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却把青梅嗅的小女儿家心思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芙蓉慵懒的端着茶,轻轻吹着气,状似无意的问司落樱道“落樱姑姑,你这次在巫马皇室手上栽了这样一个大跟头,该不会打算就这么算了吧?”

    木海棠闻言立刻也道“就是,巫马皇室未免太不把冥王府看在眼中了。而且,堂堂人族皇室,竟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是可忍孰不可忍!”

    木绒花看向司落樱,也道“落樱姑姑,我听说了,你中的毒乃是巫马皇室秘制,只有巫马皇室能解。他们就是想用这一点儿来胁迫冥王大人,如此用心险恶,咱们绝对不能姑息!这笔账,落樱姑姑打算怎么算?”

    冥王的几朵妖花都各怀心思,司落樱有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但仍还是笑着对木芙蓉等人道“大小姐你们都比我聪明,修为又都比我高,你们觉得,此番巫马皇室侮辱冥王府之事儿,该如何处理?”

    木芙蓉等人将巫马皇室给司落樱落毒的事情,说成了司落樱的个人恩怨,但司落樱却三言两语,把这件事情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她原本就觉得,自己中毒完全是因为巫马皇室与木寒水之间的恩怨,跟她无关,她只是无辜受过而已。

    反正她命大心大,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暗算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不着急去报仇算账。但她都会记下来,等到积攒到差不多了,她会把债一次性都讨回来。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尽快达到入神级别,先解决掉悬在她头上的洛英神剑冤魂。

    木芙蓉听司落樱又将问题推到他们身上,立刻笑着答道“冥王大人说了,此事儿翻篇,不要去计较。不过,以后要小心提防巫马皇室,还有另外三大家族的人。”

    冥王木寒水都说不追究了,木芙蓉却跑到司落樱面前煽风点火,这明显是想要司落樱去爬刀山,气得一边吃葡萄,一边看戏的鸑鷟,跳起来往外赶木芙蓉等人道“小樱子需要休息了,你们这帮想要她去入虎穴、偷虎崽子的坏心眼儿东西,都赶紧给爷滚!”

    木芙蓉听到鸑鷟的叫骂也不恼火,笑着起身“落樱姑姑,三皇子和二皇子都让我帮他们给你带好。说你上次入宫招待不周,等你有时间,请你喝酒赔罪!话我带到了,回不回,那就看你自己的意思了!”说完,让婢女莲心捧着一盘葡萄,一边吃,一边离开了思卿苑。

    木海棠和木绒花还有木棉花也都起身告辞,十分客套的让司落樱好好休息,等明日一同去国学府上课。

    司落樱懒得下地,朝三人挥手告别,然后就直挺挺的躺在硬塌上,一动不动。

    鸑鷟将木芙蓉他们送来的吃食吃了一大半儿,小肚皮鼓得溜溜圆,一边不停的在硬塌上跳动消食儿,一边问司落樱消失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夜幕已经悄然降临,红桃去外面的厨房准备晚饭,躺在硬塌上的司落樱,忽然猛地一下子坐起身,下地穿鞋,便出了门,鸑鷟立刻跟上。

    出了门的司落樱在黑暗处猫腰悄悄行走,鸑鷟见其鬼鬼祟祟的样子,忍不住问“小樱子,你终于忍不住,要去敲那几个妖女闷棍了?”

    司落樱让鸑鷟小点儿声,然后犹犹豫豫,磕磕巴巴道“我我不放心木云澈,想要去看看他。”

    鸑鷟闻言,狐疑的眨动着一双黑豆小眼睛“小樱子,老实交代,你该不会是真的与木云澈私奔被逮回来的吧?”

    司落樱听到鸑鷟的质问,眼神一暗,但立刻笑道“你不要乱说。只是之前和他一起流落在外,多受照顾,如今回到府上,想要向他当面表示一下感谢。”

    司落樱只是找了一个借口,想要去看看木云澈,方才木云澈在厅堂的样子,实在是太古怪了,没精打采得就像个泥塑的泥偶一般。

    司落樱悄悄前往临风轩的土中,心里总是会安耐不住的想起她之前与木云澈在侯家庄的点点滴滴,那段时间对于司落樱来说,是她回到现在,最美好的记忆!

    司落樱相信,即使木云澈的脑袋已经恢复正常,也不会忘了二人之间的那段美好。

    司落樱一想到木云澈曾经在侯家庄的那颗将军柏树下偷亲她,眼底的笑意是如何都藏不住,鸑鷟看着口不应心的司落樱,皱眉道“小樱子,我可警告你,冥王府的人都十分的冷血冷情,你不要对木云澈那小子抱太大的希望,小心受伤!”

    司落樱嘴上应是,但是内心不以为然,侯大傻曾经说过,他会一直记得她,只爱她一个人!

    司落樱踏着明亮的月光,走在石头小径上,穿过被风吹着沙沙响个不停的竹林,走到临风轩的栅栏外,探头探脑的朝内张望,隐约能够看到在跳动的烛光下,木云澈背对着门口,趴在桌上,好似睡着了。

    “怎么不上床盖被子睡觉,这样会感冒的!”

    司落樱一边小声的嘟囔着,一边悄悄的推开院门,走进院内。

    院中棚架下的几盆兰花,叶子干净翠绿,挂着露珠,被主人打点得很好。

    司落樱伸手轻触兰花细长叶片上的露珠,偷眼往屋内探看,木云澈还趴在桌上睡觉,丝毫没有察觉她进了院子。

    鸑鷟搞不懂司落樱这种却把青梅嗅的小女儿家心思,瞪着一双黑豆小眼睛问道“小樱子,你在搞什么鬼,这般偷偷摸摸的是想要偷木云澈的宝贝吗?”

    司落樱一把捂住鸑鷟的嘴,将手指放在嘴边“别把他吵醒了!”

    鸑鷟一把拍开司落樱的手,翻了一个白眼儿“你不是来找他说话的吗?”

    “我就是来看看他。”

    司落樱说完,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走去,犹犹豫豫的踏上木阶梯,然后将脚步放得极轻,一步一顿的走到门口,然后停下了脚步,趴在门口,朝内望去。

    木云澈也不知做了什么好梦,睡得十分安稳,一点儿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司落樱看不到木云澈的脸,不由自主走进屋内,拿起挂在木架上的衣袍,想要盖在木云澈的身上。

    但她还未走到木云澈身前,一把宝剑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