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遗龙记 > 正文
第172章 客栈风波(二)
作者:半月书生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卷 京都争锋军侯宕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客栈风波(二)

    宁志高这类人,无论何朝何代,无论地界大小,总会有生存的空间。若是在有几分见风使舵的本事、或是明晓进退的眼界,大都可以过得很好。

    随意即便方才百姓客栈里那一群人,对着宁志高指指点点,又或者一副不值一哂的样子,还是在宁志高重重冷哼一后,忙不迭的“滚”出了百姓客栈。

    而宁志高此番之所以会带了一群豪奴到了百姓客栈中,倒是与着堂上正在说书、唱词的少女有颇大关系。

    这位少女似乎是从极北平原旁边的元州而来,又有人说是来自冀州,其实并没有谁能明确说出少女来自何方。

    只是在少女在凌京城里出现还是在元宵之后,更是从出现到现在一直就在百姓客栈中。

    其实,向着少女这般,在凌京城中求生活的人,实在千千万万,并不足以引起大众的关注度。

    而百姓客栈里的一群人能对这少女可能与宁志高之间存在的瓜葛,有了几分猜测,还是这群人每日都要在客栈里听少女唱词的缘故。

    这位少女,拉得一手好琴,特别是嗓音多变而奇巧。每每说到不同的人,总有不同的表现,或是糯糯女声、或是纯纯嗓音、或是高昂激烈,仿若她说话的方式,便是一种口技表演一般。

    然而左青对此并无了解,毕竟他才第一次到百姓客栈,更是第一次听到少女唱词,况且才刚刚开始。

    而这少女,也是心大能力大,从高祖皇帝讲起,其间更是讲到圣皇太后、母皇太后、早殁的大皇子等除却还在世间的一应东方皇室族人。

    而从昨日开始的皇室以外之人,则无论生死了,昨天讲的偏偏就是被人截杀在回京路上的原卞州太守王子尧,今天讲的则是尚在人家的泰渊先生。

    王子尧的身世,在京都本就有各种传言,特别是当年随东方俊一同从冀州府到了凌京城的各种闲杂人等,对王子尧这位有意遗落民间的皇子龙孙更是很有些说道。

    然而,谣言止于谣言,这种事情,怎能拿到台面上来说。但是这少女偏偏就说到了,虽然很隐晦,但是对王子尧这位流落民间的皇子,但凡能想到一点的,当时便听明白了少女言语中所指了。

    而这位突然出现的公子哥,宁志高,如今又是东方青琪座下第一狗腿,而东方青琪,即便有着皇长孙的身份,本是王子尧亲子,王琪的事情,东方皇室压根没有想要掩盖的意思。

    方才左青身边便有人大大咧咧言道,定时昨日这少女对王子尧一番唱词,惹怒了还在人家而且极为融化的王大少,现在来说,是皇长孙殿下。

    这才有了宁侯府上小侯爷,到了此处,特来找寻少女的晦气。

    左青将这许多事情在脑海中串了串,在角落处坐着了身子,饶有兴致的看向堂上的少女和堂下的宁志高与几个奴仆。

    “姑娘休要害怕,本公子乃京都宁侯府上小侯爷,宁志高是也。本公子对姑娘与众不同的唱词技法和博闻强识的各种奇闻趣事,很是感兴趣。特此来请姑娘,移步到侯府,为家父唱词一番,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宁志高敛了敛眼角,将纸扇收起,更是向着少女的方向作了个文人揖,好整以暇的说了个所以然,就等少女回复,但少女只是端起手边小碗喝了一口,并未搭理宁志高,而是闭眼假寐起来。

    不待宁志高发作,一人已从百姓客栈后廊快步小跑过来。

    这人五短身材、两只小眼若绿豆大小,脸上颤肉快快,倒是生了一张逢人便笑的嘴脸,说不上多么耐看,倒是一副喜庆样子。

    “小侯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快请上座。”这五短身材的家伙乃是百姓客栈的掌柜的,陈荣。陈荣一直在后厨忙活,在后厨听到小厮传来的消息,这才弃了后厨,到了前堂来了。

    陈荣自是认得宁志高的,宁志高倒也识得陈荣,但二人只是彼此知晓,并不熟识。陈荣从下人三言两语中,已猜出了宁志高此番前来的心意,躬着身子小跑上前,说道:“小侯爷还请暖阁说话。”

    宁志高却完全没有要动身的意思,一双眼睛仍是直直盯着那坐在堂上的少女,一双细长的眼睛,平平淡淡,许久才说道:“这少女,我要带走,陈掌柜开个价吧。”

    陈荣脸色苦闷,说道:“小侯爷说的哪里话,咱这客栈里,小侯爷看上眼的尽管说话,陈荣自当亲自送到小侯爷府上,只是……只是这少女,并非我客栈所有,却是自由之身,陈荣实在坐不得主。”

    “哦?这么说来,我若带人在你客栈里,对她做些什么,陈掌柜的也无权阻拦了?”

