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抓获易玄冥
作者:豆豆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没用多长的时间,易玄冥就来到了秦霜信中的地方。“秦霜,我来了,你在哪里?”易玄冥大声喊到,四处张望着,但是他没有发现秦霜,回答他的,只是一片寂静。“秦霜,是我,易玄冥,你到底在哪?”易玄冥就因为看不到秦霜的影子,这才下马,向前走去。“秦霜,你到底躲在哪里了?”易玄冥似乎是生气了,听他话的语气就可以判断出他的不满和焦急。易玄冥继续向前走去,终于,他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沈炎。走进一看,只见沈炎浑身是血,一动不动的,看上去一副要死的样子。就在易玄冥马上接触到沈炎的时候,突然间,有三根尖利的竹子向着易玄冥飞来,易玄冥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陷阱,所以他虽然躲掉了两根,但是另一根却射中了他的脚踝处,一时间,传来了易玄冥的惨叫声。易玄冥的脚踝受伤后,便动弹不得,就连走路都有问题,但他心里很清楚的是,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必须赶快离开。但是,他的右脚伤的很严重,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就在易玄冥刚要站起身准备离开时,突然,他就被一根绳子倒着吊了起来,他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便是另一个陷阱,易玄冥这次是确定有人在耍着他玩,便发出了歇斯里底的叫喊声。“是谁,到底是谁?给我出来,既然有胆做,怎么没有出来示人的胆子吗?”“给我出来,出来,到底是谁?”易玄冥想用激将法把幕后的黑手找出来,但是,过了有一会儿了,易玄冥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走出来的样子。“易玄冥,你可知道我为何会这样害你吗?”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穿出来的一句话,着实把易玄冥吓得不轻。易玄冥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在这里。“你到底是谁?为何不以面示人?你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易玄冥的内心深处开始有了一点点的害怕,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哪个方向,更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所以,再加上此时他又受伤了,还被倒挂金钩似的挂在树上,他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了。易玄冥只是忙着注意四周有没有人,却忘记了沈炎还在地面上躺着呢。就在易玄冥的眼睛扫过沈炎躺着的那个方向时,才惊觉的发现沈炎已经不知道何时不见了。此时此刻,易玄冥终于明白了,这根本就是沈炎和林欣他们设计的阴谋,就是为了害他。“沈炎,别再继续躲下去了,我已经知道那个人就是你了,出来吧!”易玄冥确定的到。“看来你的智商还是不怎么高明的嘛,居然这么久才知道是我。”沈炎慢慢的从草丛中走出来应声到。“沈炎,你居然背后伤人,你还算是什么男人?居然使用这么阴险下流的招数。”易玄冥愤怒的嘶吼喊到。“我背后伤人,我不算男人,我使用下三滥的招数?好啊,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更阴狠的。”沈炎激动的到,话语间刚刚完,又有几只竹箭朝着易玄冥的方向设了出来。而此时的易玄冥,根本就没有躲藏和还手的余地,只能任由那几只竹箭向自己飞过来。“啊……啊啊啊……”易玄冥不断的发出惨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沈炎在伤害易玄冥呢。“怎么,你是觉得我很阴险吗?”沈炎抬头问向易玄冥到。“不然呢,使出这种阴狠的手段,利用秦霜引诱我出来,设计陷害我,这难道还不能明你极为阴险吗?”易玄冥愤怒的到。“哦,原来你是如此看待我的,那我倒要问问你,暗中派人潜入我们部落,打探我们部落的地形和防御体系,派人接近丁雪,使丁雪受了极大的打击,最后还伤害了我们所有的人,然后又在晚上侵入我们部落里,暗中偷袭,烧毁我们的粮仓,趁乱抢夺我们族人的财务,你还出手刺伤我的父亲。”“通过这些,你居然在这里我阴险狡诈,那你呢?你又是什么,你当初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自己是阴险的呢?你有没有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感到一丝一毫的内疚呢?你有没有,有没有?”到后面的时候,沈炎话的语气和声音逐渐变的哽咽和激动,沈炎对易玄冥的怒火已经到了有一种想要立马亲手把他杀死的冲动。