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会不会像萤火虫一样发光(祝大家中秋快乐)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听到给自己落毒的人竟然是人族帝君巫马丰帝,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追问木云澈是不是弄错了?

    木云澈点头道:“没错!”

    司落樱感到匪夷所思,仍不就不敢相信:“为什么?堂堂的人族帝君,为什么要给我下毒?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逗我的吧,对不对?”

    木云澈不答,再次反问司落樱道:“你入宫一日,对咱们这位帝君的印象如何?”

    司落樱记忆中的帝君巫马丰帝面白无须,总是和蔼可亲的笑着,十分的宽宏大度且友善,与满脸冰霜,生人勿进的帝后轩辕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木云澈看着司落樱的眼睛道:“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一个经历了储君之争,又稳坐江山五百年的帝王,你觉得,他为人会有多么亲善?”

    说到这里,木云澈叹了一口气道:“这也不能怪你,你还小,未曾经历五百年前的那场惨烈的储位之争,又怎能知道帝君的为人!”

    千年前,神魔大战之后,人族受创严重,百业待兴,而当时最为重要的便是从新立主。

    从上神降为半神的木寒水,立刻被人推选立为新帝。

    但当时木寒水亲手杀了挚爱妖神毕月,心灰意冷,根本无心再理睬世间事儿,一心窝在昆仑墟上建木神宫废墟内缅怀佳人!

    而以太司命星君为首的一党,道木寒水于神魔大战时未能及时杀死妖神,致使生灵涂炭,没有资格当人族新帝。并推举人族大皇子巫马丰帝,登基为帝!

    之前的人族先帝君和帝后,都钟爱四皇子巫马咸明,欲立为储君。

    但东夷大魔神突然作乱,令先帝君帝后齐齐献祭了东皇钟,没来得及立储君。

    因此,一些拥护四皇子和另外两位皇子的党派,与太司命星君为首的立长一派,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甚至发展到了械斗。

    后来,经历了将近两百年的争斗,以太司命星君为首的立长一派获胜。

    杀了自己两名兄弟,并将四皇子巫马咸明赶到极南蛮荒之地的丰帝,痛哭流涕的表示魔族虽驱,但先帝逝世不满三百年,他欲守满孝期,再登基称帝!

    人族百姓感其孝心,极力拥戴。丰帝于先帝逝世满三百年后登基。

    登基后的丰帝没有上奉天恩,下安于民,而是最先对妖族动手。

    当年神魔大战时,中了离魂术的妖神毕月暴走,木寒水欲斩杀妖神。

    念及妖神恩惠的妖族,对此进行了阻拦,试图对妖神毕月进行封印,利用时间和符咒来克制消磨妖神毕月体内的离魂术威力,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死伤无数。这令丰帝对妖族心存忌惮,觉得他们只听命于妖神,信奉妖神,不会安于侍奉他这位人族帝君。

    于是他偷偷下令,命太司命星君率领四大家族的人,围剿妖族。

    当时四大家族精英几乎全体出动,原本就只剩下老弱病残的妖族惨遭毒手,几乎被灭了种族。

    之后,丰帝又忌惮转世为生的妖神,命昆仑墟暗中关注转世妖神消息以灭之。

    也因此,转世的妖神十世,几乎全都惨遭昆仑墟消灭。

    当时昆仑墟灭杀转世妖神时,得命于丰帝不计代价后果,手段之残忍,累及人族数个村落!

    这些宫中的倾轧之事,外人并不知晓,木云澈只与司落樱说了一二,司落樱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惊得是半晌无言!

    帝君恐妖族与其有异心,就灭了妖族所有族群。难怪他会忌惮当初差点儿称帝的冥王木寒水。

    只是,鲸鱼打架,她这个小虾米怎么就遭了秧?

    还有,司落樱听木云澈这讲述的口气,怎么感觉他好似活了好几百年一样?

    木云澈敲了一下司落樱的小脑袋,说这些事儿自然会有人与他说,毕竟他将来可是要继承冥王府。

    至于司落樱为什么会被帝君落毒,理由也十分简单,帝君想要试探一下司落樱在木寒水心中的地位。若是司落樱这个传闻中木寒水的未婚妻,在木寒水心中地位不同,那么帝君便多了一个可以要挟木寒水的软肋!

    司落樱听完这些权利争斗的事情,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以她在冥王木寒水心中可有可无的地位来讲,帝君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以狸饵鼠,没什么鸟用!

    只是,这笔账她司落樱记下来了。不管什么狗屁人族帝君,敢下毒危机她的性命,那她绝对不会轻饶。等她以后成为四海九州最厉害的上仙,一定把那个狡猾狠毒的狗屁帝君赶下台。

    司落樱暗暗发誓,木云澈猜到司落樱的心思,立刻伸手拍了她脑瓜门一下道:“不要用你这颗不太聪明的脑袋胡思乱想,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这人有自知之明,不用你提醒。不过,我都中毒了,你不给我找大夫医治,还把我弄到这深山老林里面做什么?”

    “解毒药就在我身上”

    司落樱听到木云澈说解药在他身上,立刻说了一句:“那你还不给我吃!”

    说着,就对木云澈上下其手,胡乱的摸索起来。

    木云澈拍了司落樱的手一下呵斥道:“呃喝,你这是在谁面前耍流氓!”

    司落樱立刻瞪向木云澈道:“快把解药给我?”

    木云澈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司落樱立刻等不及的上手抢,木云澈把手举高,再次“呃喝”一声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就不怕这里面装的是毒药,之前我所说的话,都是诓骗你的?”

    司落樱闻言蹙眉噘嘴道:“你骗我?”

    木云澈摇头:“没有,这瓶子里面装的确实是解药。只不过,少了一个引子!”

    司落樱有些不相信的狐疑看着木云澈手中的小瓷瓶:“你又耍我?”

    木云澈表情认真道:“我没耍你,你真的中毒了,而这里装的也确实是解药,不过少了一味药引。我带你进山,就是为了寻找药引‘洞冥草’!”,

    司落樱知道洞冥草,乃是一种会发光的仙草,折下枝条点燃可照见鬼物。若是服用,长久后,身体会发光。

    但是,司落樱并不知道洞冥草作为药引有何作用,解的是什么毒?

    司落樱并不关心自己中了什么毒,反正有办法解毒就行了。她担心的问题另有其他,盯着木云澈看了半晌后,才蹙眉道:“我吃了洞冥草之后,会不会变成像萤火虫一样发光?还有,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