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遗龙记 > 正文
第059章 驻军传讯
作者:半月书生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总兵大人,实不相瞒。”原本在太守府前弓着身子的王哲,不知怎么的已站直了身子,更是声音低沉的对着一侧的胡锐开口说道:“王大人一任,卞州看似繁荣昌盛了很多,但是府库里并没有多少银钱,况且王子尧所为之事,总兵大人大概也有所了解,府库储备早已被王子尧挥霍的差不多了。若是太守大人此番真的要挥师东海,怕是要,自取其辱。”

    胡锐似乎一早就知道这样的情况,仍是那副无多少生气的表情,只是语气已变得亲近了许多,胡锐开口说道:“王大人所言不差,打仗说白了就是烧钱啊,咱们卞州府架子是大,真要是……唉。”

    王哲紧跟着皱眉说道:“总兵大人也是明白此事,若是太守大人一意孤行,我们少不得要在太守大人面前做不得好人了。”却不想胡锐低着头向前走了两步,手肘直抵王哲胸口,眨了眨眼,低声说道:“王大人,呵呵,太守大人的心思,真的,不要猜了。”

    王哲听胡锐如此说,更是皱紧了眉头,不明所以。

    不待王哲再去问些什么,远远的大道路口处,已有人影过来。不多时,行色匆匆的诸人到了太守府门前,正是昨日纷纷赶到卞陵城的诸县县官们。

    诸人到了近前,看到胡锐、王哲二人已匆匆上前见礼,一阵忙乱。胡锐、王哲二人也已走下廊阶与诸人一同站在廊阶下等待太守府大门开启。

    说来奇怪,已过辰时,卞州太守府大门仍旧双环紧闭,诸人倒也没有上前应门的,只是仍旧等着。少不得期间互相寒暄几句,无非去年县里的收成几何,过年各家家人如何等等。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太守府中仍无声响传来,已有好奇难耐的人推搡着附近的官员,着选一人上前应门。胡锐、王哲位高身重,自是不会有人上前自寻烦恼,少不得新近被太守大人依为心腹的阳风县令祝人杰被诸人推到了最前。

    祝人杰也是习惯了诸事不争的人,被推出人群却也没有恼怒,正打算上前敲门的时候,身后阵阵马蹄声已远远传来。

    正是去往城郊青烟阁的左青与贼眉鼠眼的柴小虎二人归来了。

    左青御马而来,距离太守府主门大概还有二十丈的时候,才降低大马奔驰速度,临近诸人身前不足五丈处,终于停住了马蹄。诸人见主心骨太守大人已然回来,排成队列自行上前见礼,左青大刀阔斧的坐在马上,问道:“诸位大人,本府不是着意你等今日自去城外中军大营,为何都在我这太守府外等候。”

    诸人依旧垂着头颅守在左青胯下大马左右,倒是梅峰走出一步,出了队列,为左青挽住了缰绳,抬头说道:“启禀大人,吾等感念大人恩德,自发到太守府等待大人,欲在大人带领下,同往中军大营,以壮威势。”

    周围诸人听梅峰主动上前对左青如此说道,心底俱都起了感激之情,人群后面的胡锐、王哲二人更是笑容玩味的看着马上的左青与马前的梅峰。只是听到梅峰这话语中的最后四个字时,王哲的眼色变了一变,却也并未说话。

    左青却对梅峰不小心多家的四个字仿佛置若罔闻,只是坐在马上仰头大笑了几声,说道:“诸位大人有此心意,左青心领了。”说着左青作势就是跨下马来。倒是马前的梅峰一把拖住了左青的手,笑着说道:“大人尽管骑马,吾等愿为大人鞍前马后。”却不知为何左青皱着眉头看了梅峰一眼,更是轻轻哼了一声。梅峰登时后背有冷汗渗出。

    左青也未理会梅峰,弃了大马,分开人群,走到胡锐、王哲身边,说道:“诸位大人,随我同去中军大营。”说罢,头也不回的下了廊阶,向着卞陵城南侧附门而去。

    卞陵城依海而立,却到底离着东海还有二十余里。卞陵城以北紧邻滨城,以西所来则直通京都,正是御道所在,以南为惠县,期间却隔着凌江支流卞河。卞州中军大营便是沿着卞河两岸依水而立。

    左青自未骑马,贼眉鼠眼的柴小虎却也不曾入的太守府。只是一人拉着两匹马远远的吊在队伍后面。左青被胡锐、王哲二人夹在中间,走在队伍最前。之后官员们则是三个一群、五个一帮,零零散散的跟在三人身后,却也没人越过最前三人身形。

