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彼此都不好过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云澈说鸑鷟和他若是一直待在司落樱的身边,早晚会给司落樱带来灾难。

    说完这话,他忽然起身,提着剑走到院中,在皎洁明亮的月光下,酒意阑珊的舞起剑!

    鸑鷟不明白木云澈说的是什么意思,飞到院子想要追问,但是被烁烁剑光逼得不能靠前,只有扯脖子喊,问木云澈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结果木云澈忽然一下子栽倒在庭院中,醉酒呼呼大睡起来。

    鸑鷟忍不住上前踢了木云澈一脚:“你给爷起来,把话说清楚,爷又不是扫把星,怎么就会给小樱子带来灾难了?”

    但木云澈已经完全睡死了过去,发出一阵阵鼾声,鸑鷟生气道:“冻死你这家伙!”

    说完,就扑扇着小翅膀往外飞去,但飞了没多远,就又折返回来,没好气的对酒醉昏睡不醒的木云澈道:“爷是看在小樱子的面子上,不忍心因你着了风寒再让她伤心!”

    说着,鸑鷟就落到地面上,好似拉船的纤夫的一样,拉着木云澈往木屋内走去。忍不住一边走,一边抱怨木云澈重得好似死猪!

    最近鸑鷟觉得自己的神力,好似又恢复了不少,不仅能够飞的更高更远,力气也变大了不少。拖着木云澈回到房间,虽然不太轻松,但也没有太大问题!

    它认为,一定是因为它随着时间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神力正在一点点儿有条不紊的恢复。距离完全恢复成水之神鸟的傲然身姿,应该不远了!

    说不定过个一年半载,它都可以不用去昆仑山借助瑶池的力量,就能从新恢复所有的神力!

    鸑鷟这边睁着眼做着白日梦,木云澈这边闭着眼,躺在床榻上,不断的做着恶梦!

    梦中,他不断的将一柄剑,捅进一个女孩的心脏,然后就好似捅在了他的心脏上一般,痛得他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另一边的思卿苑,哭着睡着了的司落樱,也陷入到了恶梦之中!

    梦中,她从新回到了侯家庄,看着如同恶魔一般狰狞笑着的张天华,举着剑,在她面前将侯家庄的所有人,一个接着一个杀死。

    而她,好似钉在了地面上的柱子一样,一动不能动,只能不停的哭喊求饶,让张天华住手!

    但终无济于事,鲜血染红了地面,汇聚成河,深深的刺痛了司落樱的眼睛,刺穿她的心脏,令她感觉体内好似有什么东西,要撑破她的身体,破茧而出!

    司落樱在肌肤好似裂开一般的疼痛中,彻底的陷入到黑暗!

    清晨,司落樱在鸟儿清脆的鸣叫声中苏醒,满脸泪痕,衣被尽湿,心脏好似被人剜了一个洞一样,空落落的刺痛着!

    红桃风风火火的冲进屋,看到司落樱的样子,立刻紧张的问道:“大姑娘,你又作恶梦了吗?”

    司落樱自从五岁落水险些被淹死之后,这些年一直恶梦不断。所以司落樱小时候,一直都是由红桃陪着同屋入寝,二人感情才会如此情同姐妹一般。

    红桃上前扶司落樱下床,一边帮她梳洗,一边嘟囔道:“若是不当年有人推大姑娘落水,受到惊吓,大姑娘又怎么会这些年一直恶梦不断。我诅咒那个挨千刀的家伙,若是男人就打一辈子的光棍儿,若是女子就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司落樱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夜晚做恶梦的原因,并非是因落水受到惊吓,而是因为她落水之后,忽然记起了前世的恐怖遭遇。

    红桃帮司落樱穿戴好,告诉她冥王府的几位小姐已经在候着了,要与司落樱一同前往国学府。

    昨日木寒水的杀鸡儆猴,很好的震慑了冥王府的几朵金花,她们即使仍旧不将司落樱放在眼中,但是没有人敢不给木寒水面子,所以纷纷向司落樱示好。但是用不了几日,她们就又会原形毕露,恢复从前对待司落樱的态度。

    有句话叫做“是狗改不了吃屎”,说的就是她们!

    司落樱带着红桃包给她的点心和烧鸡,还有满满的水囊,坐上木芙蓉的专属马车。

    这是司落樱第一次坐木芙蓉的马车,马车内装饰得十分豪华奢侈,宽敞又明亮,尽显世家小姐风格。

    木芙蓉看到司落樱,立刻热情的招呼司落樱在她旁边落座,木海棠和木绒花也都热情的与司落樱打招呼,没有看到木棉花和木槿花。

    木芙蓉懒洋洋的告诉司落樱,木槿花屁股开了花,没办法上学。至于木棉花,则是因为她并没有邀请其一同坐车。

    马车内十分宽敞,即使木棉花坐上,也不拥挤。

    果然,木芙蓉只结交她认为有用处的人。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叹息的,司落樱觉得,这是她第一次坐木芙蓉的马车,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在木芙蓉的眼中,她与胆小又修为低的木棉花价值都一样!

    自从司落樱上了车,木芙蓉就一直微笑着紧盯司落樱,好似司落樱的脸上长了花一样,看得司落樱有些不自在!

    “姑姑,你和云澈大哥外出游玩的这段时间,一定经历了不少有趣儿的事情吧!你给我们讲讲呗!”

    司落樱听到木芙蓉的问话微微一愣,然后神情落寞的低下头,轻声回道:“并没有什么有趣儿的事情。”

    “我看姑姑的修为和气势都提升了不少,云澈大哥应该没少指点你吧!还有,我感觉你与云澈大哥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难不成,你身上的毒,还未解吗?”

    司落樱双手捏着裙摆,沉吟了半晌才道了一句:“我身上的毒以解,多谢关心!”

    木芙蓉深深的看了一眼言语敷衍的司落樱,从袖中拿出一颗丹药,递到司落樱的面前:“姑姑,我看你的修为马上就要到聚气顶峰期了,我这里有颗中品的固灵丹,能够助你达到聚气顶峰期。这样你就可以与绒花一起参加明天的突破课业了!”

    司落樱看着木芙蓉手上闪烁七彩光芒的红色固灵丹,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

    木芙蓉嫣然含笑,直视司落樱的眼睛道:“姑姑不敢收,莫不是担心这是一颗毒.药。确实,之前我与姑姑之间有些误会,但我是真心希望咱们冥王府能够变得强大。这颗药,可是我用不少好东西换来的,还请姑姑忘记从前的误会,收下吧!”

    司落樱还未出声,鸑鷟便飞到木芙蓉的手上,抓起药丸,递到司落樱的嘴边:“小樱子,不吃白不吃!”

    说着,硬是塞进司落樱的嘴里。

    司落樱咕噜一声将固灵丹吞下,结果木芙蓉忽然拍了拍手,悠悠道了一句:“姑姑还真好骗,那确实是一颗毒.药!”

    记住手机版网址: