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遗龙记 > 正文
第142章 春心萌动
作者:半月书生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学士泰渊先生,到底不负胜年精神,在太守府正堂坐了一会儿就在左青的安排下,去后院卧房休息去了。

    左青特意着人将自己的卧房收拾了出来,给老先生所用,老先生已在下人的侍奉下躺下来。

    东方无乂才回到卞州,许久不曾回往东海驻军,过了晌午,高冰依令来到卞陵城,迎接东方无乂与京都来的一队禁军卫士回往东海驻军大营去了。

    午后时分,张三疯也被左青安排离了太守府。太守府里只剩下左青与杨玲主仆二人和一帮下人胥吏了。

    杨玲在卧房午休了下,嫣红儿将午饭送到了杨玲房中,泰渊先生已睡熟过去,左青倒也没有余外安排送饭的下人打扰老先生。

    到了申时,左青在正堂处理完了政事,到后院看望老先生,老先生竟然还在酣睡之中。左青正打算离开后院去往偏堂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喊住了他:“暗香梅……”

    却是嫣红儿的小脑袋从门板后探了出来。嫣红儿才发出声音,房子里就传来了杨玲的娇斥声:“红儿,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人前不能这样无礼,不可在称呼公子暗香梅了,记住了吗。”

    随着杨玲的声音响起,一只嫩白的手从房内推开了房门,一番梳洗打扮后的杨玲已出现在房门内。

    一头黑亮的长发披肩滑下,未施粉黛的脸庞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左青。一顿休息后,双颊还有微微潮红,别样生辉。不曾沾惹其他的粉嫩红唇微微启开,一排亮白的牙齿,格外引人注目。

    杨玲穿了一群鹅黄色的衣裙,不曾扎腰,脚下一双皂白色踏云履,更是飘然出尘。

    活泼可爱而又不失风趣的杨玲就这样推开两侧房门,落落大方的笑对着左青。

    嫣红儿已侧身退进房间里面,收拾卧房去了。杨玲自也没有邀请左青入内,而是大大方方的出了卧房,下了台阶,陪左青站在一处。

    后院有廊亭,廊亭旁边有一小花园,杨玲示意左青到廊亭处坐坐,身为主人的左青自然是主随客便。

    二人到了廊亭,杨玲先一步走进廊亭,跟着走进廊亭的左青上前两步,兜起衣袖,为杨玲擦干净一方石椅,供杨玲坐下。

    杨玲对着左青含笑点头后,便款款的坐了下来,反倒是我们的天狼公子,一时之间有些局促,竟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知是否合适陪同杨玲一起坐下,好不尴尬的站在当处。

    杨玲抬起头来,仰脸对着左青灿烂一笑,左青好不么的就在杨玲旁边坐下了。

    “清儿姑娘此番前来……”

    “我此番……”

    二人竟不约而同的同时开了口,杨玲到还没什么,反倒是左青更尴尬了几分,憋住了嘴,脸上更是红了一瞬。

    杨玲主动开口,说道:“公子有心了,杨玲此番前来东凌,一则是为散心,二则是想去东海一游,不知公子是否可以为杨玲安排出海事宜?”

    左青听杨玲问话,连忙开口应声:“好,好。”之后仿佛才听明白杨玲口中所言,又急忙开口说道:“不行,哎呀。清儿姑娘,东海日今正是战火燎原,还是等些时日再往东海去的好。”

    左青口上说这话,心中却恨极了自己,今日这是怎么了,为何见了杨玲心中一直不得安宁。可能是在京都,母皇太后去世的那段时间,杨玲化名风清儿一直陪伴在自己左右,叫自己对她有了很是亲近的感觉,但是自己对子兰也亲近的很,怎地见到这杨玲就这般不知所措了。

    左青心里想着事,竟在杨玲身边坐了便出了神,这才是大大的尴尬啊。

    杨玲只是安静的坐在左青身边,两人隔了差不多一尺之远,但是左青逐渐变快又慢慢变得平息的心跳声还是被杨玲听到了。

    左青终于回过神来,杨玲及时开口说话,也为左青掩盖过去了那一丝尴尬。

    “东海经常会有事端吗?我听说你在京都才过了大年夜就回到卞州了。”

    杨玲倒是来的路上也听泰渊先生说过左青大年初三便启程离京的事情,只是并不知道东海的战事。

    若是换作旁人这般询问,左青定然会顾左右而言他,但是不知道为何杨玲问了出来,左青便将东海的许多事情同杨玲说了一些,更是兜心底的把罗山青与他的关系也说了出来。

    当然,左青并没有告知杨玲,东方青岩便是无庭帝儿子的名字这件事。

    杨玲听左青徐徐道来,也是为他挂了一份担忧,神色中不自然的便带出来一丝着急之色,左青看到之后,心里一阵平和之感,开口说道:“东海诸多事宜,这几日便会告一段落,我安排好线路,派……陪同你好好逛下这卞州府的各处景观如何。”

    二人对话之中,渐渐的已将“天狼公子”、“清儿姑娘”这样的成为换成了我和你,左青本想说派人带着杨玲游玩也变成了自己陪同。

    杨玲听左青说完,脸上并无多少神色变化,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廊亭里突兀的就有些冷场的感觉,杨玲也慢慢觉出一份不对劲的情愫,有些尴尬起来。

    倒是左青沉静了一会儿,想起了一件事情,向杨玲闻讯了起来。

    “今日我听福亲王说,西庆储君要来大凌选妃?”

