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收获颇丰
作者:豆豆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白骑也在树上听到了易玄冥出口的道歉,他想到了易玄冥会做出的种种可能,撕票也好,翻脸也罢,亦或者是报复沈炎等等,但唯独没有料想到易玄冥会亲口出来一声道歉。白骑见沈炎也愣住了,就慢慢的爬下了树。“哎,还愣着呢?”白骑轻声走到沈炎的身边,在他的背后突然的拍了拍沈炎的肩膀询问到。“喔,白骑?你怎么会在这儿?还有,你不是应该在施沁家中的吗?”沈炎被白骑吓到了,满脸疑问的到。“我怎么在这儿?哼,你居然还好意思问的出口,你以为就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今晚上是同易玄冥约定好的时间吗?真是笨的要死了!”白骑走到易玄冥带来的粮草的旁边到。“那施沁呢?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家吗?”“当然不是啊,我让林欣过去了,帮我照顾施沁的同时又可以让她们俩个人好好的聚一聚,所以对于林欣呢,我是绝对的放心的。”白骑对沈炎笑着到。“哼,居然找林欣,也就是林欣脾气好了。”沈炎有些吃醋的意味对白骑到。“对啊,这么好的女人,还不是让你给娶了吗?还这么不知足的。”白骑也是在打趣着沈炎到。“我当然知足了。对了,你刚才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沈炎早早的就来了,也没见这周围有什么其他的人,所以就问到白骑是藏哪了。“你呢,找不到我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儿了,从你来了之后我就一直躲在了树上,并且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周围所有的动静,以防万一易玄冥对你有什么危险的行动,我可以提前反应过来。”白骑对沈炎解释到。“哦,原来你一直在树上啊,难怪了。不过也是,你确实应该在树上待着呢。”沈炎嬉笑的到。“沈炎,我怎么听着你的话好像话里有话啊!你是不是想搞事情了?”白骑站定身子看着沈炎到。“我怎么想搞事情了我?我错了吗?你不是属猴的吗?难道不是了?”沈炎现在的样子就是一副欠揍的模样。“你……你你……算了吧,我今晚上就看在林欣帮我照顾施沁的份上,饶你一命,哼!下次的时候,我敢肯定,你就没有今晚上的好运气了。”白骑本来是要打算走到沈炎面前跟他打一场的,而且他自己的心里很清楚,沈炎是根本就打不过他的,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愤愤的指着沈炎到。“哈哈哈,那我就谢谢白骑大哥的不杀之恩了!”沈炎也是实趣的对白骑到。“哼,算你有眼力见。”“对了,到这儿,我问你啊,施沁知道你今晚来这边吗?”沈炎突然想起来问向白骑。“这个嘛……我没有告诉她,怕她为我担心,会影响她的身体恢复的,所以,我就让林欣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哎,你也不要告诉施沁啊,记住了。”白骑指着沈炎到。“放心吧,我都明白了,这叫做什么善意的谎言嘛!对吧?”沈炎一脸我了解的表情对白骑到。“你明白就好了,我可不是故意要瞒着施沁的。好了,不闹了,你快过来也跟我一块儿检查一下,看看易玄冥带过来的粮草有没有什么问题。”白骑已经在这一堆的粮草面前转了好几圈了,只不过是自己对这些暗藏的机关不太清楚,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也就把沈炎喊过来再检查一遍。“我觉得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更何况易玄冥在离开的时候居然道歉了,因为部落的事情儿。”沈炎心里并不认为易玄冥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儿了。“那只是你的想法,我可不管他是否道不道歉,有没有遵守承诺,或者是有没有给我们粮草什么的赔偿,虽然他离开时候的道歉也确实让我愣了一会,但是呢,总而言之,我就一句话,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他的。”白骑一副极为认真且严肃的脸看着沈炎到。“所以,你是在怀疑刚才易玄冥所出口的道歉,他是虚情假意的?但是他也没有这个必要啊!”沈炎也是走过来帮着白骑检查的到。