语气一转:“你们这些人修为太低,万一碰到别的家族派来的真正天才打不过怎么办?比如你们遇到了柳洗尘,除了认怂之外别无他路。但是如果连认怂都不管用的话,你们的家族就必须给你们一些宝贝东西来护身。赵武有赵家送的白玉壁,可以探查别人的修为,所以他知道我有修为在身。”
“由此可见,这个东西的价值肯定很高。若非你来了小满天宗,你根本就接触不到这样的东西对吧?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把这个珠串丢了,回到家族之后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他低头看着脸憋的通红的黄飞波:“现在告诉我,这个珠串叫什么?”
“楚离珠!”
黄飞波被陈羲的内劲压的浑身疼痛,熬不住大声说道:“这珠串是当年圣皇亲率三十六圣堂将军南征的时候,圣皇取皇都城圣树别离树上的枝条亲手做了三十六个手串,每个圣堂将军都得到了一串。南征时候,圣堂将军的手串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能抵消对手五成的攻击力量。所以这珠串在南疆那些已经国灭的齐国人中名声极大,因为取自别离树,又是咱们大楚的东西,所以被齐国人称为楚离珠。”
“宝贝”
陈羲赞叹了一声:“这真是不错的宝贝。”
“你休想拿走!”
黄飞波声嘶力竭的吼道:“我告诉你,这次各家族派来的高手很多。不要以为你现在已经到了破虚就无所顾忌!有一些真正的天才就潜藏在暗处,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来小满天宗。他们一旦解开封印,你这破虚一品的实力根本就是个笑话!”
“首先……”
陈羲将手指一划,黄飞波的半条胳膊随即掉落:“现在你们几个才是笑话。”
他一脚将黄飞波踢飞,黄飞波被制住了气脉根本无法动弹,硬生生挨了这一脚,竟是被陈羲直接踢进了一道门户之中。陈羲也不停下,将赵家那几个人拎着一个个都丢进那门户里。然后他跟着走了进去。
在门户之内,黄飞波四个人的伤势很快就被治愈。
然后又迎来陈羲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再次将他们四个打的支离破碎。如果说之前陈羲还留了余地,这次他出手要重的多。四个人被打的几乎死去,每次都是被留一口气丢在一边。然后被乳白色的微光治愈,才好过来,又被陈羲一顿暴揍。
改运塔外,人们看不到门户之内发生了什么,但是却看得到陈羲一次次把那四个人从门户里丢出来暴揍,揍的半死不活之后再丢进门户里修复。如此反复了三次,那四个人已经崩溃到跪地求饶。而地上,铺了一层的半片胳膊。
陈羲懒得再理他们,他也是故意让外面的人看到他如此暴虐黄飞波四人。在有些时候,稍稍展现实力可以免去一些麻烦。
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层塔,想到之前那个貌若天仙而又冷若冰霜的绝色女子。
“我在四层塔等你,莫要让我失望。”
这话在陈羲耳朵里回响起来,他看了看手里新得到的珠串,套在自己手腕上,缓步走向石阶。那个背着一条扁担的少年,开始了新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