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巧不成书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一边调侃巴陀,一边挽起袖子在河边收拾鱼,巴陀厚颜无耻的凑到司落樱近前,夸赞司落樱心灵手巧,不管哪个男人娶了她,都是八辈子烧高香才有的福气。

    结果水里都已经被开膛破肚的鱼大概是听不下去了,尾巴一阵乱扑腾,溅了巴陀一脸得水,惹得司落樱哈哈大笑。

    巴陀心里暗骂,等他恢复自由之后,就立刻杀了司落樱泄愤,但面上违心的跟着一起哈哈傻乐。

    司落樱在距离河岸不远的地方,划拉了一些树枝枯叶,点起了火堆烤鱼。

    厚脸皮的巴陀再次凑了过来,闻着烤鱼的香味儿,馋得直淌哈喇子:“小丫头,你分我半条鱼就行。别忘了,这副身体可是你小情人的,饿坏了,你不心疼吗?”

    司落樱威慑性的将手伸向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木头,巴陀立刻十分识相的闭嘴,双眼泛着泪花,可怜巴巴的看着司落樱。

    司落樱将一条烤好的鱼放在石头上,巴陀立刻趴在地上,凑过去开吃。

    司落樱看着木云澈的脸上沾满了泥土和鱼渣子,莫名感到有些心酸,拿着鱼,默默走到了一边。

    从前,鸑鷟给司落樱讲千年前的那场神魔大战时,曾经提起过,妖神毕月乃是中了东夷大魔神的离魂术,才会受魔族超控,变成了傀儡!

    司落樱有些担心,巴陀的诅咒暗魂,是否也同东夷大魔神的离魂术一样无解。

    若是这样,木云澈该怎么办?

    一想到,木云澈要不是为了给她寻解药洞冥草,也不会身受重伤,被巴陀的诅咒暗魂趁机侵占了身体,司落樱就心里十分难受!

    她明明对冥王府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但为什么会这样?

    大概是,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既然木云澈是为了救她,那么,她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木云澈的身体被人侵占,魂魄消失!

    眼下,木云澈这种情况,估计只有冥王木寒水能够解决。

    冥王木寒水现在驻守在阴山,过了阴山再往北就是魔界,那不如她就顺了巴陀的意,与他一路向北,等到了阴山境内,她就将木云澈交给冥王木寒水。那样,她们就彼此两不相欠了!

    想到这里,吃完鱼的司落樱站起身,对巴陀道:“你还想回魔界吗?”

    巴陀立刻笑得十分假道:“不了,女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跑了。”

    司落樱用衣服擦干净手:“我送你回魔界。不过,等你到了魔界,就得立刻离开木云澈的身体。”

    巴陀闻言,心里登时乐开了花,立刻点头如捣蒜的保证道:“女侠你放心,只要你把我送到魔界,我就立刻离开这小子的身体。”

    巴陀虽然嘴上痛快的保证,但心里阴狠的想着:臭丫头,等老子到了魔界,还有你说话的分吗。到时候,老子一定将你点了天灯!

    侵占了木云澈身体的巴陀,像是一只跳进热水锅的大虾,活蹦乱跳,一刻都不消停,司落樱带着他飞行,简直快要累死了。

    而且,巴陀嘴巴就跟装了开关一般,一刻都不闲着,不停的向司落樱打探冥王府的情况,问司落樱到底是喜欢木寒水,还是喜欢木云澈?

    然后又问司落樱是不是真的与冥王府不睦,想要离开冥王府。如果是这样,不如和他一起去魔界,他保证,司落樱若是跟了他,一定能过得逍遥快活赛神仙!

    司落樱终于见识到了比鸑鷟还吵的人,她觉得,若是把鸑鷟和巴陀放在一起,这一人一鸟当之,非得有一方将另一方说趴下,他们两个才会住嘴。

    好似一群苍蝇一般嗡嗡叫个不停的巴陀,最终把司落樱惹毛了,她警告巴陀若是再敢说废话,就把巴陀的嘴巴缝上!

    巴陀闻言立刻闭上嘴巴,但还是忍不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真残忍”。

    司落樱带着巴陀,一路朝西北方向飞行,在疲惫不堪的又飞行了两日之后,他们终于出了幽绝谿谷的密林。

    出了幽绝谿谷司落樱才发现,他们之前待着的密林,原来是小华山西峰最原始茂密的那片密林。

    相传那里生活着许多恐怖妖兽,还好她运气不错,只碰到了一头五十年的白狼妖兽。

    巴陀也是忍不住惊叹,说西峰原始密林那里几乎每一片区域都生活着恐怖的百年妖兽,他们竟然运气好的一个都没有撞见,也算是奇迹了。

    司落樱也不曾想,木云澈带着她到小华山怪石嶙峋的秃山东峰寻找洞冥草,结果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还是世事无常!

    还有,帝君给司落樱下的毒还未解,唯一有解药,知道怎么解毒的木云澈,现在又中了巴陀的诅咒暗魂,这可真是祸不单行。

    而且,眼下距离洛英神剑冤魂吞噬司落樱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

    司落樱立于剑上,望了一眼帝都上京城的方向,心头涌起万般滋味儿!

    此番她独自一人押解巴陀前往阴山,路途定是十分坎坷,说不定与唐僧西行遇到的九九八十一难差不不了多少!

    司落樱心中不胜唏嘘,感慨万千,被吊在宝剑下面的巴陀十分不会看眼色,见司落樱停下,立刻忍不住大声问道:“我说冥王府的小丫头,你该不会是反悔不想放我走了吧!我可告诉你,你若是把我交到人族帝君的手中去邀功,他可没有办法解救你的小情郎。”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交到人族皇室的任何一个人手中。”

    司落樱说完这句话,调转方向,正欲向西北出发。

    忽然,有三道儿身影,好似三道闪电一般冲到司落樱的身前,拦住去路。

    来者三人,都是司落樱相熟的面孔,正是木槿花与国学府高阶班青荷堂的双胞胎兄弟习文习礼。

    木槿花看到司落樱将木云澈五花大绑的吊在剑上,立刻尖声吼道:“我就说吧!云澈哥哥失踪一定和这个女人有关。司落樱,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绑架冥王府长子木云澈。看你前往的这个方向,定是要去魔界。你还敢说,你没与魔族勾结?”

    习文与习礼一向不喜欢司落樱,听到木槿花的话,立刻也追问道:“落樱姑娘,你这是要去魔界吗?”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