“你要是让我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的话,我是给不了你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易玄冥这个人不是随便你给他点教训就会让他长记性的。”白骑到。“如何来呢?”沈炎对此表示疑惑。“难道就凭你一个月前给他设陷阱,然后再替他的亲爹教训他几下就好了吗?难不成你会以为就凭你的那些手段易玄冥就会浪子回头了吗?”白骑这么明白的向沈炎解释到。“的也是啊,易玄冥呢坏事已经做的不少了,也不缺多做的这一件。”沈炎也赞同的到。“我认为的是,易玄冥之所以出那句道歉,也许是想着让我们放松对他的警惕性,而且使我不相信他的原因还有一个。”白骑一张很是严肃的脸看着刚才易玄冥离开的方向到。“还有一个原因?那是什么原因,给我来听听看。”沈炎抬起头对着白骑到。“今晚上,易玄冥的身边不只是有他自己一个人而已,草丛里面还有他身边的亲信也在场。”白骑低着头轻声回应到。“什么?他还带了其他人来,那他还问我是不是自己来的,不对,他不知道你也在场啊,也就是,他确定我是自己一个人来赴约的,如果真的是向你所的那样的话,又是为何易玄冥不向我动手呢?”沈炎这时候好像是想明白了些什么事情。“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易玄冥带来了三个人,而且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我看的出来,易玄冥身边的这三个亲信武功都很高强的,若是他们真的动手翻脸了,三个武功高强之人再加上一个易玄冥,我是绝对应付不过来的,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我也想不通易玄冥的意欲何为,又或者是他只想单纯的保护自己吧,以防万一我们这一边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儿来。”白骑对此种情况分析的也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又想不通是哪里有问题了,只能是暂时先放弃思考。“算了,我们就先不要想易玄冥的事情儿了,还是先把这些粮草检查无误后,就先安放在这里,等明一清早就再过来想办法带走它们,实在是太多了,我估计今晚上是不行了,已经很晚了,一会儿就该回去了,我还要跟林欣一呢,不然她又得替我担心个不停的。”沈炎笑着对白骑到。“哈哈哈,那我就看在你这么宠林欣的份上呢,我明早上就过来帮你,好吧?”白骑也是笑着看向沈炎到。“这有什么好笑的啊,我就不信你回去施沁家里了,你就不会对她解释一下你今晚干嘛了。”沈炎撇了白骑一眼到。“你管我啊!行了行了,咱们快点检查完了就走吧,我都困死了要。”完这句话后,白骑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知道了,我都看过了,没什么大问题,太黑了,等到了明早上我再仔细的检查一遍。我们今晚就找到这儿吧,明一早再继续。”沈炎挥了挥手到。“那也行,我们走吧!”白骑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到。“恩,走吧!”就这样俩个人把粮草放在这了,也没有找一些大树枝做个遮挡或者是掩护。施沁家中。“施沁,我问你个事儿啊,你得跟我实话呀!知不知道啊你!”林欣认真看着施沁到。“怎么突然之间变的这么严肃认真了,好吧,你问吧,我认真的回答你就是了。”施沁笑着对林欣到。“恩,那我就问你,你对白骑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你对他真的是认真的吗?还是只是一时半会儿的好感或是在你受伤之后他照顾你从而产生的依赖感呢?”林欣一连问了施沁好几个问题的到。“你真是多此一举了,你所问我的这些问题全部都总结成一句话,那不就是施沁你到底喜不喜欢白骑嘛?你还绕这么大的一个圈来问我,不嫌累啊!”施沁一脸嫌弃林欣的到。“哎呀!我这不是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什么感觉嘛?你快点告诉我啊,你对白骑的感觉是什么,啊,快啦!”林欣已经等不及了,便一直在催促施沁到。“好啦好啦,你不要着急嘛,你让我好好的想一下啊,我看看我该怎么回答你才好。你等会儿,别吵了你。”施沁想着面对这个问题她该如何回答,所以她需要一点点的时间认真的想一想,组织一下自己的语言,最后再回答林欣。林欣听完之后,也就安静的等着施沁想好了再回答自己,给她足够的时间,反正她也不着急的,时间该多的是,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