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卖海豚的女孩 > 正文
第五章 随风而逝的味道(4)
作者:张小娴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出去一会。」他跟胡小蝶说。

    「你不要紧吧?」胡小蝶问他。

    「不要紧。」

    翁信良走出演奏厅,尽情地咳嗽。走廊的尽头,一个他熟悉的女人出现。

    「你好吗?」沈鱼问他。

    翁信良不停地咳嗽,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会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刻再见沈鱼。站在他面前的沈鱼,消瘦了,漂亮了,头发比以前长了很多,眼神和以前不同,以前的眼神很活泼,今天的眼神有点幽怨。她穿着一条黑色长裙,拿着一个精巧的黑色皮包,她从什么地方来?她一直在香港,还是刚从遥远的巴黎回来?

    翁信良咳得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才把咳嗽声压下去。

    「你不舒服?」沈鱼问他。

    「是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刚回来。」沈鱼说。

    「很久没有见面了。」

    「是的,很久了。」

    「你好吗?听说你在缇缇父母的餐馆工作。」

    沈鱼想起在巴黎孤寂的日子,想起那个失业汉放在她床上的大蜥蜴,笑着说:「日子总是要过的。」

    翁信良垂首不语。

    这个时候胡小蝶从演奏厅出来,想看看翁信良是不是不舒服,她看见沈鱼了,也看到垂首不语的翁信良。胡小蝶的震撼不及翁信良来得厉害,她没想过沈鱼会不回来,她是随时准备沈鱼会回来的,她从不轻敌。

    「你没事吧?」胡小蝶把手放在翁信良的背部。

    翁信良用手帕掩着嘴巴,企图掩饰自己的失神。

    「我先进去。」沈鱼走进演奏厅。

    胡小蝶站在翁信良身旁默不作声。

    「进去吧。」翁信良说。

    看到沈鱼站在演奏厅后排等待休场时入座,马乐兴奋得用眼神向沈鱼打招呼,沈鱼向他挥手。翁信良以为,沈鱼已经飞到马乐身边了。

    马乐压根儿就没有想过沈鱼会出现,打从半年前头一次寄演奏会门券到巴黎给她,每一次,马乐都失望。在希望越来越渺茫的时候,她竟然回来了,坐在他原先为她安排的座位上,微笑祝福他。马乐第一次感觉到他的音乐里有一种来自最深心处的激情,使他几乎忘了他是管弦乐团的其中一位表演者,沈鱼是其中一位听众。他好像单单看到台下有她。

    翁信良坐在沈鱼后面,几乎嗅到她头发的气息。她的头发已经很明显没了那股泳池消毒药水的气味。他没想过竟有一天他要从后面看她,而另一个女人在他身边。偌大的演奏厅,仿佛只有三个人存在--他、沈鱼和胡小蝶--一个解不开的结。

    演奏完毕,全体团员谢幕,观众陆续散去,偌大的演奏厅,这一刻真的只剩下三个人--沈鱼、翁信良、胡小蝶。马乐从后台出来,打破了这个僵局。

    「沈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到,你好吗?」沈鱼说。

    「好,你呢?」马乐说。

    沈鱼微笑点头。

    「我还以为你收不到我寄给你的票子。」

    「你只写巴黎唐人街中国餐馆沈鱼,唐人街有很多中国餐馆呢!」沈鱼说。

    「我没有你的地址嘛!你怎么收到门票的?」

    马乐忙着跟沈鱼说话,着时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直站着的翁信良和胡小蝶。他很后悔邀请他们来,如果知道沈鱼会出现,他一定不会叫他们来。