    左青这话问出之后,便住了嘴,总不能堂而皇之的问杨玲,你那个屁大的弟弟要跑到我们大凌来祸害姑娘了?

    但是左青那一脸疑问的脸色,带来的却是杨玲的一阵惊诧。

    杨玲似乎并没有听明白左青问话的意思,但是左青也不好继续开口重复询问。

    须臾,杨玲明白过来,确实就是她听到的问题,并没有听错。想到这里,两条柳眉微微皱起,脸上更是浮现出惊诧与骇然的表情。

    杨玲说道:“大庆储君?龙儿?你这消息来源可靠吗?我怎不知?”

    左青也没想到杨玲压根不知道杨龙要到东凌选妃的事情,也是惊了一惊,便将今日东方无乂到府之后,泰渊先生到来之前,东方无乂告知与他的那些事情详细的与杨玲说了一番。

    杨玲一直仔细听着,脸上先是骇然,然后是不信,之后是了悟,最后却变成了一丝苦笑。

    左青一边说这话,一边注视着杨玲脸庞上变来变去的表情,不觉得看的入神了,竟然说完以后憨憨的看起杨玲来。

    既然是东方无乂亲自对左青说的,这件事想来不会有假,原本正在寻思小弟杨龙为何要大老远跑到东凌来闹腾的杨玲,才发现廊亭里又死寂了起来。

    杨玲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左青这才回过神来,对着杨玲尴尬一笑。只听杨玲说道:“依着小弟的性子,即便是到东凌选妃,也会先从冀州到凌州这段路上游玩一些日子,既然消息是亲王殿下刚刚传过来的,想来小弟这会应该还未到凌州吧。”

    左青点头应是,说道:“应该是出了正月才会到达京都。”

    杨玲恩了一声,说道:“小弟来了,我少不得要去京都与他会合。这几日少不得,就要在太守府里对你多多叨扰了。”

    左青听闻杨玲并没有听到杨龙要来的消息,就要去往凌京城等候的打算的时候,竟然心底一阵欢喜,也不知道为何就觉得高兴起来来。

    左青不自觉的呵呵笑出了声,瞥到杨玲疑问的眼神才急忙住了嘴,尴尬开口说道:“是啊,是啊,你尽管在府里住下,刚好过几天东海平定下来,我介绍你跟青岩认识认识。”

    左青说道这里住嘴不言,觉得自己有些说多了。杨玲也是奇怪为何左青要带她与那东方青岩相识,却不知左青心里已有了两个原因的打算。

    一是就在这几日,东海便能平淡下来,自己这卞州府的太守,少不得要风光一番,原本到了卞州以后行事算不得高调的左青,而今杨玲到了卞州府,却像大肆出一番风头,至于为何,左青自己暂时也没猜到。

    第二则是,左青想要带杨玲给东方青岩认识,至于为什么,左青现在自己也没想到,但是,各位看官,你们懂的。

    左青说完这句话,觉得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阵阵的胡思乱想,更是一阵阵的不知所言,更是尴尬了起来。

    杨玲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左青的眼神也是变得诡异了很多,这叫左青更是如坐针毡了。左青慢慢的站起身来,做出一副抬头看天的样子,口中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各自回去休息吧。”

    杨玲也抬头看了下明明还高挂在头顶的太阳,虽然时辰已近酉时,但是离着已到初春的黑夜还早着呢,明显左青就是在随便找个理由想要离开。

    杨玲也未点破,柔弱的笑了一笑,更是开口叫左青先走,只说她喜欢这花园里的几只梅花树,想要再呆一会。

    左青听杨玲说完,也没等杨玲起身送他,就跟被老师检查学业,但前一天晚上压根没有看书的少年一般,心急火燎的跑开了。

    一直快步小跑到接近后院门口的时候,左青才回味过来,又翻身往回走了一顿路。

    杨玲果然还在廊亭中坐着,身姿曼妙,神态平和。

    远远的,左青开口大声道:“我等下叫人将晚饭送到你卧房里去。”

    说罢,也不等杨玲回应,又一溜抛开了。

    今日的天狼公子啊,当真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但也,当真可爱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