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易玄冥的道歉(1)
作者:豆豆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日子就这样一一的过着,转眼间又过去了半个月,眼看着明晚上就是沈炎和易玄冥约定好的时间了。按照约定,双方来的人只能是一个人,也就是只有易玄冥和沈炎两个人在晚上见面了,此时候,林欣的心里又开始为沈炎担心起来了,一整的脸色都是不太好的。林欣一大早的难看脸色被沈炎看出来了,终于沈炎忍到了中午的时候,便叫过来林欣问她:“你怎么了啊?一大早的心情莫名其妙的不好,有什么烦心的事吗?来跟我呗。”“你居然还笑的出来,你就一点都不紧张的吗?”林欣一脸无奈并且有些惊讶的问向沈炎。“紧张?你再什么呢?我怎么有点听得糊涂呢?还有啊,我为什么要笑不出来啊,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吗?我不应该笑吗?”沈炎对于林欣所的话表示很茫然,有些不明所然,就只好坐在一边看着林欣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心没肺的呢,我你知不知道明晚上就是和易玄冥约定好的时间了啊,只能是你自己去赴约的,我有多么的担心你,那该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啊,你现在不赶紧想好对策就算了,你居然还笑的这么开心,我真是对你感到无语了。”林欣想生气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生气,只能装作对沈炎很生气的样子到了。“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一大早上的你居然是在为这个担心啊!我呢,你怎么这么板着一张脸,真是吓死我了,还好不是我做错事情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沈炎站起来走到林欣的面前到,完这番话后还趁机偷亲了林欣一口。“喂,你干嘛?哼,没正经儿的人,真无聊。”林欣被偷亲了当然是不高兴了,但心里还是很甜蜜的。林欣闷哼了一声就跑去房间了,也没有理沈炎如何了。“娘子啊,我出去一趟,我想着去一趟林子里面,好久没有吃过新鲜的野味儿了,我出去打回些东西来,在家里等我回来啊,我就先走了。”沈炎走到房间的门口处,对着在桌子一旁喝水的林欣到。“恩,那你就快去快回啊,路上心点。”林欣一听沈炎要去林子里面狩猎,随即就抬起了头,看着沈炎嘱咐的到。“恩,知道了,照顾好自己哦。”完之后沈炎就拿着装备出门了。在沈炎离开不久之后,林欣就跑去找施沁了,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还不知道施沁的伤口恢复的怎么样了呢?索性林欣拿着一些今早上做的梅花糕点就去施沁家中了。自从半个月前施沁在林子里面被流箭射伤后,这些日子都是白骑在陪着她,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为她做饭,为她洗衣,还每给她家里打扫房间,不光这些,就连施沁的伤口每都需要换药,这也是由白骑来帮她做的。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呢,施沁是不同意的,但是又没有其他的好办法,总不能每晚上把林欣叫过来吧,所以慢慢的,施沁也就对白骑妥协了,不再反抗白骑要为自己换药的事情儿了。“施沁,药熬好了,该吃药了,快过来吧!”白骑将熬好的药放到碗里面,然后拿了个勺子放进去,对着碗口吹了几口气,伸到施沁的面前。“来,你先坐下,太烫了,我喂你喝。”白骑非要让施沁坐下来然后再自己喂她喝药,每次都是这样的,就连有的时候药根本就没有那么的烫了,可是白骑还是要让施沁坐下之后由他自己喂着施沁喝药,时间一久了,对于白骑的行为施沁也就见怪不怪了,反倒是已经习惯了。白骑和施沁他们俩人唧唧我我的画面全都被林欣看到了,至少在林欣眼里看起来是在唧唧我我的,哪怕他们俩个人仅仅只是在一个喂药,而另一个在喝药而已。“嗯嗯,咳咳咳……”就在他们俩个人在认真的喂药和喝药的时候,就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的声音,把白骑吓了一跳,差点就将手里拿着的药碗打碎了,而施沁也是被林欣的咳嗽声音吓了一跳,药还没有咽下去呢,把自己给呛住了。