    「怎么样?刚才的表演精采吗?」

    「你最精采是这一次了。」

    「是的,是最精采的一次。」马乐含情脉脉望着沈鱼。

    翁信良看得很不是味儿,跟马乐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了。」

    「哦,好吧。」马乐说。

    「再见。」翁信良跟沈鱼说。

    目送翁信良跟胡小蝶一起离开,沈鱼心里的酸味越来越浓,她好不容易才可以看似从容地面对这次重逢。

    「对不起,我以为你不会来,所以我请了他们--」马乐说。

    「不要紧。」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样收到我寄给你的门票。」马乐问沈鱼。

    「唐人街不错是有很多中国餐馆,但派信的邮差是我们餐馆的常客。」

    「那么说,你一直也收到我的信?」

    沈鱼点头。

    「为什么现在才肯回来?」

    沈鱼说:「这一晚是你个人独奏表演嘛,可惜飞机误点,我错过了,对不起。」

    马乐看着沈鱼,他已经等了百多个日子,今天她竟然为了他回来,这当中意味着她决定接受他的爱。他不能自己,紧紧地拥抱着沈鱼说:「我爱你。」

    「马乐,对不起--」沈鱼惭愧地说。

    马乐恍然大悟,双手垂下。

    「多谢你关心我,我知道你对我很好--」

    「不用说了。」马乐沮丧地坐在椅子上。

    「我今次的确是为你回来,除了缇缇以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因此我不想利用你来陪我度过痛苦的岁月。你应该高兴,我终于坚强地站起来,终于肯面对现实,虽然我心里仍然爱着那个人。」马乐低头不语。

    「马乐。」沈鱼坐在马乐身边:「你会明白我的。」

    马乐望着沈鱼,良久不语,他终于明白,他永远不可能得到她。

    「我真不明白翁信良有什么好处,就是因为他长得比我英俊?」马乐苦笑。

    「别问我。」沈鱼苦笑。

    马乐站起来:「你的行李呢?」

    「我没有行李。」

    「那么今天晚上,你住在什么地方?」

    「回去跟爸妈住。我以前跟他们关系不好,在巴黎这段日子,才明白只有亲情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失恋也有好处。」

    「你要不要探一群朋友?」马乐问沈鱼。

    「朋友?是谁?」

    「你忘了你有一群狗朋友?」

    「松狮?你不是把它们卖掉了吗?」

    「还没有。要不要看?」

    「好呀,现在就去!」

    马乐带沈鱼回家,两头松狮扑到他身上,每只有百多磅重量,它们已经不认得沈鱼了。

    「哗,已经这么大只了!还有其他呢?」

    「这里放不下,其他的寄养在宠物店,有几头放在朋友家里。」

    「马乐,谢谢你。」沈鱼由衷地说。

    「你有什么打算?」马乐问。

    「如果海洋公园还要我的话,我想回去。」

    翁信良和胡小蝶在计程车上一直默不作声。胡小蝶一直垂着头,她看得出,翁信良仍然惦念着沈鱼,当天,她用了诡计把他从沈鱼手上骗回来。她以为翁信良爱的是她,但她终于发现他爱的是沈鱼。

    车子到了大厦门口,两个人下车,翁信良拉着胡小蝶的手。胡小蝶感动得流下眼泪,她刚刚失去的安全感又回来了。

    沈鱼在岸上发号司令,力克首先跃起,跳过藤圈,随后的四条海豚一一飞跃过去。沈鱼跳到水里,跟力克一同游泳,力克把她背在身上,凌空翻腾,全场观众鼓掌,其他训练员也呆了,他们没见过力克表演过这动作,只有沈鱼见过。那夜,力克背着她,翠丝背着翁信良。

    这是今天最后一场表演,观众陆续散去,观众席上,只剩下一个人。那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沈鱼挥手,他是翁信良。

    沈鱼没想到她和他竟然再次在海洋剧场见面。沈鱼跑上梯级,来到翁信良面前。

    「马乐告诉我,你在这里上班。」

    「是的。」

    「你好吗?」

    「你来这里就想问我这个问题?」

    「不,有一句话一直想跟你说。」

    沈鱼凝望翁信良,她知道不该期望他说什么,但她却希冀他会说一句动人的话,譬如:「我爱你」或「我们从新开始好吗」之类。

    「对不起。」翁信良说。

    沈鱼咬着牙:「我们这段情,就用『对不起』来做总结?」

    翁信良无言。

    「我说不出你有什么好处,缺点却有很多。」沈鱼说。

    「我读过海豚救了阿里翁的故事。」

    沈鱼苦笑:「给你什么启示?」

    「我希望你快乐。」翁信良由衷地说。

    「谢谢你。」沈鱼说:「我从前以为我们无法一起生活的原因是你太坏,后来我才知道是我太好。」

    「你还戴着这只手表?」翁信良看到沈鱼戴着他送给她的那只海豚手表。「是的,这只表防水。」

    沈鱼从翁信良身边走过,一直走上梯级,离开剧场,把她爱过的男人留在微风里。她不敢回头望他,泪水从眼眶里涌出来,不能让他看见。她记得翁信良说过,味道总会随风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