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卖海豚的女孩 > 正文
第一章 亡命的邂逅(2)
作者:张小娴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于海豚搁浅,还有第三种说法吗?」沈鱼捏着鼻子问翁信良。

    「也许是它不知好歹,爱上了陆地上的动物,却不知道自己在陆地上是无法生存的。」翁信良笑着说。

    「陆地上的动物?会是什么?人类?无论如何,这个说法比较感人,海豚为爱情牺牲了,不幸被制成标本,肉身不腐,一直留在世上,看顾它所爱的人。」沈鱼说。「你好像很多愁善感。」翁信良说。

    沈鱼吹出翁信良教她的那一串音符。

    「已经学会了?」

    「当然啦!」沈鱼伸手去抚摸手术台上的海豚:「可能它生前也听过。」

    翁信良吹出同一串音符。

    沈鱼和音。

    「它大概没想到死后可以听到这首挽歌。」翁信良拿起海豚的尾巴摇了两下。

    沈鱼后悔为什么她不肯向缇缇承认自己喜欢翁信良。她可以骗缇缇,但骗不到自己。

    「你看!」翁信良指着窗外。

    是缇缇在半空跟他们挥手。

    翁信良的工作间就在跳水池旁边,他可以从这个窗口看到缇缇攀上九十米高空,然后看到她飞插到水里。她几乎每天都在他的窗前「经过」。

    沈鱼跟缇缇挥手,她发现翁信良看缇缇的目光是不同的。

    「我走了。」

    「再见。」

    「再见。要花多少时间才可以把它制成标本?」

    「大概半个月吧。」

    「到时让我看看。」

    「好的。」

    窗外,缇缇「经过」窗口,飞插到水里。

    翁信良已经有三年没有谈过恋爱了。三年前,他那个在机场控制塔工作的女朋友向他提出分手,她爱上了别人,他请求她留下来,但她对他说:

    「如果我对你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想我是从来没有爱过你。」

    这一句话,刻骨铭心,一个跟他相恋五年的女人竟然说从来没有爱过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日本的旧同学问他是否愿意到那边的海洋公园当兽医。

    这三年,刚好治疗一段爱情创伤。磨蚀一段爱情的,是光阴,治疗爱情的创伤的,也是光阴。

    他没有带着希望回来,但,缇缇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在他刚好忘记爱情创伤的时候出现,必然有一种意义。

    这一天晚上,翁信良找到一个藉口打电话给缇缇。他是兽医,当然从动物入手。

    「咕咕的肠胃炎怎么样?没事了吧?」

    「没事,它现在很好。」

    「我有一些维他命给它,可以令身体强壮一点,要不要我拿来给你?」

    「这么晚,不用了,明天我找你。」

    翁信良失望地挂线,缇缇也许不是喜欢他,她只是对人比较热情而已。

    「是谁?」沈鱼问缇缇。这天晚上,她正在缇缇家里。

    「是翁信良,他说有些维他命给咕咕。」

    「他是不是追求你?」沈鱼有点儿酸溜溜。

    「我不知道。」

    咕咕被关在浴室里,间歇性地发出吠声,每次沈鱼来,缇缇都把它关起来,因为沈鱼对狗毛敏感。

    「你不能察觉他是不是对你有意吗?」沈鱼问缇缇。

    「你知道我还没有忘记鲸冈。」

    「你和鲸冈只是来往了三个月,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年,你不要再为他放弃其他机会。」

    「你说得对,我和鲸冈在那三个月里见面的次数并不多,我都写在日记上,可是他死了,死得那样惨,我没法忘记他。」缇缇哽咽。

    「你又来了!」沈鱼抱着缇缇,「真巧,翁信良也曾经在日本海洋公园工作。」

    「所以我很怕他。」

    「如果你不喜欢他,就不会害怕,也用不着逃避。」沈鱼一语道破。

    「没有人可以代替鲸冈的,有时我也恨他,只给了我那么少时间,却占据着我的生命。」

    「爱情不是由时间长短来衡量深浅的。咕咕又再吠了,把它放出来罢,我走了。」

    「要我送你去坐车吗?」

    「不用了。」

    沈鱼离开缇缇的家,孤独地等下一班专线小巴回家。与日本海洋公园都有一段渊源的缇缇和翁信良,也许是命运安排他们相识吧,沈鱼只能成为局外人。即使她已经爱上翁信良,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缇缇翻开三年前的日记,日记里夹着一张鲸冈穿泳裤站在泳池旁边的照片。他和鲸冈在日本认识,

    那一年,她随队到日本表演,两个人在海洋公园邂逅。一个月后,她来了香港,鲸冈来了几次探望她。

    两个人见面的次数还不超过十次,感情十分要好,也许是因为大家都从事亡命工作,同时是黄种人吧。

    鲸冈长得很好看,他最后一次来香港时,缇缇拒绝了他,没有跟他上床。她不是不喜欢他,她只是觉得第一次应该拒绝,那才表示她对这段情是认真的。那天晚上,他们只是接吻,赤身拥抱,睡到天亮。

    第二天,缇缇送鲸冈到机场,她还记得他入闸前向她挥手,他答应下次到巴黎跟她会合。可是,回到日本的第二天,他表演时失手,整个人坠落在泳池旁边,头颅爆裂,血液流到水里。

