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卖海豚的女孩 > 正文
第五章 随风而逝的味道(3)
作者:张小娴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里不欢迎你。」胡小蝶对马乐说。

    马乐知道她刚才一定偷听了他和翁信良的对话,他放下碗筷,徐徐站起来。

    「小蝶!」翁信良制止胡小蝶。

    「翁信良不会去接她的。」胡小蝶强调。

    翁信良给胡小蝶弄得十分难堪,不知道怎样向马乐解释。

    「我先走,再见。」马乐跟翁信良和胡小蝶说。翁信良送马乐出去。

    「对不起。」翁信良尴尬地说。

    马乐苦笑离开,他觉得他是为沈鱼受这种屈辱,既然是为了沈鱼,这种屈辱又算得上什么。

    「你这是干什么?」翁信良问胡小蝶。

    「对不起。」胡小蝶哭着说:「我怕失去你。我怕你真的会去找她。」

    「许多事情已经不可以从头来过。」翁信良说。

    「我们结婚吧!」胡小蝶依偎着翁信良说。

    翁信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结婚,他觉得自己目前一片混乱。

    「你不想结婚?」胡小蝶问翁信良。

    翁信良不知道怎样回答才能令她满意。出乎意料之外,胡小蝶并没有因为他没有反应而发怒,她温柔地躺在他的大腿上说:「我已经很累。」

    「我知道。」翁信良温柔地抚弄她的头发。胡小蝶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她从来不会咄咄逼人,很明白进退之道。这样一个女人,很难叫男人拒绝。

    「我明天向马乐道歉。」胡小蝶说。

    「不用了。」翁信良说。

    第二天,马乐在演奏厅练习时,接到胡小蝶的电话。

    「昨天的事很对不起。」胡小蝶说,「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赔罪。」

    马乐其实没有怪胡小蝶,为表明心迹,这个约会不能不去。为了迁就胡小蝶,他们在机场餐厅吃午餐。

    「对不起,昨天向你发脾气。」胡小蝶说。

    「是我不对,我不该在你们面前再提沈鱼。」

    「你很喜欢她?」

    「不是。」马乐满脸通红否认。

    「我知道翁信良仍然没有忘记她。」胡小蝶说。

    「他已经选择了你。」马乐说。

    「这正是我的痛苦,他留在我身边,却想着别的女人。沈鱼是不是在巴黎?」

    马乐点头。

    「这个早上,只要知道有从巴黎来的飞机,我都担心会有一个乘客是沈鱼。马乐,我是很爱他的。」胡小蝶咬着牙说。

    「我不会再跟翁信良说沈鱼的事。」马乐答应胡小蝶。

    马乐不想错过沈鱼打来的电话,他特意向电话公司申请了一项服务,可以把家里的电话转驳到传呼台,那么即使他不在家,也不怕沈鱼找不到他。

    过了两个月,沈鱼依然没有打电话来,那十头小松狮的身形一天比一天庞大,把几百尺的屋填满,马乐逼不得已把其中五只寄养在宠物酒店,三只寄养在朋友家,只剩下两只。他去过海洋公园打听沈鱼什么时候回来,他们说她去法国之前已经把工作辞掉。马乐恍然大悟,她大概不会回来了。

    月中,他收到沈鱼从巴黎寄来的信。信里说:马乐,你有没有读过希腊神话里歌手阿里翁的故事?海神波塞冬有一个儿子叫阿里翁,是演奏七弦竖琴的能手。

    一天,他参加一个在西西里的泰那鲁斯举行的音乐比赛,得了冠军,崇拜他的人纷纷赠送许多值钱的礼物给他,那些受雇来送他回科林斯的水手顿时起了贪念,不独抢去他所有的奖品,并且要杀死他。阿里翁对船长说:「请准许我唱最后一支歌。」船长同意,阿里翁身穿华丽的长袍,走到甲板上,以充满激情的歌曲求神祗保佑。

    一曲既终,他纵身跳入大海,然而,他的歌声引来一群喜爱音乐的海豚,当中一条海豚

    把阿里翁驮在背上。当天夜里,他就赶上那艘船,好几天就回到科林斯。海豚不愿意跟阿里翁分手,坚持要把他送到宫廷。在宫廷里,它在荣华富贵的生活中,不久便丧掉生命。阿里翁为它举行了盛大的葬礼。

    这些日子以来,我忽然顿悟到原来我是神话中的海豚,在翁信良最悲痛的日子载他一程。我不该和他一起生活,我会因此丧掉生命。

    马乐,那十头松狮是不是已长大了很多?麻烦你把它们卖掉吧,那笔钱是我还给你的。相思呢?相思是不是已经还给他?

    信封上没有附上地址。

    马乐望望鸟笼里的相思,他一直舍不得把它还给翁信良。他自私地想将它暂时据为已有。现在,是把它物归原主的时候了。马乐让它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然后把它带去给翁信良。

    「我以为沈鱼把它放走了。」翁信良说。

    「她临走时叫我还给你的。」

    翁信良把鸟笼放在手术桌上,相思在笼里拍了两下翅膀,吹出一连串音符,是翁信良对着海豚吹的音符。

    「为什么它会唱这首歌?」翁信良诧异。

    「这是一首歌吗?好像只是一串音符。我把它带回家之后,它便一直吹着这一串音符。或许是有人教它的吧。」马乐说。

    翁信良知道是沈鱼教它的。他曾经教她吹这一串音符,这件小事,他并没有放在心里,可是,她却记着了。翁信良把鸟笼挂在窗前,相思仍旧吹着那一串此刻听来令人伤感的音符。这个女人对他的深情,他竟然现在才明白,他从来没有好好珍惜过。

