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卖海豚的女孩 > 正文
第五章 随风而逝的味道(1)
作者:张小娴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章随风而逝的味道

    咕咕睡在翁信良脚边,翁信良又在喝咖啡,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杯,他喝了咖啡,会拉肚子,因此使他很忙碌,无暇去想其他事。他用这个方法使自己安静下来。他觉得出走是一件很不负责任的事,应该有个交代,他又鼓起勇气拨电话给沈鱼,希望她不在家便好了,但沈鱼来接电话--

    「喂--」沈鱼拿起电话。

    翁信良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

    沈鱼不再作声,她知道是翁信良。

    翁信良拿着听筒良久,还是不知道怎样开口,终于挂了线。

    沈鱼很失望,他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

    第二天中午,胡小蝶来找翁信良。

    「我已经替你找到房子,现在就可以搬。」

    「这么快?」

    「跟我同一栋大厦。」

    胡小蝶发现了咕咕:「咦,这只狗是谁的?很可爱。」她蹲下来跟咕咕玩耍。

    「是我的。」

    「是你的?你什么时候养了一头狗?它叫什么名字?」

    翁信良拿起行李箱,叫咕咕:「咕咕,我们走吧。」

    「咕咕?名字真奇怪。」胡小蝶开始怀疑咕咕的来历。

    翁信良搬到胡小蝶那一栋大厦,他住六楼。

    「你回诊所去吧,我替你收拾地方,它也留在这里。」胡小蝶抱着咕咕跟翁信良说。

    「谢谢你。」翁信良说。

    「你好像很不开心。」

    「不是。」

    「你后悔选择了我。」胡小蝶说。

    「别傻。」翁信良说,「我上班了。」

    胡小蝶替咕咕解下狗带,无意中在狗带上的小皮包里发现一张字条,人们通常将地址写好放在宠物身上,万一它走失,遇到有心人,会带它回家。字条上写着一个地址和电话。

    胡小蝶依着字条上的电话号码拨通电话。

    「喂--找谁?」

    胡小蝶认出那是沈鱼的声音,这头松狮犬果然是沈鱼的,翁信良昨晚一定跟沈鱼见过面。

    「喂--」沈鱼以为又是翁信良。

    「你是沈鱼吗?」

    「我是,你是谁?」

    「我是胡小蝶,你记得我是谁吧?」

    「记得。」沈鱼冷冷地说,没想到她竟然找上门,「找我有什么事?」

    「你有时间出来喝杯茶吗?」

    沈鱼倒也想见见这个女人。她们相约在金钟一间酒店的咖啡室等候。

    「要喝什么?」胡小蝶问她。

    「水。」沈鱼说。她留意到胡小蝶抽骆驼牌香烟。

    「我要改抽另一只牌子了,翁信良不喜欢我抽这么浓的烟。」胡小蝶说。

    「是吗?你找我有什么事?」

    胡小蝶垂下头。

    「你找我不是有话要说的吗?」

    胡小蝶抬起头,泪盈於睫,这是沈鱼想不到的,失败者不哭,胜利者却哭了。

    「对不起。」胡小蝶说。

    沈鱼没想到她竟然向她道歉。

    「你没有对不起我。」

    「翁信良是我第一个男朋友,也是我第一个男人。」胡小蝶说。

    翁信良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沈鱼,她突然有些惭愧,因为翁信良不是她第一个男人,这一点,她输给胡小蝶。

    「当天是我离开他,他受了很大伤害,去了日本多年,最近我们重逢。你知道,男人无法忘记一个曾经令他受伤至深的女人--」

    沈鱼沉默。

    「我也想不到经过了许多事情,我们终于又走在一起。」胡小蝶说。

    沈鱼觉得这个女人真厉害,本来是她做了她和翁信良之间的第三者,现在她却说成她和翁信良之间只是曾经分开一段日子,他们现在复合了,沈鱼才是第三者、局外人。她不过是胡小蝶和翁信良之间的过客。

    「我知道你跟翁信良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日子,他也这样说。」胡小蝶说。

    「他说的?」

    「是啊。」胡小蝶说,「他是一个好男人,他不想伤害你。」

    「这也是他说的?」沈鱼悻悻然。

    「他不擅于说离别,所以他没有跟你说清楚便走了,他现在在我家里。」

    「他不擅于说离别!」沈鱼冷笑,难道一句不擅于说离别,便可以一走了之?

    沈鱼故作潇洒地说:「道别是不必要的。」

    「你恨我吗?」胡小蝶问沈鱼。

    「我为什么要恨你?」沈鱼反问。要恨,她只恨翁信良一个人。

    「我没有你那么坚强,我真羡慕你。没有他,我活不下去。」胡小蝶楚楚可怜地说。

    沈鱼突然明白了翁信良为什么选择了胡小蝶,因为她软弱、温柔、需要保护,而她自己,看来太坚强了,翁信良以为她可以承受得住伤痛。坚强的女人往往是情场败将。

    「你能告诉我一件事吗?」沈鱼问。

    「什么事?」

    「你们重逢之后第一次约会是谁提出的?」

    「他。」胡小蝶说。

    沈鱼死心了,站起来:「我有事要先走。」

    「嗨,咕咕吃哪种狗粮?咕咕很可爱。」胡小蝶说:「我怕它吃不惯新的狗粮。」

    「就让它尝试新品味吧,旧的那种它也许一直都不喜欢。」沈鱼有感而发。

    「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它本来就不是我的。」沈鱼说,她突然想到这句话可能有另一重意思,更正说:

    「我是说咕咕。」

    「我明白。」胡小蝶说。

    「再见。」

    「沈鱼--」胡小蝶叫住她。

    沈鱼回头。

    「谢谢你。」胡小蝶说。

    沈鱼失笑:「不用多谢我,不是我把他送给你的。」

    胡小蝶目送沈鱼离开,她拿着香烟的手轻微颤抖,她从来就没有跟另一个女人谈判的经验,她幸运地遇到一个很善良的女人,沈鱼相信了她的谎言。为了得到翁信良,她不择手段,上天会怜悯她,因为她是出于爱。

    沈鱼在计程车里饮泣,她从来没有跟另一个女人谈判的经验,强弱悬殊,她输了。是翁信良主动跟胡小蝶来往,他不是被逼而是主动背叛她。她恨自己当天为什么主动爱上这个男人,她只是用他来过渡悲痛的日子。

    胡小蝶用新的狗粮喂咕咕,咕咕好像提不起兴趣去吃。它挂念它的女主人。

    翁信良回来了,看到放在桌上的新狗粮,跟胡小蝶说:「它不吃这一种。」翁信良拿出两罐另一只牌子的狗粮。

    「哦,原来是这个牌子,我以后知道了。」

    「你猜我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翁信良摇头。

    「我出去替你买日用品。」胡小蝶指指地上十多个购物袋,「替你买内衣、牙刷这些日用品的感觉原来是很幸福的,我从前怎么体会不到?」

    胡小蝶扑在翁信良怀里说:「不要离开我。」

    她说来楚楚可怜,声线微弱却好像有千斤力,足以融化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马乐凌晨接到沈鱼的电话。

    「你来我家,你快点来。」沈鱼在电话里说。

    马乐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匆匆赶去,沈鱼来开门,马乐进屋后吓了一跳,厅里总共有十头几个月大的松狮狗,正在喝牛奶。

    「你搞什么鬼?」

    「我把积蓄全拿去买狗,一头六千块,总共六万块。」沈鱼忙碌地替它们抹嘴。

    「咕咕呢?」

    「还了给翁信良。」沈鱼说。

    马乐蹲下来,问:「你见过翁信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