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魔族欲复活东夷大魔神的计划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寒水警告司落樱,祝清流与张天华一样,都乃是大奸大恶之徒,不许她与之有来往!

    司落樱自从知晓了她第一世的记忆之后,对于祝清流的感情就变得十分复杂。不过她觉得,祝清流虽然把她丢给了巴罗波儿,但是绝对与挖人心肝炼药,同魔族合作的妖道人张天华不同。

    因为她那时亲眼看到过,祝清流对待魔族的态度十分冷淡,甚至透着一丝厌恶。

    木寒水似看穿了司落樱的心思,冷笑道:“你知道魔族为何坚信九转回魂丹能够复活东夷大魔神吗?司落樱摇头,木寒水看了一眼忽然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因为在祝清流的身上,有魔神之力!”

    善若神木寒水、妖神毕月、东夷大魔神的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神力。

    神力可以度给他人,可是祝清流与东夷大魔神之间,并不存在任何联系。

    且东夷大魔神魂飞破灭之时,祝清流还未出生,东夷大魔神的魔神之力又如何能够度到他的身上?

    只是,之前司落樱被木槿花击到底下溶洞内时,确实有看到祝清流浑身释放黑色死气的诡异情景,还有当时祝清流那张爬满黑色纹路的脸,简直比野荷塘水鬼还要恐怖万分,成为司落樱好长一段时间恶梦当中的主角!

    木寒水见司落樱不出声,伸手将黏在司落樱脸上的湿漉漉头发,绕到她的耳后:“你不必怀疑,当年神魔大战时,东夷大魔神的一缕神力落在了极南蛮荒之地,因缘际遇,被祝清流所得。当年的神魔大战你应该有听说过吧!如果东夷大魔神真的复活了,你应该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吧!现如今人族修士在到处追杀祝清流,你不要与他太过亲近,容易引起误会,小心被殃及池鱼。”

    司落樱这是头一次听木寒水说这么多话,忽的想起之前听到的传闻,觉得木寒水对祝清流有偏见:“祝清流没有那么傻,不会任由魔族摆布,成为傀儡。而那混蛋张天华,我一定要杀了他给里长爷爷和小樱桃报仇,他活不了多久了!”

    木寒水听到司落樱口出狂言,用拳头敲了司落樱的脑袋一下:“丫头,你醒醒吧!就你现在这可怜的修为,还想收拾张天华,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这一次,你中毒加上内外伤,还能活下来,纯属命大。还有,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一条小命,还握在洛英神剑冤魂的手中。”

    木寒水醍醐灌顶的一番话,令司落樱登时变成了泄了气的皮球,不禁耍赖的往温泉下沉去:“那我还是死了算了!”

    木寒水再次敲了司落樱脑袋一下:“你跟谁学的轻言放弃,是不是欠收拾了!”

    司落樱惜命的很,她只是跟木寒水耍小性子,趁机示弱哭诉,诱发木寒水的同情心。

    木寒水一眼就看穿司落樱的小心思,板着脸道:“我救你一命,你还未向我道谢,现在又打鬼主意算计我,你是不是屁股痒,欠揍了?”

    司落樱急忙摇头,猛地从温泉中站起身,弯曲双臂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道:“多谢冥王大人救护,我现在感觉良好。想必,很快就能突破聚气,升到入神级别了。到时我一定更加努力修行,早日报答冥王府养育教导之恩。”

    木寒水被司落樱逗笑了,伸出手指点了点司落樱的琼鼻一下:“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这个动作,木云澈在对司落樱感到无语的时候便会做,一直被司落樱深深压在心底的感情,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司落樱急忙偷偷用袖子拭去,然后一边爬出温泉,一边状似不经心的问道:“小澈他......”

    司落樱的话还未问完,木寒水就将一件黑色莲蓬,披在她的身上。

    “小澈回帝都了。他身上魔族的诅咒暗魂已经被消灭了,你不用担心。”

    说着,木寒水将莲蓬收紧,系上带子。

    司落樱踌躇了一下,又道:“他的脑袋......”

    这次仍未等司落樱问完,木寒水便答道:“恢复正常了!”

    说完,他盯着司落樱的眼睛:“我记得,你从前与小澈相处得并不融洽,如今怎会如此关心他。看来你们单独在外的这段时间,关系亲近了不少?”

    司落樱放在莲蓬下的手握成了拳头,她感觉嘴巴里面有苦涩的味道儿,半晌后,才声音微微颤抖的会两个字儿:“还好。”

    木寒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司落樱,提醒道:“你和小澈是不可能的,你们差了辈分,还有......”

    这一次,不等木寒水把话说完,司落樱就倔强的抬起头,眼中噙泪道:“里长爷爷说了,只要真心相互喜欢,其他的都不重要。”

    木寒水微微一怔,脸上一沉:“你觉得,小澈恢复正常后,还会喜欢你吗?”

    司落樱不服气的挺直腰板:“我怎么了,哪里比别人差了?”

    木寒水立刻毫不客气的指出:“你修行资质差,修行速度也慢,比不上木芙蓉和木海棠不说,就连与木槿花相比,也是差了几分。还有论长相来说,你长一般,还算可爱,但腿短个子矮,发育不良,与木芙蓉相比较,都没有可比性。”

    司落樱气得差点儿踢木寒水的小腿,仍不服气道:“那是我的魅力,不懂得欣赏。还有,你怎么就知道小澈一定喜欢木芙蓉那种长相的女孩子,说不定,他口味儿独特,就偏偏喜欢我这一种可爱的女生。而且,女大十八变,再等三年,我也定出落得如出水芙蓉。”

    木寒水被司落樱逗笑了,掐了一下司落樱的脸颊:“脸皮真厚!希望你以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能有现在这份儿底气。”

    司落樱撇撇嘴,心说自己在冥王府生活了十五年,受到的各种打击、侮辱多如牛毛,木寒水的这些话,她早就从别人的口中都听到耳朵生茧子了。

    木寒水踏上了他的苍木剑,然后将手伸向司落樱:“走吧。咱们回帝都去!”

    司落樱握住木寒水的手,跳上了苍木剑,苍木剑立刻载着木寒水和司落樱腾空而起。

    司落樱已经学会了御剑飞行,不再似之前那般害怕的抱着木寒水的腰,她低头,看着剑飞过茂密的树林,飞过变成一片废墟的侯家庄,握紧的双拳久久未能舒展,指节都变白了!

    狂暴的疾风不断从司落樱耳边掠过,几滴泪珠被卷到九天之上,司落樱暗暗发誓,侯家庄的仇,她一定要张天华血债血偿!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