    宁志高倒是当时便笑了起来,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叫人好不瘆的慌。宁志高这句话说完,也不等陈荣回话,只是双眼凝神,仔细扫了扫还在客栈里坐着的诸人。

    华龙去年在东城茶馆不小心踢到铁板的事情吗,可是给帝国的这些王公贵子们提了一个大大的醒,特别是宁志高这般并不完全是依仗这家族势力来生活的。

    隐在角落里的左青,实在有些不起眼,宁志高目光只是在左青身上一扫而过,并未太过上心,其余之人倒也大都是面生之人,基本是对宁志高与他神钩的东方青琪并无多少了解的外乡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京都地界,在宁志高明显是要做些龌龊勾当的时候,还愣愣的留在客栈之中了。

    稍倾,宁志高断定这里面没有可能存在的铁板了,彻底换上了一副脸色,也不同那陈荣多说些什么,手中折扇啪啪作响,宁志高抬起手来,指向堂上少女,高声道:“来啊,将她给我带回府中。”

    陈荣在宁志高脸色变化的一瞬已有些明白过来,也未阻拦,只是一张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陈荣自觉让开位置,宁志高身后的豪奴快步走到堂上。

    而那堂上不过二八年纪的少女,一直伪装着的强自镇定终于告破,满眼都是惊惧之色,脸上更是跃然而上一片潮红,起身离了座椅,抱着马头琴就像后院跑去,却被快步赶到的豪奴拦住了去路。

    少女也未破口大骂,只是一双眼睛惊惧而又果决的看着堂下的宁志高,那眼神却深深刺痛了角落里的左青。

    太像了,少女的眼神,与梦雪死在左青怀里的眼神一般无二。

    也是这般惊惧,对死亡的恐惧,也是这般果决,对她能为左青而死的果决。梦雪已经死去许久了,但是左青偶尔月夜梦回,总在噩梦中惊醒。

    突兀的,左青心中想要救下这名少女的冲动,就战胜了只是一心看热闹的想法。

    左青站起身来,不急不缓的向着大堂走去。

    而角落里一个人影的出现,也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力,正是百姓客栈的掌柜陈荣。

    陈荣是认得左青的,那还是多年以前,陈荣与左青的第一次相遇,那时候的百姓客栈还不是一家客栈,只是京都城郊的一家小茶馆,而这茶馆在为出入京都的货商、官家提供歇脚的地方,供上一壶温水之余,倒也圈养了一群小乞丐,行那偷窃之事。

    当时正是左青与子兰、映竹等人聚集一处,有意整合京都地面的小乞丐群体,成立双子门之初,而左青与当时作为京郊小乞丐团伙首领的陈荣,自是有了交集。

    陈荣如何敌得过有东方无乂作为后盾的左青,只是左青到也未过多欺压陈荣,将陈荣手下小乞丐全部带走之后,给陈荣留下了足够的银钱。这也是陈荣有资本弄起这家百姓客栈的由来了。

    陈荣终究是左青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双子门的成立之基又是子兰、映竹这些年轻人,左青当时并没有吸纳陈荣这般中年人进入双子门的打算,也便就此错过了。

    但陈荣对左青的恩情却一直记在心里,事后更是得知,那位金锣绸缎的公子哥竟然便是天狼公子。

    这些年来,左青虽然不知熬陈荣是何人,陈荣却一直默默的关心着左青。

    天狼公子入了泰和殿,在皇帝陛下脚下临朝听政。

    天狼公子入了学,拜了当朝大学士泰渊先生,成为老先生的关门弟子。

    天狼公子出了宫,去了卞州府,做了那一方生杀大权的太守大人。

    天狼公子回了京,母皇太后殡天,天狼公子恩宠更盛。

    天狼公子在东海,剿灭海盗、驱除匪患,为帝国扩疆大功。

    天狼公子即将回京……

    陈荣万万没想到,在自家客栈里,当真就见到了天狼公子,虽不知天狼公子是从宫中出来的,还是才回到京中,陈荣一颗颤颤巍巍的心,终于落回了独自里。

    左青这会却已大踏步上前,陈荣闪身站在一边,向着左青作揖到地,左青也看出陈荣是认得他的,只是左青实在对陈荣没有印象。

    只是现今既已现身出来,左青也就有了要插手此事的打算跟准备,对陈荣倒也没有过多关注。

    而已走到人前的左青,终于引得宁志高回首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