林欣在大门外面看到他俩的糗样,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音,这一举动,引起了院子里面白骑的注意,白骑就是光听声音就知道门外的人是谁了,便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了。“咳咳……你在干嘛啊?”白骑也是学着林欣的鬼计俩儿轻生的在林欣耳边到,不过白骑也确实吓到了林欣,因为她正在笑的出神,笑的正开心呢,哪有料到白骑会突然间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呀!“啊……你……你有病吧你,干什么嘛,真是的!”林欣刚吓完别人,接着就又被别人给吓着了,那她的心里肯定是觉得自己很失败的了,瞪了白骑一眼,愤愤的对他到。“哎,我你个人,怎么能这样呢,明明是你自己吓到了我们的,我反咬一口难道不行吗?没有礼貌也就算了,还总是无理取闹的,哼,谁不知道谁有病呢还。”白骑指着林欣的头一脸嫌弃的对她着,完这番话之后脚底就跟抹了油似的,赶紧跑了。林欣对于这样的白骑也是表示很无语了,犯起贱来是那么的贱,那么的不要脸,但是在正经事情上又从来没有含糊不清过,施沁受伤了又对她那么的深情儿,所以,林欣觉得白骑是个好男人,她终于可以放心的将施沁托付给白骑了。林欣的心里一时间想了这么多的事情儿,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脑回路居然这么厉害。“施沁,你的日子过的不错嘛,看来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啊!”林欣一脸坏笑的眯着眼睛看向施沁到。“你在胡八道些什么啊?不要闹拉。”施沁被林欣这样一闹,脸都跟着变红了,一副害羞的样子对林欣到。“好好好,不闹了不闹了,我今来就是专门为了看你来的,那,你看我还给你带了一些糕点,这可是我今早上刚刚做出来的呢,梅花糕,快尝尝看味道如何啊。”着着林欣就拿起一块儿递给了施沁。“恩恩……好吃啊好吃,林欣,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更上一层楼啊简直是,改我一定要跟你学着做糕点。”施沁尝了一口满足的对林欣到,不断的夸奖林欣的厨房手艺。林欣一直在施沁家里待到了中午,临走时突然被白骑叫住,有话要对她。“怎么了白骑,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施沁的面吗?”林欣被白骑硬拉着出了门,接着装作满脸不开心的样子问到。“我要对你的事情还真是不能让施沁听到了,不然又会担心了,而且她的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不想再让她半路还为我担心了。”白骑认真的看着林欣到。“是吗?哦,那好吧,那你到底是想要跟我什么呀?”“就是……恩,明就是月底了,晚上子时就是和易玄冥约定好的时间了,我知道你也在担心沈炎的安全,所以,等到了明的晚上,我会在暗中跟随沈炎一同前往的,易玄冥这个人的心机很重,难以让人琢磨不透,我怕他到时候会带去一些自己的亲信,为了以防沈炎发生不测,我会偷偷的跟去的,而且我的武功是这些人当中最厉害的,关键是我轻功很厉害啊,所以,我去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了。”“恩,你的话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那好吧,你一定要帮我保护沈炎的,万一那个易玄冥反悔或者使什么阴险的招数的话,你们一定要心啊!”林欣紧拉着白骑的胳膊真诚的到。“恩,我知道了,记住你的话了。对了,你还要帮我保守秘密。”白骑猛然严肃的到。“哇,突然这么的严肃啊,那好吧,你吧,我帮你保密。”“不要让施沁知道了我明晚上去林子里面的事情儿,还有啊,明晚上你就先在我这住着,等隔到了,你再离开就行了?好吗?”白骑认真的样子对着林欣到。“恩,我答应你,明晚上我会陪着她的,你就放心吧,”林欣打包票的到。一直到了晚上要睡觉的时候,林欣对沈炎到:“沈炎,明到了晚上的时候,你自己去一定要心啊,易玄冥这个人的城府很深,我们大多难以捉摸到他在想什么,所以,明晚上一定要心,要以自己的安全为第一好吗?”“放心吧,我知道你担心我,你今都担心了一整了,今晚上好好的睡一觉,明早上醒来之后啊你就去看看种植的水稻如何了,你不是也有两没去看了吗?正好我就去明晚上约定好的地点布置上几个机关,用来防身,以防万一。”“嗯嗯,听你的,那咱们早点休息吧!”“恩,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