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快穿系统猎魔人 > 正文
第10章 要做学徒先当小偷
作者:嗳咿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苔丝慌忙上前,拉住那名衣着华丽的男子客气地说道:

    “麦克斯总管大人,您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一声就好,何必亲自走一趟。”

    “这个混蛋怎么会在这里!?

    昔拉法师对特使大人说要惩罚他的,怎么他会在猎魔人工会!?

    你们这样阳奉阴违,我立刻回去告诉特使大人!”

    麦克斯暴跳如雷。

    什么逻辑?先不管这些,不就是因为人家不小心踩了他的脚么?

    “喂!你这个什么卖什么丝的!你别这么不讲理啊!

    我怎么就不能来猎魔人工会了?我来这里有好处吗?

    怎么就变成阳奉阴违了?不就是踩你脚了吗?

    她后脑勺又没长眼睛,怎么知道背后不声不响的站了个什么东西!?

    哦,不对,不是东西,卖卖那个什么卖丝的。”

    田鸡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哂笑着说道。

    “是麦克斯!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故意乱叫我的名字的吧!

    苔丝小姐,你瞧见了,这就是你们昔拉法师说的惩罚啊?

    这是惩罚我还是惩罚他呢!?”

    麦克斯总管气得脸上青筋都爆了出来。

    苔丝拧着眉头瞪了田鸡一眼: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快给麦克斯总管大人道歉!”

    田鸡不可置信地瞧着苔丝,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凭什么我道歉啊?我招谁惹谁了我?

    “对不起,麦克斯总管大人!是我们不小心踩了您的鞋子,我帮您擦擦。”

    阿卡丽柔声说着,向麦克斯鞠躬道歉。

    掏出手绢蹲在麦克斯身旁,小心翼翼地为麦克斯擦鞋。

    田鸡皱起了眉头,正想说什么,却被苔丝拦住了。

    麦克斯瞧了一眼阿卡丽,脸上露出一丝古怪而猥琐的神情。

    弯腰牵起阿卡丽的小手,阿卡丽犹如受惊的小兔,猛地挣了一下,却没有挣开。

    “你叫什么名字?”麦克斯怪腔怪调地问道。

    “阿、阿卡丽。”轻声回答了一句,使劲儿抽回手,躲到达妮雅身后。

    麦克斯笑着点点头,竟然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瞪了田鸡一眼,转身走了。

    苔丝拍了胸口吐了口气,跟着想起了什么似的,在管理处柜台上交代了两句,慌忙去追麦克斯。

    田鸡愣在原地,挠了挠头,既然达妮雅不肯收自己为徒,那就等苔丝回来。

    打定主意,田鸡朝着大厅的休息区走去。

    “喂!那个什么鸡先生,你等一下。”

    达妮雅拉着阿卡丽追了上来。

    “什么鸡先生,是田先生!”

    田鸡站住脚,回头不悦地说道。

    “啊,随便吧。那个,你跟那个特使有什么关系吗?”

    什么叫随便啊!?

    “嗯,没关系,就是看不顺眼,想要揍他,结果被反杀了。”

    田鸡挠了挠头,无奈地答道。

    “……前几天萝卜旅店里发生的事,那个跟特使作对的人就是你啊?”

    达妮雅露出惊讶的神情,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连猎魔人学徒都不是的家伙有胆子跟特使杠,怕不是个傻子吧!?

    用看傻子的目光打量了田鸡好一阵,看得田鸡浑身不自在。

    “喂,你,你,你想干什么?”田鸡紧张兮兮地问道。

    “嘿,你不是想要让我收你为徒吗?”顽皮的笑意在达妮雅脸上漾开。

    那笑容让田鸡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要是你能把那些狗屁特使的鞋子都偷走,我就收你为徒!”

    哈?我又不是为了当小偷来拜师的!

    田鸡表情凝滞,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哼,算了,你要是没那个胆子就不用再来烦我了!”

    达妮雅不等田鸡回答,拉着阿卡丽往外走。

    阿卡丽回头瞧了田鸡一眼,微笑着冲他点头示意。

    为了任务!怎么也不能错过呀!

    “等等!我去!我去!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他们住哪儿啊!”

    ※

    甘泉镇东方广场后的小山坡上有一座白色的小城堡。

    那里是整个小镇地势最高的地方,也是曾经甘泉镇行政长官的居所。

    现在,茜菈法长居在此,也经常用来接待贵宾。

    此次国王特使们就住在这个小城堡里,按照惯例,他们居住在东侧的房子里。

    田鸡在达妮雅的指点下独自来到了这里。

    身上的背囊里装着邦妮和莉娜姐妹俩给他准备的干粮。

    这里不仅有护城河还有守卫,大白天想要大摇大摆地进去几乎不可能。

    再者,想要偷走所有的鞋子,大概也只能等特使们都睡了才行吧?

    反正时间还早,田鸡索性找了棵大树,头枕背包在大树下睡了起来。

    “咕咕——咕咕——哇!哇!”

    什么声音这么难听!

    田鸡被惊醒,睁开眼睛一瞧,一只公鸡大小的……鸟,大概是鸟吧!?

    雄赳赳气昂昂地扇了扇巨大的翅膀,圆滚滚的黑眼珠闪着异样的光芒。

    嗯?!这鸡……鸟……怎么好像盯着我在看?

    田鸡慌忙坐起,怪鸟的目光果然随着他的移动而转动。

    田鸡挥了挥手,想要赶走怪鸟。

    怪鸟却只是往后跳了几下,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走开!走开!别盯着我看!”

    怪鸟不管,继续盯着。

    惹不起惹不起,赶紧走。

    田鸡走,怪鸟跟着走,他停下,怪鸟也停下。

    “你几个意思!?跟着我干嘛!?”

    “哇!哇哇!咕咕——咕——”

    怪鸟似乎听懂了田鸡的话,正在给他解释一般地叫着。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呀!

    田鸡无奈摊手,继续往前走。

    “哇!哇!哇——!”

    怪鸟很生气,扑棱着翅膀跳上田鸡的肩头,利爪扎穿了衣服,刺到了他的皮肤。

    疼!很疼!

    “你要干什么!?”

    要是被人看见自己跟一只鸡一样的怪鸟对掐,一定会被笑死!

    还好周围没人!一把抓住怪鸟的尾巴。

    “放手!不对,松开你的爪子!不然我扯掉你的尾巴!”

    怪鸟眼珠子乱转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这个家伙会不会真的这么干。

    “哇——!”

    怪鸟忽然又一声怪叫,伸着脖子冲着田鸡的脑袋一通乱啄。

    哆哆哆!哆哆哆!坚硬的嘴壳就像利刃,戳得田鸡招架不住。

    “有话好好说!你想要干嘛!?再胡闹我拔光你的毛,煮了吃!”

    田鸡终于被激怒了,双手抓住怪鸟的翅膀,扯了一把毛。

    “呀——!呀——!”

    怪鸟的叫声变得尖锐起来,那声音像极了女孩子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