    马乐把每一场自己有份演出的演奏会门票寄到巴黎给沈鱼。信封上写着巴黎唐人街中国餐馆沈鱼小姐收。马乐每一次都在信封上标新立异,希望引起邮差注意,将信送到沈鱼手上。本来他可以问翁信良缇缇父母的餐馆的地址,但他答应过胡小蝶不再跟翁信良提起沈鱼的事,而且他也不想翁信良知道他对

    沈鱼的深情。他不想去巴黎找她,他不想打扰她的生活,他宁愿等待她快快乐乐地回来。那十只松狮他并没有卖掉,他期望它们的主人回来。

    偶尔他会跟翁信良见面,但坚决不再到他家里作客。

    「沈鱼有没有消息?」翁信良问他。

    「她写过一封信回来。」

    「你和胡小蝶怎样?」马乐问翁信良。

    「很好,很平静。」翁信良笑着说。

    「或者她比较适合你。」

    窗前的相思又吹着那一串恼人的音符。

    「总是时间弄人。」翁信良说。

    「你有没有读过希腊神话里歌手阿里翁的故事?」马乐问翁信良。「没有。」

    「你应该看看。」

    当天下午,翁信良跑到书局买了一本《希腊罗马神话一百篇》,找到了海豚救了歌手阿里翁的故事。这个故事是马乐自己看到的,还是沈鱼叫马乐通知他看的?沈鱼是那条在危难中救了他的海豚,现在他们却分手了。

    翁信良当天夜里打电话给马乐,问他:「沈鱼是不是回来了。」

    「她也许不会回来。」马乐说,「她回来又怎样?你想再夹在两个女人中间吗?」

    翁信良无言以对。

    「这个周末晚上有演奏会,你来不来?有一节是我个人独奏。」马乐说。「来,我一定来,你还是头一次个人独奏。」翁信良说。

    「那么我把门票寄给你。」马乐说。

    「不,我怕寄失了,我们约个时间见面,我来拿。」翁信良说。

    翁信良约马乐在赤柱餐厅吃饭,那是他第一次跟缇缇和沈鱼吃饭的地方。

    那天赴约之前,他去了海洋公园一趟,探望很久不见的大宗美小姐。

    大宗美的助手告诉他:「你来得真不巧,今天有一条海豚在石澳搁浅,大宗小姐去了那里。」

    他刚刚认识沈鱼和缇缇的时候,也刚好有一条海豚搁浅,已经是两年前的事。

    翁信良走到海洋剧场,今天的表演已经结束,他到池畔探望力克和翠丝。力克和翠丝好像认得他,凑近他身边摇尾。翠丝的肚子有点微隆,训练员告诉他,翠丝怀孕了,明天开始要将它隔离,避免其他海豚弄伤它。

    「哦。」翁信良回应着,没想到变化这么大,力克和翠丝的爱情已经开花结果了。它们曾经是他和沈鱼的爱情见证人。

    离开公园的时候,翁信良经过跳水池,他猛然想起,这一天,他为什么先到海洋剧场而忘了跳水池呢?每一次经过公园,他都先到跳水池,因为那里有缇缇的影子。他以为自己最爱的女人是缇缇,其实他并不了解缇缇,只因她的骤然死亡令他无法忘记她。但沈鱼走了以后,他一天比一天思念她。她在他身旁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察觉。

    这天晚上,他和马乐喝了很多很多酒。

    「你不用打电话给小蝶,告诉她你跟我一起吗?」马乐说。

    「她从来不管我的。」

    「那你什么地方都能去?」马乐笑说。

    「是的,我什么地方都能去,除了巴黎。」翁信良笑说。

    「你有没有试过一觉醒来,发现你爱的人并不是那个睡在你身边的人?」翁信良问马乐。

    「我没有试过召妓。」马乐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翁信良大笑,「她不再睡在我身边,我才知道我爱她。」

    「你不觉得已经太迟了吗?」马乐问翁信良。

    翁信良沮丧地点头。

    马乐把两张演奏会的门票交给翁信良:「你和小蝶一起来。」

    翁信良独自坐计程车回家,在电台新闻广播中听到今天早上一条海豚在石澳沙滩搁浅的消息,他觉得那好像是沈鱼从远方带给他的信息。回到家里,他醉醺醺地倒在沙发上,胡小蝶拿了热毛巾替他敷脸。

    「你为什么喝得这么醉?」胡小蝶问他。

    翁信良蜷缩在沙发上,胡小蝶用热毛巾抹去翁信良脸上的眼泪。

    马乐在阳台上拉奏艾尔加的《爱情万岁》,两只松狮是他的听众,不知道在巴黎唐人街的沈鱼会不会听到。他想,她大概真的不会回来了。每一次演奏会,她的座位都是空着的,已经半年了。

    周末晚上,马乐穿好礼服准备出场,观众鱼贯入场,翁信良和胡小蝶一起来,坐在前排位置。翁信良那天喝醉之后患上感冒,几天来不断的咳嗽。全场满座,只有第一行中间的一个座位空着。

    马乐向着空座位演奏,沈鱼是不会回来的了。他的独奏其实只为一个人演奏,那个人却听不到了,翁信良忍着咳嗽,脸都涨红了,但他不想在马乐独奏时离场。

    马乐独奏完毕,全场热烈鼓掌。

    「马乐好像进步了不少,感情很丰富呢!」胡小蝶跟翁信良说。

    马乐为一个人而奏的音乐却得到全场掌声。

    大合奏开始不久,翁信良终于忍不住咳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