    他死得很惨。缇缇一直后悔那天晚上没有答应跟他睡,在那以后,她多么想跟他睡,也不可能了。

    早上,翁信良回到办公室,缇缇正在跟大宗美聊天。

    「早。」缇缇跟翁信良说。

    「早。」

    「是不是有维他命给我?」

    「哦,是的。」其实维他命只是一个藉口,翁信良连忙在抽屉内找到一排给动物服用的维他命C,

    「可以增加身体抵抗力。」

    「谢谢你。」

    这一天以后,缇缇每一次在翁信良工作间的窗外「经过」时,翁信良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但缇缇站在高台上时,已经不再跟他打招呼了。他不大了解她,或许她有男朋友吧。

    沈鱼喂海豚吃沙甸鱼,把一尾一尾小沙甸抛进它们口里。

    「让我来帮忙。」翁信良拿了一尾沙甸,转了两个圈,反手将沙甸抛给翠丝,翠丝用口接住了。

    「又是你的独特招数?」沈鱼笑说。

    「要不要我教你?」翁信良示范一次。

    沈鱼照着做,结果把沙甸鱼抛到水里。

    「不行,我不行。」

    「这么容易放弃,不像你的性格。」

    「我是说今天不行,明天也许做得到呢。」「你差不多时间下班了。」翁信良看看剧场大钟。

    「你想请我吃饭?」

    「好呀!你想吃什么?」

    沈鱼有些意外。

    「在吊车上再想吧!」沈鱼说。

    沈鱼跟翁信良一起坐吊车。翁信良闭上双眼,沉默不语。沈鱼很奇怪,他为什么闭上眼睛?好像要接吻似的。

    「你干什么?」

    「没事。」翁信良依然闭上眼睛。他不好意思告诉沈鱼他有畏高症。

    沈鱼莫名其妙,既然翁信良闭起眼睛,她正好趁这个机会正面清清楚楚地看他。他的眼睫毛很长,眉浓,鼻子挺直,皮肤白皙,她倒想吻他一下。吊车到站,翁信良松了一口气。

    「缇缇今天休假,要不要找她?」沈鱼试探他。

    「随便你吧。」

    沈鱼打电话给缇缇,家里没有人听电话,她心里竟然有点儿高兴。

    「她不在家里,又没有传呼机,找不到她。」

    「我们两个人吃吧,你想到吃什么菜了吗?」

    「去浅水湾海滩餐厅好不好?」

    「好。」

    「你等我,我去换衣服。」

    沈鱼走进更衣室洗澡,她竟然跟翁信良单独约会,这是她意想不到的事。那头曲发总是弄不好,她突然有点儿气馁。从更衣室出来,翁信良在等她。

    「可以走了吧?」

    「不去了。」沈鱼说。

    「为什么?」翁信良愕然。

    沈鱼指着自己的曲发说:「好像椰菜娃娃。」

    翁信良大笑:「你是天生曲发的吗?」

    沈鱼点头。

    「天生曲发的人很凶的呢。」

    「是吗?」

    「因为我也是天生曲发的。」

    「是吗?」沈鱼看看翁信良的头发,「不是。」

    「曲的都剪掉了。你的发型其实很好看。」

    「真的吗?」

    「真的,比达摩祖师好看。」翁信良忍俊不禁。

    「去你的!」沈鱼拉着翁信良的衣服要打他,翁信良逃走。

    「你别想走。」沈鱼拉着翁信良,用脚踢了他一下。

    「要命!好了,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吗?」

    「可以了。」

    沈鱼推了翁信良一下,翁信良用手压一下她的曲发:「这样就好看了。」

    周五晚上,天气比较暖和,只是风仍然很大,浅水湾的海滩餐厅人客疏落。

    「你常常来这儿吗?」翁信良问沈鱼。

    「也不是,偶然会跟缇缇来。」

    「缇缇没有男朋友吗?」

    沈鱼这时才明白翁信良请她吃饭的目的。

    「你想追求她?」

    「如果她已经有男朋友,我会放弃。」

    「她没有男朋友。」

    「真的?」

    「但情况可能比有男朋友更糟。」

    「为什么?她不是有女朋友吧?」

    沈鱼失笑,故意一本正经跟翁信良说:「你答应要守秘密。」

    翁信良惆怅地点头。

    「我和缇缇是恋人。」

    「哦。」翁信良尴尬地点头,「我看不出来。」

    「我们都受过男人的伤害,不会再相信男人。我很爱缇缇,缇缇也爱我。」

    「不用说了,我明白。」

    沈鱼噗哧一声大笑:「你真的相信?」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翁信良莞尔。

    「你好像相信。」

    「你的眼睛骗不到我,而且你虽然粗鲁一点,却不像那类人。」

    「我没骗你,缇缇的情况的确是比有男朋友更糟,她的男朋友三年前死了。」

    「为什么会死?」翁信良震惊。

    「意外。他是跳水员,三年前在日本表演时失手。那时他们不过来往了三个月。」

    「日本?他是日本人?」

    「嗯。」

    「是不是姓鲸冈的?」

    「你怎么知道?」

    翁信良不敢相信世事竟然如此巧合。

    「我亲眼看到意外发生。」

    第二天早上,翁信良回到办公室,缇缇已经在等他。

    「沈鱼说你亲眼看到意外发生。」

    翁信良难过地点头。

    「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你要我向你形容一次?」翁信良实在不忍心把那么恐怖的情景再说一遍。

    缇缇点头。

    「他落水的位置错了,跌在池边。」翁信良不想再说下去。

    缇缇的眼泪涌出来。

    「别这样。」翁信良不懂得怎样安慰她。

    缇缇掩着脸抽泣。

    翁信良找不到纸巾,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她。

    「为什么你还有勇气继续跳水?」「生活总是要继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