    走在队伍中,应该说在左青正后方的梅峰,一时有些摸不到头脑。回京之途,左青并未带着梅峰同行,要知道梅峰家里也是在京都生活的。

    虽不知左青为何撇下梅峰返回京都,梅峰也很自觉的直接没有回家过年,而是留在大沽县做了一个与民同乐的县令大人,到了年后,梅峰开始并不知晓左青急切离京返卞的缘由,反倒是从来在卞州府诸多县官中敬陪末席的阳风县令祝人杰亲自到了大沽县告知与他,太守大人已回到卞州,急召诸人前往卞陵城。

    昨日在府内见到左青,梅峰只觉得自家大人锋芒内敛更是成熟,却不曾从左青眼中得到对他格外关怀的目光。

    今日这番作为,自是梅峰有意向廊阶下诸人显示他身为左青亲随身份,只是似乎并未得到左青青睐。可怜梅峰只想着讨好左青,却不知道在无形中已惹得左青厌烦。

    何谓“以壮威势”?是左青需要这些下属去给他壮行,还是这些下属可以靠着他左青的萌荫来壮行,不得不说梅峰当时太将自己当做左青的亲近下属,而忘却了他自己的一县长官身份了。

    左青并不喜欢这样的梅峰,就像作为双子门副门主的菊香,当子兰伤重的时候,菊香还是先将处理双子门事务放在第一位去做。就像映竹,作为马夫就甘愿陪衬在一侧,即便是府上一些不明事理的扈从对他不加颜色,映竹也不以为意。显然,梅峰从里到外,离着左青的心腹还差的太远。

    左青自不会理会梅峰心中的小九九。初时离京,左青确实是一心急切赶赴东海,救助青岩。但是除了凌州地块,左青已平静下来也醒悟过来了。青岩在东海经营三年,断不至于就这般被人扼住了喉咙,更不会束手待毙。何况作为卞州太守的自己,何尝不是青岩的坚实后盾,当然作为罗伊岛大岛主的罗山青也是他左青在大陆上行事的依仗。

    兄弟二人勠力同心,自当其利断金。青岩不会无缘无故将庆莲送到京都,定是有庆莲不知晓而自己有忽略的地方。回到卞州路上,左青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总有一些不得解惑之处。

    进了卞州地界,映竹接来了祝人杰,一切还在左青掌控中,左青却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终于临近卞陵城的时候,有三人一身劲装深夜到了左青下榻之处,左青才明白这期间种种,他忽略了至为重要的一人,或者说是一方势力。东海驻军,驻军团总东方无乂。

    罗伊岛之事,东方驻军自然知晓,青岩之情,东方无乂更是了若指掌。何况罗伊岛六万私军还仰仗东方无乂为他提供训练将佐、指挥兵长。虽然青岩已有意隐藏绝大部分私军,更是仅留下一万多人在菊花岛附近,但是青岩还是将必要的消息透露给了东方无乂知晓,至于不告诉左青,只因为很多事情左青并不知道,告诉他也不会直接带来多大助力。

    最重要的是,青岩并不想尚且年幼的左青在还未成熟起来之前,就卷入东海这混乱的漩涡中。

    深夜到访的三人,其中一人正是在东海驻军中,王洋被“救走”后,取而代之的驻军一方统领高冰,此人如今在东海驻军中足可排到前五之列。而这高冰正是当初接送左青去往东海驻军大营的那名军卒,倒是那一晚才禀明了身份。

    这高冰本是冀州人士,比起王洋晚了几年入伍,但一到东海驻军,便在王洋麾下,后来机缘巧合,二人更是相熟相知,更是一直在东海驻军中相互扶持。

    只是高冰似乎并不清楚,王洋此时正在菊花岛中。高冰从其他二人处取来了青岩传递给东方无乂的讯息和东方无乂有意交给左青的消息,两封讯息放在一信封中,信封外打着不曾破坏的火印。

    东方无乂也是年后才知东海出事,只是比左青晚知晓了半天,再寻觅左青时他已离京远去。东方无乂的消息很是简单,除却说了下王洋等人的存在,关于青岩的,只有寥寥几字:“青岩一切安好,诸事尽在掌握。”

    至于青岩传递给东方无乂的消息就仔细的许多了。青岩的消息倒是在年前就传到了东海驻军,只是未来及的传递到京都于东方无乂知道,东海便已出事。

    青岩所传出的消息有三点。其一,月光岛已有意除夕前后攻伐罗伊岛,庆丰恐为内应,他已在罗伊岛附近留好伏兵,可确保逃出生天,东海驻军无需急于插手。其二,月光岛若主动出击,刚好给他们机会可以将诸贼聚而灭之,无需分而击之,话语中青岩将六万私军练备情况略有提及,很是信心满满。而之后则需要东海驻军施以援手,却不是借军而是借将,需要东方无乂派遣都尉以上十人,掌控部分私军,鲸吞东海余孽。毕竟罗伊岛一岛之地,实在培养不出太多的优秀将领,自然这十个都尉是有借无还的了。

    至于第三点,则是与左青有关的了。

    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