等到沈炎完这番话之后,易玄冥就没有出任何话来,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完沈炎的那番话后感觉到一点点的愧疚,不管是为了丁雪,为了林欣他们,又或者是为了沈炎部落里的族人们,还是为了刺伤沈炎的父亲等等的诸多事情而感到对不起。“怎么,不话了?看你做的这些伤害理的事情儿,你对的起你自己吗?你对的起你父亲对你的栽培吗?你难道又对的起你死去的母亲吗?”沈炎出了一连串的质问,另易玄冥哑口无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要是想解气,或者是想要为了我所伤害的人报仇,那你就来吧,大可把我杀了,昭告下,你为各族部落除去了一大害处,来吧,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你不是要报仇吗?我的人就在这里,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易玄冥愤怒的到,他想着对沈炎用到激将法,引起沈炎的愤怒。但是易玄冥的如意算盘却打错了,他还是低估了沈炎的能力,低估了沈炎对自己的情绪的控制力,而如今的沈炎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性妄为和莽撞的狂妄少年了。“哼,易玄冥,你以为对我使用激将法会有用吗?哼,你还是太狂妄自大了,过分的对自己抱有信心,更是对自己的对手不了解,你还是低估我了。”沈炎冷笑着到。“既然你不杀我,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有什么目的,又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易玄冥并不知道沈炎在想什么,所以一连抛出了好几个问题。“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把烧毁我们部落里的粮草那你们的加倍偿还,还有赔偿我们部落里的族人所有财产损失。”“哈……哈哈哈,你是想要我的全部财产吗?难道你不知道动用部落里的粮草会被我的父亲发现吗?”“哼,据我所知,你的这个问题好像跟我没有关系吧!动用你们部落的粮草那也是你的事情,会不会被你的父亲察觉到那也是你的事情,这个问题好像不应该由我来解决吧?”沈炎表现的一脸奸诈和一副不关我的事,我也无所谓的样子。“最后,我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往后再做出什么伤害我们部落或者是伤害我身边的朋友做出不利事情来的话,那我就会亲手杀了你,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亲手解决掉你。”“明白了吗?”沈炎镇定的完这番话问向易玄冥。“那你至少也要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把我倒掉在树上,我只会死的更快。”易玄冥因为被倒挂在树上的原因,脚踝处的伤势也变的越来越严重了,易玄冥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略显苍白。沈炎向竹皓锋打了个手势,然后易玄冥就直接被摔下来了,倒在地上的易玄冥就像是如释负重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他已经在半空中悬挂好久了。“这枚玉佩,上面刻有你的名字,是你那晚上掉落的,现在还给你。”着沈炎就在怀中拿出了大长老交给他的那枚玉佩,放到了易玄冥的面前。“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准备,一个月后的今,我希望你能够准时出现在这里,带着你赔偿的那些粮草和财务,我会在这里等着你来的。”沈炎完这番话后就转身离开了,没有再去看易玄冥怎么样。易玄冥躺在地上,扭头看着自己母亲留下的玉佩,伸出手把它拿起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上。易玄冥忍者疼痛感,爬上了马,然后驾着马离开了。“沈炎,你有没有受伤,快把外面这脏衣服脱了我看看。”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后,林欣拉着沈炎的手到。“你看你,又瞎担心了,我没事。嘶……”沈炎话了一半,就被手臂上的疼痛感打断了。“啊……沈炎,你的手臂,流了好多血,你快点脱了,我好给你疗伤上药。”林欣一脸紧张的到。“哎,我没事,你不要那么紧张嘛,我都没有这么紧张,你紧张什么?一点伤而已,只是轻轻的擦伤而已,不要紧的,你放松些,好吧?”沈炎笑着安慰林欣到。“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毕竟你离的那些陷阱那么近,易玄冥的身手又比你稍好一些,万一他突然挣脱了绳子伤了你怎么办,一家人都等你让你养活呢,你要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我可不会照顾你的。”林欣故作高冷的姿态到。沈炎也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继续口是心非。但心里还是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